历史是如何被篡改的:一个军人笔下的93年西宁回族游行
分享到:
2012-11-11 23:01:41 【来源:】 点击:

    编者按:1992年8月,四川美术出版社副社长李康林、总编室主任蒋永康,助理编辑候荣,为私人签发书号,出版并印刷了载有严重侮辱穆斯林内容的台湾版少儿画册《脑筋急转弯》一书。该书出版发行后引起广大穆斯林的极大愤慨,西宁穆斯林于1993年9月多次举行上街游行示威活动,并在省政府门前静坐上访,严重堵塞了交通,影响了广大群众的正常生活与工作秩序。为了控制事态的发展,部队进行了平息。

 

    以下原文文字错误未进行修改。

 


    (本文来源于人人网公主日志)

 

    原标题:一个军人来告诉你93年平叛西宁某宗教某少族的暴乱

 

    只是把我以前在部队的故事说出来,讲给大家听,因为我在那次平暴中受过伤。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不会讲述的过于清晰。


   91年12 月底我参军到了兰州军区21军61师183团,那是个野战部队,是兰州军区唯一一个担负一级战备的加强师,93年10月18日,我记得很清楚,所有的一切就象是昨天发生的,头天我们师刚从甘肃敦湟演习回来,晚上我站岗,23.55,快要下了,营部通讯员跑到我面前,神色慌张的说:快通知连长.制导员去团部开会,紧急会议,我赶紧叫醒他们,望着他们匆匆跑去,我心中不禁紧张起来。


  一早起床后没有进行惯例的出操,吃过早饭后,全连集合,连长简单布置了几项任务,第一炊事班准备15天的干粮,第二抽调一个班去团里领弹药,第三让每个人砍一条木棍,一种大概50CM长,4CM粗的木棍,我们嫌麻烦砍的是杨树的,木棍砍来后连长看了说:这能打人吗?要榆树的。连长告诉大家不要紧张,说我们团要有一次大拉练。中午刚吃过饭,全团紧急集合,人员物资全部上车,直接开到银川火车站,在调整哨的指挥下,全部按预案装载上火车。但在路上的时候,我专门观察了团首长的指挥车,车上的电台天线都没有架设。在装载现场,团首长和参谋们也都没有表现出应有的紧张和肃穆,所以我估计这不是真正的拉练,只是一次预演而已。果然在晚上5点的时候,上面通知我们全副武装跑回营区(13公里 )当时我很奇怪,为什么车辆不返回。现在想想,这是提前做的准备工作的一部分。随后发生的一些事,不得不让我紧张。从火车站回来后时间不长,营里通知各班班长到被服库领被服。我领到的是20件白袍衣,这东西当时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像用白棉布做的睡袋套子,抽口,正面有红戳(快到西宁时我才知道这是装尸体的)。下午,我们领到了额外的口粮(原来的都已经装在车上了),一人七包压缩干粮(761),三罐凉拌三丝的罐头。晚上又一人补发了一个急救包(63还是65我忘了).第二天一早,值班员通知不出操,班长到司务长那儿领津贴,领的时候司务长强调说这个月一人多发50块补贴,班长另加25块班长费。中午吃完饭,营里通知下午没有操课,个人处理个人事务。说老实话,当时我们几乎是没有什么个人事务的,一个下午大家都蹲在训练场的墙根下晒太阳、抽烟、聊天(当时我们管这种行为叫打屁,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方言)。吃完晚饭,营里通知战士看新闻联播,班排长开会。那那是开会啊,到了会议室,就看见墙角堆着子弹的木箱。到现在我还记得我一眼就看见了木箱上喷的“樟”字。营长和教导员坐在会议桌的顶头,通信员和文书给大家边发弹药边记录。我领到了一整铁盒普通步枪子弹和24 颗步枪曳光弹。按照营长的安排,回到班里就把子弹发放到了战士的手里,并且都压到了弹匣里,除了四个弹匣外,每人还有三包没有拆散的 . 全营大会在进行完常规的战备教育后通知我们由二级战备转入一级战备,空气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其实有过当兵经历的老兵都知道一级战备有多紧张。解散回到宿舍,大家沉默地打这被包装着背囊。默默的坐在光光的床板上,没有人说话,我故意和大家找一些话题来缓解紧张的气氛,和大家打着屁,但效果太不理想,说实话,那时我也才是20出头而已,自己的心里也是忐忑不安的,怎么能让大家也轻松呢?凌晨两点,大院里的车辆活动多了起来,能听到发动机低吼的声音。其实在那个夜晚,是没有一个人在睡觉的,黑暗中闪着一双双眼睛,都在等待。


     凌晨三点,大家的等待有了结果。突如其来的紧急集合号音(是号音,不是哨音)让大家从床上蹦了起来。大家紧张有序地到预定地点集合完毕,团参谋长穿着大衣给大家下达了命令,告诉大家要进行上千公里的大拉练(呵呵,后来在想,这是为了安抚大家和出于保密目的的)。 部队跑步到了火车站,在编组站的岔道上登上了早都装好车的列车。这一点我刚开始的时候一直有疑问,为什么我们不在大院直接登车,而是跑步到了火车站才登上以前就装载好的列车。后来在看一份其他部队拉动时发生车祸的资料时我的疑问有了答案:这样做直接避免了车站临时装载时的混乱,在表面上看,从部队直接登车好象比较节约时间,但在大部队距离火车站比较近的情况下,人车分离的方式更安全更快捷。不知道我的推论对不对。到了车上又每人发了套武警衣服,车牌也换了武警的,等大部队登完车,列车出发,一夜无话。早饭是在兰州铁路线上的一个军供站吃的。我还记得当时有馒头、米饭、红烧肉、粉条炒白菜,汤是淡得一塌糊涂的酱油汤。是什么味道我已经记不清了, 但来兰州我才知道我们师都来了,6个团,6个直属营,加强师,共18000人。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请看 历史 如何

上一篇:天津回族历史
下一篇:马家军东征悲壮抗战:百名骑兵集体投河殉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