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明良
马明良,留学回国人员,西北民族大学西北少数民族宗教研究中心主任、伊斯兰文化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甘肃省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中央统战部民族宗教研究基地特约研究员,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兼职研究员,中国宗教学会理事,中国中东学会理事,中国-阿拉伯友好协会理事。
热门排行
马明良:将“大汉族国家”改成“多民族国家”
分享到:
2018-08-04 09:23:56 【来源:马明良】 点击:

伊斯兰教传入中国1300多年了,信仰伊斯兰教的十个民族(如回族等),长期以来,与其他民族友好相处,团结奋斗,荣辱与共,共同建设着脚下的这片沃土,他们认同中国就是自己的祖国,形成了爱国爱教的优良传统,他们爱国爱教的事迹感人至深,在历次保家卫国的战争中多少英烈为国捐躯,谱写了可歌可泣彪炳史册的壮丽篇章。这些与历代阿訇们的教育和引导是分不开的,阿訇们功不可没!祈求真主多多回赐他们!

然而,由于阿訇们知识结构的缺陷(中国阿訇们具有渊博的宗教学识,经学水平高,阿拉伯语造诣深,但除了少数外,多数汉语和汉文化功底不够扎实,历史地理知识欠缺),造成了诸多后果,后果之一是在讲瓦尔兹(演讲)过程中,不能用汉语把博大精深的伊斯兰教的理念准确地表达出来,由此往往出现一些误会。比如,有些阿訇给穆斯林大众说:我们生活在大汉族国家里如何如何……。还有的说:我们生活在卡菲日当中怎样怎样……。这种说法很随意,貌似正确,其实,概念不清,表述不准,危害很大。

首先,我们今天所在的国家不是大汉族国家,而是多民族国家,56个民族形成了中华民族大家庭,当然,汉族人口最多,但是我们十个民族也是这个国家的主人,和别的民族一样履行相同的义务,享受同等的权利。

其次,我们生活在非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国家,而不是生活在卡菲日中间。什么样的人是卡菲日?从伊斯兰教的历史和经典来考察的话,有明确的界定。

第一,是否认真主的人,是逆徒,不是信士。

第二,是与穆圣和穆斯林为敌、想置穆斯林于死地,双手沾满穆斯林鲜血的人。麦加古来氏贵族中的顽固派就是典型。他们与穆圣和圣门弟子进行了长期的殊死的武力较量,其中有著名的三大战役(白德尔战役、武侯德战役、壕沟战役),双方互有伤亡。

而今天的汉族和其他一些民族虽然不信仰伊斯兰教,但是,并没有与穆斯林为敌,相反,长期以来,以宽大的胸怀包容穆斯林,与穆斯林和睦相处,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非穆斯林尊重穆斯林,与穆斯林和睦相处,是常态,更长更多历史时期都是如此,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更是如此,有时候,双方之间有误会有矛盾有冲突,但这不是主流。所以,不能把今天的汉族和其他不信仰伊斯兰教的人群与当年穆圣时代的卡菲日相提并论,等量齐观,不能把他们叫卡菲日,而应当叫非穆斯林。真主在《古兰经》里告诫穆斯林说:“未曾因你们的宗教而对你们作战,也未曾把你们从故乡驱逐出境者,安拉并不禁止你们亲善他们,公平待遇他们。”(60:8)也就是说,不仅“天下穆民皆兄弟”,应当彼此友爱,而且对非穆斯林也要报之以仁爱之心。换句话说,当年,穆斯林之所以讨伐那些古来氏贵族中的顽固派是因为他们把穆斯林因信仰不同而赶出家乡甚至杀掉。

今天,在中国这样一个多民族的大家庭当中,各民族互相尊重,互相关心,友好相处,所以,我们不可以说我们生活在卡菲日当中,应当说与非穆斯林生活在一起。这样讲,不但符合经典的精神和穆圣的道路,而且也有利于自身发展。不然,你如何定义别人,别人也如何定义你,也就是说,你把周围的人当作对立面,人家也会把你当做敌人。伊和撒尼(至善)和热和麦(仁爱)是古兰经的关键词,作为阿訇,希望把经典的精粹讲给民众,而不要纠缠于一些细枝末节。

作为一个阿訇(尔林),不但要有渊博的宗教学识,还应当具备历史地理和社会知识,具备高超的施教智慧和清醒的政治头脑。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马明良 大汉民族国家 多民族国家 团结奋斗 友好相处

上一篇:马明良:中国穆斯林的发展道路
下一篇:马明良︱为什么西方先进而穆斯林落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