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社会中的学术自由
分享到:
2010-05-23 13:08:02 【来源:国际高等教育】 点击:

自从柏拉图学园(Plato's Academy)成为宗教狂热的受害者,已经过去近15个世纪了。在教育活动进行了900年后,由于查士丁尼大帝在整个拜占庭帝国推行基督教的标准化,不仅导致宗教迫害的泛滥,而且关闭了世界上最杰出的古典学术机构--柏拉图学园。在那个时期,悲剧源于:(1)新兴的社会宗教派系之间激烈的争论;(2)统治者狂热地支持特定的宗教派系,而不是加强不同派系间的互相宽容;(3)把自由探索当作是对巩固神权统治的威胁。时至今日,由于全球化加剧了宗教成为冲突来源的可能性,不同社会的学者在进行与宗教政治势力意志不同的学术探索时,继续遭到迫害。

    在许多穆斯林社会中,学术自由现在是一个特别重要的辩论话题。学术自由是指学者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内进行自由探索并公开发表言论而不担心受到报复。尽管经常与正在发生的丹麦卡通画争议搅在一起(主要是长时间地争论构成仇恨言论的因素),但穆斯林社会对学术自由的争论主要是努力建立实证分析和思想批判的传统,这两种传统在全世界都是充满活力的社会获得成功的关键因素。然而,就像查士丁尼的军队一样,有些伊斯兰政治团体认为这些传统是对他们主宰的社会秩序的威胁。

    伊斯兰教和专制主义

     在穆斯林社会建立尊重学术自由的传统所面临的主要障碍是长期以来存在的专制文化。由于大多数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仍然处于专制统治下,穆斯林学者面临着与其他专制国家中的学者一样的压力。比如叙利亚、苏丹和沙特阿拉伯,统治者主宰并限制着大学及其校园内的氛围,这与白俄罗斯、埃塞俄比亚和缅甸世俗政权努力控制学术界的做法一样。所有这些国家对学术自由的反对往往是质疑批判理智主义是否恰当,特别是当学者们提出自由表达政治观点的要求时,出现反对学术自由的状况并不令人吃惊。

     在穆斯林社会,独裁统治者和反对派都利用宗教政治意识形态。政权领导人通常号召神职人员支持自己,而伊斯兰团体(有些有过暴力反抗的历史)联盟则是政治反对的主要形式。由于各方都热切地寻求在高等教育中建立自己的势力,因此学术自由的斗争往往蒙上了政治冲突的阴影。比如埃及、巴基斯坦和阿尔及利亚,独裁当局大大削弱了校园内的自由,以限制伊斯兰反对团体的影响。同样地,在那些伊斯兰主义者控制的国家中,比如巴基斯坦穆罕默德齐亚哈克(Mohammed Zia-ul-Haq)将军统治时期(1977-1988年),对学校的管制旨在限制世俗力量的活动。所有这些情况几乎都有共同的主题,不仅包括单纯的学术统治,还包括把宗教作为对那些敢于质疑宗教政治权威合法性的学者进行迫害的辩护工具。

    迫害

     对学者的迫害有很多形式。在某些情况下,黑暗卫队的目标是教师,例如孟加拉国达卡大学的语言文学教授胡马云·阿萨德(Humayun Azad)。他是孟加拉语言学的著名专家,出版了大量著作,包括一本第一批描写孟加拉女性问题的严肃著作。由于他在一本最新出版的小说中把伊斯兰主义者和民族主义极端分子描绘成了反面人物,2004年他差一点被一群暴徒砍死。但6个月后阿萨德还是死于德国,他本希望在那里躲避进一步袭击的。

      在另一些情况下,对学者权利的侵害往往通过法院或其他政府机构进行。例如,伊朗塔比阿特莫达勒斯大学(Tarbiat Modarres University)的历史教授哈谢姆·阿哈加里(Hashem Aghajari)因为在他的学术论文中称伊朗的教权主义制度与原始的伊斯兰教教义不符,2004年被保守的宗教法庭定为叛教罪并被判处死刑。虽然死刑最终被伊朗最高法院驳回,但阿哈加里还是在监狱中呆了两年,支付了一笔可观的保释金后才被释放。

      埃及学者纳斯尔·哈米德·阿布栽德(Nasr Hamid Abu-Zayd)的著名案例,说明了如何利用伊斯兰法律制度压制具有批判精神的伊斯兰研究者。阿布栽德以前是开罗大学从事伊斯兰研究的教授,在他对当代伊斯兰话语(discourse)和他所谓的埃及伊斯兰银行界的"社会与经济丑闻"之间的关系进行批判后,他被一个伊斯兰家事法庭送进了监狱。该法庭根据他所从事的学术工作--古兰经诠释,宣布他是叛教者。法庭还成功地找到理由,即保护他的穆斯林妻子免于因嫁给非穆斯林而获罪,宣称阿布栽德的婚姻无效。由于在家乡一直被法律纠缠,阿布栽德和他的妻子移民到了荷兰,现在他在乌得勒支大学里担任人文主义和伊斯兰研究方面的阿威罗伊教席(Averro?s Chair)。

     发展趋势

      对学者受迫害和威胁问题的觉醒是穆斯林社会学术自由的一个趋势。几个人权组织正在为那些受到威胁的学者提供支持。尤其是受难学者援救网络(Scholars at Risk Network)建立了一个系统,通过这个系统大学可以向学者提供庇护。这些努力不仅对牵涉到的个人极其重要,而且还有助于揭示对学术自由的侵犯,鼓励各个领域的国际学术共同体长期倡导学术自由。

    荷兰的学者最近通过一系列的专题出版物使学术自由的问题成为关注的焦点,比如《欧洲的宗教研究和对穆斯林神职人员的培训:21世纪的学术和宗教自由》(The Study of Religion and the Training of Muslim Clergy in Europe: Academic and Religious Freedom in the 21st Century,William B. Drees和Pieter Sjoerd van Koningsveld编,2008)。最重要的趋势也许是伊斯兰教育界对学术自由的问题越来越关注。2005年9月,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国际伊斯兰大学举行的穆斯林世界宗教课程国际研讨会(International Seminar on Religious Curricula in the Muslim World)上(http://www.iiu.edu.my/iimu/info.php?infoid=26),由伊斯兰教育工作者起草的决议对一些伊斯兰团体的不宽容表示失望。那些教育工作者认为应该拓宽宗教课程、促进思想和言论自由,但同时他们并不赞成讨论不同意识形态和法理之间的差异,这种做法自相矛盾。因此,虽然这些决议的确反映了进步,但那些教育工作者还是认为查士丁尼主张建立正教的传统应该继续蓬勃发展。

     墨西哥学院(EI Colegio de mexico)东南亚人文研究助理教授

责任编辑 依布蒂哈吉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穆斯林 学术 社会

上一篇:穆斯林常用经名大全
下一篇:穆斯林妇女解放现实与真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