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明良
马明良,留学回国人员,西北民族大学西北少数民族宗教研究中心主任、伊斯兰文化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甘肃省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中央统战部民族宗教研究基地特约研究员,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兼职研究员,中国宗教学会理事,中国中东学会理事,中国-阿拉伯友好协会理事。
热门排行
马明良:坚守中道 抵御极端 关于伊斯兰教领域去极端化的思考
分享到:
2019-03-26 03:52:48 【来源:中国宗教】 点击:

就伊斯兰教领域而言, 极端主义产生的根源是多方面的, 如贫穷和被边缘化, 不公正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 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刺激, 对宗教教义和经典的错误理解甚至歪曲, 扭曲的民族观、宗教观和文化观, 等等。

极端主义对世界和平的破坏和对国际惯例、国际规则的挑战, 对我国国家安全、民族团结、社会稳定、文化安全和意识形态安全的危害, 是人所共知的。如何抵御和防范极端主义, 很多专家学者提出了一系列真知灼见和行之有效的对策, 比如有的学者提出硬性措施和软性措施相结合。硬性措施是指利用物质和技术手段, 对宗教极端组织的人员、武器、资金、信息等予以管控和打击。软性措施是指从思想认识上防范宗教极端思潮, 加强解经工作, 打击歪理邪说, 增强思想免疫力, 防止宗教极端思想的渗透和传播。还有打击少数与团结多数相结合, 治标与治本相结合, 等等。本文拟驳斥对经典和教义的歪曲, 正本清源, 彰显伊斯兰教的和平和善与中正中道理念, 从思想认识根源上做好去极端化的工作的视角谈点浅见。

极端主义者打着伊斯兰教的旗号, 故意歪曲《古兰经》经文, 鼓吹歪理邪说, 蛊惑人心, 误导大众。受西方一些财团和政客操纵的媒体出于某种政治需要连篇累牍地发表文章和评论, 不厌其烦地说伊斯兰教是滋生恐怖主义的宗教, 一些不太严谨的专家学者也在人云亦云, 并拿出《古兰经》中的只言片语, 断章取义, 说伊斯兰教就是主张暴力恐怖的宗教。对此, 不能听之任之, 必须拨乱反正。

首先, 伊斯兰教是提倡和维护和平的宗教, 《古兰经》反复强调和平, 和平是《古兰经》的一条主线, 贯穿始终。在伊斯兰教中地位仅次于《古兰经》的“圣训”也倡导和平, 赞美和平。当年有人问穆罕默德“穆斯林”是什么人时, 他简洁明了地回答:“穆斯林是指他人能从其手和舌得到安宁 (和平) 的人”, 即真正的穆斯林从来不用言语和行为伤害别人, 使人不得安宁;相反, 穆斯林是不但在口头上, 而且在行动上都致力于和平的人。

《古兰经》提倡不同信仰者之间应和平共处。伊斯兰教所提倡的爱, 不限于其信仰者之间, 而广及于全人类, 无论民族、种族、肤色、语言、贫富、强弱、智愚, 乃至宗教信仰, 因为人类同宗同源, 理应相信相爱。

公元622年, 穆罕默德在创建麦地那穆斯林政权的过程中, 容纳了所有生活在麦地那及其周边地区的不同族群、不同宗教信仰者——在这个政权里, 穆斯林、犹太教徒、多神教徒和具有各种信仰的人都能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穆罕默德以法律的形式确认了这一原则, 他与麦地那的居民共同制定了所有人所遵循的一个宪章, 即著名的《麦地那宪章》, 根据这个宪章, 对非穆斯林要善待, 只要他们不与穆斯林为敌, 就保护其生命财产安全, 确保其宗教信仰和名誉不受侵犯。在他之后, 随着哈里发国家版图的扩大, 境内的非穆斯林越来越多, 穆斯林与基督徒、犹太教徒、拜火教徒和其他宗教徒和睦相处。非穆斯林的生命、财产安全和人格尊严得到法律保护, 宗教信仰自由得到尊重。非穆斯林中有才能的人还受到重用, 如阿拔斯王朝时代 (750-1258) 国家的最高科研机构智慧宫中的翻译馆的馆长聘请一位基督教徒担任。

然而, 伊斯兰教也不是无条件地主张和平, 在一定条件下, 《古兰经》也允许使用有限的武力。比如, 当穆斯林受到进攻的情况下, 双方如果处在敌对和战争状态下, 允许使用有限的武力来确保和平, 维护自身尊严。当年, 穆罕默德领导下的麦地那穆斯林政权与麦加的古来氏贵族之间处在敌对状态。之前, 生活在麦加的穆斯林因其信仰而受到古来氏贵族的迫害, 穆罕默德本人甚至遭遇谋杀, 相当多的穆斯林被驱逐出麦加, 背井离乡, 被迫来到麦地那。从公元622年到630年间, 双方之间发生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斗, 比较大的战役就有三次 (白德尔战役、吾侯德战役和壕沟战役) , 双方互有伤亡。在此情况下, 《古兰经》有些经文允许使用有限的武力来保护自己。有些人或出于无知, 或别有用心, 断章取义, 拿出经文试图证明伊斯兰教是主张暴力的宗教, 极端分子将其作为鼓吹杀害异教徒的经典依据。很显然, 这是对相关经文问世背景不了解导致的误解, 或是有意曲解。他们把特殊情况下的特例当做一般原则, 把非常时期的非常规做法当成常态看待, 这是非常严重的错误, 必须拨乱反正, 把颠倒的再颠倒过来, 恢复其本来面目。

中国穆斯林秉承伊斯兰教的宗旨, 千百年来, 与其他非穆斯林平等交流, 和睦相处, 共同建设着自己脚下的这片沃土, 与中华各民族结成了兄弟情义和息息相关的命运共同体。偶尔有一些纷争, 主要是因误会造成的, 特别是由于封建专治统治者的挑拨和煽动造成的, 那不是双方关系的主流, 主流是团结友爱。他们把自己的命运与祖国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平时建设国家, 战时保卫国家, 每当祖国处在危难之际, 总是挺身而出, 站在保家卫国的最前列, 为国捐躯者代不乏人。特别是改革开放后的今天, 信仰伊斯兰教的十个民族与其他民族共同团结奋斗, 共同繁荣发展, 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着。

行文至此, 也许有些人会问:伊斯兰教不是还有“圣战”一说吗?不是主张与异教徒展开“圣战”吗?其实, 伊斯兰教没有“圣战”一说, 没有所谓神圣的战争, 只有和平是神圣的, 人的生命和尊严是神圣的, 维护和平和人的生命、人的尊严才是神圣的。《古兰经》明确指出:“凡枉杀一人如同枉杀众人, 凡救活一人如同救活众人。” (5:2) 根据伊斯兰教教义, 滥杀无辜, 罪大恶极, 必下地狱。

“圣战”是西方语境下的词语, 伊斯兰教里面没有“圣战”一词, 只有“吉哈德”理念。“吉哈德”在阿拉伯语里有“尽力、勤勉、奋斗”的意思, 作为一个伊斯兰教的特定概念, 它与另外一个词组“菲塞比力俩”相连, 构成“吉哈德菲塞比力俩”即“为真主的道路而奋斗”。何谓“真主的道路”?一般泛指伊斯兰教信仰和道德。也就是说, 穆斯林有义务为加强伊斯兰教的信仰和道德而奋斗。如何奋斗?难道像极端分子所做的、像西方有些媒体所渲染的那样用武力与异教徒作战吗?不是的。“为真主的道路而奋斗”的路径多种多样, 主要是以理服人, 以情感人, 以德化人, 其根本的着眼点在于净化人、塑造人、提升人;其主要的用力点在于向人的心灵呼唤, 着力调动人性中向善的一面, 唤醒沉睡在人的心灵深处的爱的力量和崇高而神圣的感情。

伊斯兰教提倡宗教信仰自由, 《古兰经》说:“真理是从你们的主降示的, 谁愿信就让他信吧, 谁不愿信就让他不信吧”。 (18:29) “宗教无强迫”。 (2:256) 没有威胁, 没有利诱, 充分尊重个人的意愿。

使用武力是指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采取的不得已而为之的措施。如当穆斯林受到进攻和迫害, 才被允许使用有限的武力, 但是, 要适可而止, 不能过分, 不能滥施暴力, 滥杀无辜。只要对方停止进攻, 停止迫害, 就应该停止战斗。伊斯兰教的“吉哈德”也不是极端主义者所宣扬的与异教徒展开“圣战”。在伊斯兰教里, 用武力为真主的道路而奋斗的行为被称作“小吉哈德” (小奋斗) , 而与自己的私欲奋斗, 从而战胜自我, 则被称作“大吉哈德”。

伊斯兰教提倡中正之道, 心存敬畏, 忠恕宽容, 体仁而行。我们应该牢牢把握伊斯兰教的和平和善与中正中道理念, 抵御极端思潮, 反对极端主义, 为维护世界和平,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促进民族团结, 维护社会稳定, 坚持伊斯兰教中国化方向, 筑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做出更大的贡献。(作者系西北民族大学博士生导师,穆斯林在线学者专栏特邀学者)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马明良 坚守中道 抵御极端 伊斯兰教 去极端化

上一篇:马明良:中国穆斯林需要补课吗?补什么?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