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时间安排的哲理
分享到:
2017-04-15 19:56:38 【来源:】 点击:

真主说:“故你们在晚夕和早晨,应当赞颂真主超绝万物。天地间的赞颂和中午的赞颂只归于他。”(30: 17-18节)

兄弟啊!你问我有关每天五番礼拜的特定礼拜时间中所包含的奥秘,我现在此只简单指出其众多奥秘中的一点。

的确,每次礼拜的时间,都代表了一个重要变更的开端,同时也像一面面镜子一样,各自展示着真主大能的运作以及那运作中所包罗的各种博大恩赐。因此,在那些特定时间中,信者们须更多地赞主清高,颂主伟大,也须更多地感赞真主在两番礼拜之间赐给了他们无数恩惠。鉴于礼拜恰好包括了所有这些含义,因此,荣耀的真主命令信者们在那些特定时间中作礼拜。

为进一步理解这些微妙和深奥含义,请你和与我的私欲一起聆听下面的五点注解吧:第一点:礼拜的意义,是在于赞主清高、颂主伟大和感主宏恩,也就是说:

1、面对真主的清高和荣耀,信者们以言行赞颂:而赞主清洁超绝。
2、面对真主的完美,信者们以言行去赞颂:“真主至大!”
而颂扬他的尊大。
3、面对真主的美德,信者们通过其内心、口舌和体行来赞颂:“万赞归主!”从而感赞他所赐的恩惠。

也就是说:赞主清高、赞主尊大和万赞归主,这三句赞词就象是礼拜的核心和种子一样,它们贯穿在整个礼拜过程中,贯穿在礼拜的所有动作和用语中;因此,在礼拜之后,信者们还再次把这三句吉祥的赞词分别念诵33遍,以加固和强调礼拜的含义。

第二点:崇拜真主的意义,是在于使人在真主的御前看到了其自身的缺陷、无能和贫困,然后面对真主完美的王权、超绝的大能和神圣的慈悯,以出自内心的敬畏和爱戴来向他俯首崇拜。

也就是说,真主的主宰权,要求一切被造物崇拜并服从他的意志,同时,他的主宰权之神圣和纯洁性,也要求他的仆人通过看到自己的不足,而祈求他的宽恕;并且通过念诵“赞主清高”而宣布,他的养育主是清高无暇的﹑毫无缺陷的,是超越和远离非信迷途者之所有荒谬思想的,是超绝于世上一切缺陷的。

同时,真主的完美大能,也要求他的仆人通过领会到自身的软弱和万物的无能,面对真主大能所创造的、宏大的造物界,以衷心的酷爱和敬畏去赞颂:“真主至大!”,然后向他虔诚地鞠躬叩首,寻求他的庇护,托靠他的大能。

同样地,真主无边的慈悯,也要求他的仆人以祈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需求和万物的贫穷、有求,然后对真主的恩赐和隆恩表示感谢和赞美,因而宣称:“万赞全归真主!”

礼拜的每一动作和用语都包含着以上这些意义,因此真主把这些动作和用语包括在礼拜之内。

第三点:正如人是大宇宙的一个小缩影、开端章(法提哈章)是荣耀《古兰经》的一个光辉典范一样,礼拜既是指向人类各种崇拜的一个全面的、明晰的目录,又是指向万物所有崇拜的一幅神圣的地图。

第四点:就如在一个星期内,一个钟表里计算秒、分、时及日的时间轴,它们相互呼应、相互关联、彼此相仿,同样地,这个世界就如真主的一座巨钟,昼夜的更替就如其一秒钟,一年就如其一分钟,人生的各个阶段就如其一小时,世界历史上的不同时代就如这一巨钟的一天,它们都相互呼应,相互关联,彼此相仿,及相互提示。

例如:1、晨礼时间是在黎明,从黎明到日出之前的一段时间,会使人联想起早春季节、母亲腹中怀孕的初期、真主在六天内创造天地中的第一天,所以在这一时间作礼拜,会使人想起以上一切现象中所展示的真主大能之杰作。

2、晌礼时间,始于正午过后一点,它象征着盛夏季节、人的青春时期、世界史上人类被创造的阶段,因而在这一时间内作礼拜,会提醒人们去思考真主在这一切现象中所显示的仁慈和厚恩。

3、晡礼时间是在下午,它就象秋季、人的暮年、末代使者穆罕默德圣人(愿真主赐他福安)的繁盛时期,此时的礼拜会使人想起其中所蕴含的真主的各种杰作和恩赐。

4、昏礼时间始于日落之后,它使人联想起秋末时分万物的衰落、人的死亡、以及在末日来临之前的世界衰亡,这一时间,不但向人们展现了伟大真主的荣耀,而且唤醒了那些还沉迷于疏忽迷误的人们。

5、宵礼时间始于晚霞落尽之后,这一段时间使人想起,黑夜世界用夜幕遮盖白天留下的所有痕迹;使人想起,严冬用白色的殓布来包裹衰亡的大地表面;使人想起,甚至连死人的遗物也消失殆尽,而被遗忘了;使人想起,作为人生考验场所的这一世界,也将最终被完全关闭。因此,这一礼拜时间,就这样宣示了强大真主的各种宏伟壮举。

深夜时分,使人想起严冬季节、坟墓以及中介世界,并使人愈发感到,他的灵魂是多么需要仁慈真主的慈悯啊!深夜的副功礼拜,使人清醒地认识到:这些拜功,将是漆黑的坟墓中、中介世界里多么重要的一盏明灯;这些拜功,提醒人们赞颂和记念在这一切变更过程中真主赐予的无限恩惠,从而令他们认识到,真主是多么值得感谢和赞颂。

翌日的早晨,使人们想起复活日的早晨。是的,夜过晨至,冬去春来,这一规律是多么合理、必然和确切,同样地,复活日的早晨和中介世界之春的来临,也是那样确切无疑。

也就是说,如同五番礼拜的时间各自都是一次重大变更的开端,使人联想起那些重大变更那样,全能的真主通过每日的那些重大变更,来提醒人们要进一步想起,真主在每年、每个世纪、每个时代中所展示的各种大能奇迹和恩赐。也就是说,鉴于礼拜是人类的根本职责,礼拜是各种崇拜功课的基础,礼拜是一项无可争辩的债务,因此,在那些特定时间内作礼拜,是最相称的,是最适宜的。

第五点:
人的本性是十分脆弱的,然而,他遇到的每一事物,都使他受触动、使他忧虑、使他伤感;同时,人的本性也是无能的,然而,它面对的灾难和逆境却是无数的;同时,他也是十分贫困的,然而,他却需求多多;同时,他也是生性懒惰无力,然而,生活负担却是相当沉重;此外,他作为人的这一本性,使他与宇宙万物紧密联结在一起,然而,他所喜爱的一切事物却都是短暂即逝,这种分离的痛苦时刻在折磨着他;同时,他的理智给他展示了很多崇高的目标和长远的利益,然而,他却是能力微弱,生命短暂,力量有限,又缺乏忍耐力。

1、从这一切,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处于如此状态下的灵魂,是多么有需要在晨礼之时,通过祈祷和礼拜,在全能和仁慈真主的庭前向他倾诉自己的苦衷,并祈求获得他的佑助;同时,祈祷和礼拜,将为他提供多么必要的精神支柱,以使他能够承担当天等待着他的各种繁重工作。

2、晌礼的时间,是一日的高峰,之后开始下坡;此时,一天的工作也接近完成,由于工作的压力,人也需要短暂的歇息;同时,尘世的繁琐事务,导致人的精神处于麻木疲惫的状态,所以,人的精神此时也需要稍事休息;此外,这段时间也是真主向人分赐恩惠的时候。

在此时刻作晌礼,是多么美好、多么宜人、多么必要和多么恰当之举啊,因为礼拜意味着:人可以从那些生活压力中,从那麻木疲惫的状态中解脱出来,把那些没有意义和昙花一现的事物抛于脑后,然后,他面对维系万物的主宰,双手紧抱在胸前,意识到真主是真正的施恩者,感赞他的恩赐,祈求他的佑助,然后面对真主的荣耀,通过鞠躬来表达自己的无能,面对真主的完美,通过叩头来宣示自己对他的敬畏、爱戴和恭顺。

这就是晌礼中所包含的意义,若是有人连这么重要的道理都不理解的话,那么他确是太远离理性了。

3、晡礼的时间,使人联想起秋天的忧郁,老人暮年的凄怆和世界末日来临前的痛楚。此时,一天的工作已经完成,并且也是当天所有来自真主的恩惠大汇合的时刻,如健康、平安、各种利益等都在此时作“大总汇”;同时,随着巨大的太阳逐渐西坠,这一时刻还宣示了人亦像太阳一样,他只不过是一个旅人、一个职员,一切都是暂时的、不固定的。

并且,人的灵魂渴望长久永恒,它本来就是由于永恒后世而被造化的;灵魂也酷爱美好的事物,但由于与所爱的事物分离,而不断感到痛苦。因此,任何一个有思维的人都会明白,在这一晡礼时刻里,向真主作此礼拜,是一项多么崇高的职责,是一种多么合适的崇拜,是偿还天命债务最恰当的方式,同时也是获得莫大幸福的途径!因为,一个礼拜者,在作晡礼之前先洗小净,然后站在独一永存的真主跟前,祈求其救助,托靠其无限慈悯的庇护,感谢和赞颂其所赐的无数恩惠;然后他再面对真主尊贵的王权,卑恭地鞠躬;面对真主永恒的主权,虔诚地伏地叩头。就这样,他在通过礼行晡礼,通过在伟大真主面前的这一崇拜方式,找到了一种真正的心灵安慰和歇息。

4、昏礼时分,黄昏时辰,使人联想起初冬时节,此时夏秋季节艳丽可爱的万物开始凋零和消逝;同时它提醒人们要面对死亡的现实,提醒他们将要与所爱的一切作痛苦分离、进入坟墓的那一时刻;它更使人联想到,世界在其末日来临之时的大动荡,它同时也使人想到世界消亡的时刻,在那时刻,世上的所有居民会被迁往别的世界,作为今世照明灯的太阳会被熄灭,今世的考验场所也随之被关闭。昏礼的时辰,对那些崇拜短暂消逝事物的人们发出一个严厉的警告。

一个心灵洁净的人,其灵魂本身就如一面向往真主神圣至美的镜子,因此,他在这昏礼时间里,为了立行昏礼,
他把其全身心都转向永恒真主之宏伟宝座,转向其执掌乾坤的主宰,然后通过赞颂“真主至大!”,他宣布真主是超越凡尘的,从而把一切凡事都抛于身后;
然后在胸前紧抱双手,站在永恒真宰跟前,通过宣颂:“一切赞颂全归真主!”来感赞真主无暇的完美、无比的美德、和无尽的慈悯;
然后他再通过宣颂:“我们只崇拜你!我们只向你求助!”
اِيَّاكَ نَعْبُدُ وَاِيَّاكَ نَسْتَعِينُ
在无需助手的养主、绝无配偶的主宰和独立自主的君王面前,宣告他只崇拜和求助于这一真正的主宰;
然后他面对真主无上的尊严、无限的大能和无比的荣耀而屈身鞠躬,与整个宇宙一道,展现其软弱、无能、贫困和卑恭,宣颂:“赞颂伟大的主宰清净超绝!” سُبْحَانَ رَبِّىَ الْعَظِيمُ
然后他面对真主永不消逝的美德、永存不朽的圣洁、永不变更的完美,下跪叩头,通过抛弃除主之外的一切事物,他虔诚地宣示他对真主的爱戴和崇拜;他抛弃了一切短暂易逝的凡尘,却从中找到了完美至慈的主,于是他赞道:“赞颂崇高的养育主超绝万物!”
سُبْحَانَ رَبِّىَ اْلاَعْلٰى
以此来赞美他高贵的养主圣洁不朽,完美无暇。
其后,他坐下念作证词,以自身名义代表万物把它们吉祥的祈祷和祝福作为礼物呈献给完美不朽、荣耀永恒的主宰;并通过向穆圣道安,他就如再次重新向穆圣宣誓效忠,展示对其命令的遵从;同时,为了更新和巩固其信仰,通过见证这个宇宙殿宇中的精密设计和安排,他见证了万能创造主的独一性;同样地,他还见证了阿拉伯人穆罕默德的圣人使命,因为穆圣是真主王权的宣示者、真主所喜悦事物的传达者和这宇宙之书的阐释者。

由此可见,立行昏礼是一件多么优美多么高尚的责任!是一项多么贵重多么愉快的服务!是一种多么甜蜜多么美妙的崇拜!是一个多么重大的现实!同时,它也是人在这一作为“临时旅馆”的现世生活中,一种与永恒的对话,一种向往永恒的快乐!如果有人连这些如此明确的含义都不明白的话,那么,他又如何能称得上真正的人呢。

5、宵礼时分,夕阳的余辉落尽之后,地平线上存在的最后一线光明也消失了,黑暗笼罩整个夜空。这一时分,使人联想起令昼夜更替的万能真主之巨作,他关闭昼日的“白页”,而翻开夜晚的“黑页”;

同时,它也使人想起了睿智真主的其他壮举,他令苍翠的夏季之页转成了冷漠、苍白的冬季之页,他令太阳和月亮驯服地运行在各自的轨道上;

宵礼时分,还使人想起世界末日来临之际,真主掌控死亡和复生的大能:随着时光的流逝,那些已进入坟墓的人们,就连他们死后留下的各种遗迹和遗作,也都最后一一从大地表面被抹掉,他们自身也将全部迁徙到了另一不同的世界;

宵礼时分,还进一步使人联想起世界末日时,这一狭小、短暂和低贱的现世将遭受彻底毁灭,在经受了其死亡的剧烈阵痛之后,一个更为广阔、永恒和尊贵的后世将随之而展开,所有那一切都将展示真主创造天地和众世界的完美全能;

另外,这个宇宙的真正主宰、最值得崇拜和爱戴之主,除了真主之外,绝无他者,因为只有他才能轻而易举更替昼夜,转换冬夏,取代今生后世,所有这一切对他来说,就如翻转书页一样,他在书上可随意书写、更改和转换。所有这一切都证明了绝对大能的真主才是真正统治万物之主。

由于人的灵魂,是极端无能和软弱的,又是极端贫困和有求的,并且面对着未来无尽的黑暗,备受尘世的折腾,因此,在这样的状态下、在宵礼时分履行宵礼,对人的灵魂有如下深远的意义:
就象伊布拉欣圣人在看到星辰沦落时所说的一样,人也说“我不爱沦落的东西!”
لاَۤ اُحِبُّ اْلاٰفِلِينَ然后通过礼拜,他在永受崇拜和爱戴的真主跟前寻求其庇护,同时,他通过哀求那永恒的养育主,在这个短暂的现世和生命里、在这黑暗的世界和未来中,通过那一短时间里的永恒对话,通过体验那短短几分钟的永恒生命,期望从仁慈的真主那里可获得其恩赐和引导之光,从而使其生活洒满光彩,使其未来充满光明,并治愈那些因与万物和亲友分离而带来的创伤;
并且随着黑夜的来临,人所酷爱的尘世就好像已把他忘掉了一样,隐身在夜幕之中,在此时此境下礼行宵礼的人,也应忘记一切尘事,而转向慈悯的真主,倾诉其心中的痛苦和忧伤;

况且,人在入睡之前,在进入那不可预知的、类似死亡的睡眠世界之前,作为一天内最后的一项崇拜职责,履行宵礼,以使他一天的行为记录有一个美好的结尾。也就是说,礼拜时他站立在永受崇拜和爱戴的真主跟前,而不是那些短暂易逝的凡尘跟前;在礼拜中他向全能慷慨的真主祈求,而不是向那些本身也是无能的弱者;他站在特慈的庇护主跟前,祈求真主保护他免遭邪恶的伤害,不然,他就会在各种可怕的邪恶事物之前担惊受怕;
之后,他在礼拜中诵读《古兰经》的开端章,以此来赞颂绝对完美、绝对富足、仁慈慷慨的主宰,而不是赞美和感谢那些毫无裨益的、不值得赞美的、自身贫穷和有需求的事物;
随后,他还在礼拜中,通过念诵“我们只崇拜你”
اِيَّاكَ نَعْبُدُ而升华到与真主对话的思想境界,也就是说,卑微和孤独的仆人,但是由于通过礼拜,他与作为“审判日之主”的真主建立起联系,他因而提升为宇宙中最受宠的宾客和最有体面的官员;
通过念诵:“我们只崇拜你,我们只向你求助”
اِيَّاكَ نَعْبُدُ وَاِيَّاكَ نَسْتَعِينُ
他代表万物向真主,呈献宇宙中所有生物和非生物界的崇拜和祈祷;
此外,通过念诵“求你引导我们走上正道”,اِهْدِناَ الصِّرَاطَ الْمُسْتَقِيمَ
他祈求真主指引世人走上那条从黑暗未来通向光明永福的正道;
并且在这宵礼时分,正如那些已沉睡的动植物一样,隐没的太阳和守夜的星辰,它们都一一象服从主命的军人似的,都是这个“世界旅馆”中的明灯,都象是辛勤的服务员,所有这一切使人想起荣耀真主的伟大,于是他赞美:“真主尊大!”而俯首向主鞠躬

之后,他想到万物对真主的整体叩拜:也就是说,就如今夜里已歇息的造物一样,每年每月,世世代代,各种各样的造物、整个地球、甚至整个宇宙全都象一支统一有序的军队,或许,更象一名单一的士兵,步调一致,在真主“有,便有”
كُنْ فَيَكُونُ的命令之下完成了它们在现世的任务而退役,也就是说,它们被有序地遣送到幽玄世界,在这一时刻,通过它们这一有序的消逝和退役,展示了它们对主命的绝对服从,它们无形中就如在一道齐声赞颂“真主尊大”,在 “消亡境界的礼拜毯上”全体向真主下拜叩头;同样地,在春季里,万物再次通过“有,便有”
كُنْ فَيَكُونُ这一主命,从消亡中被唤醒而复活,有的跟以前一摸一样地复生,有的以类似的模样复生,然后一一站在真主御前,恭顺地整装待命;因此,这渺小的人,也仿效万物,在至善特慈真主跟前,充满敬慕地、卑恭虔诚地赞颂:“真主尊大!”然后向他下跪叩头;就这样,人通过礼行宵礼,模仿穆圣的“登霄”,完成了一种精神的升华。

至此,毫无疑问,你已明白到礼行宵礼是一项多么美好的工作、多么甜美的义务、多么高尚的服务、多么高贵和幸福的崇拜,同时又是多么符合人类精神需求的现实!

也就是说,由于五番礼拜的时间,一一代表着一项重大的变更、代表着真主大能的展示、也标志着真主博大的恩赐,又由于这些天命拜是人类对真主的一项债务和天职,因此,指定在那些时间内礼天命拜,是一种完美的安排。

سُبْحَانَكَ لاَ عِلْمَ لَنَاۤ اِلاَّ مَا عَلَّمْتَناَ اِنَّكَ اَنْتَ الْعَلِيمُ الْحَكِيمُ

真主说:“赞你超绝,除了你所教授我们的知识外,我们毫无知识,你确是全知的,确是至睿的。”(2:32节)

اَللّٰهُمَّ صَلِّ وَسَلِّمْ عَلٰى مَنْ اَرْسَلْتَهُ مُعَلِّماً لِعِبَادِكَ لِيُعَلِّمَهُمْ كَيْفِيَّةَ مَعْرِفَتِكَ وَالْعُبوُدِيَّةِ لَكَ وَمُعَرِّفاً لِكُنُوزِ اَسْمَاۤئِكَ وَتَرْجُمَاناً ِلاٰيَاتِ كِتَابِ كَاۤئِنَاتِكَ وَمِرْاٰةً بِعُبوُدِيَّتِهِ لِجَمَالِ رُبُوبِيَّتِكَ وَعَلٰۤى اٰلِهِ وَصَحْبِهِ اَجْمَعِينَ وَارْحَمْناَ وَارْحَمِ الْمُؤْمِنِينَ وَالْمُؤْمِنَاتِ اٰمِينَ بِرَحْمَتِكَ يَاۤ اَرْحَمَ الرَّاحِمِينَ

真主啊! 求你赐福安给你的使者吧!你派遣他来教授你的仆人,如何去认识你,如何去崇拜你。他教会人类如何探索你的尊名中所隐含的宝藏,他向人阐释这宇宙之书的含义,他是一面反映你完美王权的明镜。我们也求你赐福给他的家属和众弟子!

求你怜悯我们!怜悯所有的男女信众吧!
请接纳我们的祈求吧,最仁慈的真主啊!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上一篇:生活需要伊斯兰 伊斯兰就是生活法则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