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伊玛目生平概况
分享到:
2018-09-22 06:50:39 【来源:】 点击:
一、伊玛目艾布·哈尼法·努尔曼·本·萨毕堤(伊历80—150年,即公历700—767年);

二、伊玛目沙斐仪(伊历150—204年,即公历767—820年);

三、伊玛目马立克(伊历95—179年,即公历715—795年);

四、伊玛目艾哈麦德·本·罕伯里(伊历164—240年,即公历780—855年)。

  

伊玛目艾布·哈尼法

 

伊玛目——艾布·哈尼法·努尔曼·本·萨毕特,伊拉克库法人,伊历80年出生于库法,伊历150年逝世,享年70岁。

 

萨毕特——大伊玛目的父亲生活在哈里发阿里执政时期,阿里亲自为他和他的子孙作了好都哇。

 

有一天,大伊玛目的父亲萨毕特,在一条小河边,准备洗小净,忽然他见到水中漂着一个苹果,就拾起来吃了一口,这时,他心中想:你不知道这苹果的来源究竟是谁的?这样无考虑地吃下去能行吗?若后世为这口苹果,你受到真主的拿问时,你怎样回答呢?他洗毕小净后拿着啃过的苹果,顺着河边往上走,直到一个苹果园时,他想这苹果就是从这果园淌流下去的,于是他进了果园,看见一个人在里面正在劳动,他问:“这是你的果园吗?”园丁回答到:“是的。”萨毕特说:“我无意间把你的这个苹果啃了一口,请你把这个苹果卖给我,或者请你原谅我。”园丁意识到,这人一定是一位守正不邪的伟大人物,当代盖世无双的清廉人。于是他就说:“我不卖这个苹果,但是有一个条件,如果你能做到的话,我就原谅你。”萨毕特问:“有何条件?”园丁回答说:“我有一个耳聋、目瞎、手足瘫痪的女儿,如果你能娶她为妻的话,我就原谅你。”萨毕特心想:我为了一口苹果,岂能娶这样一个残废人为妻,并一辈子负担她。但转念一想:在今世负担他,比后世为一口苹果受到真主拿问更容易。他拿定主意后说:“我答应你的条件娶她为妻。”于是他们请来证婚人,写了婚书并举行了婚礼。当晚宵礼过后,他进入洞房时,一个漂亮的少女走了过来,萨毕特远离了她。她说:“先生,你为何要远离我呢?我是你合法的妻子。”他说:“你父亲对我说的那个女子不是你。”少女说:“我父亲的话是千真万确,但必须要注解:其意是说我耳聋,自从我母亲生下我到如今,我非理没听;说我眼瞎,指的是自从母亲生下我到如今,除父母和你外,没见过外人;说我哑,指的是自从母亲生下我到如今,我非礼没语;说我手足瘫痪,指的是自从母亲生下我到如今,我非理没取,非礼之处没往。”随后她问丈夫:“你有多少理智?你有多少性欲?”萨毕特回答说:“我有九分理智,一分性欲。”她又问:“我有多少理智?多少性欲?”他回答说:“你有一分理智,九分性欲。”女子说:“我一分理智来克制九分性欲,并虔诚拜主,感谢真主赐给我这样一个伟大的丈夫。”萨毕特说:“我以全美的九分理智来克制一分性欲,从事虔诚拜主,以便感谢真主赐给我如此贤良的妻子。”夫妻先事礼拜,直至五更才同床了,从此便怀上了大伊玛目,所以大家应该仿效大伊玛目的父亲,谨慎饮食,生下守正不偏的孝子贤孙。(参见《索俩梯·麦斯吾丁耶》11—12页)

 

证明艾布·哈尼法的尊贵的圣训有很多,其中一段二位筛赫(布哈里、穆斯林)传述:穆圣说:“假如伊玛尼挂在昴星宿中时,波斯的一位男子一定会获得它。”

     

苏优堤说:“二位筛赫所传述的这段真实性被公认的圣训是证明艾布·哈尼法伟大的最正确的证据。”安俩麦·沙米说:“我们的筛赫——苏优堤肯定了这段圣训指的就是艾布·哈尼法,这就是真实的,毫无怀疑的,因为波斯人中任何人的知识没有达到他的程度。”穆圣的又一段圣训证明了艾布·哈尼法的伟大 。穆圣说:“在伊历150年世界的装饰将会消逝。”因此,筛木苏·艾印麦堤·苦尔吉说:“这段圣训所指的是艾布·哈尼法,因为他正好是在那一年逝世了。”(参见《沙米》一册, 39—40页)

     

《古兰经》的解释者、经著学家的领袖、这门学科的奠基者—阿卜都拉·本·阿巴斯,穆圣曾为他做都哇说:“主啊!求你教给他教法学,求你教给他经注学;我的主啊!求你赐给他智惠。”哈马德从阿氏那儿学习了宗教知识,艾布·哈尼法又从哈马德那儿学习了宗教知识。(参见《西勒图·撒里黑乃》

    

 艾布·哈尼法从七位圣门弟子上学习了圣训,他和二十位圣门弟子在同一个时代生活过,这些圣门弟子就是:伊本·奈非里、瓦西莱、阿布都拉·本·阿米尔、本·艾布·奥菲、伊本·哲则耶、阿提伯、米给达迪、伊本·伯斯尔、伊本·苏尔莱伯、筛海里·本·赛阿迪、艾斯乃、阿不都来哈曼·本·耶吉德、麦哈木吉·本·鲁拜吉、麦哈木吉·本·勒比尔、艾布·吾玛麦、艾布·土菲里等圣门弟子。在《太乃外尔》经中又增述了四位:阿木尔·本·哈勒西、阿木尔·本·赛力麦、伊本·阿巴斯、筛海里·本·麦尼菲。

     

总而言之,艾布·哈尼法·努尔曼是除《古兰经》外穆圣最大的奇迹,因为许多圣训中曾预言了他的出世。(《沙米》41—53页)

    

 他的麦孜亥布在世界各大地区广为传播,如:土耳其、印度、信德、河外之地、萨玛尔罕、(中国)等国。甚至在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人们都知道他的学派,这足以证明他的功德无量。

     

据传述大约四千多名学生传播了他的麦孜亥布,他们又教授了许多的学生,如此辈传,直至今日。伊本·哈哲尔说:“一部分伊玛目说‘在伊斯兰教驰名的伊玛目中没有一个人象大伊玛目那样培养出那么多的学生。’”

     

在注释意义隐微的圣训、演绎教法、判决刑事案件和诉讼案件方面使学者们和众人受益最多的是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和他的学生。(愿真主赐福他们!)他的学生中有八百多圣训学家。的确,许多伟大的、具有坚定不移的穆扎黑德(苦修)精神的、到达了穆沙黑德(亲眼目睹)境界的外哩们跟随了他的麦孜亥布。如:伊布拉欣·本·艾德罕、谢给格·布里海·本·伊布拉欣(驰名的修士,他和法官艾布优素福在艾布·哈尼法的门下攻读了《岁拉推》),玛尔鲁夫·苦勒海(伟大的在真主跟前有求必应的、人们在他的坟墓前求雨的筛海,是散勒·赛格推的老师,逝世于伊历200年)、艾布·叶吉德·布斯塔米(一切筛海的筛海)、发最里·本·尔牙则(他在大伊玛目门下学习了教法学、圣训学,他给伟大的伊玛目沙斐仪传述了圣训,伟大的两位筛海——布哈里和穆斯林又接受了他的圣训传述)、达吾德·塔印耶(学者、隐士、大伊玛目的学生之一,他原来学习教法知识,后来选择了苦修、隐居的生活。麦穆哈咀勒布·本·地洒尔说:“假如达吾德·塔印耶生活在过去的民族中的话,真主一定会在《古兰经》中给我们述说他的事迹。”)、艾布·哈米德兰发夫、哈尼法·本·安优布(他说:“真主把知识传授给了穆圣,穆圣又把知识传授给了圣门弟子,圣门弟子又把知识传给了再传弟子,最终知识归于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修士、教法学家、圣训学家—阿布都拉·本·穆巴拉克(他精通法学、文学、语法学、语言学、能言善辩,敬畏真主,坚持苦修,他有许多著作。哲海丙耶说:“他在各种知识、圣训学、苦修方面是这个民族的支柱之一,是伊玛目·艾哈默德·罕百里的老师,他学习了艾布·哈尼法的知识。”)、卧开尔·本·杰拉海,驰名的伊玛目,他长期封斋,每夜封印《古兰经》一次,他执行艾布·哈尼法的教法,以干苏菲,虔诚、苦修、守贫而驰名。化己认主的伊玛目——哈堤木·艾算目也是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的追随者之一。贤品之圈的封印、世界的“古图布”——赛义伊德·穆罕默德·沙孜林耶,以海乃斐派的演讲家和法学家闻名于世,是代替真主治理世界的一位筛海,真主给了他许多的哈力(干苏菲时经过的状态),他说了许多未见之事,他显示了许多的奇迹,有人用两册的著作叙述了他的历史。阿布都·瓦哈卜·舍阿拉尼说:“我没有彻知他的品位,怎能对他说三道四呢?我只是按史学家的方式叙述了他的一些事迹。” 

     

综上所述,假若这些大筛海们发现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有所可疑的话,他们决不会跟随他,也决不会拥护他。沙斐仪派的大学士艾布·尕西木·古什勒牙说:“我听艾布·阿力·旦尕给说:‘从艾布·尕西木·乃苏勒·阿巴吉那里我接受了这个道路(苏菲之道)。’”艾布·尕西木说:“我从什布里那里接受了苏菲之道;什氏从散勒·赛哥推那里接受了苏菲之道;散氏从麦阿鲁夫·苦尔海那里接受了苏菲之道;麦氏从达吾德·塔印耶那里接受了苏菲之道;达氏从艾布·哈尼法那里学习了知识和苏菲之道,这些人中的每一位都赞扬了艾布·哈尼法。肯定了他的尊贵,而且以自己的道统源自于他而自豪。” 

 

海乃斐派的苏菲领袖是我们的领袖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他与筛海发最里·本·尔牙祖、哈桑·白索勒、伊玛·朱阿发勒·撒吉格为伴一同亲奔苏菲之道,经过两年的苦修,达到最高境界时他说:“假如没有这两年的收获,我已陷入了危境。”参见《鲁哈》5:272—273页;《妥里贡·乃贾堤》141页;《古图布·伊勒沙迪》536页;《哈迪格图·乃丁耶》58页;《麦那布·奥信耶》191页。

 

舍勒克·乃菲尔说:“艾布·哈尼法是沉默寡言的,长期思考的,这足以证明他是有苏菲知识,全心全意的致力于教门的重大事物,因为谁有沉默寡言,放弃今世的美德,谁就已获得了所有的知识。”(参见《伊赫牙依》1:28页,《米什卡提·附注》624页)达到“神智”、“亲身体会”的境界的外哩的著作中传述:“大伊玛目是喜爱苏菲派的,是尊敬他们的。”(参见《勒洒莱·奥拉给》5页)

 

弟兄们啊!你们怎么不以上述的这些伟大的伊玛目为榜样呢?他们不但承认大伊玛目的伟大,而且为大伊玛目而感到自豪,难道其中有所疑 惑吗?而他们是执掌教乘、道乘、真乘的伊玛目,他们以后的人在这三方面必须跟随他们,凡是以他们相违背的,都是异端者。

 

阿卜都拉·本·穆巴拉克说:“没有比艾布·哈尼法更适合跟随的人,因为他是虔诚的、真诚的、苦修的伊玛目,是大学士、教法学家,他揭开了任何人以观察、认知、聪明、虔诚没有揭开的知识奥秘。”

 

总而言之,在苦修、虔诚、功修、知识、认知方面任何人不能与艾布·哈尼法相媲美。《沙米》1:45页

 

至于世人对他的赞扬和肯定他的苦修、敬畏、虔诚等美德方面,海推布·伯格达迪、脑伟、伊本·哈杰尔、苏优推、则海丙耶、牙菲尔·舍阿拉尼等圣训学家和史学家们发表了许多言论,若我细细说来,定会成为累述赘文,所以只写了部分,以兹读者。

 

倭玛亚王朝时期,伊拉克总督伊本·海必尔要求艾布·哈尼法做库法的法官,大伊玛目拒绝了他的这一要求,于是总督气急败坏地罚打大伊玛目一百鞭子,每天打十鞭子,但大伊玛目还是不屈服。当总督对大伊玛目的这种态度无可奈何,也就放弃了让大伊玛目做法官的想法。

 

法最利·本·尔牙则说:“艾布·哈尼法是驰名的教法学家,以虔诚、善待旅行者而著名于世,他无论白天还是晚上都坚持教学,沉默寡言,直到有人向他提。”阿萨德·本·阿慕尔说:“艾布·海里法以宵礼的小净做了晨礼四十年,夜间他哭着诵读《古兰经》,甚至他的邻居都听到他的哭声,他在他归回的那个地方共封印了《古兰经》七千多次。”

 

伊布拉欣·本·阿克勒麦说:“我在这个时代没有见过艾布·海里法更虔诚、更能苦修、更有功修、更有知识的一位学者。”

 

伊本·穆尔尼说:“我的《古兰经》读法规则是哈木则的读法规则;我所遵循的教法是艾布·哈尼法的教法。”

 

阿随目说:“倘若把艾布·哈尼法的智慧与全世界人的智慧相比,艾氏的智慧一定更侧重于世界人类的智慧。”

 

谁想详细地了解大伊玛目的美德,就应先阅读有关他的美德的著作。如:《麦阿得乃·叶瓦给堤》、《太布伊最·随海发》、《海拉堤·候萨尼》、《欧古吉·麦勒扎尼》、《舍尕伊古·努尔曼》、《格俩伊都·欧古得》、《绕总·阿林耶》、《麦杂海卜·舍勒夫》、《土乎发土·苏力它尼》、《印堤萨勒》、《布斯汤》等。

 

你不要以为上述大伊玛目的种种美德是海乃斐派的夸张,因为他们不仅仅是这些赞美的传述者,而且是众圣训学家、历史学家和可靠的学者们都承认上述赞扬,并且传述了它。

 

给大伊玛目传授知识的筛海很多,约有六十五位。他们中有:纳菲尔、穆萨·本·艾布·阿依谢、罕玛德·本·艾布·苏莱曼、伊本·什哈布、则海拉、阿克勒麦——伊本·阿巴斯的堂兄、阿卜都拉·本·迪纳勒、阿里格麦·本·麦尔色吉、阿里·本·艾格麦尔、阿塔伊·本·艾卜勒巴海、哈里德·本·阿里格麦、艾布·贾发尔、穆罕默德·巴格尔安塔伊·本·萨伊布、麦阿尼·本·阿布都拉·哈玛尼、满素尔·本·穆尔太麦尔、海沙目·本·欧勒卧、叶给牙·本·赛尔德。《舍勒哈·维尕耶》之前言34、37页传,再传弟子的伊玛目和其他的人中的四千多名筛海从大伊玛目上收集了圣训,因此则海丙耶等说:“大伊玛目是圣训学家。”(参见《沙米》1:46页)

 

伊本·戈锥布说:“我进入了大伊玛目的家里,我发现他在摆满经书的书屋中,我问:‘这些是什么经书?’他说:‘这些是圣训,但我只传述了有益的。’我说请你给我传述几段圣训,然后,他给我传述了圣训。”上述所说的是阐明我们的伊玛目——大伊玛目是《古兰经》的“哈菲兹”(背记者),也是圣训的“哈菲祖”,任何人的知识没达到他的知识程度。也阐明真主和他的使者的敌人——瓦哈比派说:“大伊玛目仅仅接受了很少的几段圣训传述。”是他们的谬误编造。参见《太阿里给穆占里》380页。如:祖佛勒、哈桑·本·赞牙吉、艾布·穆推尔布里海、穆罕默德·本·哈桑、艾布·优素福、卧克尔·本·哲拉海、阿布都拉·本·穆巴拉克、则克勒·本·艾布·扎伊德、哈夫索·本·海牙赛乃海尔、苏菲派的领袖——达吾德·塔印耶、优素福·本·哈里德赛木堤、阿萨德·本·阿穆尔、努哈·本·艾布·麦尔彦等。(参见《舍勒哈·维尕耶》之前言34页)

 

伊布拉欣·本·阿克勒麦、麦亥祖米说:“我在这个时代里没有见过比伊玛目艾布·哈尼法更虔诚、更能苦修、更有功修、更有知识的学者。”谢杂玛勒传述于阿布都·本·穆巴拉克:“阿布都·本·穆巴拉克说:‘我去了库法城,问了那儿的学者们,谁是这个城市里最有知识的?’他们说:‘艾布·哈尼法。’我又问:‘谁是最苦修的?’他们也说是艾布·海里法。凡我问及一种美德中的最高者时,他们都异口同声地回答:我们再不知道除伊玛目艾布·哈尼法外更拥有这种美德的。” 

     

艾布·贾尔发尔·谢杂玛勒传述:“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曾委托一个人替他出售一匹混纺布,其中有几尺质量较差的布,他对这人说:‘你要卖这几尺布时,说明其有缺点后才能卖。’但这人出售那匹布时忘记了说明其缺点,按好布收下了钱,大伊玛目得知了买卖经过后,把全部布匹的钱施舍给了穷人和需求者。”

     

艾布·乃尔目传述说:“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以宵礼的小净礼晨礼长达四十年之久,他从来没有卧床睡过觉,只是在晌礼后坐着睡一会儿,他说:‘穆圣说:你们当睡午觉,以便你们夜间礼拜。’”(参见《米扎尼·苦布拉》1:84页)

     

大伊玛目休息时,演绎一千个问题后才从右翻身,同样演绎一千个问题后才从左翻身,就这样他成了众教法学家之领袖,演绎教法学者之泰斗,因此伊玛目沙费尔说:“众教法学者都是艾布·哈尼法的家眷。”有许许多多的传述者说:“大伊玛目共朝觐五十五次。”一部分史学家说:“大伊玛目最后一次朝觐时,进入天房——克尔白,礼了两拜,在第一拜中右脚站立着念了十五本《古兰经》,在第二拜中他左脚站立念了十五本《古兰经》,拜毕后他祈主说:‘我的养主啊!我确已认识了你,但我却没有真正拜您。所以求您用我完美的认识来补充我这不完美的拜功。’”这时天房的一个角落有个声音说:‘你确已认识了,并行善了,你虔诚的做了礼拜,我已恕饶了你,并恕饶了跟随你的麦孜亥布(学派)的人,直到末日。’”

 

他梦见真主一百次,最后一次,他说:“我的养主啊!在后世你的仆民以什么善功得到脱离?”真主说:“谁朝夕诵念:苏卜哈乃里瓦黑迪里艾哈迪.……,他就得脱离.”

 

他的逝世有两种传述:一说是被冤入狱后,被毒打而逝世的;另一说是被人毒害而逝世的。所以他是一位受过冤枉的、被监禁过的、遭受过毒打的、被毒害过的的伊玛目,伊玛目艾哈默德·本·罕百里不主张《古兰经》被造而遭到毒打后,想起了大伊玛目受冤枉的经过后时,泪流满面地祈求真主赐悯艾布·哈尼法。在那个时期执政的哈里发正是阿巴斯王朝的艾布·贾尔发尔·德瓦尼格,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屠夫般的暴君,是由于嫉妒者、怀恨者的教唆而仇视艾布·哈尼法的。

 

总而言之,艾布·哈尼法在知识、功修、忍辱负重、虔诚、苦修、贤良、尊贵方面到达了他人望尘莫及,无人能与其媲美的品级,尽管如此,他的敌人也很多,这正是真主考验他仆民的常道:“你绝不能发现真主的常道的任何变。”《古兰》(33:62)《太里赫苏·克必勒》121—122页

 

艾布·哈尼法逝世后,在清洗尸体时, 穆罕默德·本·赛玛克发现他的额头上有一行经文,右手上有一行经文,左手上有一行经文,肚腹上有一行经文。额头上的经文是:“安定的灵魂啊!你应当高高兴兴的,受喜的归于你的主,你应当入在我的仆民里,你应当在我的乐园里。”《古兰》(90:27—30)

 

右手上的经文是:“你们进入乐园吧!你们不恐惧,且不忧愁。”《古兰》(7:49)

左手上的经文是:“信道并行善者,我必不会使他们的善功徒劳无酬。”《古兰》(18:30)

肚腹上的经文是:“他们的主以自己的恩慈、喜悦、乐园向他们报喜。”《古兰》(9:21)

 

当人们把艾布·哈尼法尸体放在灵车上,行至沙漠中时,他们突然听到了无形呼唤者的呼唤:“夜间长时间礼拜者啊!白天常封斋者啊!真主已允许你进入祥和的乐园,真主召人到平安的住宅。”《古兰》(10:25)    当他们把他送入坟墓里时,他们又听到了同样的呼唤者的呼唤:“那么,他将享受到舒适、给养与恩泽的乐园。”《古兰》(56:89)《太孜克勒》、《瓦尔咀乃》199页、《伊斯巴庆·太算入夫》7页

  
伊玛目沙斐仪

  

伊玛目沙斐仪(767—820)伊斯兰教沙斐仪教学派的创始人,全名穆罕默德·沙斐仪。沙是他的前四代斐尔的祖先,他以自己的祖先之名而著称于世,他是阿拉伯古莱氏人。伊历 150年生于巴勒斯坦芬鲁(加沙),有人说他生于也门,有人说生于阿斯格兰。他出生的那一天正是伊玛目艾布·哈尼法逝世的那一天。他自幼家境贫寒,父亲早逝,两岁随母迁居麦加,当时他很穷,穷得连课堂笔记纸都买不起,所以他在甲骨和树叶上做记录。由于他没有给老师的工资,所以老师在同学中不重视教授和培养他,因此他心中很忧愁。但是,他并没有说出心中的忧愁,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老师看见沙斐尔在给同学们讲解,听了他的讲解后,对他的聪明、机智、学识和理解能力感到非常吃惊,自此他就开始给沙斐尔免费教学。

 

他在七岁时就能背诵全部《古兰经》。沙斐仪说:“学习了《古兰经》并背诵《古兰经》后,我去了清真寺,在尊贵的学者们的门下学习了圣训和教法学知识。当时我家就住在麦加海夫清真寺所在的那条山路。正当在麦加从穆斯林·本·哈里德门下学习了教法学时,我从朋友那里听到麦地那的伊玛目·马力克·本·艾乃斯的有关情况:他是穆斯林的伊玛目和领袖。所以我想到他那里学习知识,从朋友那里我借了一本马力克所著的《穆宛塔圣训集》我来到了当时的麦加的长官那里,对他说:‘我想去圣城麦地那,希望在那儿到伊玛目马力克的门下学习知识,所以我最大的希望是你为我写两封信,一封是给麦地那的长官,一封是给伊玛目马力克。’长官答应了我的要求,写了两封信,我带信去到麦地那后,打听到了麦地那长官及其住所,就去了长官那里,向他说明了我的愿望,并把信交给了他。他阅读了三遍,尔后看了我一会说:‘你让我拔起一座山比去伊玛目马力克那儿更容易。’于是我说:‘麦地那的长官啊!因你是长官,如果你让伊玛目来这儿的话,并不难啊!’长官却说:‘请他来很难,你不知道他的为人。’长官又考虑了一会儿对我说:‘年青人啊!不如我们一块去见伊玛目马力克。’于是我们就去伊玛目家,长官敲了一下门,一个黑皮肤女奴出来开门,长官对她说:‘给你的主人说:门外来的是长官,有事需要他帮忙。’女奴进去了,过了一会儿她出来对长官说:‘我的主人说:如果你有要事的话,请你写在纸上,他就马上给你回答,如果你一定要和他见面的话,请你下个星期四现在来。’长官再次对她说:‘你再去对你的主人说: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带着麦加长官的一封信,和一个带着麦加长官信的青年。’然后她又回去了,出来时手里提着一把交椅,放在长官面前,她说:‘我的主人说:请你坐下等一等,他马上出来。’然后我们坐了一会儿,伊玛目出来了。他身着粗衣,长官就把麦加长官的信交给他看,他开始读信,一直读到:‘穆罕默德·本·伊得勒斯·沙斐尔是位高尚的人,他的情况是如此如此的,他到你这儿是为了学习《穆宛塔》经,请你圆满他的愿望。不要让他失望。’这时他用力把信扔到地上,双目流着泪说:‘苏布哈南拉(赞主清高!),圣人的知识到了以信件来寻求的地步。’沙斐尔说:‘我向前走了一步说:愿真主相助你!我是一个求学者,我的情况是如此如此的。’这时他目不转睛地注视了我良久,伊玛目是精通吉兆学的,他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穆罕默德。’他说:‘穆罕默德啊!你当敬畏真主,远离罪恶,因为将来你会成大器。’我说:‘好。’他说:‘真主把一道光投入了你的心中,你不要以罪恶熄灭它。’他说:‘现在你回去,明天你和念《穆塔宛》的同学们一起来上课。’于是我就回去了。第二天我和同学们一起来了,开始学习,用了不多时日就读完了全部《穆塔宛》。此后我就住在麦地那,直至伊玛目马力克逝世。” 

     

伊玛目沙斐仪说:“我的第一位老师在我七岁时,就已给了我教法判决(非太瓦)的许可证。” 

     

他又说:“我与别人争论只是为了真主借我的口或对方的口给人类宣扬真理。” 

     

哈米丁耶说:“有一天伊玛目沙斐仪从萨那到麦加。他在手中包着一万枚银币,住在麦加城外,分舍了全部银币后,才进了麦加城。请你们看看他的功修:他把夜晚分成三份,三分之一用来学习知识,三分之一用来礼拜,三分之一来睡觉,他每天念全部《古兰经》一次,在斋月念四十次。”

    

 沙斐仪说:“我不吃食物,除非少量的,吃这点食物是因为不在学习知识和进行功修方面会发生松懈。” 

 

伊玛目舍尔拉尼在他的著作中证实:伊玛目沙斐仪时常和苏菲们同坐,甚至人们在此方面诽谤他,然后他说:“我与他们同坐而获得了从给我教授知识的老师们那里没有获得的两句话:(1)他们的哲言:时间是宝剑,如果你没割断它的话,它便割了你;(2)哲言:你使自己的身体从事于善功,否则,你就已促使它做坏事。” 

     

舍尔拉尼又说:“伊玛目依时常嘱托伊玛目罕伯里:要他尊重苏菲派,与他们同坐来往。证实这个话的是《扎烽欧·吾苏里》经中传述:沙斐仪和罕伯里经常来往于苏菲派的集会,参加他们的记主场合。有人问:为什么你俩经常和这伙人来往呢?”他俩说:“在这伙人跟前有教门的主要部分,就是敬畏真主、喜爱真主。”(参见《勒洒莱·奥拉给》7页)

     

穆斯林的兄弟姐妹们啊!你们应当思考一下伊玛目沙斐仪的美德、行为、品级和功修,难道瓦哈比不感到羞愧吗?他们说:“我们和沙斐仪一样,跟随他的学派是异端,跟随他的人是迷误的。” 

     

他跟穆斯林·本·哈里德、苏夫扬·本·欧耶乃、马力克·本·艾乃斯学习了圣训;勒必尔、赛里目、穆拉迪、艾布·易卜拉欣·麦孜宁耶、艾布·扫勒、伊卜拉欣·本·哈里德、艾哈迈德·本·罕伯里跟他学习了圣训。伊历195年他前往巴格达,住了一个月后又去了埃及,伊历203年7月的最后一个主麻夜逝世于埃及。

  
伊玛目马立克

  

马立克(约715—795年)。伊斯兰著名的教法学家、圣训学家,逊尼派马立克教法学派创始人。伊玛目马立克以‘吾斯塔孜艾印麦’(众伊玛目的老师)、‘谢赫欧莱玛’(众学者的师长)著称于世。伊历90年生于麦地那,179年逝世于麦地那,他不但是罕智地区被公认的伊玛目,而且是世界穆斯林公认的教法学伊玛目。他值得自豪的是伊玛目沙斐尔是他的得意门生。他跟七百多位老师学习过知识,其中有:海沙目·本·欧勒外、穆罕默德·本·蒙克得尔、纳菲尔、叶给牙·本·赛尔德、祖胡拉、莱斯阿·艾必阿卜都·拉赫曼、麦则德·本·艾斯来目。

    

 他的三百位老师是再传弟子,无数的尊贵学者们在他的门下学习了知识,他的门生中有许多高尚的长老。如:伊玛目布哈里、伊玛目穆斯林、欧拜都拉、穆斯里麦·格尔乃必、阿布都拉·本·外亥卜、叶给牙·本·叶给牙、麦阿尼·本·尔撒等。以及其他圣训学的伊玛目,如:铁尔麦则、艾哈德·本·罕伯里、叶给牙·本·麦阿伊尼、艾布·达吾德。(愿真主喜悦他们!)

 

阿卜都·阿则孜·本·艾卜·哈则目、艾布·海沙目、穆罕默德·本·伊卜拉欣·本·迪纳尔、伊玛目沙斐尔(愿真主赐福他们!)也是他的门生。

     

伊玛目马力克非常重视知识和教门,他洗小净,喷香水,梳理头发和胡须后,铺上新单子,坐在上面,才给学生上课。有人问他:“这是为什么?”他说:“为了表示喜爱圣人的遗训和他的宗教。” 

 

叶给牙·本·赛阿迪说:“我没见过比伊玛目马力克更能背记可靠圣训的人。”伊玛目沙斐仪说:“我在麦加居住时,有一天我的姨母对我说:‘昨晚我梦见,这个时代最有学问的、最尊贵的一个人今晚将会逝世。’从此我们就考虑这个梦,后来,后来我们得知那天晚上逝世的正是伊玛目马立克。”伊玛目马立克在每天晚上都梦见圣人。

    

 有人向伊玛目艾布·哈尼法询问关于伊玛目马立克的事情?他回答说:“我没见过比伊玛目马立克更精通圣行的人。” 

 

伊玛目马立克说:“谁遵循了苏菲的道路,而他没有遵循教法,那么他已成了”精吉给”(叛教的);谁遵循了教法,而他没有遵循苏菲之道。那么他已变成了“发西给”(坏人);谁使两者并行,那么,他已成了真实的穆民。” 

     

伊玛目的这一明断,把苏菲提到和教法学同等的地位,即无有苏菲的教法是徒劳无益的,同样无教法的苏菲是虚妄的,我们坚信无疑的明确,伊玛目马立克是一位苏菲学家,而不仅仅是喜爱苏菲派的,总而言之,伊玛目既是苏菲家、又是教法学家。(参见《勒洒莱·奥拉给》)

  

伊玛目艾哈麦德·罕百里
  

伊历164年生于巴格达,伊历241年逝世于巴格达,享年77岁。艾哈麦德·罕百里,(780—855)伊斯兰教逊尼派圣训学家、教法学家,罕百里教法学派创始人。他是一位虔诚的教法学伊玛目,特别善长圣训学,他成长于巴格达,学了许多知识,后来旅行到库发、巴什拉、也门、叙利亚等地,他在这些地区的学者们的门下学习了各种知识。教授他圣训学的老师有:叶哈亚·本·赛阿迪·格塔尼、叶吉德·本·哈鲁乃、苏夫扬·本·欧耶乃、穆罕默德·本·伊德勒斯·沙斐尔、阿布都·兰咱格·本·胡玛目。他的两个儿子——阿布都拉和撒力哈及艾布·则勒阿、穆斯林·本·罕贾智·内沙扑尔、穆罕默德·本·依斯玛依·布哈里、罕伯里·本·伊斯哈格、艾布·达吾德从他上传述了圣训。但布哈里在他的圣训集中只从他上传述了一段圣训。

     

伊斯哈格·本·拉海外黑说:“罕百里是真主派遣于仆民的证据。”

     

伊玛目沙斐仪说:“我在巴格达没有见过比艾哈迈德·本·罕伯里更敬畏真主,更有知识,更虔诚,更尊贵的人。”

     

伊本·赛尔迪·达勒说:“我没有见过比艾哈迈德·本·罕伯里更能背记圣训,更能注释圣训、理解其奥秘的人。”

     

艾布·赛勒哈说:“伊玛目罕百里每天做三百拜副功拜。”
     

伊玛目沙斐仪说:“伊玛目艾哈迈德·罕百里通宵达旦做礼拜,每天全念《古兰经》一次。” 

     

有一天有人问伊玛目罕百里:“能背记十万段圣训的人,可以称其为教法学家吗?”他回答说:“不是。”这人又问:“能背记二十万段圣训的人,能称其为教法学家吗?”他还是回答说:“不能。”这人又问:“那么能背记四十万段圣训的人呢?”他回答:“是的。”伊玛目罕百的儿子阿卜都拉和艾布则勒阿说:“伊玛目罕百能背记一百万段圣训。”在《推布尕堤》中也同样叙述过这内容。

     

通过这本小册子我们了解了四大伊玛目的情况及美德。他们的美德数不胜数,人共皆知,这本小册子无法详细地叙述他们的种种美德,我们也不再一一细说了。然而引人入迷途的瓦哈比耶们说:“我们和四大伊玛目一样,也是‘穆直太黑德’(教法演绎学家),可以从经训中演绎教律。”我们对这些怎么说呢?我们只求真主护佑,使我们平安,保护我们在正道上免遭失足之险。愿真主襄助我们坚定不移地跟随逊尼派,

 

让我们得到良好的终结,愿真主以外哩们的吉庆和他们的“究里”的面份把我们复活在他们的行列中,阿敏!(参见《赛毕龙·乃扎堤》18—27页)

     

哈乃斐派苏菲修士们的领袖是最完美的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沙斐仪派苏菲修士们的领袖是尊贵的伊玛目沙斐仪;罕百里派苏菲修士们的领袖间虔诚的伊玛目罕百里;马立克派苏菲修士的领袖是清白无污的伊玛

 

目马立克。四大伊玛目好象四大哈里法、明星一样;不!他们就象圆月一样;不!!他们就象太阳一样;无论谁只要跟随他们中的任何一位,谁就已获得了正道。他们与正道的关系就象房屋的四根柱子一样;他们与其他的“古图布”、“外哩”相比,就象宇宙中的“阿勒什”,群星中的太阳一样。所以他们以后的人如果不跟随他们,那么他们就不能获得天堂和近主之道。谁在礼乘、道乘、真乘中跟随了他们,并力所能及的按他们中的任何一位的知识、行为、礼节去遵循的话,毫无疑问,他已跟随了圣人,否则,毫不怀疑,他已远离了圣人的道路,他所干的一切善功得不到真主的承领。(参见《鲁哈》5:273页)

     

谁在当今时代,没跟随四大教法学派之一,他已陷入了危境,偏离了正道,当今时代每个穆斯林男女必须坚定不移地遵循这四派之一,他的所有宗教功修和个人生活中都以该派的教法律例去执行,否则,他绝不是逊尼派而是迷误的,引人迷误的、异端的、入火狱的。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伊玛目 概况 艾布·哈尼法 沙斐仪 马立克 罕百里

上一篇:纪念中国新式回族教育的倡导者马邻翼先生归真八十周年座谈会在兰州隆重举行
下一篇:巴基斯坦“穷人之父”阿布杜尔•萨塔尔•艾德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