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园哈志马万福及其孙子马长庆的一生
分享到:
2018-07-17 12:31:16 【来源:中正】 点击:


1

伊赫瓦尼及其产生和发展简历产生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伊赫瓦尼维新运动及其基础上形成的伊赫瓦尼教派使20世纪的中国伊斯兰教掀开了新的一页。伊赫瓦尼,阿拉伯语意为“兄弟”,自称“艾亥力逊乃”,即“正统派”的意思。通称为“新教”。

其宗旨是严格按照《古兰经》原则和《圣训》的要求办事,彻底否定门宦和拱北,强调对真主的崇拜和圣行的遵从;坚决革除中国穆斯林由于长期受汉文化影响而沾染的偏离伊斯兰教义的习俗,提倡“一切回到《古兰经》中去”;大力倡导在中国伊斯兰教育中实行阿拉伯文、中文并授、加强翻译著述和不同文化之间的了解和学习;积极实行简朴易行的伊斯兰教义,大幅度减轻穆斯林大众的经济负担;伊赫瓦尼教派非常注重“舍热尔提” 功修,对天命、圣行和副功的履行主次分明,教义简明,受到国内众多穆斯林的热忱拥戴,皈依者日众,很快成为中国一大独立的教派体系。

一、中国伊赫瓦尼维新运动的产生与发展阶段(1893—1949年)中国伊赫瓦尼维新运动的产物,肇始于十九世纪末叶,其发轫者为马万福(1853—1934年),甘肃省东乡县果园乡果园村人,世人尊称果园哈吉。马万福少时仪表出众,记忆非凡,人称“胎里会”。22岁穿衣挂幛,成为北庄门宦一名年青有为的阿訇。他博览群经,学识渊博,精通阿拉伯文和波斯文。

1886年马万福偕师去麦加朝觐,历时六年,马万福在圣地学习期间还遍访名师,经常登门求教,切磋圣教真谛,系统全面地学习了《古兰经》、圣训、经注、伊斯兰教义、教法、法律、哲学、苏非思想和历史等学科。在学习和考察过程中,他发现中国穆斯林长期生活在汉文化环境中 ,加之穆斯林大众经济贫穷,文化落后,宗教礼仪和习俗受汉人影响之处甚多,遂深受启发,萌发了改革中国伊斯兰教的愿望。

1892年马万福回国途经湖北老河口,被当地穆斯林挽留执教一年,他一面广收学生,培养人材,一面指出国内穆斯林沿袭已久的不符合伊斯兰教义的流俗。

1893年马万福回到家乡,号召全国穆斯林“凭经立教,遵经革俗”,受到当时北庄门宦十大著名阿訇的支持,于是公开脱离门宦组织,另创伊赫瓦尼教派。

由于马万福宗教学识渊博,经学水平极高,能够系统地讲授认主学、经注学、圣训学、教法学和波斯文经典,纵论伊斯兰各教派学说,探究其沿革与得失。他讲经条理清楚,深入浅出,受到学生和教众的热烈欢迎,吸引八方学子前来求教,使得各地求教者无不倾心相从,于是伊赫瓦尼思想迅速向全国传播,为中国伊斯兰教的生存与发展注入了无限生机与活力。由于伊赫瓦尼产生较晚,原先的格迪目教派和各门宦均称伊赫瓦尼派为“新教”,而他们则以“老教”自居,“新老之分”在于产生时间的早晚。

其实就伊斯兰教理、教义、教法而言,马万福倡导的伊赫瓦尼并未对伊斯兰教赋予任何新的内容,他倡导“维新”的目的就是为了刷新教门,要求中国穆斯林大众回到穆罕默德圣人时期的伊斯兰道路上,坚决按照《古兰经》、《圣训》办事。

马万福强调穆斯林的一切宗教功课、宗教活动、祈祷仪式以及其它礼仪都必须严格按照《古兰经》和《圣训》的规定举行。也就是说,虔诚的穆斯林律己的根据只有《古兰经》和圣行。《古兰经》是穆斯林行为和义务的最高难则,是一切精神、理论问题的根据;圣行是穆圣的德行,是穆斯林学习效法的标准。他又强调在解决社会问题、宗教理论、剖析《古兰经》和《圣训》时不允许超越伊玛目哈乃菲的教法体系而有新的主张。

马万福顺应时世,依据《古兰经》和圣训,在甘肃、青海首倡,很快波及到全国,得到了国内众多知名学者的热烈支持,各地开明阿訇和社会贤达的群起响应。宁夏的郭四高、汪乃比、虎嵩山、张锦云、虎学良(后期)、马福龙(后期);陕西的刘遇真、萧德珍(早期);华北地区的王静斋、萧德珍(后期);河南的马广庆、陈克礼(后期);上海的买俊三;北京的庞士谦;山东的穆华亭、马体环;云南的白亮诚、王少美、马绍美、马维海;湖南李仁山、张春三;广西的丁振翼、马玉成;湖北的韦诚荣;广东的刘传根分别成为当地伊赫瓦尼维新运动的领军人物。

一代学者马坚先生早年北上求学时,就在固原三营虎嵩山帐下攻读伊斯兰教经典。马万福在甘肃东乡提出著名的“果园十条”后,1914年,刘遇真在西安提出“有益于生者,忠诚于死者”的“十二条”改革主张 ;1914年折子沟阿訇在在西宁提出“十三条”改革主张;马骏阿訇在西宁又提出“十条”改革主张;1916年萧德珍在其《醒迷要录》中提出“十五条”改革主张;上个世纪30年代,马祥作增补六条规定。1936年马玉成在桂林发布《回教最要改良条件》“十条”;虎嵩山在宁夏也提出过自己的若干改革主张。虽然名称不同,但内容要点基本一致,即共同强调端正教乘与道乘的关系,狠抓久已松弛的“五桩天命”功课,革除偏离伊斯兰教教法的礼俗制度。

上述事实充分表明,20世纪之初的中国伊斯兰教已是教律松弛、弊病丛生,改革已成为时代所指,人心所向。从这个意义上讲,伊赫瓦尼教派并非马万福刻意“新创”或者“另立”,事实上乃是中国伊斯兰教维新运动的客观产物,同样,全国著名学者、阿訇异地同声拥护伊赫瓦尼也绝非“心血来潮”或者“无病呻吟”。

时代呼唤中国穆斯林“革新自救”的领军人物,马万福应时而出,担当了这样的角色。尤其需要指出的是,站在马万福身后的许多知名学者和阿訇以及他们培养出来的更多的优秀人才是伊赫瓦尼教派不断发展、壮大的主要原因和动力,伊赫瓦尼教派的壮大是他们共同努力的结果。

2

1923年到1933年,10年间马万福受马麒委派先后在化隆县的群科、湟中县的上五庄邦巴、鲁沙尔等地清真寺开学讲经。经过10年的教学讲经活动,马万福培养了一批宗教学识水平较高,并积极拥护其主张的伊赫瓦尼派骨干力量,其中较有影响的阿訇有:

马遇真,经名穆罕默德,是马万福长子。故又叫大师傅,自1928年到1958年,先后在青海省大通县上乱泉、极乐、塔尔湾,化隆县群科、扎巴,湟中县上五庄乩纳、邦巴,甘肃省临夏市的祁寺、东乡县的纳勒、果园、广河县的田家以及西宁市的白玉巷等地清真寺开学讲经。

马遇道,经名穆罕默德,是马万福次子,故又叫二师傅,1931年至1945年,先后在西宁衙门、南关、湟中县的上五庄邦巴、纳布藏,化隆的群科、西关,大通县城关,民和县旮旯等地清真寺开学讲经。(马长庆阿訇的父亲)

马遇明,经名伊布拉赫麦,马万福三子,故又叫三师傅,从1932年到1945年,先后在循化县的白庄、街子大寺,大通县的白崖,西宁市的北关等地清真寺开学讲经。

马遇德,经名艾海麦德,马万福四子,故又叫四师傅,从1936年到1959年,先后在化隆县的扎巴、西关,兰州市的新关,西宁市的北关,甘肃东乡县的果园、苦妥,广河县的三甲集,康乐县的陶家村等地清真寺开学讲经。

马世荣,经名努日曼,从1939年到1988年,先后在大通毛拜胜(城关)清真寺和湟中上五庄邦巴清真寺开学讲经。

马德庆,经名麦斯欧德,从1942年到1952年,先后在化隆县昂思多,西宁市下林家崖等地清真寺开学讲经。

马永庆,经名胡赛尼,这个时期曾任西宁市白玉巷清真寺阿文学校校长。

马受庆,经名萨尔德,从1939年到1982年先后在西宁市北关、白玉巷、上林家崖,化隆县的西关、二塘、贵德县的南关,甘肃省东乡县的果园,平凉县的西寺,陕西西安的大学巷等地的清真寺开学讲经。

马拜克(1916~1979年),又名金龙,19岁入西宁东关大寺学习,毕业后先后在湟中清真寺、循化苏只清真寺开学。1947年应七五军副军长韩有文之邀,前往新疆迪化(今乌鲁木齐)任七五军随军阿訇。马拜克阿訇,德高望重,学识渊博,在群众中享有威望。1949年9月与韩有文一起起义。1953年任化隆县人民代表、人民委员会委员。1955年任青海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

此外,还有马顺庆、马佩庆、马惠庆、马长庆、王德祯、哈密马守忠、穆真清、化隆马福良和民和马守贞等都在西宁等地清真寺开过学。其中马长庆(马万福孙子)阿訇先后在北关、南关清真寺开学。自1995年至今任西宁东关清真寺教长。(与昨日归真,愿主慈悯他)

民国时期在全国各地开学讲经的阿訇还有上海的马光庆阿訇、湖南的李仁山阿訇、云南的马阿訇、新疆的丘兰田阿訇、汉中的袁阿訇等。通过上述阿訇在各地的宣传,使伊赫瓦尼得到长足的发展和广泛的传播。

1941年,由马祥臣(马禄)教长发起,在西宁东关清真大寺举办了经学研究班。主要参加者有:马遇道、马士福、马兆瑞、马世珍、韩成元、马进新、牛启秀、敏万卿、尕太启、尕巴燕、尕张巴、杨学海、马宝仁等著名伊赫瓦尼派阿訇。这个研究班集中研讨了经堂教育中常用的一些教材,如《凯俩目》(教义学)、《撒尼》(教法学)、《嘎最》(《古兰经注》)、《拜亚尼》(阿语修辞学)、《满俩》(阿语语法)、《胡赛尼》(波斯文《古兰经注》)、《者俩莱尼》(《古兰经》简易注释)等。

对其中的有关教义学、教法学等方面的问题重新进行探讨,力求准确把握,深刻领会,通过研讨,提高了阿訇们的经学水平,最大限度地统一了认识,为进一步传播伊赫瓦尼奠定了理论基础。与此同时,为培养大批宗教人才,东关大寺扩大了经堂教育的规模,招收满拉(学员)定额为100名,实际上在寺满拉常年保持在120名左右,分中学班和大学班两个班。经过多年的培养,造就出了许多经学水平较高的人才。

其中影响较大的有:买成章(曾任东关大寺教长)、韩生贵(原青海省政协副主席、伊协会长)、马相臣(曾任东关大寺教长)、马兆瑞、马士福、马得福阿訇和上海小桃园清真寺的尕湖北阿訇、汉口的殷阿訇、四川的朱阿訇、河南的白阿訇、兰州的杨森阿訇(原兰州西关大寺教长)、郑州的马超仁阿訇等,他们毕业后,分赴各地任清真寺教长,为宣传伊赫瓦尼派发挥了重要作用。

3

小故事:

果园二师傅等人到麦加后见到了许多不符合教门之事,二师傅抓住天房的幔子哭着祈祷:真主啊!如果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要在他们(万哈丙耶面前)说个真话!

不久便在麦加的大学毕业典礼上他代表了中国哈吉上台讲话…

二师傅上台后说:万赞唯独调养普世之真主,最好的结局属于一切敬畏者,与赞和祝贺众圣人和众使者的至尊贵者:我们的领袖穆罕默德、以及他的家属和他的圣门弟子们!夸主赞圣之后!二师傅念了:(教门只是行忠,教门只是行忠,教门只是行忠!)

圣人(愿主福安之)之所以把这句话重复了三遍是因为行忠(对教门的忠诚)的重要!所以我本着行忠的态度向你们讲几句!我是来自中国的众多哈吉中的一名哈吉!首先我代表中国哈智向你们说赛俩目“安色俩目尔来库目”

其次我们从中国爬山涉水历经千辛万苦来这里只为三个目的:

第一:我们朝觐,来完成我们的功课!

第二:我们来探望贵圣的坟墓!因为至圣说过:我归真后探望我的坟墓之人就像我活着时拜访我一样!贵圣在世时我们没见过,所以(穆圣逝世之后,因为朝觐的缘故)我们来探望贵圣的坟!

第三:我们向你们学习教门,看看你们怎样遵行教门!

可是我们到这后我们看到的和我们心中所想的完全不同!我们在这个尊贵的地方看到了许多的新生异端,许多不符合教门的事情出现在了这里!我们看到你们的男人都不留胡须!难道留胡须不是圣行吗?我们看到许多青年人在吸烟,你们麦加(穆圣的出生地)的人可以吸烟吗?这符合教门吗?许多女人头发、脖颈、胳膊,甚至胸都裸露出来了,难道这符合古兰、圣训吗?

我们看到了男女混合游玩,难道这符合古兰经、圣训,符合教门吗?男女混合不是非法吗?你们完全可以分开游玩,或者中间做个隔离的墙!这是圣人出生的地方!这是降示古兰经的地方!在这尊贵的地方你们就如此胡做非为吗?假如圣人在世时他看到你们的所作所为时,他一定会因为你们的行为而使他吉祥的心忧愁,贵圣一直在他的坟里活着啊!你们的学者难道没看到经典吗?我们向你们学习什么?难道学习这些陋习(吃烟)吗?你们的学者怎么不说真话?

尔萨圣人曾经说过“哎诚实的人啊,你们就像盐,一切人就像食物,食物坏了可以拿盐治,但如果盐坏了拿什么治?”如今我们中国以及其他国家的穆斯林就是食物,你们就是盐,我们坏了用你们治,如果你们坏了拿什么治?现在是你们坏了!你们说拿什么治?我抱着行忠(坚持真理)的态度向你们演讲,如果我的话符合古兰、圣训,符合教法时你们把它承禀给你们的国王!如果我的话不符合时你们丢下它!(万赞全归真主)。

果园二师傅演讲下台后,全场震惊了,所有人都站起来了,许多人扑到二师傅跟前向他说色俩目!并且说:中国竟然还有这样的阿訇……

这篇演讲是用阿语讲的,守庆阿訇做了翻译!守庆阿訇说:我们的爷爷(果园哈吉)和父亲(二师傅)在任何时候都在说真话,甚至于到麦加也不例外,那是万哈丙耶统治的地方,得罪他们就有被杀头和监禁的危险,但是他们没有害怕,退缩!他们为了教门豁出去了!他们从不说今世之妄言!他们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在劝告!

4



马长庆(1936年3月—2018年7月16日),男,东乡族,出生于甘肃省东乡族自治县,阿文大学,伊斯兰教经堂教育专家学者。曾任政协全国委员会第十一、十二届常委,政协第十、十一、十二届青海省委员会副主席,省伊斯兰教协会会长、省伊斯兰教经学院院长、西宁市东关清真大寺教长。

2018年7月16日,马长庆因病在西宁逝世,享年83岁。 


马长庆系果园哈志次子马遇道之子,少年时期便在北关阿文中学校学习,十三岁时,就在老家清真寺讲沃尔子。此后在东乡老家清真寺学习并给低年级学生授课,十八岁时任平凉市清真寺教长。

1992年在西宁北关清真寺任教,同时开设功沃(经学课),是为数不多的精通此门课程的人。

1958年宗教改革时期,马长庆一边做修表工人,一边在家中偷偷讲经授课。改革开放后应邀去西宁北关清真寺任教。

太多的事迹不一一赘述,长庆阿訇对教门的兢兢业业都印在了历史的柱子上。

如今,学者离去,唯有悲痛相惜。

5

学者的损失是整个民族的损失,至此中国穆斯林的天空下又少了一颗明星,先辈们在教门上的努力是我辈无法企及的,如今,学者离去,悲痛涌来,无法逃避,像铁锤砸在胸口,拷问良心,拷问对教门的忠诚。我们深知在教门之中还有很多路要走,而走好这条路离不开这些大阿訇。马长庆阿訇出生于宗教世家,其爷爷,父亲,都为中国伊斯兰留下了浓浓的一笔,这些珍贵并来之不易的教门,需要我们去守护,去发扬。

长庆已走,教门长青!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果园哈志 马万福 马长庆 西宁东关清真大寺

上一篇:韩有录:夏日的黄昏 ——哀悼马长庆阿訇去世
下一篇:马文秀:缅怀马长庆阿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