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医药的生命力之源
分享到:
2013-04-28 17:52:41 【来源:】 点击:

回医药的生命力之源
 

张建青
 

    回医药源于阿拉伯医学体系,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始终如一的理论原则为根基,又有着与中医药相类似的自然哲学的医学模式,同时由于医学发展环境和土壤得天独厚,因此,回医药学生长发展在中国,从元代开始,就形成了自己相对完整的医学体系。清朝政府统治时期曾对回族穆斯林残酷的镇压一度使回医遭受影响,至清代后期回医逐渐融合到中医的体系中,但仍然保留着其独特的用药方式和优秀的成药制剂,在民间享有极高的疗效和信誉,深受各民族就医群体的喜爱。从一般意义上讲,回医学的根基很深,构成了阿拉伯医学和中医学两大先进医学的完美融合,虽然期间有数百年的休眠和蛰伏,但如今却在国家振兴民族医药的大方针下,在中国回族特有的大分散、小聚居居住方式布局下,在中国传统文化土壤的各民族共同认同的大环境下,会对回医药的崛起与发展输送更多的养料,并保证她的健康茁壮成长。
 

     一、回医药的文化土壤
 

      回医药的文化特征之一,是自然哲学经验主义医学模式,主体上是反巫术、反迷信的。巫术和迷信可以惑人于一时一事,但肯定不能永久让人信服。而回医药的主流发展方向始终如一,与中医一样,应用自身自然哲学的唯物论立场,具有自洁作用,可以排除巫术迷信的污泥浊水。
 

      中国回族传统文化有着外儒内教的特点,即将中华传统儒家哲学与伊斯兰教教义相融合,这一特点在回医药学中也有典型的体现。有人把中医称为“平衡医学”,即阴阳的平衡,五行的有序。而回医药与中医相对应的则是“和顺医学”的典型,讲究适度,与伊斯兰教法中的“和正”相对应。在治疗疾病时让气血和顺、四体液平衡(血液、粘质、黄胆汁、黑胆汁),精神与生理和谐协同。治疗不以极端处置,不用剧烈方法,采用非对抗形式,以创伤最小而效果最佳的手术,获得最佳疗效,否则就不用手术治疗。这些方法的应用无不反映出儒家哲学与伊斯兰教义在回医学中的融合,使回医学具备了社会医学的特性,使医学与社会、民族紧密结合在一起,这样的医学不会孤立于社会和民族之外,其发展的土壤更加丰腴。
 

      回医药学从来不是高高在上的,而是具有其普世性。虽然长期以来回医药由于受融于中医学的影响,看似并无主体的独立地位,使得很多人并不了解甚至不知道有回医药学,但回医药在中国大地上却显示出生生不息的状态。我国自唐至宋代,与阿拉伯的商业交易十分繁盛,输入更多的芳香类药物,使中药剂型有了很大的变革,如阿魏、芦荟、河黎勒、破故纸、乳香、没药、血竭、青黛、 荜拔、苏木、苏和香等数十种药,至今仍在中药中广泛得以应用。而回医药是较早形成成药的,尤其是木瓜虎骨丸、秘传隔纸膏、潜针丸等早在元代的《瑞竹堂经验方》中已有记载,是回族医家沙图穆苏•萨谦斋所著,成为西来医药文化在中国的结晶,成为回医理论与实践的早期著作。
 

       青海回医药学会自成立之后,率先在青海红十字医院成立回医科及中回医妇科,很快得到青海省各民族民众尤其是穆斯林就医群体的欢迎,其原因还在于回医药的朴实、朴素、注重实效,契合了就医群体的心理需求和实际效果。
 

      二、创造是回医药生命的动力
 

      回医药是古代中西医结合的典范,也是医学创造的典范,回医药学是将阿拉伯医学(即对当时西方希腊医学、罗马医学)的成就继承与发展的理论与中医完善的医药体系相结合而形成,其理论的超前性就是其前瞻性,这本身就是一个创新、尤其是与中医本质相同地指出了医学发展的方向,那就是生态医学理论。
 

       所谓生态医学理论是以自然和社会的生态状况以及个体自身的心理变化影响人体健康和疾病的规律为研究对象,从而指导临床诊断、治疗及预防的科学,而回医药正是沿着这种方法论为发展方向的。早在9世纪阿拉伯医学就将健康的概念和医学模式所定义:“在身体、心理、灵魂三个层面的和谐统一,”而现代医学发展方向是美国医生恩格尔在20世纪70年代提出的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与阿拉伯医学1100多年前的理论相一致,而回医药对阿拉伯医学的继承与发展,并创造性地将先进的中医理论体系也纳入其中,超前性地将自然生态、社会生态和心理环境与人体生理、病理、治疗原理及技术方法进行科学地创新性融合。因此,回医药体系在临床实践中具有实际的可操作性,大大优于并超前于现代医学刚处在萌芽中的生态医学学说。超前性隐含着巨大的创造力,而这种创造力首先是因为回医药的超前性而为其发展留下宽阔的研究空间。创造力就是生命力,回医药自开创以来,就是以创新、创造和吸收其他医学优秀文化和理论为特色的,因此,创新、吸收、融合是回医药的生命动力。
 

      三、国家对民族医学的扶持促进回医药的发展
 

      据史书记载,伊斯兰教是在唐代随大食阿拉伯帝国的客商而始入中国的。在唐宝应于(763)平定安史之乱时,唐王曾邀请阿拉伯帝国援唐官兵留在长安并与当地女子结婚。加上当时已有很多阿拉伯商人来华定居、通婚,其中包括已有的回医药交流,使穆斯林在唐代形成相当的力量,从此开始发展壮大起来。虽然“回回”一名始于宋代(沈括《梦溪笔谈》),而正式称信仰伊斯兰教者为“回回”则在元灭花刺子模之后,时因元朝蒙兵起,席卷欧亚大陆,但在蒙古军队征服阿拉伯帝国的过程中,蒙古上层有不少归入伊斯兰教,如忽必烈堂弟别克尔建立的俄罗斯金帐汗国、胞弟旭烈兀统治波斯后建立的伊儿汗国以及征服印度的蒙古军队建立莫卧儿王朝都尊重伊斯兰教为国教。还有曾经被蒙古军队源源不断被招募入伍的穆斯林突厥人后来也占据重要地位,最终建立起突厥人最大的奥斯曼帝国。
 

       统治着中国本土并建立元朝的忽必烈汗,则一方面为中国儒家文化所同化,同时信奉藏传佛教,但另一方面十分重用东来的中亚阿拉伯穆斯林,其中就有阿拉伯医生,不但有回回人组成的侍卫亲军,阿拉伯人在朝入官者也甚多。因此 ,阿拉伯人的地位在元朝仅次于蒙古族官员,而他们信奉的伊斯兰教也受到当朝者的重视,开始在全国各地来设寺礼拜,形成《明史.西域传》记载的那样:“元时回回遍天下。”也是这时,元朝统治者有意识地联合回回穆斯林以牵制汉人,所以已经成为回回民族共同体的回回族,其实际地位已明显高于汉族。虽然元代医学仍以汉医为主,但已有回回同胞和阿拉伯人的医学机构,如西域医药司广惠司,京师医药院,上都及大都回回药物院及回回药物局等,而在各地民间开设回回药店和回回医生则更多,回医药学开始形成规模并快速发展。因此,回医药学的形成是与当时新生的回回民族共同体同步发展并成长起来的新型医药文化,在回医药的形成过程中,是由近水楼台的“回回先民”最早将先进的阿拉伯医学与优秀的中国医学相融合而成。而回医药学的理论与实践经典著作也在元代先后问世,如《海药本草》、《饮膳正要》、《回回药方》、《瑞竹堂经验方》、《元秘书监志》中的《忒毕医经》十三部等,成为指导回医药学的指南。而元代著名外科医生齐德之所著的《外科精义》一书中“回疮蟾酥锭子”一方,系陕西医局提举回回族人马云卿亲传经验方,以针刺法治疗毒疮,“以银作细筒子针,随针下至疮痛处,复以细银丝子(内芯针)将药于筒内推至痛处。”这种套管针给药法是回医药文化的结晶,也是人类最早的注射疗法之实践。回医药在中华大地的广为发展,与当时元蒙政府的推动和支持有很大关系。
元代医学及医生的地位因回医药的形成与发展而有大幅度提高,元代将各族人民分为十等,即一官、二史、三僧、四道、五医、六工、七猎、八匠、九儒、十丐,医生居第五位,仅次于官史僧道,成为全民众中的最高者。而元代医官之品排秩高于古代社会任何一朝,在元代并免除医户徭役差遣等。由于元代实施优待医生的各种措施,在客观上提高了医生的地位,对医学的发展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回医药学在中华大地发展了数百年,在目前国家大力扶持民族医药发展的今天,回医药学现在已经到了一个新的时代,新的阶段,可谓挑战与机遇并存。青海省回医药学会在各级政府的支持下,成立了回医药古籍研究所,并拟翻译阿拉伯文《医典》。我们相信,回医药发展的春天已然来临,回医药学一定会沿着自己的道路发展下去,坚持临床实践与理论探讨相结合的方法及优势,在科研方面找到打开医学奥秘的金钥匙,必将使回医药这一医学奇葩焕发出勃勃生机,从而得以延续和传承,其生命力也势必越来越强大。
 

 

责任编辑 :落雨初荷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医药

上一篇:大美青海•人文医学系列文化活动日程安排表
下一篇:中国民族卫生协会回族卫生专业委员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