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 | 经学与经学思想建设刍议
分享到:
2018-10-23 06:42:16 【来源:中国伊协】 点击:

一、经学

经学,包括信仰、功修和善行,这三部分构成完整的伊斯兰教教义、教法和宗教制度,核心是“认主学”。

中国伊斯兰教经学,其概念最早可追溯到明朝嘉靖年间胡登洲创办的经堂教育。当时,通过筛选经典著作来学习宗教知识,也就是通常称的“十三本经”。这“十三本经”成了内地经学的固定课本,为中国伊斯兰教经学奠定了教材基础。近代,穆斯林先贤不断发展经学,达到了“经汉双精、中西贯通”的水平。如王敬斋阿訇于1921年编译的《回耶辩真》一书,对《圣经》的研究有很深的造诣。

现代经学指与宗教有关的所有知识,以及辅助性学科,传统的经堂教育仅占现代经学教育的一部分,必修的经典,如《古兰经》注释、“圣训”、教义教法,均有不同版本可供参考学习。除此之外,现代经学教育还重视语言学、史学、哲学、国学、国际关系学等学科,知识结构发生变化,学习方法与途径大大改进,学科分类更精,知识范围更广。学习途径除在清真寺外,还可通过国内外大学、经学院、研究机构等。

二、经学思想

经学思想就是通过对经学的思考与研究,提炼出符合时代进步与要求的价值观。一方面坚持认主独一的经学思想主题,另一方面对某些不合时宜的观点,进行搁置、回避。譬如:释奴、多妻、宗教刑罚等。

在中国内地最早概括出经学思想的人,应该是胡太师。当时,他决定创办经堂教育的初衷是因为“经文匮乏、学人零落、既传译之不明、复阐扬之无自”,遂“谋习儒学、贯通一家、以练字成句、贯句成章”,创立了经堂语言体系。

16世纪,华北中原一带的伊斯兰教中,什叶派色彩比较浓厚,具体而言重视伊玛目,突出圣裔家族的地位,而且存在“连班制”(即在礼拜时,伊玛目站在第一班人中间稍微出一肩膀。据《冈志》,此传统与十二伊玛目隐遁的学说有关)。而胡太师在经学教育中秉承艾布·哈尼法的学说主张,对于抑制什叶派倾向、淡化什叶派色彩起了重要的作用,从此也确立了哈乃斐学派在中国内地的地位。

明末清初,涌现出一批“经汉两通”的穆斯林学者,如王岱舆、马注、张中、刘智等人,这些学者,更加关注伊斯兰教在当时境遇下的生存发展命运,突出伊斯兰教与传统儒家思想的共通点,强调“忠孝节义”“忠君”思想。

民国时期,新文化运动的兴起为宗教文化注入了活力。在新文化运动中涌现出的一批穆斯林先进人物如马松亭、王静斋、达浦生、哈德成 “四大阿訇”,以及张子文、王浩然等人创办的师范教育应运而生,最著名的是马松亭等人创办的成达师范学校,提倡新学,培养了一大批穆斯林人才。这些阿訇学者,更关注伊斯兰教与国家、社会的关系,强调爱教与爱国的一致性,提出“保国就是保教、爱国就是爱身”的口号。马松亭阿訇在成达师范1932年斋月演讲中说道:“宗教本是解决社会问题的”“《古兰经》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法典”。

抗日战争爆发后,伊斯兰教界成立了“中国回民救国会”,组织穆斯林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强调经训中“爱国爱教”“反抗侵略”的教义思想,激励穆斯林同胞,同仇敌忾,一致抗日,为取得抗战胜利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我国快速步入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新的历史阶段,伊斯兰教界更加强调“两世吉庆”“敬主爱人”的教义思想,鼓励、促进穆斯林群众发展生产、搞活经济、脱贫致富,提高改善了穆斯林的生产水平和生活条件。

纵观上述几个历史时期的经学思想,都与社会变革和时代进步密不可分,也与伊斯兰教的自身生存发展息息相关,均契合了宗教与社会相适应的时代要求。2016年4月,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召开,习总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这为宗教界指明了方向,即中国各宗教都要坚持中国化方向,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并针对新形势、新情况和新问题,提出了希望与要求。

三、经学思想建设的内容与途径

(一)经学思想建设的内容


当前,国内外形势错综复杂,国际上巴以冲突持续,中东政局动荡;国内疆独势力兴风作浪,极端思想侵扰分化。在这一时代背景下,本人认为新时期经学思想建设的主要内容有如下几点:

1.坚持认主独一的正信

坚持认主独一(讨赫德)的信仰不动摇,是经学思想的核心内容。对于中国穆斯林而言,就是要坚持和继承胡太师确立的正统哈乃斐学派,并作为经学思想建设的基础,同时,坚持“各干各得”原则,尊重各家“麦兹海布”教法原理。

2.倡导中正仁和的思想

倡导伊斯兰教和平、中道、敬主爱人的思想观念,并把中国传统美德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到经学思想中,反对暴力、反对极端、反对分裂祖国行径,维护国家根本利益、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中正仁和,是伊斯兰教道德观的核心。体现在人与真主的关系上,就是确信真主是创造宇宙万物的独一主宰,人是真主创造的仆人与派遣在大地上的代治者,必须敬畏和服从真主的一切法度,要从内心敬畏、顺从、取悦真主,树立培养谦恭、温和、诚实、正义的秉性;体现在人与社会的关系上,就是鼓励人们追求今后两世的幸福,热爱祖国、服从主事者、遵规守法、忠于职守、维护公德、扶贫济困;体现在人与人的关系上,就是孝敬父母、体恤亲人、和睦邻里、待人友善;体现在宗教与宗教的关系上,就是主张各宗教之间和平相处,各行其是,互相尊重;体现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就是要保护环境,合理且不过分地利用自然资源,坚决反对暴殄天物。

3.体现宽容团结的精神

伊斯兰教提倡宽容与团结,二者是相辅相成、紧密相联的。团结一定要讲宽容,宽容又能促进团结。当前,互联网时代造就了知识大爆炸现象,我们既获取有用的知识,又面对混乱的信息,这就首先要求我们学会鉴别真与假、是与非的方法;其次我们要具备善于吸纳消化新知识的能力,让新知识转化为我们的营养;再次,坚持自我,要学会包容、尊重与我们已知的或传统认知不相一致的观点理念。只有包容、理解、尊重与己不同的观点、理念,才能达到教内外的团结祥和。

(二)经学思想建设的途径

一是政府支持、引导。政府主管宗教事务部门的支持与指导,多举办时事政治、法律法规培训学习会议;二是伊协组织实施。通过举办研讨会、培训班,加强宗教教规教义的学习掌握。这是经学思想建设的重要环节;三是阿訇宣讲,清真寺宣传。这个过程也是阿訇、寺管会成员的学习、思考和实践过程;四是穆斯林的认同、接受与实践。经学思想只有得到广大穆斯林群众的认同与实践,才能推动伊斯兰教事业健康发展,否则,它只是一个概念、一句口号而已。

经学思想建设,是对当前和今后开展解经工作的理论支持,是调动广大穆斯林群众发挥正能量,积极投身国家建设,实现中国梦的集结号角,是促进伊斯兰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思想保证,是坚持伊斯兰教中国化方向的指路航标。(作者马贵平 西安市伊斯兰教协会秘书长,原文刊载《中国穆斯林》2017年第四期)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经学 思想建设 学术 伊斯兰 穆斯林 实践 伊协

上一篇:第四届中国伊斯兰教学术研讨会‘’新时代的伊斯兰教研究‘’在西安召开
下一篇:美国历史教授:我们为何要向穆罕默德学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