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 | 回族在捍卫国家主权和统一中的贡献(待续)
分享到:
2018-10-09 09:06:19 【来源:中国伊协】 点击:


鸦片战争以来,我国边疆危机四伏,西方列强不断地从我国攫取领土、权益,破坏我国的统一。因此,抗击侵略,捍卫祖国的主权,维护国家的统一就成为当务之急,也是每个中华儿女义不容辞的使命。一批优秀的回族志士在国家内忧外患之际,恪尽职守,为维护祖国主权和领土完整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一、马六舟不畏强权,力保东北矿产[1]

黑龙江地处我国东北边陲,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沙俄觊觎已久。清末庚子之乱,沙俄侵略军乘机占领我国大片领土,侵占多处矿山,时在黑龙江任职的回族志士马六舟为维护国家权益做出了重要贡献。

马六舟,字纶三,四川成都的回族人,清末副贡。清朝末年到黑龙江,正值庚子之乱,沙俄先后攻占爱辉、呼伦贝尔等地,兵临卜奎城并欲屠城,在危急时刻,马六舟和程德全被众人公推与沙俄交涉,他们与侵略者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在敌人准备炮击卜奎城的紧急关头,马六舟冒着生命危险用身体挡住俄军的炮口,要求不要滥杀无辜百姓,他的大无畏精神令俄军折服,保全了全城的百姓,也受到了全城人民的拥戴。1904年经齐齐哈尔副都统程德全举荐,他以候任知县的身份在黑龙江任职,被程德全委任为朝阳山煤矿矿务委员。他到任后,先调验煤样,然后进行地质勘查,修筑运输路线,创办朝阳煤矿,从而把洋务运动“实业救国"的维新思想在黑龙江省付诸实践,成为开发黑龙江省矿产资源的先驱之一。当时沙俄政府以保护俄商在华利益为借口,不断侵占我矿产资源,俄国人经常越境到黑河、漠河,甚至到距哈尔滨较近的地方,开采金矿、煤矿,进而抢占都鲁河金矿。马六舟经营朝阳山煤矿不久,程德全就指派他前往萝北境内的都鲁河,负责收回被俄人侵占的金矿。侵占该矿的俄人以主人自居,向盗采金矿的华人收取税金,气焰嚣张。马六舟到达该矿后,一面向正在盗采金矿的近百名华工晓以利害,指出为一己之私利而向俄人缴纳税金是出卖国家的利益,制止他们私挖盗采;一面抓紧与占据该矿的俄人交涉。俄人则以“未奉彼国明文,不允开厂”为借口,拒不交出矿权。“甚至以兵威相恫吓”,逼令马六舟限期离开矿区。马六舟严词痛斥了俄人的无理要求。经过多次针锋相对的斗争,终于使俄国人折服而退,于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收回了都鲁河金矿。当时已任黑龙江将军的程德全对马六舟极为赏识并对收回矿山一事大加赞赏:“论外交,则矿权收回,主权不致旁落;论内政,则盗踪销灭,地方赖以义安。”在他的极力推荐下,1906年4月光绪皇帝御批马六舟:“以同知直隶州优先选用。”

清光绪三十二年二月(1906年3月),程德全又派马六舟收回被俄人占据的观音山金矿。收回观音山金矿的经济意义和政治意义尤为重大。就经济意义而言,观音山的金矿产量占当时漠河金矿局所属金矿砂金产量的57%;就政治意义而言,当时占据观音山金矿的俄国“满洲矿业公司”的后台老板是俄国财政大臣,收回该矿,就是对沙俄侵略行径的直接反击。面对“满洲矿业公司"的政治背景,马六舟采取了刚柔并济的外交策略,他先派人与“满洲矿业公司”全权代表高培里进行交涉,高培里以其开采观音山金矿是得到黑龙江将军所发的开采执照为由,拒不交出矿权,后又提出“中俄合办",均遭到中方严厉拒绝,马六舟见俄方仍无交还之意,便亲自前往收复,马六舟先到哈尔滨,3次约见高培里,高避而不见,于是马六舟亲赴观音山金矿视察,见俄人在矿上建造房屋,蓄意制造困难。马六舟深感问题的复杂,难以采取强硬措施,便转而从瓦解矿工、孤立俄人入手收复矿权。他耐心地做华工的工作,华工晓明大义后纷纷离去,存留者十无二三。俄人的亲信和翻译见势也都不愿继续为俄人卖命。是年八月(公历9月),俄人在极端孤立、窘困的情况下,只得将观音山各厂一律交还。收回观音山金矿的斗争取得了最后胜利。之后马六舟又据理力争,收回了松花江、黑龙江的航权,如史载:“松花江、黑龙江航权,我与俄共有之,而为俄所垄断,亦以君力,得以购轮运输,如旧约”。[2]

马六舟突出的实绩、过人的智慧和胆识,深受程德全的赞赏,光绪三十四年二月(1908年3月)他再次上奏光绪皇帝,以候补同知的资格,委任马六舟为黑龙江省矿政调查局会办,并让他总办筹备该局的一切工作。马六舟以过人的勇气和智慧为维护祖国的主权和尊严做出了贡献。

二、维护国家权益,回族儿女保护新疆资源[3]

地处西北边陲的新疆矿产丰富,向为沙俄所觊觎。19世纪50年代回族百姓为捍卫国家的矿产资源不畏强权,宁死不屈。

咸丰年以前,清廷为了筹措军饷,下令“广为开采",鼓励各族百姓在新疆开采矿山。甘肃回族徐天尧、安玉贤等人来到新疆塔城雅尔噶图金矿以采金为生,雅尔噶图在塔城西南,距中俄边界七八十里,属中国领土。而自咸丰元年(1851)《中俄伊犁塔尔巴哈台通商章程》签订后,沙俄取得了在塔城设贸易圈的特权。随着雅尔噶图金矿出金越来越旺,沙俄开始垂涎金矿利益。咸丰三年,沙俄驻塔城领事塔塔林诺夫通过西伯利亚总督向清伊犁将军奕山提出无理要求,妄称雅尔噶图金矿属俄国,要求中国方面撤走挖金工人。奕山害怕得罪沙俄引起事端,虽然在复文中申明雅尔噶图金矿在中国境内,属中国所有,但又迫于俄人压力,下令封禁金矿,“将民人全行撤回”。徐天尧、安玉贤等矿工毫不畏惧俄人的威胁,以中国人在本国土地采金,外人无权干涉据理力争,继续前往此矿采金。沙俄蛮横无理,多次向清朝地方官员施加压力,要求派兵前往雅尔噶图金矿驱散矿工,但其无理要求未获同意,矿工们仍坚持挖金。沙俄塔城领事恼羞成怒,带领侵略军于咸丰五年(1855)二月,包围雅尔噶图金矿,将矿工陈兴、张元等六人堵在洞内,放烟熏死。五月,沙俄侵略者又枪杀我矿工五人。不久,安玉贤等人被抓,遭严刑拷打后释放,命令他“回城报信”。其他矿工则惨遭沙俄迫害,“冻饿、绳捆、投河、立逼身亡良民数百名。”

沙俄侵略者的暴行,激起了中国各族矿工的极大愤怒,他们自发组织起来,以徐天尧、安玉贤为领袖,抬尸前往塔城,聚于塔尔巴哈台通商事务章京萨碧屯的官署前示威请愿。他们上书:“小的看俄罗斯之意,有(意)暗占我国疆土。小的等俱系天朝黎民,犯法既死,情所甘心,但不惧怕俄罗斯。”[4]要求侵略者交出杀人凶手,否则就要放火烧毁沙俄在塔城的贸易货场。但未予理睬,8月26日夜间,五六百名愤怒的回、汉矿工在安玉贤、徐天尧的带领下,聚集于沙俄驻塔城贸易圈周围,怀着对沙俄强占中国领土、杀害中国矿工的强烈义愤,由安玉贤带头点燃了沙俄贸易圈。当夜风大,火借风威迅速蔓延,很快将沙俄贸易圈内屯集的货物及50间房屋烧毁,沙俄驻塔城领事狼狈逃跑。9月21日,徐天尧等人上禀朝廷,历述事实真相,控诉萨碧屯等人勾结沙俄残害矿工的卖国行径,揭露了沙俄侵占中国领土,肆意杀害中国矿工的罪行。清廷迫于无奈,将萨碧屯和管理洋商的笔帖式阿弼善革职,并调离塔城参赞大臣英秀。但早为列强所震慑的清廷为讨好、安抚沙俄,以“使该洋人等,诚心悦服,勿因细故,致启衅端”[5]为借口,将徐天尧、安玉贤逮捕押往伊犁,临行前当地百姓来为他们送行,“万首齐观,敛钱资助路费,势颇汹汹,其意为若办理不得其平,众情必不帖服”。[6]

[1] 参见周瑞海、马金宝《回族爱国主义传统教育读本》,宁夏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149-150页。另见谷文双《黑龙江回族》,哈尔滨出版社2002年版,第42页。

[2] 王竞、周瑞云编著《黑龙江碑刻录》,《成者马君纶三墓志铭》,黑龙江教育出版社1996年,第215页。

[3] 马建春《各民族共创中华》(西北卷下册),甘肃文化出版社1999年,第99-100页。另见周瑞海、马金宝《回族爱    国主义传统教育读本》,第147-149页。

[4] 《新疆地方历史资料选辑》,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361页。

[5] 《筹办夷务始末·同治朝》,卷七七。

[6] 《新疆简史》第2册,新疆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30页。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回族 主权 贡献 统一 民族

上一篇:学术 | 回族在反殖御辱战争中的贡献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