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君主制危机远甚“阿拉伯之春”
分享到:
2013-06-21 10:57:37 【来源:】 点击:

    高油价和伊斯兰主义促成阿拉伯君主国势力鼎盛

 


 

 

    近期,中东地区最突出的事件就是叙利亚内战,而在内战中,主要由沙特、卡塔尔支持的宗教强硬派和极端派,尽管在国际社会中受到很多猜忌,但在反对派内的地位还是越来越重要,以至于大多数人都认为,如果在不久后叙反对派能推翻巴沙尔政权,那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些原教旨主义者将会极大的影响甚至控制叙利亚。再加上其它的一些事例,阿拉伯之春后的中东地区,一股国家间权力转移的潮流,与伊斯兰主义思想的全面主流化一样,已经显得非常突出——那就是阿拉伯君主制国家的崛起。

 

    以沙特、卡塔尔等为代表的君主国,现在已经明显取代埃及等传统地区强国,成为了阿拉伯世界的主导性力量。从它们成功施压,先后强行暂停利比亚、叙利亚二国会籍,又将其资格授予反对派的整个过程看,阿拉伯联盟一类的地区组织甚至已基本成了其意志的传声筒。

 

    从表面上看,这是由于凭着近十年来的高油价,沙特等国财源滚滚,不仅能通过高福利,安抚住国内民众,而且有余力对友好国家和组织提供大量援助,借此输出自己的影响。而埃及等国长期经济不振,不但对内、对外的凝聚力和吸引力被严重削弱,甚至行动的自主性也大不如前。对比之下,自然此消彼长。

 

     不过从长期的历史角度观察,这次“阿拉伯之春”也标志着在阿拉伯世界的长期思想竞争中,阿拉伯民族主义被泛伊斯兰主义全面压倒。而由于历史渊源,前者与共和制国家,以及世俗主义原则关系极为密切,后者则长期得到沙特等君主国的大力支持,能有今天如此兴盛的局面,那些资助功不可没。

 

     上世纪50-60年代,是阿拉伯民族主义全盛的时代,也是共和世俗理念占据主流的时代,先后有埃及、伊拉克、(北)也门、利比亚四个阿拉伯王国的王冠落地,但在第三次中东战争后,阿拉伯民族主义的吸引力就大大衰退,在1990年海湾战争的无情现实,彻底打破了阿拉伯国家皆兄弟的理想后,伊斯兰主义填补思想真空的大趋势就已难以阻遏了。进入新世纪后,大多数阿拉伯共和国在经济社会陷入长期停滞,在政治上更纷纷向半独裁半世袭制方向倒退,更让阿拉伯民族主义的号召力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与此同步,君主政体不但转危为安,而且影响力不断增强。卡扎菲在上世纪曾有一次因为目睹吻手礼,当面痛骂摩洛哥国王哈桑二世“不知道自己生活在哪个世纪”,但如今卡扎菲早已身死族灭,阿拉维王朝在摩洛哥却仍然固若磐石。现在,随着阿拉伯社会复兴党已走向基本消亡,纳赛尔创立的埃及共和国也有了一部由伊斯兰主义者主导制订的,以伊斯兰教法为立法原则的新宪法。可以确信,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伊斯兰主义思想都会是阿拉伯世界的主流意识形态,并将深刻影响、塑造社会的各个方面。

 

     这种意识形态领域的根本变化,也是君主国家今天能在阿拉伯世界取得主导权的重要原因。

 

   伊斯兰主义与君主制存有潜在矛盾

 

     不过,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之际,往往都是下一场危机渐渐积累的开始。对于阿拉伯君主国们来说,恐怕也很难避免这一规律。而首先可能对其构成新挑战的,就包括伊斯兰主义思潮的进一步发展和蔓延。

 

    虽然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泛伊斯兰主义者,在过往数十年间,都与君主国们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结成了事实上的盟友关系。但各国间的利益冲突与矛盾,却并不会因为穆斯林兄弟会等伊斯兰组织合法化,并上台执政就自动消失。这种现实矛盾,以前曾经分化了不同国家的阿拉伯民族主义者,而现在各国伊斯兰主义者之间,他们与君主国之间,同样将面临着类似的考验。

 

    更重要的是,以穆兄会为代表的主流伊斯兰主义组织,其根本理念与绝对君主制之间,其实也有着深刻矛盾。在伊斯兰文化圈外,很多人恐怕不知道,伊斯兰主义思想在历史上,与平民主义有着相当深的渊源,包括其主要创始人在内的多名主要思想理论家,都明确著述反对以王公世袭制垄断权力。而今天他们在多国的胜利,也是依赖于“由多数人统治”被本国接受为基本政治制度原则。

 

    为了共同对抗泛阿拉伯民族主义与世俗主义,伊斯兰主义者与拥有绝对权力的君主们暂时结成了同盟。但在获得了全面合法化与主流化的地位后,不仅这种联盟能否继续长期保持,尚需要观察,仅仅这种伊斯兰民主模式的广泛散播,本身就会不可避免的对阿拉伯君主国家政权构成一种严重挑战。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沙特 君主制 危机

上一篇:东乡族自治县董岭乡赵家村群众用上了清洁的自来水
下一篇:马大胡子引进投资2亿 期待实现清真餐饮品牌国际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