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真寺被摘除的喇叭能否叫醒一群装睡的人?
分享到:
2017-08-21 18:08:20 【来源:】 点击:

当宣礼声遇见环保
摘除清真寺高音喇叭一事的思考
          --李海洋
 
     这两天,关于青海省某县市以噪音污染的名义在三天之内拆除三百多座清真寺高音喇叭一事,在网络上再一次引起了轩然大波。一边是非穆斯林群众反映的扰民问题和政府对环保工作的认可问题,实际上反映出来的问题也折射出了另一些问题,如果清真寺高音喇叭的宣礼声是噪音应该取缔的话,那么各地的广场舞音乐和火车鸣笛等各类的声音该如何处理?另一边是穆斯林群众对地方政府“一刀切”关闭各清真寺宣礼喇叭的反对声,虽然也振振有辞,但也不乏有激进冲动的地方。除了给别有用心者留下恶毒攻击伊斯兰抹黑穆斯林的口实之外,好想对当下的现状和未来的发展也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其实,高音喇叭进入我们的生活也只不过是三十年左右的时间,而在这之前世世代代的穆斯林都在登高宣礼,坚守拜功。为什么?今天拆除高音喇叭的事情却让那么多人慌乱和愤慨,实际上,真正有多少人在遵行伊斯兰信仰的法度或去清真寺里做礼拜?却少有人关心,实属反常!我简单搜索了一下相关的信息,现将我的个人思考简单做一下梳理:

      我们可以逐一分析一下这起件事中涉及的几个元素,“宣礼”、“高音喇叭”以及拆除高音喇叭的这一“措施”。宣礼是穆斯林在礼拜前的特定时间提醒、召唤信教群众礼拜的念词,其本意是提醒正在昏睡、忙于生产工作的群众或督促拜功懈怠者:“礼拜时间到了,快来礼拜”,宣礼的主要目的就是召人礼拜,另一点也有驱邪纳福的意思,圣人说:“当宣礼声响起的时候,邪魔就远遁了,直到听不见声音或宣礼结束。”此举从圣人时期到现在从没有变过。但是宣礼的形式,随着时代的变化和科技的进步也是在不断改变。早期穆斯林人数少,聚居地固定,各家各户相隔不远,通讯工具也不发达,到了礼拜时间就是各家奔走相告,共聚清真寺完成礼拜。后来,圣人让黑奴碧俩礼登高大声宣礼,号召人们来清真寺礼拜,之后这种形式就一直沿用了下来。到了今天,穆斯林已经遍布世界各地,人口也快接近20亿,除了少数穆斯林人口占绝大多数的穆斯林国家外,其他国家大多是穆斯林和非穆斯林杂居的地方,即便是我国的少数民族聚居区也不例外。同时,当今时代的居住社区远远超过了圣人时期穆斯林聚居的规模,那么宣礼需要达到的范围也就逐渐地增大了,“高音喇叭”就是这一需要的产物。

      那么问题来了,在穆斯林和非穆斯林混居的社区,高音喇叭所达到的宣礼功效与对当地居民所造成的困扰各自达到了什么程度呢?清真寺里的礼拜人数是否随着喇叭音量的增大而增多了呢?貌似也不尽然。因为礼拜是一个人接触伊斯兰、认识真主、认可伊斯兰信仰的教义后才进行的自发性的自主行为,当然,这里也包括少数因为习俗而坚持礼拜的人们,他们的共同特点是自觉礼拜,对宣礼喇叭的依赖性并不是很大。对不礼拜的或暂时没有认识伊斯兰信仰的人来说,他们同样对宣礼喇叭也没有什么明显的需要。宣礼喇叭除了驱除邪魔之外,其最佳的实际作用就是叫醒正在睡眠或者提醒忙于工作而忽略礼拜的少数人,并且这只是发生在个别时候。对于受到高音喇叭影响的非穆斯林群众而言,确确实实在每天的固定时刻给他们造成了生活上的不便和困扰。这一点也并不符合伊斯兰信仰的要求,据传述,圣人曾说:“一个人他绝不能进入天堂!”连说三次,有人就问:“主的使者啊!他是谁?”圣人答:“就是妨碍邻居使之不得安宁的人!”相比之下,在个别地方,高音喇叭的负面影响貌似也确实大于正面的作用,降低喇叭的音量或者更换其他方式进行宣礼,可能对双方都是比较好的结果。

     居民的合理投诉属于正常的合理行为,地方政府拆除扰民的高音喇叭也属合情合理,但是对整个县市所有清真寺的喇叭都以扰民、噪声污染的理由拆除就显得不合理了。对个别社区扰民的高音喇叭进行拆除或建议更换低音设备,这是相关部门的工作职责所在;对不同社区清真寺喇叭是否都存在扰民行为不做调查、不做群访,以一刀切的形式强行拆除,则是对分内工作的失职,是工作方式的错误,更是渎职懒政的表现!原本只是个别社区、个别群众的问题,由于地方政府的个别官员在处理这件事上的不合理方式,解决个别矛盾的同时又制造了整体矛盾,使得局部问题变成了地区各族群众之间的重大问题,反过头来也给全县的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同胞架上了隔阂的桥梁及矛盾冲突的根源。假如,相关部门在这个问题上能够根据各地村镇的实际情况,选择性拆除高音喇叭或降低喇叭音量,不仅能使政府工作得到各族人民的认可,更能在很大程度上减少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群众之间的误会,为今后各民族和谐相处打牢基础。讽刺的是,喇叭拆除后,相关部门不但没有继续跟踪处理后续的一系列问题,却对三天内拆除几百座清真寺喇叭的“高效工作”进行表彰和肯定。

     当然,话说到这里,虽然相关部门的处理上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毕竟没有禁止清真寺进行宣礼,更没有干涉其他正常的宗教活动。反而通过这一事件,提醒穆斯林大众换位思考,我们在维护自身宗教信仰的同时,是否也应该尊重其他人的基本权利。回顾历史,我们可以借鉴一下圣人时期的案例,在穆斯林处于绝对优势的时候对麦加城内的基督教徒和其他宗教的群众所采取的非常宽松友善的宗教政策,允许他们有自己的教堂,允许他们进行自己的宗教活动等等。我们应该知道,真主通过圣人带给我们的伊斯兰信仰,其中的核心精神之一就是肯定人的高贵性、平等性和维护所有人的权益,正如古兰经所说:“众人啊!我确已从一男一女创造你们,我使你们成为许多民族和宗族,以便你们互相认识。在真主看来,你们中最尊贵者,是你们中最敬畏者。真主确是全知的,确是彻知的。”(49:13)在伊斯兰复兴早期,这种精神不但拯救了很多妇女、奴隶、战俘以及异教徒,也引得无数的人加入到真理的教道中来。在今天我们更应该发扬这种精神,在关注我们自身的同时也乐于并主动去关怀与我们生活在一起的各族同胞。
          
当下,针对拆除高音喇叭的这一事实,除了维权和暂时的不适应、抱怨牢骚,我们更应该冷静思考,从我们自身找原因。因为,真主绝不改变一个民族的现状,除非他们自我改变。真主说:“我这样以你们为中正的民族,以便你们作证世人,而使者作证你们。我以你原来所对的方向为朝向,只为辨别谁是顺从使者的,谁是背叛的。这确是一件难事,但在真主所引导的人,却不难。真主不致使你们的信仰徒劳无酬。真主对於世人,确是至爱的,确是至慈的。”(2:143)近几年,各地的清真寺都在大兴土木,宣礼塔一个个高耸入云,暂不论礼拜者有多少人,仅是穷人和需求者的权益得不到天课供给的保障就已经是莫大的罪错了。若是斥巨资修建的高耸入云的宣礼塔只是为了攀比争面子,或者是需要这样的地标性建筑来树立民族集体的自信心和集体归属感而一味的跟风、劳民伤财,而完全忽略了它的实际作用和实用价值,那么,这些建筑的本身也将是修建者的一种反证。

       综述,高音喇叭只是宣礼的媒介,而非宣礼的本身,自始至终其只是在发挥传达的媒介作用,有则更好,无则也可。但,最重要的还是每一个宣传者和聆听者的举意和行动。总之,我对这次事件的态度是:清真寺高音喇叭的宣礼属于全国各地已经常态化的普遍现象,至于是否扰民的问题则可以根据个别社区的具体情况对出现扰民的清真寺,不管是地方政府介入还是清真寺主动行动,都应该更换更合理的喧礼形式;我们在积极配合地方政府工作的同时,也希望各地的相关部门在类似问题上能够以各地区各民族的实际情况出发,改进工作方式,更好地解决民众的实际问题;同时,我们也需要时常反思,因为,自我批评和自我改进是一个集体不断向前发展的基础,通过这件事情,在更换或调整喧礼的形式之外,更大的意义是反思我们自身,在传承伊斯兰的精神时出现了什么问题,我们应该以何种姿态和方式去改进这种现状,这对我们的未来意义是更大的。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上一篇:能否只叫穆斯林不做穆斯林? —— 益见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