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披岭寺:康巴第一寺
分享到:
2011-09-22 00:36:39 【来源:中国民族报】 点击:

桑披岭寺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乡城县的巴姆山麓,全称是噶丹桑披罗布岭寺,始建于清康熙八年(公元1669年)。“噶丹”表示传承格鲁派祖师宗喀巴首建之西藏噶丹寺的名系,“桑披”在藏语中意为“遂心如意、兴旺发达”,“罗布”则是“宝贝、神物”之意。由此可见,桑披岭寺在藏族人的心目中就是一座令人“遂心如意、兴旺发达的宝寺”,是乡城人心中的圣地。桑披岭寺在整个康巴地区以其宏大的规模、精湛的雕刻和绘画艺术、悠久的历史而著称。

  没有设计图纸的“康巴第一寺”

  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乡城县城中心的香巴拉广场出发,大约20分钟,就可以到达桑披岭寺。接近寺庙处,陡峭而宽大的石梯直通寺庙东大门下的环庙公路。站在石梯上仰望,寺庙城墙高大雄伟,其风格与布达拉宫的城墙如出一辙。

  桑披岭寺最重要、建得最讲究的是东大门。大门的门柱是两根整木圆雕,雕刻的是藏民族信奉的“以和为善”的信物图“和气四瑞”——大象、灵猴、兔子和吉祥鸟。大门的门梁上雕刻有虎、狮、雕、龙四宝兽。进入东大门,便来到跳神坝。该坝占地3335平方米,因用于举办跳神节的场所而得名。坝子用鹅卵石铺砌而成,最独特的是坝子中间用黑、白两种圆卵石砌出了佛教的吉祥条纹“喜旋珠”及“吉祥边围图”。

  站在跳神坝,可以感受到拔地而起的正殿恢宏的气势。整座正殿坐西向东,前低后高,占地2001平方米,共6层,底层由280根柱子支撑,可容5000余人盘坐诵经。正因为正殿的宏大规模,桑披岭寺享有“康巴第一寺”的殊荣。

  走向正殿,首先可以瞻仰正殿大门外两旁墙壁上所绘的“四大天王”、“生死轮回图”等壁画。进入正殿,一根根大红、笔直的四方柱子,构成一座红色丛林,僧侣们或盘腿吟诵,或焚香跪拜。正殿底层是雕塑佛像群,在这些匠心独运的塑像中,最宏伟的要算宗喀巴铜质镀金佛像。佛像净高18米,加上佛座,总高近30米,是藏族聚居区最大的殿内铜像之一。佛像群中最珍贵的是千手观音像和大白伞盖佛母像,两尊佛像均高达两米,其造型精美、刻画细腻、形象生动,塑像是用香柏、松石、玛瑙、珊瑚、珍珠、宝石等与各种药材磨细后,同牛胶混合塑筑而成,再用九眼珠、宝石、珊瑚等镶嵌,并以金银装饰。

  令人惊异的是,高达50米左右、占地2000多平方米的正殿,在建设过程中竟然没有一张设计图纸,只凭当地能刻能画的佛教信徒自由发挥而建。据传,当年寺庙开建后,当地的“能工巧匠”们不仅自发来到寺庙,不取一分报酬投入修建,甚至还将自家的珊瑚、黄金、绿松石等珍宝都无偿奉献给寺庙。

  康巴民间艺术的宝库

  走进桑披岭寺,雕刻、绘画作品随处可见,其精致程度亦使人称奇,就像走进了康巴民间艺术的宝库。桑披岭寺的雕塑艺术主要分为铜雕、泥塑、木刻三大类,它们既融合了印度、尼泊尔和国内各地藏族聚居区的佛教雕塑艺术技法,又体现了乡城本地的特色和风格。寺内的木雕有圆雕、浮雕、镂雕和双层雕,大至数米,小至寸许,其中的蟠龙柱、活佛宝座、东南北三大门都是体现寺庙木雕技艺最高水准的艺术品。此外,在佛塔、梁柱、飞檐、门窗、扶栏等处,都有精雕细镂的各类佛像、鸟兽、花木或吉祥图像,其造型千姿百态、栩栩如生。

  在桑披岭寺内,除了各种雕刻,还有诸多引人注目的绘画作品。无论是装饰类绘画还是佛像类绘画,每一处、每一幅,都展示出乡城人的绘画技艺。在柱头、梁坊、廊顶、隔板等处,描绘有“八吉祥徽”、“七政宝”、“六长寿”、“五妙欲”、“和气四瑞”等藏传佛教常见的各种吉祥图案;在走廊、厅堂的墙壁上,到处是内容丰富、造型生动、色彩艳丽的巨幅壁画,让游客目不暇接。

  独树一帜的“寺庙乐舞”

  在桑披岭寺,最震慑人心的是寺庙一年一度的跳神节。“跳神”也称“寺庙乐舞”,是藏传佛教中一种震慑妖魔、祈求风调雨顺、保佑四方平安的宗教活动。据考证,桑披岭寺的乐舞源于古拉萨丁则岭寺,由出生在乡城洞松乡的第三世赤江活佛宁九曲麦传入,经过几代僧侣的充实完善,形成了独特的风格,并在藏族聚居区独树一帜。

  每年春节前夕,乡城的百姓从四面八方赶来桑披岭寺,参加跳神节。每当旭日东升、乐舞开演时,黑压压的人群纷纷摘帽诵经,沉浸于乐舞带来的古朴神秘的气氛中。

  桑披岭寺有9个传统乐舞曲目,其中的一个曲目叫“蒙古人”。据史料记载,桑披岭寺始建时,五世达赖曾派遣蒙古军官吉布康珠到乡城整改宗教教派。吉布康珠到乡城后,便将硕曲河流域大大小小不同教派的108座寺庙全都纳入了桑披岭寺,并把教派统一为格鲁派,委任若·崩公本洛为桑披岭寺第一任主持。后来,桑披岭寺为了纪念这位蒙古军官,在跳神时,总会有一位僧侣面戴吉布康珠脸谱,手持权杖,身着华贵藏装,威风凛凛地踱着方步绕坝一周,后面有几位提香炉和吹唢呐的僧侣跟着,乡城群众把这一乐舞称之为“所布”,意为“蒙古人”。

  乐舞表演的高潮部分是“神鹿挑哈达”,多名年轻僧人戴着布糊泥塑的笨重鹿头,踩着鼓号的节奏,时而急蹈,时而缓舞,舞到兴头上,甩头便把放在地上的哈达挑到鹿角上,这一招看似轻巧,实则极难,没有三五年的功力是不敢一试的。

  在桑披岭寺,乡城人民生生不息的勤劳与智慧就这样艺术性地展现在天地之间、硕曲河畔。走出桑披岭寺,仿佛从梦境之中醒来一般。是的,置身在这浓缩着博大精深的藏传佛教文化的圣地,岂能不叹为观止、乐不知返?

责任编辑 :奥斯玛廼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上一篇:奥巴马当政以来美国穆斯林生活显著改善
下一篇:奥巴马总统在开斋晚宴上的讲话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