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留给美国的五个历史痕迹
分享到:
2017-02-05 16:08:18 【来源:今日头条】 点击:

美国的国会图书馆的圆顶,代表伊斯兰的是一个标有“物理学”的蒸馏器,代表了穆斯林物理学家对世界科学的贡献。
在当今这个反穆斯林情绪盛行的政治大环境中,我们很难想象美国曾经也是一个尊重并包容外族人种及文化的国度。至于外族文化,通常人们能想到的就是希腊或罗马文明,这里,我们将简要指出伊斯兰留给美国的五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历史痕迹。
一、哈佛大学法学院



哈佛大学法学院图书馆门口展示了三十三则史上最著名的正义宣言,正门口最显著位置的三则来自希波的圣奥古斯丁(Augustine of Hippo)、英国《自由大宪章》以及古兰经。此处引用的古兰经文出自第4章第135节,即:“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维护公道,当为真主而作证,即使不利于你们自身,和父母和至亲。无论被证的人,是富足的,还是贫穷的,你们都应当秉公作证。真主是最宜于关切富翁和贫民的。”哈佛大学法学院教职员工及学生之所以选择这节经文,是因为它“证明了人可以通过法律来实现其对正义与尊严的渴求”。
二、美国最高法院



位于首都华盛顿的美国最高法院审判席上方的大理石板上雕刻着史上最伟大的十八名领袖肖像,这些人都为法律体系的健全作出了杰出贡献。这十八名领袖中包括东罗马帝国皇帝查士丁尼(Justinian)、西罗马帝国查理曼大帝(Charlemagne)、英国约翰王(King John)以及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
这些雕刻于1935年的雕像在1997年引起了巨大争议。某穆斯林组织指出展示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雕像是伊斯兰所禁止的,他们要求最高法院淡化肖像的面部。时任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威廉•伦奎斯特(William Rehnquist)对此作出了如下回应:“该雕像只是单纯地表达了对该人物成就的认可,我们认为他是法律史上最伟大的立法者之一。”
北美伊斯兰协会教法委员会的一名教法官Taha Jaber al-Alwani也发表了一篇冗长的教法判例,指出该雕像只不过是非穆斯林的一个善意举措,旨在表达对伊斯兰先知(愿主福安之)的敬意。随后,最先对最高法院提出异议的穆斯林组织也放弃了对此事的进一步深究。
三、美国国会大厦



从最高法院出来以后穿过一条街就是美国国会大厦。大厦内部众议院会议厅的墙壁上悬挂着二十三个人物画像,这些人物都是“为奠基美国司法体系立下巨大功劳的历史伟人”。这面画像墙建成于1950年,其中包括摩西(Moses,即穆萨)、近代国际法学奠基人格劳秀斯(Grotius)、拿破仑大帝(Napolean)、美国黑石集团(Blackstone)以及美国第三任总统杰佛逊(Jefferson)。议会大厅东北角,在西班牙哲学家迈蒙尼德(Maimonides)与教皇英诺森三世(Innocent III)中间,是奥斯曼帝国的苏莱曼大帝(Suleiman)。
苏莱曼大帝如今最令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他对建筑学方面的热爱,他资助修建了伊斯坦布尔苏莱曼清真寺以及耶路撒冷古城墙。然而,他最著名的还是在司法方面的贡献,当时的他被称为裁决者。据历史学家金鲁斯爵士(Lord Kinross)记载,苏莱曼大帝所制定的法律极其缜密,举例而言,他废除了当时对犹太人的血祭诽谤,还减轻了基督徒的税收,同时提高了帝国内基督徒的地位,让他们可以自由迁徙移民至帝国内部各个属国。
四、美国国会图书馆



美国国会图书馆是全球最大的图书馆,主馆内天花板壁画由埃德温•布拉什菲尔德(Edwin Blashfield)作于1987年,该壁画主要展示的是人类对科学的认知过程,上面画着一位被两个小天使环绕着的女性形象。壁画周围还画有十二个带翅膀的形象,据称,它们代表了不同历史纪元对西方文明作出的杰出贡献。这些画像展示包括古巴勒斯坦的朱迪亚(Judea)、希腊、罗马、意大利、西班牙、英格兰、法兰西以及伊斯兰信仰。此处代表伊斯兰的是一个标有“物理学”的蒸馏器,代表了穆斯林物理学家对世界科学的贡献。
馆内壁画简明扼要的指出了伊斯兰文明对物理科学的重大影响。该壁画也展示了很多源自阿拉伯语的科学术语,其中很多词汇都以“al”开头,即英语中的定冠词。这些词汇中包括数学中的代数学(algebra)、运算法则(algorithm)、平均值(average)、零(zero)、破译密码(decipher)以及阿拉伯数字;也包括不少天文学词汇,如天底(nadir)、天顶(zenith)、年鉴(almanac)以及绝大多数的行星名称;还包括诸多化学词汇,如酒精(alcohol)、碱(alkali)、汞合金(amalgam)、苯(benzene)、冶炼(elixir)以及早期化学术语点金术(alchemy)。
五、托马斯•杰斐逊图书馆



美国国会图书馆东部的稀有珍贵书籍阅读室内有一个托马斯•杰斐逊的个人图书馆,馆内收藏着一个分为两卷的古兰经英文译本,译者为乔治•塞尔(George Sale),上面有美国第三任总统杰佛逊的亲笔签名。1765年,杰佛逊在努力学习成长为一名律师时购买了这部古兰经译本,2007年,凯斯•埃里森(Keith Ellison)被选为美国首位穆斯林国会议员时,就手握杰佛逊购买的这部古兰经完成了宣誓。
埃里森指出,他使用杰佛逊总统的这部古兰经进行宣誓其实是想表达一个重要信息,他说:“我想让人们明白,我们这个国家建国伊始就有诸多远见卓识者,他们对待不同的宗教都有着包容态度,他们坚信任何资源都能为我们带来知识与智慧,这其中就包括古兰经。托马斯•杰佛逊这样的远见卓识者并没有担心不同的信仰体系会给他带来任何威胁,这表明,宗教包容是我们这个国家基石之一,我们根本不必畏惧不同宗教间的异同之处。”
或许,埃里森的这一席话正是我们这次寻找伊斯兰痕迹之旅的意义所在。这些痕迹并不仅仅关于伊斯兰,它们更多的是代表了美国这个国家,它们所讲述的是人类共同文化遗产对美国的贡献,再现了一个被当今世界所遗忘的历史概念。
或许,这对美国穆斯林以及诸多穆斯林国家而言都是一个极具实际意义的教训——只有通过回归最好的传统与伊斯兰原则,我们才能在这个最糟糕的时代取得胜利。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伊斯兰 美国 痕迹

上一篇:土耳其演员Kivanc Tatlitu风靡阿拉伯世界
下一篇:巴基斯坦提案称妻子不听话 老公可用小棍子轻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