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分享到:
2017-03-20 12:08:30 【来源:】 点击:

仲春伊始,一候桃始华,二候仓庚鸣,三候鹰化为鸠。

惊蛰的雨水润物细无声,在婉转的嘀嗒声中滋养着羊城丰润的万千生命。浅紫深粉的洋紫荆花被这突如其来的大军打乱了阵脚,零落在灰黑的沥青路面,却一点都不显落魄,展现出灼灼其华的娇嫩模样。

耳边萦绕着Rosie缓慢深情的叙述,我思绪飞扬,忖度着即近春分的巴基斯坦是怎样一派旖旎的风光,是否有哪朵洁白可人的素馨花因为枝条柔长而垂坠,被春雨拍打地直不起腰来,抑或是被Rosie晶莹的泪珠沾染,动容地鞠躬致敬了。

梳理文章脉络花了我颇长的时间,反复细细地聆听着她的述说,我用尽所有的身体感知去遇见她的思想,去铺展、去理解、去融合。有很多我听懂了,也有很多我一知半解,当然也有无法理解的。特别是在那静静的叙事背后没有表达的故事,我无从参与,只能通过展现出的采集一二。给你讲述一个在那样的历史背景下,在那样的生活情景下,在那样的婚姻生活下,一株享受纯净简单生活的“素馨花”的故事。


1966年5月,在这个平常的春季里,发生了不平常的文化大革命。直至1976年,整整十年,对新中国像一击重拳直击脑门。1968年,Rosie就诞生于其间。

“文革时期出生,我们家成分也不算好,以前总有被歧视的感觉,尽管我妈在银行工作,我爸在供电局工作,但我也不知道具体什么原因,应该是成分的因素,我跟我妹小时候都没有户口,当时上学还挺周折的。上学后,朋友们也觉得我是农村人,所以有歧视。所以我从小比较喜欢和所说的‘被压迫的人群’呆在一块。”因为尝受过苦难,所以对烙印着苦难的人群惺惺相惜。

“我们家里家族上的观念还是比较重的。沿袭祖先流传下的一些家规,父母对我们教育还是比较严格的,从小有很多在道德方面的教育。我们家基本上属于无神论者,学习达尔文进化论还是挺投入的,也相信优胜劣汰的学说。 ”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罗伯特·达尔文在17世纪中叶出版的《物种起源》一书中提出的唯物主义观点。

“父母都在广东韶关地区工作,那里有个比较大的寺庙叫南华寺,所以我们那边佛教氛围比较浓一些,至于信仰就是一个形式。因为南华寺是一个比较优美的景点,我们家又住附近,所以经常去南华寺。” 座落于韶关市曲江区的南华寺是禅宗六祖慧能宏扬“南宗禅法”的发源地。

“之前,我对伊斯兰基本上一点概念都没有,我只知道有回民这一说。原来我在保定上大学,有同学是回民,他们说他们不吃猪肉,就停留在这个概念上面,至于为什么不吃,也没有了解过,(他们)也没有给我们介绍过。他们跟我们没有什么区别。” Rosie大学攻读的是理工科电力工程专业,之后被分到韶关地区供电局做了约莫十一、二年的电力工程师。



“女儿8岁的时候,我当时不太喜欢国内浮躁的氛围,同时也有段不顺心的婚姻。所以决定移民。” 2003年初,提着行李,带着幼嫩的女儿,她背井离乡移民加拿大。

“移民到加拿大以后,那边属于多文化国度,来自各种背景、各种肤色的人群中,我很容易接近了来自索马里等非洲地区、中东还有印巴(印度、巴基斯坦)的一些朋友,跟他们很容易自然地就相处在一块,我和她们拥抱、握手都非常自然,平日见到也会主动打招呼,不像其他的人,像隔了一层膜一样,很难去与他们接近。” Rosie说因为曾经经受过歧视和磨难,让她和受磨难的民族更加的亲近。

“在这个过程中,我认识了我的先生。我和很多人都说,是嫁给了我先生后才开始信仰伊斯兰,这是一个方面,但是其实这个信仰的概念和知识是我慢慢学习《古兰经》以后(才理解的),我才发现,这是安拉的安排,我觉得安拉…” 伴着轻轻地哽咽,那头的声音渐弱下去,“对不起,每次我讲这个问题,都比较脆弱,真的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鼻头酸楚,她的声音因为激动的情绪带着浓重的鼻音。

2004年莱曼丹月(斋月,伊历九月 )前,她和在加拿大邂逅的来自巴基斯坦的丈夫很快踏入了婚姻的殿堂。

“结婚后,开始很长一个阶段我觉得我是一种形式上的实践,我先生当时在加拿大也比较忙,早出晚归的上班。我当时也在上学,平日做兼职,时间也特别紧。归信后的斋月,偶尔他会带我去清真寺开斋,然后他会告诉我如何封斋,但是整个过程我基本上很形式化。”

“因为我是比较随和的一个人,他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在家我老公也就给我灌输一些(知识),遇到什么情况他会说你我念这一句,礼拜的时候会说你跟着我礼拜,也给我了一些书,那些书都挺大一本本的,开端章也是很久以后才背下来的。”

“当时我感觉我有一个幸福的生活,找到一个归宿,我所有的精力都置身于家庭,在那种氛围下,很自然而然的他教我礼拜,甚至我连礼拜词说的都不是很完整。我就开始吃清真的食物,也做做礼拜,也不是说五拜都坚持的下来,但是我会做。我先生在家的时候,就会说,礼拜时间了,得做了。然后他一点一点的教我,遇到问题的时候,他教我念祷词,他念我就标注出英文,然后念出来。有时候也去清真寺,姐妹也会递给我册页,但是那时候自觉性还没有那么强。”

“但是,当时每次有新的皈依的穆斯林的时候,我会有比较激动,特别感动的情绪,一种在悬崖边被拯救的感觉。”

“当时对于真主是否存在没有很深刻的想法。我先生总告诉我,你有什么事情你就祈祷,你感觉有个至高无上的存在,他会满足你的,你跟他交朋友,他就喜欢你,因为你有什么不顺心,你跟我说都没用,确确实实你知道我的能力,帮到你的就那个程度,但是主如果愿意,他什么都可以帮你。当时我挺坎坷的,也有很多不顺心的事儿, 我就祈祷。每次祈祷的时候,都很有触动,祈祷完后泪流满面,过后感觉特别舒服。我当时知道是真主,但我也不知道真主、上帝、佛之间有什么区别,但是我知道我要向那个最“大”的去祈祷,祈祷完感觉特别的宁静。”


“我归信的时候女儿大概10岁。因为信仰自由,特别是小孩,不能说你不接受伊斯兰就怎样。我先生也比较耐心,他就说‘让她慢慢来,慢慢我们去影响她。’”

“女儿11岁时小学毕业,我们准备把她送到伊斯兰学校上中学,我们就和她聊了很久,我女儿是那种你和她商量,只要她接受了,就会坚持去做(的孩子)。她也比较愿意,(最后)就在离我们家近的清真寺附近的伊斯兰私人中学里学习了。学校里她也交了很多穆斯林好朋友。有一天她突然间问我:‘我以前跟你一样不是穆斯林的,现在你们都说你们是穆斯林,也说我是穆斯林,但是我是从什么时候是穆斯林的?’我就卡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在学校里就和校长说了(想要归信的事情和原委),校长也挺感动的,就给她补了一个皈依的形式,还拿了一个证书,她挺开心的。我也很感动。”

女儿遵循着伊斯兰的教导,诚实守信,每一点一滴都感动着Rosie。

“我女儿进入青春期后,比较容易出问题。加拿大虽然有很多穆斯林,但是也是个比较开放的社会, 她自己也暴露了很多比较任性和叛逆的情绪。我们挺担心,考虑把她送去巴基斯坦,做了一通工作后,她答应了。所以(在2005年底的时候)我们就先单独把她送回去了。我先生那边也是大家族,有很多伙伴陪伴她。先生的家人也会非常热情的邀请我们过去。”

“过去巴基斯坦后,她转变非常大。2006年暑假,我第一次去巴基斯坦,那时候她已经在那里呆了六个月了。她是独生子女,以前我带着都宠的不行,什么也不会干。然后我去的时候,都不相信她什么都会干了,” Rosie笑了一下,“以前连削苹果都不会的,她那个时候给我削苹果” 像喉咙堵着什么似的,Rosie的声音变的模糊起来,我猜想那头的她极力在止住眼眶中的泪水,“感赞安拉,对父母尊重的态度,从言行举止当中很自然地表现出来。很多人都是你怎么强迫、教育他,都很难做到,她受到身边兄弟姐妹的影响,很自然地做到了。”

“她那时还不到12岁,也小,巴基斯坦总停电,晚上特别黑,她一个人,我问:‘你怎么不害怕啊?’她说:‘不害怕,我一害怕就念《古兰经》开端章。’” 说着Rosie是彻底忍不住了,作为母亲因感动而洋溢的泪水交织着回答的叙述,“我想这种教育真的不是通过任何方式可以传授的。”穆斯林相信,《古兰经》是创造世界独一无二的造物主的语言,诵念他的时候会有庇护的作用。

“她在巴基斯坦也学会了礼拜,适应生活习惯方面,都表现得超乎我的想象。可能很多东西,作为中国人应该很难接受,在巴基斯坦女性很少出门,上学也是去女子学校。我女儿刚去的时候不会乌尔都语,所以就进行家庭教学,把老师请到家里来。可以说她在巴基斯坦基本上没有去学校,都是通过家庭室内教学的形式完成的。当然也有去伊斯兰学校学习宗教知识。在这个地方,我非常放心(孩子)。”


“2006年我考上加拿大的大学,学习社会工作。大学期间在加拿大也会和穆斯林同学、朋友聊信仰,这些对我都有促进作用。当时学的是社工学,基本上学的是人际交往的知识,加拿大有一点是比较提倡人人平等(的思想),学的比较深刻,消除人们种族歧视思想,反对欺凌压榨行为,为各方群众争取人权,这很契合《古兰经》中的知识,这种道理其实在很久以前里面就有说过。”

“人有的时候从无形中很容易去歧视别人,比如从小我被我的同学嘲笑是‘土包子’‘黑人黑户’,当时自己没有反抗,但那是一种心灵的伤害, 歧视很大程度是一种压迫人的行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种,比如说黑人,黑人现在为什么有很多攻击性的行为,其实是历史渊源造成的,我们课堂上也分析过,我有几个很好的黑人朋友,她们的言行举止有时带点攻击性,说话都动着手,别人看着就觉得‘呀,你怎么跟这些人交往,很危险。’其实她们心都特别好,就是一种文化习俗上面传承下来的习惯,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接受和包容他们。现在学起来才知道,伊斯兰是最讲求包容的。你不要以为他们是低等次要的,《古兰经》里就说黑人和白人之间,你也不知道白人是否比黑人优越,不一定的,不是因为你的地位,职位,或是工作性质,就是低人一等,这是我切身体会。”

他的一种迹象是:天地的创造,以及你们的语言和肤色的差异,对于有学问的人,此中确有许多迹象。(《古兰经》30:22)

伊斯兰教关于平等的教义,也体现在仅次于《古兰经》的经典––《圣训》中。穆罕默德圣人(愿主福安之)曾说,“人类啊!你们的主是同一个主,你们的祖先是同一个祖先,你们都是阿丹的子孙,阿拉伯人不比非阿拉伯人优越,非阿拉伯人不比阿拉伯人优越。黑人不比白人优越,白人也不比黑人优越。”

“2008年毕业以后就来巴基斯坦住下了,” 用着“来”这个词,而非“去”,我可以深深地感觉到她对现在所站立的这块热土的喜爱和归属感。“我真正静下心来学习也是在巴基斯坦的时候,当时暑期和寒假都会过去,当时也是有点感悟,不是特别深刻。”

“皈依以后,来到巴基斯坦,我对未来对理想和物质的追求自然而然地淡化了,别人都说:‘为什么不送小孩上学?’因为我觉得她在家里所受的教育,也不会次于在学校里的教育。这里是大家庭,从思想品德方面、从《古兰经》学习上面的知识,我觉得还是十分重要的。很多人觉得你光让她学《古兰经》,不学其他的东西,对小孩子是不公平的。我先生就不用说了,他是巴基斯坦人,但是作为我,在中国长大,接受高等教育的女性,也能接受这点,我自己对于自己来说也是比较惊讶了。”

“之前我也觉得一个人应该有理想,为自己的将来努力,所谓的努力包括得到一定的学位,拿到好的工作,好的工资,物质方面的,别人也会通过这方面的成就来评判你。”

“我也很惊讶,归信过后,我整个思想有转变,这方面的追求我能够放的下来。所以无论是在教育子女方面还是其他方面,我都是一个很平和的态度,哪怕再艰难,我也会很自然地就接受。”

“也有人问我,‘你是不是有了信仰,就没有那么多烦恼,是不是因为之前受过苦难,才选择信仰?’我就说:‘也不是这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我就自然而然的相信了。’我相信这是安拉的安排。”

“包括之前为什么移民,怎么移民的,为什么这么顺利,之前是我想都没有想到的,但是安拉就是这样,把我带到了这个地方,认识了这些朋友,很自然地我就成为了穆斯林。信仰后,反而艰难的时期变多了,因为清真的生活有很多限制,而现代的人没有这个约束,什么都是为了利益。”

“我在巴基斯坦生活的地方是一个小镇,接近农村,接触的人和文化都是纯天然的那种,原始的巴基斯坦的文化、习俗和宗教信仰氛围,我是从另外一个世界走到这里来,我会思考为什么这些人能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还生活的很开心。有的时候,我老公会和我说,我们家比他们过的还好,你为什么不会感恩,我就会愣在那里,就会开始思考。”

“我们(巴基斯坦的)家以前是烧柴火的,很久都没有用过这种,你知道烧柴火还挺不容易的,还要搜集,还会把家里弄的很脏,作为一个家庭主妇你要面对这些东西。以前是从一个所谓的现代文明社会下环境来到这个地方,还是比较难接受的。但是我会想我的邻居住的地方比我更简陋,我有什么理由去抱怨。我就接受了我自己现在的生活状况。”

与艰难相伴的,确是容易,与艰难相伴的,确是容易。(《古兰经》94:5-6)

“这个过程非常的难,心里面因为这样的转变压抑了很多东西,一开始的时候非常的压抑,这种压抑是通过后来慢慢学习的过程当中释放出来的,释怀了。”

“一开始,上完班或下完课回来我有个习惯,看看电脑、玩会儿游戏,释放压力,我老公那时候就很反对我这样,那时候我心里就很不开心,觉得为什么连我这点自由你都要剥夺,后来到巴基斯坦以后,完完全全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互联网,甚至没有电视,我天天面对的除了礼拜,就是家务,还有大家族里要面对很多事,我就忍耐,这个过程中也在学习伊斯兰,才发现我以前很多习惯都是错的,很多意识形态也是错误的,我很感激这种生活给我的改变,哪怕是很艰苦的一种生活。”

或许你们喜爱某件事,而那件事对于你们是有害的。真主知道,你们确不知道的。(《古兰经》2:126)

“两年后,家里才申请了网络,我才开始上中穆网、新穆网,接触中国的穆斯林。”


“你要看到我现在的生活状况,会觉得太简单了。我真的觉得我现在的生活非常非常好,很平静。”Rosie语气平缓,一连用了两个“非常”。

“我每天一早起来便礼拜。然后巴基斯坦基本上家庭的事物都是女性做,你得准备早餐,我们家也有奶牛,煮牛奶,然后熨衣服,他们这儿的棉质衣服每天得熨的,他们每天得换。然后收拾床铺、洗衣服、清洁卫生,因为巴基斯坦炎热,灰尘很大,你每天可能要擦几次。这边普遍有讲卫生的习惯,虽然比较大,到处都是灰,但是一般家庭清理灰尘的工作做得还是比较勤快的。这些都是比较耗时间的。巴基斯坦这边农村,还没有比较现代化的机械设备,我们家有个老式洗衣机经常坏,所以不论冬夏,一家的衣服都需要手洗,洗衣服花上一个多小时,做卫生同样,做饭也是一个比较耗时间的过程,你可以保持一天都是忙碌的状态。要是从中国人,或者其他发达国家的角度看,会觉得这真的太落后了,效率太低了,但我觉得这种忙碌的生活可以使人不会胡思乱想。”她侃侃而谈田园牧歌式生活的愉悦。

“这里的男人为了生计还是挺忙碌的,因为这里的收入相对比较低,所以你得勤快。但是这里的人有一点,就是不怕苦,不怕累。”

正如巴基斯坦国父穆罕默德·伊克巴尔在《花园的黎明》中吟诵的一样:

 


天上的使者,你也许想象
我的土地在很远很远!
不,它并不远。
露水
但是只有勤劳的翅膀
能够证明大地并不是远离天堂!
黎明
象曙光一样,
轻轻地走进花园
不踩坏它的露珠。
抱住那山岗和荒野,还要
用你的双手把天空的衣裳抓住。

“所以很多很落后的东西,你不是一开始能够接受这种现状的,但是慢慢下来,我现在是完完全全接受了。”

“在没有信仰的时候,这种生活我是完完全全要抛弃的,但是有信仰以后,这种生活带给你的好处是感受的到的。在北美的时候,诱惑很多,也有浮躁的心理,女儿回加拿大上大学的两年我也有陪她回去,那时候感觉突然间心又空了,那种心理很明显,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是,虽然北美的时候我基本上也都在穆斯林圈子里活动,但是大家之间那种浮躁的心理是很明显的,哪怕你信仰知识非常多,但是那种能平静下来的心很难(去做到),在那边生活也不是很容易的,大家都有工作压力、生活压力,多数来自经济方面或教育方面,特别是现在为着理想追求,人们会为着生活中发生的各种事情焦虑、抱怨。但是很奇怪,我在这边特别简单的生活状态下,没有那种焦虑的心理,安拉没有给你这些(物质方面的)东西,他会从另一个侧面给你更多的东西。对生活的满足,不像以前攀比,永远不满足。安拉把这种满足的喜悦和吉祥给了我。”

“归信以后我发现有很多东西是相通的,比如说我家人对我很多道德方面的教导。”

“中国人认为有了信仰就能经常祈求荣华富贵、名利成功,但是我反而表面上在走一种下坡路,在他们眼里,我一来没有工作,二来整个人都不去追求一些东西了,他们觉得宗教会把人带到一个高度,就觉得这个宗教是挺负面的,我是花了好长时间才让他们认识到伊斯兰教其实也不坏。微信聊天或者回去的时候我会给我弟的女儿讲《古兰经》中的故事,她特别喜欢听,有时候我讲故事我爸妈也在听,这次回去一个重大的转变就是我礼拜的时候他们没有那种伤感了,以前我都不敢在他们面前礼拜,都关上门。”

“我真正开始读《古兰经》是去巴基斯坦以后。那时刚去,情绪不好,我丈夫其实挺爱我的,他表面看起来挺严肃的。他就告诉我,你心里不舒服,每天就学习些《古兰经》。 每天早上他礼完拜先不工作,请来了阿訇,我和我女儿就从阿拉伯字母开始一点一滴的学习。我当时在加拿大觉得我这辈子不可能(用阿拉伯语)读《古兰经》了,只能是通过英语标注的方式来看看还可以,但是一个月跟着学下来,我竟然能自己读《古兰经》了。反正挺快的,我觉得很神奇,而且很享受读的感觉,接下来的斋月我就能把整本读下来。身边的人对你读《古兰经》表示出了非常大的热情,读完了以后还会给你庆祝,说这是很喜庆的事情。就让你感觉还想再读。”

“过后我就拿中文的古兰经来学意思,过程中我跟了几个网站,为他们做翻译,编辑,校正,而校正是需要非常认真的,一字一句,连标点都要不漏,就对着马坚的译本,就这样啃下来的。这个过程其实我的收获是最大的,我把古兰经的意思从头到尾学的挺透的,一边学就一边感悟,其实我的感悟从生活而来的还有很多很多。你每次读,每次都有收获,哪怕是一个章节。我也是慢慢找到方法的,一开始大概字面上意思看了一遍,其实那个理解层面是很低的,然后慢慢地会找一些学者对《古兰经》的解释。当时也有翻译一些视频,特别是Norman Ali Khan,他讲解的还挺好的。他讲解完后,我自己再读一遍,真的每次感觉都不一样。一开始很多人看了(《古兰经》)入不了心,可能有一两处触动很大,但是从头到尾去理解的话,还得花时间,包括现在我都还在慢慢地学,期望能学完。”

“我内心很多东西,但是我没办法表达很多。”

正说着,远远的传来孩子们嬉戏玩闹的嘈杂声。

“我很喜欢巴基斯坦就是邻里的关系很好,我们家都没有上锁的,经常会有一堆小孩过来,我女儿现在在接待着呢。”

渐渐的,声音由远及近,弥漫开来,那股纯真愉悦的氛围通过扩音器,一并感染着我。伴着Rosie愉快的笑声和孩童们烂漫天真的吵闹,我们互道“祝你平安”。(穆斯林之间问候的用语,用在说“你好”或“再见”的时候)

是的,祝愿来自安拉的平安、慈悯和吉庆一直萦绕在你的左右。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上一篇:NBA贾巴尔向你讲述他眼中的伊斯兰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