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大犹太国”之梦
分享到:
2018-09-29 07:57:26 【来源:】 点击:
西奥多•赫茨尔(Theodore Herzl)是现代政治中锡安主义(犹太复国主义)创建人、现代以色列国父。犹太复国主义思想形成初期,赫茨尔就提出了“大犹太国”(Greater Israel)概念,即:建立一个从埃及延伸至幼发拉底河的犹太国。

1947年,犹太拉比费石曼(Fischmann)在联合国特别委员会做了如下发言:“犹太人的应许之地,横跨埃及河与幼发拉底河,也包括叙利亚和黎巴嫩部分领土。”

1904年,赫茨尔发表了一篇名为《从尼罗河至幼发拉底河》的学术论文,首次推出了所谓“大犹太国”理念。

“伊侬计划”中的中东格局图 

“大犹太国”运动亦称“伊侬计划”(The Yinon Plan),对此,著名地缘政治学家马哈迪•达里乌斯•纳泽姆罗亚(Mahdi Darius Nazemroaya)在其著作中做了如下描述:它就是英国殖民主义在中东地区的延续。

 “伊侬计划”面世于1982年,其作者为奥德•伊侬(Oded Yinon),是以色列前总理阿里埃勒•沙龙(Ariel Sharon)的高级顾问,同时兼任以色列外交部高级官员。原文标题为《以色列1980年代战略》('A Strategy for Israel in the 1980s')。在世界犹太复国主义组织的资助下,伊侬发表了这一野心计划。

纳泽姆罗亚说:“伊侬计划,就是要保障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地区的绝对统治权,该计划强调,以色列必须全面掌控巴勒斯坦地区,不断割裂周边阿拉伯地区,削弱阿拉伯人的势力,从而完成吞并巴勒斯坦大业。以色列战略领导人将伊拉克视为整个阿拉伯地区的最大挑战,正因如此,伊拉克才会经历一次次的混战。基于‘伊侬计划’,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者不断尝试分裂伊拉克,同时又指示伊拉克库尔德人与政府为敌,试图打造一个四分五裂的阿拉伯世界,他们还企图将穆斯林划分为两个誓不两立的派别,即什叶派及逊尼派。‘大犹太国’计划的第一步,就是挑起两伊战争,让什叶派与逊尼派彻底决裂。”

伊侬提出“伊侬计划”之时,西方势力驱使下的两伊战争已经处于第二个年头。整个两伊战争持续了整整八年,这场战争给伊拉克及伊朗带来了无比巨大的伤害,双方在各个方面都损失惨重,双方伤亡率甚至与第一次世界大战不分上下。

的确,伊拉克终将背负历史的罪名,它在美国的唆使下为美国打了一场不知所以的战争。与此同时,伊拉克人也坚信伊朗人所信仰的伊斯兰不属于真正的伊斯兰,在双重因素的促使之下,伊拉克在这场战争中异常坚定。

两伊战争结束的次日,美国随即宣布伊拉克替代苏联成为美国的头号大敌。而彼时的伊拉克,在残酷战争的摧残下已成为一片废墟,人口也不足七百多万。

随后,伊拉克又与科威特发生石油争端,同时遭遇第纳尔货币的动荡。在时任美国驻伊拉克大使格拉斯比(Glaspie)的推动下,萨达姆悍然入侵科威特,随后,联合国对伊拉克发起大规模贸易禁令,最终导致伊拉克经济在2003年的彻底崩盘,以及后续的四分五裂。

“大犹太国”计划,旨在迫使现存的阿拉伯国家内部分裂,逐步演变为分散、势力薄弱的小国家。 

长久以来,美国都在全力打造全新的中东政治、地理格局,而以色列则在不断拉拢、收买伊拉克等地的库尔德人,旨在制造一个独立的库尔德民族国家,进而使中东地区进一步分裂。

对美国、以色列等西方势力而言,它们已经完成既定目标。转眼间,犹太复国主义先驱们的梦想似乎已经实现,经过近70多年的不懈努力,纵观整个尼罗河到幼发拉底河区域,以色列的势力已经无所不在。

这一结局也是美国作家、中东局势专家拉尔夫•彼得斯上校(Ralph Peters)的梦想所在。自上世纪90年代伊始,彼得斯上校就在大肆宣扬更为新颖、更为系统的大犹太国之梦。

彼得斯上校不仅是闻名于世的中东专家,他的终极梦想,就是亲眼目睹阿拉伯世界、穆斯林世界的分裂与覆灭,终其一生,他都在竭尽全力推动阿拉伯世界的超级大战。

彼得斯在《美国陆军战争学院季刊》1997年夏季刊中发文明确指出:“我坚信,这世间绝不会有和平,全球范围内必定会不断发生各式暴力冲突,战争与暴力注定会占据各大新闻头条……文化与经济将平稳发展,我们的军队将全力维护世界和平,也会为我们美国打开新的大门,让世界进一步接受美国文化。当然,在这期间,杀戮是在所难免的,毕竟,我们已经进入一个充满纷争的时代。”

彼得斯的自大与狂妄令人惊叹,他不仅是一名夸张分子,更是一名好战分子。他的狂妄,在他绘制的“中东新地图”中显露无疑。2006年,彼得斯在美国《武装部队杂志》中刊发了自己亲自绘制的中东地区新格局地图,在这份新地图中,他彻底打乱了中东地区原有格局,以美国、以色列利益为出发点,肆无忌惮地“瓜分”了整个中东。

彼得斯绘制的“中东新地图”。图中黑色为领土扩张的国家,红色为丧失领土的国家。

 2006年5月1日,美国时任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携手美国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名誉主席莱斯利•盖博(Leslie Gelb)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督促美国政府加快分裂伊拉克,将伊拉克划分为基于民族的不同国家。他们写道:“我们应当让伊拉克的各个民族都得到完全自治,库尔德人、逊尼派穆斯林以及什叶派穆斯林都应当建立属于他们自己的国家。”

他们刻意无视了伊拉克境内不同族群之间的民族融合与交流,执意要让这些族群互相敌视,可笑的是,他们的这篇文章竟然起名为《通过自治寻求伊拉克的团结》(Unity through autonomy in Iraq)。

拜登及盖博二人在该文中写道:“库尔德人、逊尼派、什叶派都应当拥有属于他们自己的领土,应当制定属于他们自己的律法、行政机构与安全部队。”

简言之,美国与以色列的终极目标,就是让伊拉克再度陷入分裂、暴力冲突与毁灭之中,从而为以色列的扩张与发展铺路。

美以两国恶毒计划不仅体现了它们的狂妄与自大,更让我们看清它们的极度无知。从“大犹太国”计划、“伊侬计划”“大耶路撒冷计划”等蓝图来看,美国国务院、外交部以及中情局都对伊拉克的不同族群与信仰一无所知,它们有意无意地表露自己的无知,其实就是在狂妄地宣示自己的强权。

他们不愿承认的是,伊拉克不仅属于库尔德人、逊尼派及什叶派穆斯林,也属于数目客观的基督徒、早期基督教派曼达派(Mandaeans)信徒、中东古老宗教雅兹迪教信徒(Yazidis)、土耳其人、犹太人、琐罗亚斯德教徒(Zoroastrians)、巴哈伊教徒(Bahai)以及大量不信仰任何宗教的人们。

据《华盛顿邮报》报导,2007年,拜登副总统在议会发起一项决议,呼吁美国政府进一步干预伊拉克内政,将伊拉克彻底划分为三个独立的国家,议会最终以75票赞成、23票否决的票数通过了这一决议。据美国谷国家研究所研究员、战争学家汤姆•恩格尔哈特(Tom Engelhardt)指出,议会甚至直言这一决议具有历史性重大意义。

恩格尔哈特似乎是这一闹剧中唯一的清醒者,他指出:“在美国授意下,伊拉克政府试图将这种‘三足鼎立’的蓝图写入宪法,与此同时,拜登之流也不遗余力地唆使周边国家向伊拉克施压,企图尽早完成这一计划。”

负责起草伊拉克新宪法的,是时任美国总统特使保罗•布雷默(Paul Bremer),他同时也是负责监管伊拉克战后政治和经济重建的最高文职行政长官。需要指出的是,这一新宪法根本不具备法律效应,因为,它根本不是伊拉克人民自身的意愿。

布雷默曾经直言,最喜欢这一计划的,是一心想要建立独立民族国家的库尔德人。

恩格尔哈特研究员说,倘若伊朗或伊拉克通过一项决议,决定将美国分裂为三个不同的国家,我们又会做何反应?我们当然会暴怒,我们会将这种行为视为奇耻大辱。可是,对于伊拉克而言,美国决议瓜分伊拉克,只不过是给了伊拉克的民族分子可乘之机,打着美国的旗号进一步进行种族清洗。

然而,美国政府的目标一直很明确。拜登副总统就曾公开表示自己是一名犹太复国主义支持者。他在2013年写道:“倘若以色列不复存在,我们必须打造一个全新的以色列国,从而确保我们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利益。”

拜登副总统指出:“美国将一如既往、坚定不移地支持以色列,情况就是这样,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拜登在各个场合不断重复奥巴马总统的以色列策略,大力推动、宣扬美国对以色列政府的无条件支持。拜登与以色列政府之间的关联,始于他刚刚当选参议员之时。彼时,他与时任以色列建国元老、劳工部长、外交部长及第四任以色列总理果尔达•梅厄(Golda Meir)举行了一次亲密会谈,当选副总统之后,拜登又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进行了多次会谈。2014年,拜登前往以色列吊唁以色列前总理沙龙,期间,他与内塔尼亚胡单独会谈近两个小时。

巧合的是,拜登副总统返回美国之后,美国政界加快分裂伊拉克的言论愈演愈烈。一直以来,以色列政府都将阿拉伯世界视为敌对方,出于此,以色列从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资助库尔德武装,从军事、情报及经济层面,以色列一直与库尔德人保持着亲密合作关系。

2014年6月,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与特拉维夫大学国家战略研究所智库(INSS think tank)进行会谈时明确表示:“我们应当大力支持库尔德人,帮助他们求得独立,加快伊拉克以及整个中东的混乱与分裂。”

可笑的是,以色列声称他们支持库尔德人的原因是出于人道主义关怀,而对伊拉克人民的死活,他们漠不关心,他们只想看到一个四分五裂的伊拉克,进而促使这种分裂与混乱在整个中东逐步蔓延。对于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巴勒斯坦人民,他们更是不闻不问。以色列抢占了巴勒斯坦人民的土地,置他们于死地,却坚决否认巴勒斯坦人民享有任何基本人权,同时愚弄整个世界,让世人认为一切都是巴勒斯坦人的过错。

库尔德人盘踞在伊拉克北部石油重地基尔库克(Kirkuk),渴求早日建立独立国家。倘若库尔德人在基尔库克建国,以色列必将立即启动从伊拉克北部至海法城的石油管道建设。一个独立的库尔德斯坦,必将导致伊拉克的彻底分裂。1992年,库尔德人已经获得高度自治,然而,他们依旧不满足,他们选择让以色列与美国中情局介入独立事宜,彻底背叛了伊拉克政府。

发生在中东地区的一切都让我们回想起半个多世纪以前的纳粹德国。从伊拉克到巴勒斯坦,无数无辜民众惨遭种族清洗,这与彼时纳粹德国高官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的“最终方案”如出一辙。所谓“最终方案”,就是彻底屠杀犹太人的终极方案,艾希曼也因此被称为“死刑执行者”。二战爆发之后,艾希曼曾明确提出,德国应当将犹太人集中到某一城市,让幸存的犹太人生活在集中营之中。

艾希曼在屠杀犹太人的同时,也负责强制驱逐德国占领区的大量犹太居民。1960年,以色列特工组织摩萨德(Mossad)与以色列情报机构辛贝特(Shin Bet)携手在阿根廷捕获艾希曼,后者随即在以色列接受了审判,两年后,艾希曼被执行死刑。讽刺的是,在加入纳粹组织之前,艾希曼曾经是一名成功的石油销售商。

现如今,我们需要直面的一个问题是,以色列政府是否真的能够说服全世界与它一起完成对巴勒斯坦人的驱逐与清洗?以色列是否真的会像艾希曼一般疯狂?这个世界是否会回望历史,进而思考发生在我们的这些事件?

-------------- 

作者:费利西蒂•阿巴斯诺特(Felicity Arbuthnot),英国记者、制片人、评论员。

编辑:叶哈雅

出处:Global Research

原文:“The Israeli Dream”: The Criminal Roadmap Towards “Greater Israel”?

链接:http://suo.im/4q0JN3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犹太国

上一篇:奥斯曼帝国的民族政策
下一篇:邓小平谈民族、宗教,附有关文件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