旱海里的旅行——西海固的生活,西海固的教门
分享到:
2013-03-02 22:13:20 【来源:】 点击:


     (3)
 

        回到红寺堡的家里,陈老师看到书桌上高高的几摞经书,兴奋不已,当晚就请父亲把这些经书一本一本的拿给他看,边看边请父亲给他讲解。尤其在看到那一本本用白布包了好几层的老经,更是爱不释手。这些老经,有很多都是家族先辈们遗留下来的。听奶奶说,在文革的时候,为了保护经书,爷爷把经书埋在地下,又移到山上,甚至埋在磨面的石墩下面,终于保住了这些经书。如今,这几摞经书传到了父亲的手里,也成为了他的一个重担,家人更担心的是,将来,谁能够继承这些经书?

 

      晚上,在和父亲的交流探讨中,陈老师用自己的相机把看到的老经一本一本的拍照,拍到腰都发酸,只能感叹一句“宝贝太多,时间太紧”,便嘱托我以后一定要找一台好相机把家里的这些经书都拍照了保存下来。

 

      交谈中,我只是静静地坐在一旁,作一个倾听者,虽然很多问题都是我之前思考过的,能够想明白的,但尽管这样,也使我受益匪浅。没有教派之间的偏见,父亲作为一个虎夫耶派的阿訇,对但于老派自身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一些问题跟我见过的一些有远见的阿訇一样,直言不讳,敢于批评,强调作为穆斯林的根本信仰准绳。简短的谈话中虽没有直接提及包容二字,但给我最深刻的影响是学会了更加的包容。父亲说,同样是学生,还有小学生和大学生之分,处于不同的层次,对待问题的认识上自然是不一样的。新派对于教乘上的严格甚至是当地的很多追随老派的人也佩服的,而教乘之外,苏菲追求更高一层的道乘,进而追求达到真乘的境界。父亲说了句给我们印象深刻的话:“新教老教,会捉汤瓶就是好教;维族哈萨,拜的都是一个胡大”。我自己也是借此才见识到了父亲渊博的知识,他对经训的造诣,波斯语和阿拉伯语的熟练,对教门现状的深刻认识,很多都是之前父亲很少专门给我讲的。

 



 

 

       后来我才又意识到:其实,西海固,尤其是如今在本体文化不断遭受解构进而重新建构的过程中,它本身就是作为一个包容的存在,这是在我们这里——外来移民重组的新的开发区很明显地表现着的,然而这仅仅作为一种短暂性的存在,尤其是经济大发展过程中,人们只是暂时地追逐经济的前进而将文化放在次位,很难想象一些年之后人们的文化包容性状况。整个西海固,乃至整个回回民族又能否坚定地依靠文化的复兴和精神的强大包容而达到民族的振兴,我无能去预料。


 

    (4)
 

 

        短暂的几天奔波,在心态平静之后再次回头来看这块土地时,才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的走马观花式地关注和思考,终究没有深入,甚至不能理解它的表象。

 

     至于我一直想要说的,想要表达的,很难再离开这些话题,而这个话题之下的神秘气息,始终吸引着我,让我着迷,让我不惜一切想要去挖掘,做更深入的思考,我长久地沉浸于文化与救赎(助)之中,却渐渐地开始对这里的一切变得陌生起来。对于它,我们就如一对恋人,因为太过于热爱,所以想不断地进入对方的内心深处。可是,没有人会给你指明一条爱的捷径,只能自己去探索,去发现,而这导致的是:在爱的海洋的润泽里,我们渐渐地失去了自控,失去了一种端庄的导航,失去了爱的方向,并开始觉得陌生起来。

 

     不过,终究,这块土地是美的,生活是美的,教门是美的。只是对于美的认识,对于美的追求,我们渐渐地失去了平衡。有时候,对于美的强烈的占有欲,会让我们失去对于美的端庄的欣赏力,进而导致美在我们的心中逐渐地失去了那种最初的完美无瑕的吸引力。

 

     在西海固这片土地上,有教门,也有生活,仅凭着这两样,西海固的人就完全可以生存下去,甚至得到一种美的享受,这是我所独钟的。

 

     只是,一切仍将会改变的,却不仅仅因为人,这里的人。

 

                             2013年2月7日 写于红寺堡家中

                            2013年3月2日 修改于民族大学
 

  

来源:端庄论坛

 

责任编辑:西宁的表情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海里

上一篇:伊斯兰文化的缩写——兼评《不要忧伤》(全译本)
下一篇:一朵油菜花喊来的春天(组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