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回耶对话中的几个问题
分享到:
2010-12-26 01:29:17 【来源:伊斯兰之光】 点击:

——致香港zf教育局雷主任

  雷先生:你好!

  很高兴能认识你,也为这迟到的回复表示歉意。本来不打算对神学院教授的文章做任何文字性的回应,只因答应了你,才简单澄清其中的几个事实。实际上,那位教授原文中需要商榷的地方太多了,非一本书不能述清。现在,就几个明显的问题和你交流一下,望你指正。

  首先,我认为该教授的出发点有点偏差,她不是以一种相互沟通的方式进行对话,而是把对话引入一场争论,使对话的性质发生了变化。况且,这样的争论在历史上早就发生过了,也没有解决任何问题。也许她不太了解,她所讨论和争论的问题早就在历史上被人争论过了,也做了回答,现在旧话重提没有什么意义,特别是作为学术研究更没有价值了,国内学者已经不把这些问题当问题看待了。当然,我的回应也是早就被人回答过的,我只是对你重复罢了,没有什么新意。

  其次,当我们了解一个宗教的时候,首先应该从它的经典入手,因为经典保存着它的原始教义和正统学说,而不应以某一个人或一个派别的观点概括这个宗教。教授的问题就出在这一点上。当然,我们理解她的背景,不懂得阿拉伯语,读不懂伊斯兰的《古兰经》,强求她似乎有点过分。然而,研究伊斯兰教就应该读懂阿拉伯语原文的《古兰经》。《古兰经》才是伊斯兰的教义和教义的基础,个人言论和行为不是伊斯兰的依据。即便某个学者说了,也要看他是否符合《古兰经》的精神。

  再次,当我们理解伊斯兰的经典和教义时,应该试图按照伊斯兰的信徒所理解的方式去理解,而不是我认为怎样就怎样,那样偏颇的理解很容易使人走入误区。该教授的一部分问题也出在这里。当然,这样做会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掌握穆斯林的信仰和思想,我想她若以后花一定的时间再近距离地学习一下,会很快转变她的观点的。

  有了以上铺垫以后,我就简单的回应几个问题:

  1、教授:伊斯兰教的先知穆罕默德是一位“不识字的先知”,无法参与《古兰经》的抄写,无法监督《古兰经》的内容,那如何保证《古兰经》不出现疏漏?

  回答:按穆斯林的信仰,《古兰经》是在二十三年的时间内天启的,而每次启示只有几句话,先知穆罕默德就立刻让会写的人记录在树叶、石板、树皮、兽皮等能记录的东西上,让不会写的人赶紧背记下来,过后他还一再和同伴们学习和体会。另外,据“圣训”记载,每年的斋月,传送“启示”的天使加佰列就指导先知穆罕默德学习《古兰经》,理解其含义。也就是说,到《古兰经》的启示完成的生活,或者说到先知穆罕默德去世以前,《古兰经》不仅全部记录在各种碎片上,而且按现在的次序全部被先知的弟子们熟记在心,弟子们时不时的还要去请教,接受先知的监督。另外,伊斯兰的礼拜是保存和监督经文的最好方式,每日的礼拜中至少三次需要高声诵读,让人聆听,礼拜就成了规范和监督经文的过程,不仅先知在规范和监督,而且大家都在监督。总之,对于一个把经文看作是“真主的语言”的信徒,在经文中的马虎是无法相信的。

  2、教授:《古兰经》的成书是先知去世以后的事,怎样保证内容的完整性?

  回答:先知在世时已经有一个《古兰经》版本,是圣妻哈福萨的,只因为《古兰经》在启示当中,收录的还不够全,后来修订《古兰经》全文时也参考了这个版本。但《古兰经》的全面收集却在先知去世后很快就展开了,当时,先知的弟子们都还健在,《古兰经》的文字记录和口头的背记尚非常完整。一个把《古兰经》比生命还看德重要的民族不可能在数日内忘掉《古兰经》或混淆其经文。《古兰经》最后的钦定是在第三人哈里发奥斯曼时代,也就是先知去世十多年后,他进行这项工作,是因为看到早期的背诵家先后去世,怕以后发生异议,才开始钦定的。这说明在钦定《古兰经》时,它尚保留得非常完整,大家像在先知时期那样诵读《古兰经》,老的背诵家部分去世,而新一代的背诵家又成长起来了,《古兰经》的完整性依然延续。所以,不存在内容不完整的问题。

  3、教授:什叶派对前三位哈里发的身份产生质疑,他们钦定的《古兰经》有效吗?

  回答:什叶派形成派别,是较晚的事,在前三位哈里发时还没有这个派别,只是有些人对他们的当权持异议,而这一政治立场不影响他们对《古兰经》的态度,对修订《古兰经》的问题还是持肯定态度,再说他们是极少数人。起码在钦定《古兰经》时,前三位哈里发是大家认可的元首,个别人的不满不代表他们不正统,而且,在钦定《古兰经》的问题大家没有什么意见。还有,《古兰经》的钦定具体是由可靠的人完成的,哈里发只是倡导和支持,没有亲自插手。所以,什叶派后来的态度不能抹杀前面的事实,奥斯曼版本的《古兰经》是世界穆斯林一致认可的。

  4、教授:伊斯兰教和穆罕默德误解了“三位一体”的概念。

  回答:伊斯兰没有误解“三位一体”,恐怕很多人理解的“三位一体”误解了“圣经”的基本教义。历史上,曾经出现过阿里乌派,否定“三位一体”论,被基督教斥为邪教,当今的基督教自由派(神体一位论派),也否定“三位一体”的信仰,还有很多信徒也这样。这恐怕不是误解,至少说明基督教内部对“三位一体”有不同的看法。情况可能是这样的:“三位一体”本身有问题,只是为了自圆其说才解释成没有问题,而若按“三位一体”的原本内容去理解的话,在该教授看来就是“误解”了,要不然“误解”的人怎么会那么多呢?。

  5、教授:《古兰经》认可基督 “道成肉身”的说法,因为《古兰经》中的尔萨是“真主的话”即“道”。

  回答:按伊斯兰的信仰,真主的创造有两种:通过媒介的创造和直接的命令。如通过父母造孩子,使用了父母的媒介;另一种的直接的下令,说一声“有!”,一件事物就存在了。尔萨的出世不是正常的父母生育,而是无父而生,真主说了一句话“有!”,尔萨就在贞女麦尔焉的腹中形成了。所以是真主的一句话。这不是说尔萨是真主永恒的语言(道),变成了肉身。看《古兰经》是这样说的:“她(尔萨的母亲麦尔焉)说:‘我的主啊!任何人没有碰过我,我怎么会生孩子呢?’天使说:‘安拉要如此创造他所意欲的人。当他决定一件事的时候,他就对此说‘有!’,它就有了”(《古兰经》3:48)。因此,这句话是孕育尔萨前的一道命令,不是永恒中与真主同在的“道”。

  6、教授:关于阿拉(安拉)授予的“一句话”和阿拉发出的“精神”两个称谓,从伊斯兰教冒起,以为基督教数学家用作《古兰经》支持基督与阿拉在永恒并存的证据。

  回答:黄女士的意思是,“精神”就是基督教所谓的“圣灵”。但是,《古兰经》从来没有说过除了真主还有一个他的“精神”,而且“精神”与真主在永恒中并存。《古兰经》说尔萨是从真主发出的“精神”(经文中是“灵魂”),指尔萨的生命是真主造的灵魂,没有别的意思,而且许多经文一再强调尔萨是真主的一声命令就成就了的。另外,《古兰经》提到了“玄灵”和“圣灵”,指的是大天使哲卜拉仪里,有时称它为“诚实的灵魂”,它是真主的被造物。《古兰经》说:“我曾以许多明证赏赐麦尔焉之子尔萨,并以圣灵辅助他”(2:253)。这节明文说出了三个不同的存在:我(真主)、尔萨、圣灵(天使),三者是DL的三个个体,丝毫没有三合一的意思,很难把它跟“上帝——圣灵”拉在一起。

  7、教授:《古兰经》的内容“重复、肯定和完成”犹太教的《圣经》(旧约)和基督教的《圣经》(新旧约)。究竟它重复了什么?又完成了什么?

  回答:教授的意思是,如何知道《新旧约》是被篡改了的。实际上,伊斯兰认为现有的《旧约》和《新约》已经不是真主启示给穆萨圣人(摩西)的“讨拉”和给尔萨圣人(耶稣)的“引支勒”,它们是后人的作品,当然中间残留着两位大圣的教导,或者说残留着原“讨拉”和“引支勒”的只言片语。穆斯林认为,现有的《新旧约》是对两位圣人的历史的记载,是他人的描述,不是真主启示给两位圣人,由他二位说给大众的。关于《旧约》中的“摩西五经”,它本身能够证明不是摩西说的,比如:申命记34:5--7 是这样说的:“于是,耶和华的仆人摩西死在了摩押地,正如耶和华所说的。耶和华将他埋葬在摩押地、伯吡珥对面的谷中,只是到今日没有人知道他的坟墓。摩西死的时候年一百二十岁,眼目没有昏花,精神没有衰败”。这些话显然是后人所为,无需论证,无论怎样解释,都说不清楚摩西在世时会这样说;另外,伊斯兰不相信尔萨是神,相信他是人,是圣人,那他一定受到过真主的启示,而且是启示有关真主的法规和教诲之类的东西,一定不会是向他启示他的生平。并且,真主的启示一定要通过尔萨圣人的口传说出来。现有的《新约》是尔萨以后的马可、马太、路加和约翰四个人分别写出来的,而且主要是对尔萨生平的描述,这在穆斯林看来不符合真主启示的特点。因此,不相信它是真主给尔萨的启示。当然,基督教也没有说四福音是给耶稣的启示,因为他本身就是神,不用受启示,是圣灵启示给马可、马太、路加和约翰四个的人。《古兰经》一再强调尔萨圣人的的“引支勒”,穆斯林因此不信马可、马太、路加的 “引支勒”,尔萨的经典的缺失,就是“天启”的遗失,后来夹杂他的部分教义的四福音书相互矛盾,是人为的。两宗教的分歧由此发端。

 以上就是对神学院教授的文章和发言做出的部分回应,望雷先生指正。

          兰州大学伊斯兰文化研究所所长、香港中文大学客座教授
                               

                                                                                       
丁士仁
 

责任编辑 :奥斯玛廼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关于 对话

上一篇:伊斯兰与自由的公民权
下一篇:注册建筑师经济交流:回族建筑特征初探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