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中外的“沙甸事件”
分享到:
2011-04-21 18:54:43 【来源:《云南回族50年》】 点击:

"沙甸事件"是“四人帮"及其在云南的追随者一手制造的震惊中外的大惨案。

     “****”后期,“四人帮"在云南的追随者认为,以沙甸为中心的滇南一些回族村庄要进行反革命武装叛乱,调动部队于1975年7月29日凌晨对沙甸等回民村庄进行武装“平叛”,于是酿成这一大惨案。

     一、“沙甸事件”的起因

     1966年底,“文化大革命"席卷全国,从城市到农村,从内地到边疆,全国各族人民都投入到这场史无前例的“革命”中。沙甸农民也不例外,坚决响应伟大领袖的号召,决心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于是成立了毛泽东思想的“战斗队”、“造反兵团”和“民族政策捍卫兵团”、“红旗野战兵团”等群众组织。

     “沙甸事件”前,沙甸是蒙自县鸡街公社下属的一个生产大队,是蒙自县“四清"运动的试点单位.“四清"运动中,工作队强行关闭了沙甸当时仅有的三所清真寺.“四清"一结束,接着“文化大革命”开始。因此,“****"初期,沙甸就围绕着清真寺的关与开形成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和派别。有的人认为,宗教信仰自由,应该打开清真寺;有的人坚持清真寺不能打开,认为清真寺是“四旧",打开清真寺就是否定“四清”运动的伟大成果。沙甸村全是回族,98%的群众都强烈要求打开清真寺,供群众进行正常的宗教活动,于是,清真寺被打开了。在推行极“左”路线的“文化大革命”中,打开清真寺被少数当权者视为反革命行为。 

     沙甸地处红河州两座工业城市——个旧、开远之间。“****”初期,“炮派”控制着个旧,“八派”控制着开远,沙甸成了两派武斗的前沿。沙甸距个旧较开远近些,60年代初曾划归个旧管辖,与个旧的往来更频繁、联系更多。这样,个旧“炮派”就抢先到沙甸联系,使沙甸绝大多数人属“炮派”,少数人属“八派”。“炮派”支持打开清真寺,“八派”反对打开清真寺。沙甸的派性与宗教问题联系在一起,显得较为复杂。

     滇南两派的武斗愈演愈烈,不断升级。沙甸这个两派争夺的前沿村庄,深受两派武斗之苦,大清真寺屋顶和民房被炮弹击中,村民被枪炮声惊吓。其实,沙甸大多数农民忙于生计,没有时间关心和介入两派的争斗,他们关心的是清真寺是否打开。

      1968年8月,云南省革命委员会成立,各地州也相继成立了革命委员会。接着大搞“以人划线,层层站队”,沙甸大多数群众被划为站错队。全省范围内,凡站错队的头头、骨干都被揪斗。沙甸所谓站合队的人绝少,他们在沙甸没有市场,甚至不敢回沙甸,因此,沙甸站错队的头头安然无恙。于是,附近市县站错队的头头为躲避揪斗、游街,纷纷跑到沙甸躲避,并写大字报和派人到北京上访,要求中央派人来解决“划线站队、支一派压一派”的问题.于是,沙甸被视为“马蜂窝".

    当权者决心要捅掉沙甸这个马蜂窝. 1968年12月,自称宣传云南省革命委员会一、二号文件的支左部队千余人武装包围了沙甸,并展开了强大的舆论攻势。

    一时.口号、标语宣传铺天盖地而来,充满浓烈的火药味,压得弹丸之地的沙甸村喘不过气来。

    善良的沙甸回民大众寄希望于支左部队进村后能认真执行党的政策,l2月8日,沙甸回民夹道欢迎支左部队进村,并把民兵的武器全部交给解放军。支左部队进村后,挨家挨户搜查躲在沙甸的外地“炮派”头头、骨干。他们一个不漏地被挂上“滇南挺进纵队”的黑牌.被所在单位的民兵五花大绑地带走,去接受单位残酷的批斗。

    支左部队进村后.驻扎在沙甸大清真寺,清真寺被再次关闭。更让群众气愤的是,他们在清真寺里吃猪肉,把猪骨头丢在清真寺水井里;在清真寺礼拜大殿里唱歌跳舞乱踩乱踏。清真寺是回民的宗教场所,被视为最圣洁、最尊严的地方,如此遭受亵渎,史无前例。群众敢怒不敢言,只有暗自发问,党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还要不要?支左部队在沙甸搞“以信教不信教划线”,公开宣布:“信教就是反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就是反对党的领导。"凡礼拜、把斋者,一经发现就成为批斗对象。

    支左部队进村后,一面向宗教开火,一面清理阶级队伍,小小的沙甸村就有两百多人分别被打成“反军乱军黑干将”、“宗教复辟急先锋”、“跳梁小丑”、“赵氏小爬虫”(赵氏指当时省委领导之一的赵健民同志),遭到惨无人性的批斗,捆绑吊打。在一次批斗会上强迫一位回民把猪头挂在脖子上,并要他用舌头去舔,这位回民不肯,便遭毒打。在1969年1月30日的一次大型批斗会上,强迫60位回民挂上“宗教复辟的急先锋"黑牌游街批斗后,把他们押到一个厕所旁,强迫他们学猪用嘴拱厕所墙,拱铁轨,学猪爬,学猪叫,戏之“猪拱长城”.一次,又强迫50多位回民学猪滚,即从十多米的高坡上往下滚。一位有孕的妇女也不放过,致使这位妇女学猪滚后当天就流产。还对一位年近古稀的回民老者施行拔胡子刑罚。这样的批斗、侮辱长达一年,在沙甸回民心灵中埋下愤怒之火,激起强烈反感。然而,在刺刀之下,在高压之下,在极“左"思潮之下,他们只能默默忍受着“从古至今第一次受到的这种侮辱”。

    在清理阶级队伍中,沙甸搞第二次土改,即发动其他民族的民兵对沙甸140多户地富及其子女家庭进行抄家,并把其中的40多户强迫迁到附近的苗族、彝族村子居住,称之为“包夹改造”。沙甸广大群众反对这种做法,有一位干部质问工作队,为什么只有沙甸这样做?工作队说他丧失阶级立场,竟以要枪毙相威胁他。“****”中“四人帮”在全国都推行极“左”路线,只是在沙甸推行的极“左”路线更左,使祖祖辈辈在这里居住的某些家庭,在沙甸失去居住权利,失去在故乡的生存权利。

    捅马蜂窝、划线站队在开远县的大庄、新寨两个回民村同样造成严重后果。1968年1月,开远县革委会成立后,即派部队进人大庄,宣称“要捅掉大庄这个马蜂窝”。大庄大队有240多人遭到捆绑吊打,刑讯逼供,打死1人,打残致死1人,吓疯致死1人,打残15人。还制造了“特务电台”、“派性电台”、“民族复兴同盟社”和“放火队”四个冤假案。在新寨有100多人分别遭受“坐土飞机”、“乌鸦吃水”、“老牛耙田”等多种土刑的折磨,使十余人伤残。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震惊 中外

上一篇:探索自治之路:党为少数民族撑起明朗的天
下一篇:内蒙古自治区:实施民族区域自治的范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