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回族老人以这种方式结束了生命
分享到:
2017-06-14 12:51:46 【来源:】 点击:


       这个冬天没有下过一场雪,真是糟糕透了,干燥寒冷的空气夺走了每个人脸上的笑容,就连头顶的太阳好像也被收买了,就跟一个硕大的灯泡一样,只是为了照亮大地,却没有一丝温暖,整个村子仿佛大病了一样,显得死气沉沉的。

  麻乃家院里一大早就围满了村里的人,大家三个一群,四个一伙的议论着,猜测着,人活着就是多事,老爱管别人家的事,非要议论出点啥不可。麻乃父亲老田昨晚煤烟中毒归真了,家里亲人都不在,就老田一个人。不是烟囱出烟不利,而是炉子旁一铁槽碳,大晚上竟然自己着的光光的!只剩下一槽子燃尽的白灰,老田的生命也随着这槽燃尽的碳灰结束了,老田静静的躺在炕上,睡的很安详,被子盖的也很平展,没有翻身挪动的痕迹,就跟平时睡着了一样,很自然,枕边放着用报纸包裹着的整整两万元钱。

  老田今年七十二了,但身子硬朗,就因老伴去年归真,老田身子一下子就不如从前了。他有六个儿子,没有女儿,他是一位方圆百里人人皆知的木匠,年轻的时候,他就是靠给别人做个桌子,打个箱子换点小钱支撑着这个家,随然算不上富裕,但也没有让一大家子人挨过饿。后来由于社会的快速发展,木活越来越少,老田眼下挣的钱根本不够全家开销,他立马又改行学了泥瓦匠。有一天,下着蒙蒙细雨,老田为了赶工多挣几个钱,一不小心在四米高的墙上滑了下来,当时就把三根肋骨摔断了,那时候那有钱看医生,老田在家整整躺了半年才缓过来,当时老田虽然卧床不能动弹,但是觉得自己很幸福,一到晚上孩子围着一圈,问寒问暖的,老田别提有多高兴了。那时候大儿子麻乃才十六,弟兄几个就数他懂事,母亲白天地里干活,晚上给一家人缝缝补补,真是累的够呛,麻乃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后来只好辍学回家帮母亲务农。

  老田身体完全恢复以后,照干老本行,这回不是他一个人孤军奋战,麻乃也跟着学了泥瓦匠,家里一下子恢复了往日的欢声笑语,日子也慢慢好了起来。都说真主不亏苦心人,慢慢的几个兄弟都毕业的毕业,工作的工作,六个儿子总算都成家了,按说老田应该享福了,可是还没等老田尝到这迟来的甜头就被陷入苦脑之中。老田家就坐落在城周边的一个村子,由于一条环城高速公路正好经过老田家的老院子,拆迁款马上就批下来,这一消息刚传出,弟兄六个之间一下子就炸开了锅。

  一个月后,五十万元拆迁款下来了,弟兄六个跟一群饿疯了的狼一样涌入老田的院子,一个个瞪的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老田坐在炕上,一声没吭,老田的儿子们一个接着一个发言,就跟审犯人似的,母亲只是不停的抹着眼泪,老田老两口愁的不是拆迁款怎么分的问题,而是愁他们今后有没有地方住的问题。结果拆迁款平均分了,每个儿子八万,剩下两万归老两口,说好了他们以后的日子就在六个儿子家轮着过,每个儿子家一个月,大家好像都同意了,拿着钱扬长而去。

  老房子很快就拆了,老田老两口背着铺盖卷先来到小儿子门口,大门往里紧扣,老田望了望紧闭的大门,再看了看老伴,老田的眼睛不由得红了一圈又一圈,老田还是厚着老脸敲了几下大门。过了好一会小儿子媳妇从屋里出来了,她慢慢悠悠的走到大门前,隔着门缝说:“爹!娘!真是不巧,您儿子这两天得了一种怪病,在阿訇那里写了几帖子独瓦,这两天忌人,您还是先到其他儿子家看看吧!”老两口背着铺盖卷来到老五家,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老五两口子在吵架,老五媳妇破口大骂“你个没用的东西,我跟了你算是倒了血霉了,受苦受累不说,没白没黑的伺候你们爷几个,现在倒好,还要伺候两个老垃圾,老三跟老四在城里那么有钱为什么不去,是不是都看着我好欺负?”老田跟老伴停下了脚步,互相愁了愁对方额头上的汗珠,再看了看马上就要落山的太阳,老田失望的流下了泪水。紧赶慢赶,到大儿子家门前还是晚了,夜深了,麻乃一家已经关灯睡下了,老二家又在村东头更远。老田没敢敲麻乃家大门,就在大儿子家门前的草棚里把被子铺开,跟老伴一起住在了草棚里,那晚月亮很亮,老田看着月亮和月亮周围的五六颗最亮的星星说:“老伴,你看,今晚的月亮多圆啊!再看看旁边的那几颗星星多亮啊!你还记得你生老大的那天晚上吗?月亮跟今天一样亮,那天我也是这样看着,高兴的一晚上没睡着。”老伴没有说话,只是偷偷的流着眼泪。

  天终于亮了,老田老两口披着被子在草棚里坐了一宿,最终只能留在了大儿子麻乃家。自从住进大儿子家,老大两口子为了老人没有一天不吵的,老田老两口装聋装瞎,从不敢大声出气,就这样在老大家呆了两年老伴就归真了,为了母亲的抬埋钱弟兄几个大大出手,闹的左邻右舍人人皆知。有一天晚上,已经很晚了,老田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老大送儿子去外地上大学,没在家,老大媳妇吃完饭已经睡下了,老田空着肚子也睡下了。第二天老大媳妇一大早就把厨房门锁上了,然后一溜烟的去了娘家。老田中午做完主麻,去坟院里给老伴上了坟,他跪在老伴的坟前嚎啕大哭,老田心里的苦真是没地方诉啊。老田站在大门口,望着那条车来车往的高速公路,长叹了口气,“唉……!人这一辈子,什么都舍不得,可是什么也带不走!”到了晚上,谁都没回来,老田给碳槽里拾了满满的一槽碳,在炉子里夹了一疙瘩燃着的煤,放在了碳槽的碳上,接着吹了两口,看着碳燃了起来好像才心里踏实了。老田从箱子里拿出了一张黑白照片,这是小儿子两岁时他们照的全家福,小儿子坐在父亲的腿上,还在不停的啃着手里的苹果,那时候他们都是儿子,现在他们都是父亲!老田把一分没动的那两万块钱也拿了出来,放在了枕头跟前,他换上了自己的新衣服,静静的睡了过去……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上一篇:穆斯林女儿和基督教母亲的和平之路-读后感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