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非洲伊斯兰教历史研究》
分享到:
2011-12-19 09:37:59 【来源:穆斯林在线】 点击:


作者:李维建

  出版时间:2011年11月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内容简介

  伊斯兰教如何传播到西非?北非、撒哈拉与西非的伊斯兰教有何历史渊源?伊斯兰文化与黑人传统经历了怎样的摩擦、斗争和融合?西非伊斯兰教如何处理普世主义与部落观念?近代西非穆斯林如何应对欧洲殖民主义与现代主义?近代西非伊斯兰宗教运动的思想基础何在?它给当地伊斯兰教留下什么历史烙印?伊斯兰教如何参与西非政治?在极端缺乏资料的情况下,学术界如何艰难探索西非伊斯兰教的历史?如果你想了解这些问题,也许在本书中能够找到部分答案。 

  序一

  看到《西部非洲伊斯兰教历史研究》的书稿,确实让人心中高兴。首先是为李维建博士所取得的学术成果高兴。在国内学术界这是首部西非伊斯兰教研究的专著。他的执著和进步超出我的预期,特别令人欣慰。再者是该书的出版,也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伊斯兰教重点学科建设取得进展的标志。我国的伊斯兰教研究,作为宗教学的分支学科起步较晚,基础薄弱,尽管已经取得不俗的成绩,但仍然存在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可喜的是,该书的出版,一来表明年轻的研究人员已经成长,开始担当独立的科研任务;二来说明,学科的研究领域在扩大,学术的深度也在增加,学科应对国家要求和未来挑战的能力在提高。

  说到研究领域,必须指出,无论是伊斯兰教研究,还是非洲研究,在国内学术界都是乏人问津。这里,存在难度的问题,非洲的民族、语言、文化和宗教既复杂又难懂,常常令许多人望而却步,或者改换门庭。由此带来的功利问题,也使一些人踟蹰、徘徊,甚至痛苦挣扎。李维建博士如他在前言中所说,也有类似的经历,但他最终感受到了学术和国家的需要,以一种使命感“逼迫”自己坚守专业阵地,同时又在探索中逐渐体验到学术的快乐。由于稳定了自己的专业追求,也有了个人的学术成果。非洲伊斯兰教的研究,是一个广博的研究领域。北非与西非联系紧密,通常列入中东或阿拉伯世界的范围。而西非与东非则有所不同。至于南部非洲更是自成一格。这些都是需要更多的学术研究回答的问题,也是李维建博士今后的研究领域。至于西非伊斯兰教的研究,至少有以下三点与非洲其他地区有不同之处,可供读者参考。

  一、西非伊斯兰教在很大程度上是非洲当地人民的宗教。从历史上说,西非不论是局部还是整体,都从来没有不自觉地并入伊斯兰教,或者在文化和语言上处于阿拉伯文化的绝对统治之下,后一点是与东非相比而言。西非是伊斯兰化在先,阿拉伯语在后。东非则是阿拉伯语在先,伊斯兰化在后。西非最早接受伊斯兰教的索宁克商人,在进行贸易活动的过程中传播伊斯兰教,并在他们的民族中培育了专门从事伊斯兰教学术的传统。因此,西非除出现一些如廷巴克图那样的伊斯兰学术中心外,还出现了托罗贝人这样的宗教团体。托罗贝意为托罗人,即11世纪塔克鲁尔穆斯林王国的所在地的富塔托罗人。大约14世纪,一些游牧的富尔贝人信奉了伊斯兰教,逐渐形成毕生学习和传播宗教知识,但仍以游牧为生的专业集团。后来,扩展到豪萨人、图科洛人等其他民族,成为西非伊斯兰教学者和教职人员的特殊培训方式,于是形成了一批伊斯兰教的教职阶层。正是这批人,成为18~19世纪伊斯兰教改革和“吉哈德”运动的骨干和领导力量。

  二、苏非教团在西非伊斯兰教中的主导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西非伊斯兰教就是苏非教团。苏非教团的传播,对伊斯兰教与西非传统宗教的融合有促进作用,有利于伊斯兰教在当地的社会环境中扎下根来。至19世纪初,卡迪里教团和提加尼教团在整个西非传播广泛,影响深远。改革和“吉哈德”运动的领袖,如奥斯曼?丹?弗迪奥是卡迪里教团的舍赫,而哈吉?乌马尔?塔勒则是西非提加尼教团的首领。20世纪创建于塞内加尔的穆里德教团,由于创建人阿玛杜?邦巴的努力,在国内拥有大批信徒,在政治和经济上拥有重大影响。西非提加尼教团也因其现代领袖易卜拉欣?尼亚斯的超凡魅力,推动提加尼教团与伊斯兰世界沟通,使提加尼教团在塞内加尔与穆里德教团分庭抗礼,在尼日利亚得到迅速发展。苏非教团的舍赫因他们的品行和学识,在西非民间备受崇敬,在不同的地区以不同的名称著称,如在豪萨族地区称麻拉目,在操法语的部分地区称马拉布特。他们常常到处游历,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从一个城镇到另一个城镇,走到哪里就与原住民一起生活,实际上起着教师、哲人和生活指导者的作用,由此而奠定伊斯兰教进一步发展的基础。有时由他们发起的改革和“吉哈德”运动,在纯洁伊斯兰教的名义下,反对统治者的腐败、特权和暴政,因而深得民众拥护,也为西非伊斯兰教打上深刻的烙印。

  三、西非伊斯兰教在当代的迅速传播。在当代,伊斯兰教人口的增长率一直高于其他宗教。据近几年的几种统计,伊斯兰教的人口增长率为1.7%~9%,而非穆斯林的宗教信徒的增长率为0.7%,其中基督徒(含基督新教、天主教、东正教、更正教、其他独立教会,以及边缘基督徒等)的人口增长率徘徊在1.3%上下。在伊斯兰教世界,西非是穆斯林人口增长最快的地区。这一点非常引人注目。在20世纪50年代,西非穆斯林估计约占人口总数的34%,而在今天,则已超过半数。整个西非的穆斯林年增长率达到3%。有人指出,这是在与基督教的传教活动竞争下,是在没有西方学校制度和西方医疗机构帮助的情况下实现的。对于这一现实,有许多学者提出过多种理论做出分析,但至今尚无定论。问题远比我们所认识的要复杂,还需要进一步探讨和思考。这正是西非伊斯兰教研究的魅力所在。

  西非伊斯兰教研究,从宗教研究和非洲研究角度来看所具有的学术价值和战略意义,正是李维建博士这部专著的理论和现实价值所在。正是由于这是一部开拓性的学术著作,其中的稚嫩和不足之处在所难免。好在该书铺就了一块质朴的基石,对于今后的发展我们就有了希望和期盼:希望李维建博士能不负使命和责任,继续加强学术功底和道德操守的涵养,在攀登的历程上步步高升;期盼我国的学术界有更多的青年学者有志于非洲问题的研究,有更多的学术成果发表,迎来我国社会科学的灿烂明天。

  

责任编辑 :奥斯玛廼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西部 非洲 伊斯兰教

上一篇:中文版《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出版发行
下一篇:西宁东关清真大寺简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