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评学术界关于伊斯兰教与民主关系的争论
分享到:
2013-05-28 13:02:28 【来源:】 点击:

  作者简介:王林聪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世界历史系2003届博士毕业生,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所副教授

 

  内容提要: 就伊斯兰教与民主之间的关系而言,西方学界一种意见认为两者之间是截然对立和不相容的,另一种意见则认为两者之间存在着一定的相容性。在伊斯兰世界,既有视民主为舶来品——民主与伊斯兰教是不相容的,又有把伊斯兰教看作是最古老的民主形式,认为两者之间是相容的;还有的学者提出了诸如“神权民主”或“伊斯兰民主”等方案。各种主张从不同侧面表达了如何理解伊斯兰教,伊斯兰世界如何回应现代化和民主化挑战等问题。伊斯兰教作为宗教信仰来说,它与现代民主观念是对立的。但是,伊斯兰教作为一种文化传统,有着丰富的内涵,存在着与民主相容的成分。

 

  近20年来,国际学术界无论是伊斯兰世界,还是西方国家的学者们,围绕着伊斯兰教与民主之间的关系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各种意见交锋的核心集中于伊斯兰教与现代民主之间能否相容、伊斯兰教及其文化传统是否是中东地区民主化进程的主要障碍等问题上。各派观点相持不下、争论不休,也从不同角度反映了各自的价值观和方法论。本文拟就有关这一问题所出现的各种学术分歧进行必要的评介,并对伊斯兰教与民主的关系提出自己的看法。

 

  一、西方学者关于伊斯兰教与民主的观点

 

  西方社会在对待伊斯兰教与民主的关系上有两种不同的意见。(注:Yvonne Yazbeck Haddad and John L.Esposito, The Islamic Revival Since1988: A Critical Survey and Bibliography,Greenwood press,1997,pp.87~94.)最为流行的观点是:伊斯兰教与自由民主或世俗民主是不相容的(incompatible),伊斯兰是固有地反民主的或不宽容的,或者说对民主是“不友善的”,(注:Samuel P.Huntington,"Will Countries Become More Democratic? ",Political Science Quarterly,vol.99,Summer 1984,p.216.)并且普遍将传统伊斯兰教政治文化看作是中东地区民主化进程的主要障碍。持这种观点的代表人物是西方著名的中东史研究专家伯纳德·刘易斯,他在考察了伊斯兰与自由民主之间的关系后指出:“从历史的视角看,在所有非西方文明中,伊斯兰教为实行西方式的民主提供了最好的前景,无论是从历史、文化和宗教方面看,它最接近于西方的观点;但是,从政治的视角看,伊斯兰教似乎又为自由民主政体展示了最暗淡的前景。”(注:Bernard Lewis,"Islam and liberal democracy",The Atlantic,vol.271,no.2,1993,p.89.)

 

  20世纪80年代末,随着各种伊斯兰主义组织政治参与步伐的加快,特别是当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作为主要反对派在选举中的出现,进一步强化了许多学者关于伊斯兰教与民主之间对立性的认识,强调其所谓反民主和反西方性质。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的马丁·克雷默研究员在《伊斯兰教对民主》一文中认为,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要求自由选举不是为了推进民主或个人自由,而是为了推进伊斯兰教。(注:Martin Kramer,"Islam VS.Democracy,Commentary",vol.95,no.1,January.1993,pp.40~41.)同样,莱斯利·盖布则在一篇名为《自由选举的陷阱》中称:“在大部分伊斯兰国家中,自由选举将导致原教旨主义的胜利,并使强加的神权政体合法化……但是,值得怀疑的是,他们真正的目的不一定是促进民主……。”(注:Leslie Gelb,"The Free Elections Trap",New York Tumes,May 29,1991.)美国前助理国务卿爱德华·捷尔任加恩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更是深表疑虑,认为他们会利用民主程序上台执政,反过来,为了维护其政治统治又必然会摧毁这种程序。(注:Martin Kramer,Islam VS.Democracy,Commentary,p.42.)在西方,普遍把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视为地区稳定和民主化的最大的威胁。其中的“伊斯兰威胁”(the Islamic threat)在很长时间成为西方传媒中的常见话语。有的学者甚至谴责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组织的政治参与是企图“劫持民主”(hijack democracy)。(注:John L.Esposito,John O.Voll,Islam and Democracy,Oxford Univ.1996,p.196.)

 

  另一方面,1990年海湾战争后,中东伊斯兰国家政治领域的变革引起了人们的关注。部分西方学者提出伊斯兰教与民主之间在某些情况下是“相容的”(compatible)。由此在学术界产生了强烈的反响。持这种观点的主要代表有:美国乔治敦大学教授约翰·埃斯波西托、约翰·沃里、詹姆斯·皮斯卡托里,以及德国波恩大学教授古德伦·克拉默尔等人。他们的代表作分别是:《民主化与伊斯兰教》(埃斯波西托同詹姆斯·皮斯卡托里合著)、《伊斯兰教的民主本质》和《伊斯兰教与民主》(埃斯波西托同约翰·沃里合著),以及《伊斯兰主义者的民主观》(古德伦·克拉默尔)。这些论著介绍并分析了在伊斯兰世界有着重要影响的思想家,诸如赛义德·库特卜、阿里·贝尔罕迪、毛杜迪和拉什德·卡努什等人关于民主的不同解释,进而认为民主已成为穆斯林政治思想话语中的一部分。(注:J.L.Esposito and James P.Piscatori,"Democartization and Islam",Middle East Journal,vol.45 no,3,Summer 1991,pp.427~40.)埃斯波西托和约翰·沃里还在《伊斯兰教与民主》一书中指出,中东传统政治文化对现代民主的影响具有两面性特点,“伊斯兰教有一整套潜在的符号和概念,它们既可以支持专制主义和僧侣统治,也可以作为自由和平等的基础”,(注:John L.Esposito,John O.Voll,Islam and Democracy,p.7.)因此,不能孤立的对待伊斯兰传统,对伊斯兰教的最好的理解是在民主化的全球背景下来考察穆斯林们的独特观念。古德伦·克拉默则通过对穆斯林学者们各种观点的考察,说明大伊斯兰世界所出现的重要变化:“伊斯兰主流观点已经接受了政治民主的关系因素,包括在伊斯兰教框架内的多元主义、政治参与、政府责任性、法治和人权的保护等”,但是这种变化“并非采纳了自由主义,……在政治组织领域的变化要多于社会和宗教价值观领域”。(注:Gudurun ,"Islamist Nations of Democracy",Middle East Report,no.183,July-August1993,p.8.)与此同时,约翰·埃斯波西托还就有关“伊斯兰威胁论”等西方社会对伊斯兰教的偏见进行了精辟的剖析:“我们所受到的一个诱惑依然是通过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视角来观察伊斯兰教。由于少数异见者的偏颇行为和被扭曲变态的声音而使一个伟大的宗教传统被恶魔化,这乃是今天所面临的真正威胁……。”(注:约翰·埃斯波西托:《伊斯兰威胁——神话还是现实?》(东方晓、曲洪等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版,(第二版序)第4页。)

 

  与此同时,其他一些学者也从不同角度讨论伊斯兰与民主的关系。希瑟·迪根强调中东历史上的“舒拉”(注:“舒拉”(shura)一词在阿拉伯语里的含义是“协商”和“商议”。历史上,“舒拉”指古代阿拉伯部落内部聚会并商讨重要事宜等活动,“舒拉”涵盖了征询、协商和推选等较为宽泛的内容。)在伊斯兰政治制度中有着重要意义,他认为把伊斯兰教看作是西方民主传统的对立面是一种误解和曲解。(注:Heather Deegan,The Middle East and Problems of Democracy,Open Univ.Press,1993,p.14.)在伊斯兰传统中,“忍耐、正义、公平和穆民皆同胞”等观念是伊斯兰教的显著特征。(注:G.W.Choudhury,Islam and the Contemporary World,London,1990,p.iii.)

 

  华盛顿近东研究所研究员拉伊·塔克伊近来在《伊斯兰民主的轮廓特征》一文中提出:从整个中东看,新一代伊斯兰思想家们正在探索伊斯兰教义与民主规则之间富有想象力的和谐,温和的伊斯兰主义者对传统的伊斯兰教教义的解释反映了民主的前景。伊斯兰教关于平等和正义的强调,赋予个人可以不服从专制统治者的权利。而作为真主的代理人则负有进行管理的职责和实行个人自由的义务。同时,对于民主,新一代们既不是不加批判地接受,也不是毫无条件和理由拒绝它。所谓对伊斯兰教与西方民主不相容的指责,忽略了通过文明间进行对话、沟通而得以改变的可能性。他以为在中东地区,一个依赖于伊斯兰教戒律、在伊斯兰教框架内展现民主秩序的成功的机会很大。(注:Ray Takey,"The lineaments of Islamic democracy"world policy Journal,vol.18.no.4,Winter2001/2002,pp.58~67.)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王林聪

 

责任编辑 :奥斯玛廼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学术界 关于 伊斯兰教

上一篇:东乡族学者联合保护其濒临失传文化
下一篇:聆听白润生阿訇的演讲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