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华北到西北,我最终选择了伊斯兰
分享到:
2017-05-14 21:33:42 【来源:】 点击:

讲述:麦尔彦  采编整理:钮吉

倾听别人的故事一直是我感兴趣的一件事。一个又一个故事像一根牵扯不断的绳索,将我们的心灵更加贴近,于自己而言,也是一种前行的激励。在一个春日的夜晚,柳絮和落花带着四月特有的气息,我认识了一个经名叫麦尔彦的女孩子。听她讲从华北到西北自己经历的故事,这横亘数千里的距离是六年的时光,也是一个女孩子探寻真理,求索信仰的成长历程。现在的她,已为人母,生活在信仰的浸润下以波澜不惊的方式徐徐前行着。尽管她的性格和坚持因信仰而变得温润,但我眼中的她仍然是那么理性而富有原则。


钮吉:“请问你小时候家里有人信仰宗教吗?像我的话我的奶奶信仰基督教,而且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在有些教义上很相似,所以我对宗教并不排斥,接受伊斯兰也没有那么困难。”


麦尔彦:“不过我感觉在非穆斯林国家的话大多数人都没有特别深刻的宗教信仰,大多属于烧香拜佛的那种吧,我们家也是没有什么特定的信仰,对宗教什么的也是很开明的。”

钮吉:“那么你自己呢?以前的自己是怎样看待宗教信仰的?对宗教感兴趣吗?”

麦尔彦:“其实,在上大学之前我就在寻找自己的信仰,我总觉得我应该信仰点什么。我总感觉冥冥之中是有一个主宰的。但是当时可能是因为年纪比较小,所以只能是一种初步的想法。尽管我们家离本地的回民街很近,但是我们那边的回族在穿着上、生活习惯上跟汉族同胞已基本上没什么区别。现在想来,如果家乡那边的的穆斯林也像西北的穆斯林那样,女性用纱巾遮盖羞体,生活习惯也和汉族同胞有很大差异的话,也许我也会去感到好奇从而去了解一下。但或许是真主对我的慈悯,让我两次高考都考到了大西北,在大西北了解伊斯兰。”


钮吉:“西北的穆斯林很多,你到了大学之后肯定会和他们或多或少地有一些接触,能谈谈第一次接触穆斯林的经历吗?”

麦尔彦:“当时第一次踏上青海这片土地,学校附近的清真餐馆很多。带着对正宗清真饮食的好奇,我和父亲去一家清真餐馆吃饭。老板和老板娘是青海本地的穆斯林,但长相却带有异域风情,看起来很漂亮,当时我觉得穆斯林女性既漂亮又能干。后来,在宿舍偶遇一位回族的学姐来找回族同学,希望平时一起学习民族文化知识。当时对穆斯林一无所知却很好奇的我问自己能不能一起去,那位学姐很热情地欢迎我加入她们。第一次一起学习的时候旁边一位戴头巾的女孩子向我道了瑟兰,但我完全不知道什么是瑟兰,还以为是青海话,后来便和她们继续学了下去。因为社团活动总是和一起学习的时间相冲突,所以我总是为请假发愁,后来听别人说有一位男生性格很好,去找他请假的话一般都会被批准。而这位男生,就是我现在的丈夫。当时面对他的求爱,当时还不是穆斯林的我把所有的情况都向他说清楚,但是他一一接受了。”


钮吉:“我觉得一起学习和真正加入伊斯兰、成为穆斯林还是有区别的。请问是什么打动了你并促使你最终决定加入伊斯兰?”

麦尔彦:“西北的春天比其它地方要晚一些。那次我们一起春游,同行的老师面对美景,讲起了造物主的大能。但当时不知为什么我就是无法感知真主的存在。即便同行的穆斯林同学经常鼓励我加入伊斯兰教,但我是一个相对理性的人,对于自己无法信服的事情我是不会轻易接受的,必须有我自己的思考与感悟才会加入。我继续和她们一起学习,回家之后也基本不再吃不清真的食物。终于有一天,我觉得我能够感受到真主的存在了。与此同时,我得知了接下来的两年时间要去日本交换留学的消息,担心之后再也没有和她们集体学习的机会,我暑假便没有回家,一直在西北。那个时候恰逢斋月,我也想尝试一下封斋。但是听别人说封斋的话必须要有大净。后来和一位其他专业的穆斯林姐妹一起洗完之后,我开始了我的斋戒。由于当地穆斯林人数比较多,所以学校会提供一些便利让我们顺利地封斋。过了几天,我们开始一起学习,学习过程中会请一些学者来讲授民族文化知识。有一次,一位知名老师讲到了斋戒的知识,他说斋戒成立的前提是封斋者是一名穆斯林。而已经坚持了将近半个月斋戒的我还不是穆斯林,但我也很在意我的斋戒是否成立。经过再次询问我还是得到了斋戒不成立的结果,我的眼泪瞬间滑落下来,一直哭了三个多小时。后来到了老师家,姐妹们和老师的妻子(我们叫师娘)一直在安慰我。老师得知后问我‘你会不会叛教’?我回答既然选择便不会叛教。老师提议当晚让我念清真言,举行一个小小的入教仪式。就在这一天晚上,我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穆斯林,经名麦尔彦。学习结束的那一天,在众人的见证下,我和大家分享了我追寻信仰的历程,最后所有人都一起念了清真言,当时的场景现在想起来还是会让我心生感动。”


钮吉:“加入伊斯兰之后,刚开始有没有觉得不太适应的地方?”

麦尔彦:“刚开始觉得饮食有点不太适应。还记得加入伊斯兰教之后的第一次回家,我对家里人说自己不吃猪肉,然后买肉要买清真的,因为清真的肉类对身体比较好。我的母亲因为我即将要去日本,出于对我的爱便没有多想。”


钮吉:“我觉得一个女孩子自己独自一个人生活在异国他乡,而且是一个非穆斯林国家肯定会有很多的不便。在你留学日本期间,接触过日本的穆斯林吗?你觉得日本人对伊斯兰的印象大部分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麦尔彦:“在学校宿舍住了半年之后,我搬了出来,自己做饭也很方便。还记得那一年的斋月,我和另一位来自中国的穆斯林去日本的一所清真寺。我住的地方离清真寺很远,需要大约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但是在斋月期间我还是去了三次。在清真寺里,我们一起等待着开斋,一起礼间歇拜(小编注:间歇拜是穆斯林斋月特有的一种拜功,开斋之后进行)。虽然回到房子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有的时候还要兼职,但是这个斋月过得却很充实,能够在异国感受到斋月的吉庆。

“在清真寺里,我也认识了一些日本本土的穆斯林同胞,我对他们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们特别虔诚。头戴纱巾的日本穆斯林女孩子身形小巧,皮肤白净,有一种特别的美感。其中交流得比较多的其中之一是下山先生,他一听我是中国的穆斯林就觉得很吃惊,尤其是中国的穆斯林能够到日本留学,而且能够找到日本的清真寺。当时我入教不久,学过的知识也仅仅是皮毛,下山先生的知识渊博,他为了交流方便,总是用最简单的语言和我沟通。他的英语很好,所以有时候用日语表达有些困难的词他会用英语来向我解释。很多日本大学生很严谨,会为了研究或者是完成一篇论文而来访清真寺,下山先生便会向他们简单介绍一下伊斯兰相关的知识。还有一位是一位姐姐,她嫁给一位巴基斯坦丈夫之后,不仅用纱巾遮住秀发,还佩戴面纱。我觉得日本人对于伊斯兰的负面印象比较少,大多还是比较客观、积极的印象。而不管是日本本土的归信穆斯林,还是其它国家来到日本的穆斯林,彼此之间并什么隔阂,因为信仰是相通的。即将毕业的我回国了。一共在日本学习了一年半的时间,我觉得这是一个自己和真主“独处”的机会。尽管我在这一年半之中没有学习更多的信仰知识,在一个非穆斯林国家饮食等各方面会遇到一些困难,但是我能够感受到真主对我的恩典,我对真主存在的认识也更加深刻。”


钮吉:“毕业之后和丈夫结婚。你觉得丈夫、包括丈夫的家人在信仰方面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麦尔彦:“我觉得丈夫,包括婆家最令我感觉正能量的是他们从不轻易撇弃礼拜。我的丈夫很细心,有的时候我会有一些抱怨,他就会提醒我言谈之中不要涉及到背谈。”


钮吉:“现在的你有了宝宝之后,对生活有没有什么新的感悟呢?”

麦尔彦:“有了宝宝之后,我觉得自己对于学习知识的渴望更加强烈了,因为想培养宝宝成为一名合格的穆斯林。那段时间,我白天工作,晚上去学习知识。尽管目前的生活会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但我始终认为给养是真主给的,我从未把外在的物质生活这些放在心上。对于金钱没有必要强求,当一个人始终坚持学习真主下降的知识,有的时候真主或许会增加那个人的给养。对于现在的我,更加重要的是拜功和古兰经的学习,希望能抓紧时间多完成一些善功,毕竟最后能够救自己的还是自己的善功。”


钮吉:“目前生活在西北的话能够习惯西北地区的信仰氛围吗?”

麦尔彦:“西北的信仰的氛围对于穆斯林而言还是很方便的。除了饮食方便,目前工作的单位是一家穆斯林企业,白天可以允许我礼拜,晚上我可以去学习知识。但是也有一些传统的做法和我之前学习的伊斯兰精神不太相同。比如有些西北穆斯林家庭不是很重视女孩子的教育,但是无论是习惯与否,我都会有自己的原则和坚持。除此之外,比较消极的因素就是有些时候会出现歪曲事实的背谈。不可否认,西北的文化水平比起东部地区还是属于比较低的,即使有些穆斯林有信仰,但是还是会因为文化水平所限在看待事物时会有一些局限性。我还记得有一句话说‘穆斯林不是完美的,但伊斯兰是完美的’,现在的我已经不会因为穆斯林的不完美而对完美的伊斯兰信仰产生动摇。”


钮吉:“你加入伊斯兰算起来有四年了,回首一路走来的经历,现在的你觉得伊斯兰是什么?”

麦尔彦:“现在的我觉得伊斯兰是一种‘自己的宗教’,我无法将它放大为全人类的宗教。自始至终我只希望做好自己的事情,让自己无愧于心。伊斯兰给我带来了幸福,但我并不想把信仰强加给别人。比起语言上的宣教,我更希望用自己的身体力行来让别人感受到伊斯兰的美。”


钮吉:“感觉你对信仰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那么对和我们一样的归信穆斯林姐妹有什么要说的话吗”?

麦尔彦:“你现在还没有毕业,没有走向社会。等你经历的事情多了你对很多事情会有自己的见解。虽然我们是女性,但我觉得女性要活出自己的生活。如果是不会掺入消息因素的事情,比如你们的公众平台让更多人了解了伊斯兰,那么我觉得我们是可以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去‘抛头露面’的。适当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将自己的天赋发挥出来,这样穆斯林才会成为真正的‘最优秀的民族’,才能让更多的人看到伊斯兰的美好。最想对穆斯林姐妹们说的话就是坚持自己的选择吧,为了自己的后世。”

听着麦尔彦娓娓道来自己一路走来的故事,我仿佛也成了这六年时光的亲历者,仿佛看到了美丽能干的穆斯林老板娘、友善的回族学姐、和蔼博学的下山先生以及那一个个善良、虔诚的穆斯林身影。如今的社会,信仰仿佛变成了遥不可及的“奢侈品”,但对于身处其中的人而言,正是信仰陪伴着他们走过人生一个又一个或许失意,或许迷茫的阶段。也正是信仰,让他们的内心更加笃定却能够以一种更加温和的方式得以展现。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伊斯兰 华北

上一篇:北大高材生,四川省状元,她归信了伊斯兰?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