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洋阿訇:对提议“东关清真寺分礼会礼和主麻乃大势所趋”一文的思考
分享到:
2018-08-31 09:02:12 【来源:李海洋】 点击:
前几日,有人在向西宁市政府提交了关于西宁清真大寺分礼主麻和会礼的提议,发布平台公告时并附有音频。信中罗列了其提议的缘由,一是东关大寺周围交通压力大,存在治安隐患;再者是市郊周边信教群众距离太远,来往不便;其次是新上任东关大寺阿訇马跃祥与大多数信众的信仰体系不一致,须避免教法教义上的冲突。并穿插清真大寺会礼日众多穆民聚集街道会礼的照片进行佐证。

从一封普通公民的建议信来看,其内容并不值得延伸解读,权当言论自由只是他们发表一些个人的看法罢了。但鉴于事件性质的特殊性和估计实施后所造成的未来影响,我也想谈谈自己的想法,两个方面,一个是会礼聚礼的必要与合理,分礼断不可行;二是建议信内容本身也站不住脚,更多的是一厢情愿的个人视角,貌似也代表不了广大群众的心声。

 

首先说伊斯兰教的会礼,节日会礼亦或是主麻日聚礼,这是宗教文化内在精神的外现,除宗教义务之外,也是一种凝聚和团结的象征,这属于文化的普遍特性,并非伊斯兰教所特有。从国家机关、企业工厂、公益机构、校园学社,每年大大小小的会议、仪式、集体活动不胜枚举,不论你身处何种单位,从事何种工作,必然离不开这种群体性、仪式性的集合。这其实就是人类社会运转的特点之一-聚集性。因此,作为世界性的宗教之一,伊斯兰教要求信众在特定时间聚集在一起完成宗教功课亦属合情合理。从历史的角度看,东关大寺的会礼传承已久,历经数代而未改变,更没有在和平时期干涉穆斯林会礼聚礼的先例,建国以来大寺每年的会礼和聚礼都在有条不紊地举行,反而成为了国家开明和社会和谐进步的一种见证。

 

第二点,就是信中所提及的交通压力、治安考虑、安全隐患,也是信中最站不住脚的说辞。尽管全是无凭无据的一家之言,但还是要费些口舌一一澄清。说到交通压力,北京作为全国首都,交通问题整治这么多年,节假日上下班依然拥堵严重;全国随便拿一个二线城市来说,上下班时间的交通绝对是不堪重负;全国各地多如牛毛的旅游区景点,每逢五一十一黄金周更是人头攒动,人山人海;至于春运,更不必多说。但这些地方治理交通问题是让老百姓不出门不上班,不旅游过节吗?显然不是!交通拥堵是客观事实,需要的是交通市政部门拿出合理的解决方案,合理疏导、增加道路建设、拓宽路面等一系列措施保障人民群众的出行方便。北京和有些城市的单双号限行不就是很好的例子吗?莫不成到了西宁,这个解决方案就要变成了把老百姓锁在家中,或强行限制老百姓的出行路线来解决?显然是十分荒谬的。至于所提到的治安安全隐患,也不过是作者合理的逻辑延伸罢了。至少,清真大寺会礼这么多年来从未发生过重大的治安问题,不然作者为何全文未提一实例,全是在默认的前提下想象了这么多隐患的发生。当然,从客观讲,几万人的聚会的确会给市政带来不小的压力,理论上也存在着安全隐患,我们不必避讳,但恰恰多年的会礼从未发生恶性事件,更值得一提的是这么多人的聚会,现场竟没有任何生活垃圾,相较于天安门广场观礼升国旗的场面和某些社会性的大型聚会则与之恰恰相反,反而几万人有序地礼拜祷告的场面成为了各地各界各族人士称赞的范本。因此,一如既往地进行会礼安排是没有任何异议的,此时有人公然提出会礼的诸多未发生的问题而大肆造势,不知是何居心?

 

至于,信中所提为偏远地区的信众和行动不便的老人考虑,真的是无原则地乱带道德帽子,用当下网络上一个不太雅的词语来说就是“道德婊”。可谓是,据小利而失大义,乃不义也。

 

据传,圣人说:“离清真寺越远,[来寺礼拜的]报酬越大。”又说:“一个人同众礼的拜功超过他在家中或店铺里礼的拜功的二十五个品级,那是因为他洗小净洗得完美,他来清真寺的目的只为礼拜,他每走一步路就升高一个品级,勾销一件罪恶,直至他进寺。当他一入寺,就等于在礼拜,只要他为礼拜而等候。只要他拜毕仍坐在原地守候,没有伤害他人,或没有破小净,天使们则祝福他说:主啊!你怜悯他吧;主啊!你准承他的悔罪吧!”另有多段健全的圣训都提到了远距离来清真寺礼拜或交通不便的情况下来礼拜的优越性及真主的优厚报酬。客观情况就是存在大家距寺远近不同的事实,但真主依然给穆民规定了会礼和聚礼的义务,因为感恩和敬畏便是最大的正义。个人的身体情况和交通情况的差异只是作为信仰者的一种考验,不可本末倒置,更何况真主给那些离清真寺较远的交通不便者还预留了优美的恩典,这也是一种公平的体现。而且,从客观可行性来说,考虑到西宁的实际交通情况,这也是完全可以解决和实现的事情。故作者为西宁市诸多交通不便或年老体弱的教众“代言”,调侃点说,他在人为地关闭真主给远处穆斯林打开的福利大之门,现实点说,作者也代表不了任何其他穆斯林,更没有权利和借口阻止大家会礼和聚礼。

 

另外,信中还提到马跃祥阿訇与大多数教众信仰体系不一致,无非是当地所谓的“硬派”“软派”的个别地方的观点分歧罢了。大家同在伊斯兰信仰体系下,却以偏概全地划界限,公然分裂教众,实属可恶!至此,作者前面冠冕堂皇的一堆仁义道德、社会公知全然在此刻崩塌,个人恩怨跃然纸上。在换阿訇的节骨眼上提议此事,拉帮结派,并对新阿訇的名义刻意污名化,手段下作,实非君子所为。

此信乍看是从减缓政府交通压力和为边远的穆斯林群众考虑,实则目标是指向马跃祥阿訇及广大团结的穆斯林同胞,一小拨失势之人在别有用心者的挑唆下叫嚣闹事,有意在破坏来之不易的稳定局面。故我们对西宁市政府也有几点建言:第一,西宁市回汉团结的大好局面是当地百姓和政府多年共同打造的,穆斯林群众会礼聚礼日的团结稳定体现的不仅仅是回族群体的荣光,更反映了西宁市政通人和的大好局面,无疑是政府执政能力的最好体现。第二,别有用心者叫嚣分寺,实则是一石四鸟之计,一方面从内部分裂穆斯林教众,分则生乱;二是借政府的名义实施分寺的行动,让政府背锅,成为几十万百姓唾骂的对象;三是短期的分裂和混乱将为别有用心者图谋不轨埋下不安定的伏笔,将来闹出更大乱子也可推到地方政府身上;四是一旦分裂图谋失败,他们也可借口全身而退。可以说,这样一出借刀杀人,进退自如的方案,实属居心叵测,相比交通安全的隐患,背后之人才是真正破坏地区团结稳定的定时炸弹!第三点,但凡合法的宗教内部事务,都受宪法和法律的绝对保护,任何肆意干涉者都是在触碰宪法和法律的底线,希望当地政府和广大穆斯林群众同侪协力,共同守护宪法的尊严维护和谐稳定的社会秩序。第四,所谓交通压力和安全隐患当给予高度重视和加强防范,会礼几十年便一直存在,之所以没有出现事故,得益于政府维护管制得当,也离不开穆斯林的遵纪守法,这不仅让全国各地穆斯林同胞赞不绝口,更是西宁市一张响当当的名片,只要官民一心,牢记团结稳定的使命,所谓压力隐患自可妥善解决。

 

最后,希望西宁市广大穆斯林同胞,擦亮眼睛,不要被私欲裹挟,共同维护教门的团结,祈求真主援助我们走在团结的正道上!
 

西宁市分礼主麻-会礼势在必行原文:

 

致省市领导的一封信

 

尊敬的省市有关领导:
 

我以一个遵纪守法的青海省西宁市伊斯兰教信教群众的身份向省市政府部门提议——分礼主麻、会礼。理由如下:
 

一、东关清真大寺周围交通压力大,存在交通、治安方面的隐患。

东关清真大寺聚礼主麻、会礼已有数百年了,直到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尤其是近几年西宁市城市建设发展迅猛,人口、车辆骤增,加之每周五(主麻)和每年两次会礼人数太多,表面看尤为壮观,却暗藏隐患。
 

每周五(主麻日)上拜前和散拜后,东关大寺周围交通混乱,人车混行,车辆一度无法正常通行。开车来礼拜的教众来后没地方停车,走时车辆堵塞,公共交通更是不堪重负!每周五(主麻日)礼拜时,东关清真大寺无法容纳前来礼拜的五六万教众,教众在东关大街人行道、下南关街道上进行主麻礼拜,严重影响行人通行,急于上班的市民在礼拜者前面行走,与礼拜者时有口角发生。
 

在每年的两次会礼时,前来礼拜的近二十万教众扎堆于东关大寺周围,而且这个数字每年都在增长,为此政府花费大量警力,对东关大街、下南关、共和路、建国路、乐都路、索麻巷等街道进行交通管制、治安警卫等,产生了诸多社会问题。
 

二、市郊周边信教群众距离太远,尤为不便。尤其是年老体迈的老人。
 

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西宁市市区扩大,东至小峽,北至北山,西、南与湟中、大通相连,而礼拜点只有东关大寺一处,在聚礼日(周五主麻)和每年两次会礼日,教众为了参加礼拜,一整天奔跑于东关大寺的往返路程上,不但给交通带来严重压力,而且给教众带来了不便,尤其是年老体衰,行动不便的老人,更是带来了人身安全隐患。
 

三、马妖祥与大多数信教群众信仰体系不一致,为了维护社会和谐,避免双方教众在教法教义上的冲突,分礼主麻、会礼势在必行。
 

鉴于以上事实,望政府审时度势,为西宁市的日常秩序,为避免信教群众与东关大寺的摩擦,为维护社会的和谐,效仿兰州市、北京市等地,分礼主麻、会礼乃当务之急,势在必行!望政府尽快落实为盼。

 

此致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西宁东关清真大寺 李海洋 主麻 分礼 会礼 思考

上一篇:你能保证你的信仰很虔诚吗?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