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有福:时间的悲歌
分享到:
2018-10-22 07:06:43 【来源:马有福】 点击:

凡物有时。这是关于时间的最高智慧。

在我们村庄,小时候,我父亲常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是:早种一架田,货郎担买卖人得半年。在他们那一代人以及前辈庄稼人的观念里,春天是发育的季节,一天就是一天,万不能耽误的。时间的根须深深地扎在他们的心底。为此,他们敬畏时间,因而抓紧了时间,或者说时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是造物主的大道。

后来,进城与各路智者聊天,让我记忆深刻的是有一位长者以青海湖的封开作喻说出了时间的奇妙性:如果封冻的时间来临,全青海的锅炉架在青海湖岸边,也阻止不了它的结冰;如果开湖的时机未到,全青海的大力士集中到冰面使劲平生的力气砸冰也无法迎来那一湖蔚蓝。这是多么伟大的时机!其微妙只有造物主至知。

时间也是自然,只能顺其自然。

可是,我们偏偏敢于改造自然,以致被惯性推动着都不知道我们天天在违拗自然。

本来星期六、星期天是休息的,对于小孩来说是玩耍的时间,修复被大人破坏了天性的时间;而我们却像虐待狂一样把小孩送进了各种各样的学习班,不让他输在起点上;却不知这是对于孩子的剥夺,剥夺了他作为孩子的玩耍权利。殊不知,不会玩耍的孩子,将所有时间全部榨干的孩子就像没有留白的书画,最终是一个废品。强扭的瓜到处都是。中国的孩子缺少创造力,这是谁的罪过?

我们对待孩子是这样,对待自己也从来不厚道。以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金钱为口号,全面被时代潮流和未来所绑架,在节假日就喜欢加班;在睡觉时间就喜欢搓麻;在退休之后还喜欢被续聘;在上大学期间鼓励孩子提前介入社会。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就是不希望自己活在当下。如此,老人不像老人,孩子提前变成大人。时间结下的怪胎充斥生活的方方面面。

既然连自己都不曾当人,那我们还会有一星半点对于一切自然,包括被造物的疼慈吗?我们不再用农家肥犒劳和回报土地了,大剂量化肥的使用早已使土地就像失血的僵尸一样没有了自身的活力;我们不断地用农药加快蔬菜生长的进程,使蔬菜原本的生长周期短了再短,我们恨不能一夜长成,还哪管有毒无毒?我们用大剂量激素等生长素喂养牛羊,它们大多长不了一岁就很牛高马大,我们还埋怨着它们越来越没有天然的味道!

对于时间,我们失去敬畏,甚至是糟蹋,这让我们没有得到好结果。甚至已经在饱尝苦果:街头那么多医药店,城乡有那么多医院,却依然满足不了我们每日的需求。越来越突出的医患矛盾,就像大海的涟漪一样不断扩大到我们周围的方方面面,这让我们的社会治理怎么用心而依然是捉襟见肘。

病象纷呈,根在自我。还是让我们再次睁开眼睛审视我们自身。《古兰经·时光》:以时光盟誓,一切人确是在亏折之中;唯信道而且行善,并以真理相劝,以坚韧相勉的人则不然

时光,为什么如此重要?我在中国作协主席铁凝最近的一次演讲中看到了她的认识:时间被称为物质运动中的一种存在方式,由过去、现在、将来构成的连绵不断的系统,是物质的运动、变化的持续性、顺序性的表现。

既如此,我们怎敢随意破坏,肆意践踏?伟大的经典给了我们挽救时间,进而挽救我们自己的一种方式:信道而且行善,并以真理相劝,以坚韧相勉。读到这里,我常常跟身边的朋友们讲,只要葆有真理、道德、身体的元气,我们还怕一切冲我们而来的泡沫或者因为缺钱而导致的贫困?对于每一位穆斯林来说,敬主爱人的课题中自然少不了对于时间的爱戴。既如此,我们能不检点以下我们的种种不利自己、他人和一切生灵所犯下的不义?

《古兰经·时光》的启迪一定还不止此。

 

                      2018年1020日   西宁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悲歌 时间 马有福

上一篇:你的窗户脏了吗?
下一篇:格尔达威:生从何来,死往何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