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学强:信仰的要素到底是几件?
分享到:
2018-08-04 09:05:12 【来源:刘学强】 点击:
有关伊玛尼的“鲁昆”(本质要素)是两件还是三件,历来都是伊斯兰教义学争议的问题。

ركن阿语音译为“鲁昆”,本意为“基础、支柱”之意。伊玛尼的鲁昆,即指构成伊玛尼的本质要素,犹如建筑的基柱著名教义学家·哈桑·艾什尔里(公元873~935主张,伊玛尼的要素有两件:一、内心诚信必然所知的穆圣从真主那里所带来的一切。即内心诚信所有属于穆圣之教门的著名内容(即经训明示的,非后学演绎性的内容),二、口舌招认穆圣从真主那里带来的一切。这两项要素构成了伊玛尼的本质。另一位著名教义学家·曼苏布·马图雷迪(大约公元872944只将“内心诚信”纳入要素“口头承认”视为今世执行教法判决的条件,如在他有生之年保护其生命财产的安全、死后为其清洗、殡埋、站者纳则,并将其埋于穆斯林坟地等。“身体力行”视为伊玛尼的补充,决定信仰强弱的外在条件,不是本质要素。

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在《嘱托》中说:“(身体力行的)功修不属于伊玛尼,伊玛尼也不属于功修。因为很多时候,功修在某个人身上消失,不可以说伊玛尼在他身上消失了。例如妇女,在行经期间她得放弃拜功,不可说她得放弃伊玛尼。总之,伊玛尼与功修应区别开来,不可将功修纳入伊玛尼的组成部分或要素之中。因为《古兰经》中信仰和功修通常并列但属两个概念的形式出现,即信道而且行善。由此可证,信仰与功修是两码事。

由于伊玛目马图里迪与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具有间接的师承关系,故,其深受艾布·哈乃斐教法学和教义学的影响。因此,普遍遵循哈乃斐教法学派的中国穆斯林更倾向于马图里迪教义学派。马图里迪耶学派的大学者纳萨菲所著的《教典诠释》及其不同的注本成为中国伊斯兰经堂教义学最具代表性的范本。

在伊斯兰历史上的异端派穆尔太齐赖看来,伊玛尼的要素是三项:口舌招认、内心诚信和执行要素,即肢体上的完美行为。在他们看来,以放弃命令和从事禁止而干大罪者不是穆民,也不是卡菲尔,而是干罪者(فاسق法席格),因为从他身上已经得到了伊玛尼的一部分而失去另一部分。他们在伊玛尼与库夫勒之间确立了一个地位,即فسق菲斯格”(干罪)。而更为极端的赫瓦雷吉派则直接将犯大罪的穆斯林断为卡菲尔(悖信者),甚至将异己者视为悖信者,继而刺杀了哈里发阿里。而在我们看来,干大罪者,即从事库夫尔”(昧主)什勒克”(举伴主)之外的罪过者只要具备内心诚信和口舌招认,他就是穆民,尽管他是干罪者(即违背者)也罢。因为《古兰经》说:“真主必不赦宥以物配主的罪恶,他为自己所意欲的人而赦宥比这差一等的罪过。谁以物配主,谁已犯大罪了。”(448) 

但需注意,也有正统的学者,如罕伯里学派的学者以及哈乃斐学派的著名学者塔哈维也主张将“身体力行”纳入伊玛尼的要素。那么他们与穆派的区别在哪里呢?


穆尔太齐赖派主张将善行视为伊玛尼本质的一个组成部分。以至于放弃了善行的人,就不是穆民,脱离了伊玛尼的圈子尽管他也不是卡菲尔。他的结局是永居火狱,如果他无忏悔而死的话;而这些正统的学者虽然也把善功视为伊玛尼的一部分,但如果他放弃了善功,则他不是一个完美的穆民,即顺从的穆民,但他并没有脱离伊玛尼的圈子他也不会永处火狱的刑罚之中。
 

  在伊玛尼的要素这一问题上,中国穆斯林倾向于“二要素”说,同时兼顾马图里迪的“一要素”说,即在为势所迫的情况下,可以坚持“内心诚信”这唯一要素。如在以杀头或以肢体摧残而被强迫的情况下。正如《古兰经》说: “即信仰真主之后又表示不信者―――除非被迫宣称不信,内心确为信仰而坚定者――为不信而心情舒畅者将遭主的恼怒”(16106
 

由此看来,许多学者未将“身体力行”纳入伊玛尼的本质要素,并非否定其不可或缺的价值,而是谨防以外在的罪行为或功修的缺失随意剥夺信士内在信仰的妄断之举正如一位兄弟在其博客文章中这样说道:今天所谓的回族,如果他实际上已经放弃了伊斯兰的功修,已经放弃了伊斯兰的道德,那么,他实际上已经不再是穆斯林,即使他还要走坟,即使他还要土葬,即使他不吃猪肉(只能是暂时的)。这时,他们和他们蔑视的卡菲尔是没有任何区别的,如果说有区别的话,那就是户口本上民族一栏不同!由以上看来,回族不是天然的穆斯林!

理解这位兄弟的良苦用心。然而试问,如此论断,中国还剩多少穆斯林?此论调与历史上赫瓦雷吉派的论调有何区别?

在国际上,妄断他人为“卡菲尔”(悖信者)的极端之举,已经成为穆斯林自相残杀的导火索,某些极端组织竟然在清真寺里安放炸弹,然后口诵“台可比勒”(真主至大)引爆炸弹。他们极端之径就在于先将穆斯林断为卡菲尔,然后为他们的大开杀戒授以合法托辞,然后别有用心的西方媒体将他们的极端行径无限放大,等同于伊斯兰。

妄断他人悖信,并非基于正确的认知和严谨的分析,更非是对信仰与行为之关系的辩证分析,而仅是对不满现状做出的简单而鲁莽的回应。这是他们与正统教义学家之间的根本区别。


爱资哈尔大学校长艾哈迈德·塔伊卜长老曾在开罗国际伊斯兰大会上指出:当代穆斯林面临的最危险的问题是妄断穆斯林为悖信者,及其导致的思想和认识的混乱;妄言教法判决,及其导致的对穆斯林的随意杀戮。伊玛目安萨里说:“放弃判定和团结一个悖结者所犯下的错误,远比以悖信为由而杀害一个穆斯林所犯的罪过要小的多得多。”伊玛目穆罕默德·阿布杜说:“如果一个人所说的话,从各方面来说都可视为是悖信的言论,但是,只要有一方面可被理解为有信仰的话,那么,就不允许妄断此人为悖信者。”

综上所述,中国穆斯林有史以来皆为边缘存在的少数族群,受大环境影响,我国穆斯林坚守宗教功修的人为少数,尤其在中东部地区。因此,中国伊斯兰传统教义学不将“身体力行”纳于信仰要素正是基于包容、守望的心态,即便对于那些信仰淡化甚或丧失的回回们,我们亦对他们表示期待,因为信仰丢失在“羊圈”中总比丢失在“草原”上或丢在别人的“羊圈”中更易找回。 

刘学强

于洛阳西工

2018..

 

参考书目:

1《菲格海·艾可白勒》艾布·哈尼法著

2 《台里黑苏·凯比尔》马良骏阿訇编著

3《麦祖百图·阿最米》马良骏阿訇编著

4、《解经工作培训参考资料汇编》中国伊协编2016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刘学强 信仰 要素 口舌招认 鲁坤 伊玛尼 基柱

上一篇:刘学强:青海游记——参加全国首届“我心目中的好阿訇”颁奖典礼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