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伊斯兰教的清真寺
分享到:
2010-06-08 11:50:08 【来源:】 点击:

四川有穆斯林108638人(1990年统计),清真寺116座,本文简述四川清真寺及其经堂教育,以飨读者。

     四川现存116座清真寺中,历史最悠久的是川东奉节县清真寺。奉节县为溯长江入川之门户,是江南穆斯林入川之要道,故元代奉节有穆斯林居住。元大德四年(1300年),始在县城永安镇北五道拐修建清真寺,至明洪武二年(1369年),该寺已第第三次修葺。

     元代进入阿坝地区的穆斯林,在松潘城东东裕村修建清真东山寺,为阿坝地区最早的清真寺,该寺元末毁于兵燹。1975年,在西昌市西郊乡宁远村桑坡元代“月鲁城”遗址,发现了一通阿拉伯文石碑,经专家鉴定,为《圣容赞碑》。《圣容赞》是在清真寺大殿写书的赞美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容貌的赞圣文,证明元代月鲁城建有清真寺。又据西昌穆斯林口碑资料,元代在今西昌城厢粮站所在地建有一座清真寺,明代此寺迁至吉羊巷,后为著名的吉羊巷清真寺。

     重庆清真寺始建于明代。明代重庆有陕甘籍穆斯林百余户聚居于十八梯侧巷(今名中兴路),并建清真寺。民国《巴县志》载:“西寺创于明之中叶,为河南马侍朗文开所建立。”马以愚《中国回教史鉴》称该寺“为先端肃公于明成化时,遭中官司汪直之谗,谪戌重庆时之所建也。”十八梯侧巷清真寺在清代称西寺,以与江南籍穆斯林新建之南寺区别。

     川北平武县清真寺亦始建于明代。现存清咸丰四年(1854年)所立《修葺清真寺功德碑》载:“龙郡清真寺创自明纪”。川北广元明代亦有清真寺,民国《重修广元县志稿》载“广元回教盛于元明,寺立今之东街三元宫。”

     凉山的“宁属”36坊清真寺“中,西昌有6座建于明代,其中西昌市区有3座。民国《西昌县志》载:“泸山侧之清真寺,建于明洪武二年,是为最古。城内吉羊巷清真寺及城外东街东寺,皆明万历初年建。”此外,合营清真寺建于明初,沙锅营清真寺、玉石塘清寺建于明末。阿坝地区的松潘清真下寺、杂谷脑清真寺、茂县清真寺、威州清真寺,均建于明洪武时期。

     明代川西成都、灌县、新都多有穆斯林居住,亦建有清真地。民国《灌县志》载:“南寺始建于明朝要年”。近年发现清真南寺之琉璃滴水瓦,经专家鉴定系明代文物。民国《新都县志》载“清真罗家寺,在县东李家营,明成化七年建。”明天启(1621-1627年)《成都府治.三衢九陌宫室图》标有“回回寺”一座,据《成都城坊古迹考》,此“回回寺”在城西北郊,即现西北桥、 九里堤一带。成都伊斯兰教元明时即颇兴盛,但现存各寺皆为清代建,推测其由,当为明末战乱所致,马以愚先生亦说:“成都遭明末流寇蹂躏,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之幸免乎!”

     四川现存清真寺多建于清代,尤其是康、雍、乾时期。成都市十三座寺中,建于康、雍、乾时期的就有:康熙五年(1666年)建皇城寺,康熙十五年(1671后)建西寺,雍正年(1724年)建清真八寺,雍正十二年(1734年)建北寺,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建九寺。新都八座清真寺,除明代所建罗家寺外,其余七寺中有五寺为康、雍、乾时期的建,即康熙四年(1665年)建马家寺,雍正六年(1728年)建湖南寺,雍正八年(1730年)建唐家寺,雍正十三年(1735年)建清净寺,乾隆三年(1738年)建虎家寺。西昌是清真寺最多的地区,除上述明代所建的6寺外,“其它如西溪、高草坝、太平场各寺,城外马水河寺,东街老各寺、新客寺等,散在城乡约二十,详载祠庙志中,大抵处清康乾年间建筑者多,民国以来建筑者少。”

     现广元市最老的上海街清真寺,即建于康乾时期,其《清真寺修建碑志》载:

     清真寺□□□所□自康熙十三年,因吴(三桂)窜扰边境,广邑路当通衢,干戈迭起,士庶无有宁期,燹屡遭兵勇,络绎不绝。似此蹂躏民众安居,不敢存修寺之善念,系由我邑之未清平也。厥后逆匪渐清,人民接踵而来,回汉两教于时处于庐旅,均□□得我所。我等回教合商筹建创建寺宇,即时探买地基于城外河街之西,因人烟稀,捐输无多,仅有装修正殿三楹。暂时朝夕礼拜。迨至乾隆四十二年,回民既庶且繁,斯地迁移不少,细清户口,尚未属百余家。幸逢江南马公家良,荣任期邑,目击寺宇狭窄,未能高大其规模,奚以之观瞻。于马掌教商议募化远方,而马公存此善念,乐到资斧,并及我教大众好善乐施,其捐资不下千余金,复勘聘地基材料,兴土修建两廊,未及半载而功始竣。……而殿宇辉煌,岂惟天命之主持,亦得马公之善举,今乃告厥成功。……

     此碑文详记建寺缘由,较有代表性,可概见清代清真寺修建情况,故引录于此。民国时期,随伊斯兰教的振兴,四川各地又有清真寺之修建。如广元1925年于西外顺城街、旺苍坝、三堆坝新建三座清真会,成都穆斯林余存永1935年赴巴塘工作,团结几户教胞,于1937的重新建成巴塘清真寺,此振兴教务之举,在当地颇有影响。

     四川清真寺的分布,除上述西昌、成都、新都等地清真寺较多外,盐亭有10座,松潘、会理各有8座,郫县有7座,盐源有6座,青川、广元各有4座,阆中、犍为、隆昌、德阳、重庆等地各有3座,其它有穆斯林居住的县,一般有一、二座清真寺。四川较著名的清真寺有:成都皇城寺、重庆中兴路清真寺、奉节清真寺、万县清真寺、阆中清真寺、都江堰(灌县)清真南寺,新都唐家地、广元清真寺、松潘清真北寺、西昌清真城寺等。

      四川的经堂教育

     自明代陕西胡登洲(1522-1592年)创寺院经堂教育后,四川的经堂教育亦渐趋盛行。

     内江:“清末逐渐有清真寺之修建,并遣子弟至省垣念经,今县有阿洪一人,海里凡数十人,中学生三四人。”

     富顺县:清真寺“阿洪马迁辉,成都人也,海里凡数人。”

     新都:穆斯林“教门颇好,海里凡亦多。”

     隆昌殷家坝清真寺于清乾隆年间兴建,随即在寺内开办经堂小学,由第一任阿訇苏正选开学,后世代相传,直至道光年间。此寺还曾先后聘请成都、新都、西昌等阿訇来寺主讲。

     西昌的经堂教育历史悠久。明清时,西昌各寺海里凡在本地学完经堂中级阶段的课程后,多负籍远游,赴陕、甘、云南等地寻名师深造,穿衣后再返乡受聘。后来,当地亦培养出穿衣阿訇,著名阿訇杨华即学成于本地。1947年,西昌城寺开办阿文专修班,由虎世祥阿訇执教,培养出10名阿訇。

     武胜沿口清真寺经堂教育在川东较有名,著名阿訇苏维新(1884-1974年)即曾在此寺接受经堂小学、大学教育,其子苏善甫亦曾就读于此。1929年,苏善甫入万县伊斯兰师范学校学习,1935年毕业后受聘为奉节清真寺阿訇。苏善甫在奉节清真寺开办经学班,其后川东各县的驻寺阿訇多学成于此。

     灌县南寺的经堂教育较为著名,小学、大学俱全,开学阿訇以指导大学为主,实行以大带小,弥补了经堂教育仅设小学深造难,而专设大学则启蒙难的不足。1930年后,该寺经堂教育增加汉文,形成以经为主,兼学汉文,读写并重的特点。

     本世纪三十年代,成都13座清真寺有海里凡计300余人,其中小学200余人,大学100余人。皇城寺、清真八寺、十寺、江南寺的经堂教育皆较著名。虎世文《成都回民现状》记成都经堂教育说:

      各寺都有学生,多者二十余人,少者数人不等。有住堂者,有走读者。每天早晨开始上课,课堂上一长桌,学生围坐于长桌两面,阿衡居上,就阿拉伯文所书之经籍,用中文讲解,科目全系关于宗教方面实用者,如文法、《古兰经》、教律、回教哲学等。时间约三小时,讲毕,学生散去。……若十年苦学,学成名就,即有他寺来聘充当阿衡,于是乃师授以锦衣一袭,而出任职矣。学生之生活费用,每月除寺上补助数元外,大半都靠教民之酬赠, 以资弥补。

      苏德定理在《四川穆民概略》中评价说:“成都一地,为教门渊薮,昔年阿洪,多由此地所学成,故为各地所仰望。”当时成都籍阿訇多被聘至省内各县开学。王静斋大阿訇在《中国回教文化史料》中说:“中国回教文化在先年有两大支流:一是陕西,二是甘隶。云南人多负籍陕西,四川人多负籍甘肃,而今云南人多就本省求学,四川人亦受当地阿訇栽培。”王静斋大阿訇1939年曾亲赴成都,目睹成都回教面貌,他说:“当年的成都,回教文化很盛,教授多由外省聘到。今则不然了。皇城寺的学员不下数十名,所造就的人才为数不少。再观其它各寺的设备,可信早年全附有规模很好的专门阿文学校。”成都的马继高、虎世文等人,即为经堂教育之佼佼者。王静斋在成都期间,曾请虎世文校《古兰》乙种译稿,马继高1938年被选送至埃及爱资哈尔大学留学七年,后成为精通阿拉伯语言文化的学者。王静斋在《中国回教经堂教育的检讨》一文中,对成都的马古泉、虎彦章、周子宾阿訇颇为推崇。除上述诸人外,四川的著名阿訇还有蔡西屏、苏维新、沙玉怀、敏德沛、马兴田、杨培之、马伯乐、黄明芝、杨华等。

      民国时期,四川凡有条件的清真寺都开办经堂教育,受近现代伊斯兰新文化运动的影响,四川的经堂教育多实行中阿并授,既传授经学知识,亦教现代文化知识。四川经堂教育不仅培养出一大批经学人才,亦提高了四川穆斯林的文化素质。

责任编辑 依布蒂哈吉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伊斯兰教 清真寺 四川

上一篇:试论伊斯兰教在西夏的流传
下一篇:成都回民现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