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斋月帮助我戒除烟瘾
分享到:
2019-05-14 10:44:06 【来源:伊光】 点击:


曾几何时,我嗜烟如命,在我生命中,香烟可谓不可或缺。我知道吸烟有损健康,可是,如很多吸烟族一样,我无法控制自己。我曾数次尝试戒掉烟瘾,可每一次,我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直到那个斋月,我痛彻心腑,下定决心戒掉烟瘾。

那似乎是一种顿悟,冥冥之中,我问自己,炎炎夏日,我忍受饥渴封斋近19个小时,到黄昏时分,我最为期盼的确是我的香烟,这值得吗?

我问我自己,我为何如此愚蠢?真主教导我们爱惜自己的身体,我却一再放任自己的欲望,让尼古丁腐蚀自己的内脏,让烟瘾消磨我的意志与坚忍。

有人会说,像我这种老烟鬼,戒烟几无可能。的确,曾经的我,也持有这种想法,毕竟,香烟对吸烟者的诱惑,可谓毒品一般。

我之所以选择在莱麦丹斋月戒烟,是因为我希望得到真主的引导、宽恕与怜悯。我知道自己无法如抽刀断水般戒掉烟瘾,因此,在那个斋月前几天,完成漫长的斋戒后,我竭尽全力控制自己享用佳美的食物开斋,然后再去享用一根香烟——仅此一根。

那几天,我每天都感觉浑身难受、心里发痒、双耳嗡嗡轰鸣。

在太热威哈拜功前,我会再抽两三根。礼拜回家后,我依旧会忍不住点燃一两支香烟。

在一般人看来,我似乎并没有戒烟的打算,毕竟,我每晚开斋后都会断断续续抽调五六支烟。可是,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的确在全力抑制我对香烟的依赖。要知道,之前,我每天就能抽掉一盒烟!

虽然我的家人不断鼓励我,认为我有了很大的进步,但内心深处,我依旧认为自己并没有在朝着成功前进。我深知,一旦吸食一口,我就会渴望下一支香烟。

正式开始戒烟的那几天,我睡觉前都会安慰自己,我今天只抽了五六支烟,真不可思议。

正是出于这种虚无的自我安慰,之后的几天,我礼拜回家几乎没有睡觉,我会大口大口抽掉一整包香烟,告诉自己这是对自己的“戒烟成就”的奖励,我试图说服自己,前几天我已经少抽了很多,这两天多抽点也没关系。

但是我知道,我这么做,只不过是自欺欺人。

有人将我们这些烟瘾重的人称为瘾君子。“瘾君子”是个极度贬义的词,我不喜欢它,但是,我却无法反驳别人这么叫我。因为我知道,吸烟成瘾,确实会如恶疾一般。

我们这些“瘾君子”总会不断立志戒烟,但又会找到借口让自己放弃戒烟的企图。我们会说,尼古丁让我保持清醒,我身边的朋友同事都抽烟,我突然戒烟,肯定会被他们所排斥。更有甚者,会认为吸烟是一种潮流,是一种社交方式,认为自己不吸烟或戒烟会与自己所处的社交圈格格不入。

正因如此,吸烟者才会选择“惺惺相惜”。

有人表示自己热爱香烟,吸烟让自己感到快乐与满足。我想说,这种说法极其荒谬。曾经的我,也曾这么认为,可是,我慢慢发现,吸烟并不会让我感到快乐,它并不会让我的烦恼远去,它只是麻痹我,让我忘掉一切我不愿去思考的事物。

我抽烟,纯粹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是为了尼古丁进入我体内后的那种快感。我无数次戒烟都以失败告终,正是因为我无法抵挡那种快感对我的诱惑。

莱麦丹斋月的到来,或许就是我们戒掉烟瘾的最好时机。因为,既然我们选择斋戒,我们内心深处就必然对真主抱有敬畏。莱麦丹的真正精神,并不在于戒吃戒喝,而在于戒除我们的不良习惯、力行善功,祈求真主的宽恕与爱怜。

我只想说,既然我们决定封斋,如果我们成功完成了一整天的斋戒,却依旧在开斋后用颤抖的手点燃一根根香烟,就是在愚弄自己。

在点燃香烟的那一刻,你已经摒弃了莱麦丹的精神,重回往日恶习。

我们之所以斋戒,并非出于所谓的健康考虑,而是为了严于律己、强化自身信仰、净化自己的灵魂。倘若我们无法剔除恶习,就没有达到莱麦丹的要求。我们封斋,却无法控制自己对尼古丁的渴望,这就是对莱麦丹精神的亵渎。

我真正开始戒烟的那一天,我的内心无比坚定,我不断告诫自己,不要去想那种快感,不要去回忆,不要去留恋。那天开斋后,我没有抽烟。前往清真寺的途中,我也没有抽烟,我故意避开曾经的烟友,远离一切能让我忆起香烟味道的人或事。

戒烟的前三天,我无比痛苦,但我能感受到尼古丁毒素的逐步消散。我不仅封斋,还要与自己的身体作斗争,忍受饥渴,更要忍受尼古丁的诱惑。之后的每一天,我都在如此往复。

我自始至终都坚信,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戒烟很难,但是,凭借莱麦丹斋月的恩典,我一天天强大起来,尼古丁对我的诱惑也日渐消散,直到有一天,当香烟摆在我面前,我却没有了吸烟的欲望与冲动。迫不得已之际,我依旧会吸食几口香烟,但是,我对它的依赖早已不再。

我确信,莱麦丹斋月是戒除恶习的最好契机。但是,去除恶习、培养良好习惯的前提,就是践行莱麦丹的真谛。(叶哈雅编译)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斋月帮我戒烟瘾

上一篇:斋戒知识100问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