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真
张维真,回族,甘肃临夏人。中国著名的穆斯林学者。 1963年生于甘肃临夏(河州)。 1982—1985年,在临夏外国语学校(原中阿学校)学习。 1986—1992年,学习于巴基斯坦国际伊大阿拉伯语言文学系。 1993—2004年,相继任教于甘肃临夏外国语校、广河外语职业学校等。 2004—2010年任纳家营伊斯兰文化学院院长。 2010年10月,任临夏外国语学校校长。
热门排行
拿什么去缅怀先贤?
分享到:
2017-03-17 17:37:40 【来源:】 点击:

聊天时一个朋友说,马复初当年写的阿语语法著作《蒙泰西格》,我们到现在还无法超越,比起先贤,我们差远了。在赞叹这位朋友谦虚的同时,不免有一丝悲哀。

如果马复初等先贤,知道他们的后人只会因袭他们的文化遗产,而不敢越雷池一步,他们作为一代思想家、维新家,一定不会感到欣慰。

胡登洲在四百年前创立经堂语,后来的刘智、马复初等以儒诠经,都是破天荒的壮举。他们的行动,很可能就是当时以保守为己任者攻击的对象,一如今天的一些人攻击把现代阿拉伯语引入清真寺、把妇女教育引入穆斯林教育、用新的教材把原有的“一路经”取而代之,等等。

而且,那些先贤前无古人的尝试,很可能被扣上类似于今天一些人擅长的“瓦哈比”等帽子。何也?因为他们当时也是在冒天下之大不韪,违背了他们时代的传统和惯例。

大概二十年前,我的一位前辈,对一个住在极为贫瘠地方的亲戚说,你们何不搬到新疆伊犁,这里地大物博,给养丰富?那个亲戚说,我们要守住先人给我们留下的那几堵墙!那位前辈说,你们何不自己做一次“先人”,造福后人?那个亲戚无言以对。

记得在南京参加一个研讨会,针对现今一些穆斯林学者对刘智等先贤一浪高过一浪的研究和推崇,一位汉族学者说,善于超越先贤,而不是躺在他们已有的遗产上不作为,才是对先贤的真正缅怀、爱戴和继承。

是的,一位成功的企业家,绝不会希望自己的后人躺在自己已有的资本上,坐吃山空。先贤们何尝不是如此?

我很欣赏一位学者的见解,针对经堂语等我们的宝贵文化遗产,他提出“继承和发展”。光继承,不发展,不是真正的继承;光发展,不继承,是反传统主义者,未必能够发展。

其实,先知在百德尔战役采纳罕巴布转移营地的建议、城壕战役接受赛里曼挖壕沟的建议等等,艾布·拜克尔第一次把古兰经收集成册、欧麦尔第一次把征服的伊拉克国土收归国有等等,都是原则性与灵活性有机结合的最早例证。

曾几何时,一些人把穆斯林偏离伊斯兰后的衰落时期遗留的“传统”当做了伊斯兰本身,而把先贤原则性与灵活性合一的精神抛在脑后。那么,他们的落后与被动挨打,就顺理成章。

在新的时代,我们拿什么去缅怀先贤?是以“传承”的幌子躺在他们的功劳簿上一动不动,还是学习他们原则统帅下的开拓与进取?我想答案已经很明确了。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先贤

上一篇:激情作家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