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族对民主革命的贡献(待续)
分享到:
2018-11-09 06:54:38 【来源:中国伊协在线】 点击:

孙中山先生说:“回族在中国历代所受压迫最甚,痛苦最多,而革命性亦最强。……回族向以勇敢而不怕牺牲著名于世,苟能唤起回民之觉悟,将使革命前途得一绝大之保障”[2]。的确,承受多重压迫的回族不论在旧式的农民革命,还是旧民主革命、新民主革命中,始终以“我以我血溅轩辕”的精神书写了一篇篇可歌可泣的爱国的诗章。

一、 辛亥革命,回族志士勇往直前

1905年8月20日,孙中山等筹备的同盟会在东京正式成立,通过《同盟会章程》,确定“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为纲领,“从此革命风潮一日千丈,其进步之速,有出人意表者矣!”刘庆恩、赵钟琦、保梃梁、马邻翼、杨光灿、龚选廉、孙永安、王廷治、刘庄恩、杨光灿等人相继加入了同盟会,成为民主革命的中坚力量。他们将回族的发展与国家的命运结合了起来。1907年,国内14省留学日本的36名回族青年学生成立“留东清真教育会”,翌年出版了会刊《醒回篇》,宣传民主革命思想。在《醒回篇》的发刊词中明确地表明了他们先天下之忧而忧的爱国思想,他们主张学习先进国家,发展教育为先:“外度各国之趋势,内察各国之情形,取长舍短,因时制宜,而后垂为教育然。”主张走欧美、日本“文明早进之邦”的发展之路。这种民主革命思潮,不仅仅在海外,而且在国内的回族各阶层中也广为传播。回族有识之士童琮在革命思潮影响下,于1906年发起成立东亚穆民教育总会,他在《说团》一文中就竭力呼吁回民团结起来,“用御外侮”,“吾回苟有心挽救世局,盍先研究名义,求称其实,专其心,专其力,以成其团乎!”浙江回族伍元芝是同盟会员,由日本学武归国,在杭州创建武备学堂,宣传反清革命思想。曾留学日本法政大学的蔡大愚,在知道日本留学生成立留东清真教育会后,“不禁欢欣鼓舞者久之”,特作《留东清真教育会序》,用赫胥黎、孟德斯鸠的学说宣传治世强国的思想,鼓励回民组织团体。“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面万木春”。新的时代需要新人的产生,在国内带有资产阶级性质的回族民间组织雨后春笋般的出现,一大批拥有新思想、走在时代前列的回族知识分子积极投入辛亥革命,有的甚至率军浴血奋战,为推翻帝制,建立民国,做出了重大贡献。

(一)、武昌起义中的回族英杰

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河南马骥云、湖北马刚侯、江苏底奇峰等分别加入湖北、上海等地的同盟会分会支部。云南回族富商罗汉彩,经商于泰国、新加坡、南洋一带,资本雄厚,颇有声望,是同盟会重要成员。他先后参与、策划了中缅边境麻粟坝举义和河口起义,又投入滇西独立军继续斗争,为革命捐助了大量资产。黄兴赠其对联赞誉他:“适暹逻,辅中山,捐资备械,推翻帝制申大义;镇淘沙,防西陲,筹粮建军,拥护民主著奇勋。” 对他的爱国行为给予了高度的评价。1911年4月27日,广州起义打响,革命党人、广西回族宋耀民英勇牺牲,为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

l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敲响了清王朝统治的丧钟。作为首义之区的湖北回族人民,在起义酝酿、发动,支援民军等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沙金海、邹森青、马骥云等清朝新军中的许多回族同盟会员和革命志士筹划、组织并踊跃参加了这场起义,为辛亥起义的成功建立了功勋。

马骥云,又名马少青,河南固始人,湖北新军第八镇十五协二十九标士兵。1905年加人日知会,l906年在汉口参加同盟会,为湖北早期同盟会员之一,积极参加了同盟会的反清活动。后日知会被查封,马骥云与陈人杰等组织振武尊心社,继续坚持革命斗争。1909年加入孙武等人在汉口成立的共进会。1911年随着全国革命形势的急剧发展,马骥云全力投身于革命活动,他在武昌县华林的住处奇英学舍,成为进行秘密活动的机关之一。起义前夕,他作为二十九标共进会的代表,多次参加革命前的筹划工作。9月24日在武昌胭脂巷召开的共进会与文学社联合大会上,代表们商订了起义日期、制定了起义计划及起义后军政府的组成人员,马骥云当时被推举为军政府的司勋和军事筹备员。10月9日,孙武在汉口俄租界的秘密机关被破坏,清军大肆逮捕革命党人。马骥云等当即在汉阳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对策,并及时将情况通报于武昌革命党。起义爆发,他率兵参加了进攻总督衙署和电报局的战斗,取得了武昌起义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10月11日,汉口光复,13日,汉口军政府成立,马骥云参加了军政府的领导工作。

沙金海(1888-1956),字晏山,祖籍江苏铜山县,后迁居湖北襄阳。1905年应募加入湖北常备军马队,后由正目堂考入讲武学堂。倾心革命,以铲除专制、建立共和为己任。1909年结识孙武,加入共进会,被委任为马队第八标代表,参加了筹划武昌起义的组织领导工作。10日凌晨,他和城外南湖的马队、炮队及三十二标的革命党代表在巡司河边召开紧急会议,约定当晚发动起义。起义打响后,他和祁国钧等统率马队随炮队行动,由中和门攻进武昌。武汉光复后,沙金海率部参加了保卫汉口、汉阳的战斗,大战于刘金庙,取得胜利。19日,他被军政府委任为武汉战斗区独立机关队队长,率兵在汉口奋勇作战。后奉命驻兵汉阳梅子山、黑干山一带,与清军展开激战,为保卫汉阳,建立了功勋。

邹森青,湖北汉川人,1903年入湖北护军马队前哨当兵,后随营调襄阳。1908年参加共进会,秘密从事革命活动。武昌首义前,他为马队中革命党负责人之一,积极协助祁国钧、沙金海筹划马队起义事宜,并组织马队英勇参战。起义后,邹森青作为第二营右队队官,奉命镇守汉阳三眼桥,击退清军数次进攻。美娘山失陷,邹森青加人数十人组成的敢死队,冒着清军机枪扫射,奋勇当先,夺取了美娘山险要据点。邹森青在胸部、左臂中弹的情况下,仍坚持奋战,后被战友强行抬下火线。

武汉市起义街清真寺,靠近起义门。杨文炯摄


留东清真教育会会员马祖全(湖北武昌人),参加武昌首义,在汉口保卫战中任汉口前线炮兵总指挥官。同盟会会员马刚侯(湖北沔阳人),早年结识黄兴、宋教仁,积极为革命奔走,辛亥革命前任汉口各团联合会总干事,清真自治公益会会长。武昌起义胜利后,组织汉口各界筹给军饷,协助民军维持社会治安,侦察敌情,运送军火,扑灭火灾,救护伤员,做了大量有益工作,受到各界好评。襄樊回民付汉杰、谷城回民海风山,对两地光复均发挥了重要作用。谷城群众中至今还留传着这样的歌谣:“八月十五天气黑,半夜起来杀王爷(指石花巡检司王萃奎)。要问他是哪一个?回回风山海大爷”。由于回族人民在辛亥武昌首义中做出了杰出贡献,1913年邓玉麟在《致北京稽勋局公函》中,马骥云、沙金海、马祖全等人均被列为辛亥革命起义有功人员甲种名单之内。如今当你走到武汉参观具有历史纪念意义的起义门时,你就会看到与起义门相依的起义街清真寺,清朝、民国时期这里是武汉回族最大的聚居区之一,辛亥革命起义时,这里的回族有力地支援、配合了起义并率先占领了城门,对革命的成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起义门与起义街清真寺今天依然并肩而立,共同见证了回族人民的历史贡献。

(二)各地回族积极响应,屡建功勋

武昌起义后,各地革命党人纷纷响应,陕西是响应起义最早的省份,陕西也是清朝同治年间回族遭到残酷屠杀的地区,武昌起义的成功极大地鼓舞了陕西的回族人民,他们率先行动发动了西安的革命,其中杰出的领导人就是回族志士马玉贵。

马玉贵(1884—1957),字青山,湖北谷城人。光绪末年投入湖北新军,并加入秘密反清组织哥老会,后调防西安,任陕西新军二标一营左队正目,旋升什长。受同盟会革命思想影响,在西安回民和新军中秘密从事反清宣传和组织工作,以推翻清廷为己任。1910年7月9日,他参加了同盟会会员、新军首领、哥老会头目在大雁塔举行的歃血为盟仪式,结盟者称36弟兄.“宣誓‘同心同德、共同反清’,……接受孙中山‘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的革命思想”,[3]积极筹划起义。武昌起义消息传来后,西安革命者信心倍增,决定10月22日(农历九月初一),联合各界发动起义。500回民组成一个营,随时准备投入战斗。起义开始后的当天,“参加起义的回民军是由曾任清军商州管带的马文英率领的各街巷回民群众五百多人,由西大街经南院门、木头市到东厅门,和占领军装局的革命军会合,领取到一部分枪械弹药后,于晚间整队回到回民区,维持秩序。经过半天的战斗,革命军占领了军装局以及除满城外的城内大部分官府衙门和重要军事据点”[4]。满城是西安城中之城,满族官员、旗兵及其眷属居住其中。23日黎明,起义军分西、南两路攻满城,遭到数千名旗兵的顽强抵抗。下午3时,马玉贵率新军和回民武装,在西华门经过激烈战斗后,率先奋勇攻进满城。满城是清廷在陕西统治的大本营,它被攻占标志着西安辛亥之役的胜利。西安光复后,清廷调动河南的清军猛扑潼关,又令甘军攻打乾州,从东、西两方面威胁西安。当时陕西革命势力内部争夺权位,军纪涣散;加上军需困难,给革命带来严重危机。马玉贵作为秦陇复汉军总理粮饷兼管军务都督,并兼任秦陇复汉军第二协协统,力主和衷同济,团结合作,克服了同盟会与哥老会的分裂,协调了军政部与六都督之间的关系,并以粮饷都督名义先后发表了《严禁偷运满城草料和私藏军械告示》、《收缴枪械子弹公告》、《劝民捐助粮饷公告》、《谕民踊跃交纳粮草白话告示》等布告,严明军纪,号召人民踊跃交纳粮草支援前线,保证了军需、粮饷供应。他组织数百名回民组成的卫队参加了抗击清军反扑潼关之役,并亲自参加保卫乾州的战斗,为保卫陕西辛亥革命胜利果实,英勇战斗,屡建奇勋。在西线战场,与西安起义军对峙的是甘军马安良十六营振武军。马玉贵亲临阵前,晓以大义,发布《复汉军总理粮饷兼管军务大都督马晓谕甘军示》,指明“顺天者存,逆天者亡。保民者王,殃民者贼”。“仰回、汉诸军均知,但毙舍逆从顺而来,无不推心置腹”,“他年爵赏,共指河山”。因而促成马安良最终决心停战,保护了西安起义的成果。后甘肃宣布拥护共和,马玉贵代表陕西革命军政府亲往兰州,为促成甘肃方面承认共和、撤军做了大量工作,为创建民国立下了卓越的功勋[5]。

云南革命党人在蔡锷、唐继尧、李烈钧等人的领导下,响应武昌首义,于1911年10月30日在昆明发动了著名的“重九起义”。回族将领马聪及回族同盟会员陆锦先、孙永安、王廷治等人参加了这次起义。同盟会会员、清军19镇炮队军官陆锦先(广西百色回族)率部攻打督军署,云南讲武堂科长孙永安(回族)、王廷治(回族)等率步、炮、工各科学生,攻占省城小西门,占领西南城垣一带并担任警戒,马聪(昆明人,回族)与唐继尧受命围攻督署,他们为云南光复立下了战功[6]。

在响应武昌首义,光复上海的革命中,上海回民组织的“清真商团”发挥了重要作用。1911年4月,在同盟会会员回族底奇峰的倡导下,上海48名(后发展到l30余人)回民青年成立了“以推翻清廷为宗旨”的清真商团,以沙善余为团长、伍特公为副团长,并加入上海商团联合组织——商团公会。该团成立后,团员着统一制服,聘请富有军事知识兼通武术的人对团员进行认真训练,操法和武艺受到其它商团赞扬。武昌首义后,清真商团与其它商团联合行动,积极筹备,于11月3日起义。起义前一夜所有团员集合在福佑路清真寺内,枕戈待命。第二天上午听到起义信号后立即行动,攻陷江南制造局,夺得大批军火弹药,清官吏逃遁,上海光复。之后,清真商团部分团员押运粮械进军南京,协同友军完成光复南京的任务。后来,又有30余名团员随军至浦口,奋战于浦口至徐州沿线,为革命立功,获“中华民国光复”奖章。

在山城重庆,清朝驻有6营清军,其中半数为回回。在革命思想的影响下,回族士兵与其他官兵一起发动起义,宣布独立,为蜀军政府的成立建立了功勋。

在河南,武昌起义消息传到开封后,群情振奋,革命党人经过秘密策划,决定12月22日(十一月初二)发动起义。张钟瑞被推为起义军总司令,回族人士丹鹏晏任敢死队队长,约定在法校内集中,看到起义信号后即刻攻打巡抚衙门。但未及行动,遭奸人告密被捕,与起义军司令张钟瑞等11人同时就义。临刑前,丹鹏晏从容地对前来为他送行的回族群众说:“本欲推翻满清,建革新大业。事败而死,乃吾分,无所恨。寄语老母,仍以教礼葬吾”,[7]年仅23岁的他为革命事业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在宁夏,回民马四虎等百余人加入同盟会,成立了宁夏革命同盟支部,西安光复后,极大地鼓舞了宁夏的革命党人,于1911年9月19日晚9时发动了起义,一度马四虎等攻占了宁夏府城,光复了平罗。并成立了“顺南”政权(顺从南方孙中山的领导)。后在行动中马四虎等人牺牲。

在地处祖国边陲的新疆,1911年底和1912年初在迪化(今乌鲁木齐)和伊犁也发生了起义。回民马万荣率哥老会忠义堂的成员首先响应革命党人刘先俊等人的号召,积极策动起义,指挥部就设在南关福寺巷回族磨商刘哈只(刘进才)的家,后由于奸人出卖,形势危急,提前起义,经过激烈战斗,刘先俊等人被捕牺牲。在伊犁,新军回族队官马凌霄,富有爱国反清思想,与革命党人杨缵绪关系密切,他被指派负责发动回族和制作军标的工作。回族韩玉书为起义积极进行宣传:“昔勾践不忘会稽之耻,卧薪尝胆,而我甲午之役虽受挫于日本,但民气不馁,自有奋起图强之日。” 他感人的演讲深深地打动了到会的各族群众,一回族周姓孀妇,当场捐献金镯一只,支持革命。回绅马兴隆、马秀文等倾向革命,成为杨缵绪的好友。回族翻译游春生,则利用在俄领事馆工作的身份,向华俄道胜银行贷款,为起义筹集经费。经过积极筹划,革命党人于1912年1月7日夜发动起义,“马凌霄等人,率领步、骑、工各营民军及由哥老会会员为主组成的义勇团,在左臂缠着白布,冲向惠远城。惠远城东门委员马得元……开门把马凌霄等人所率义军迎进惠远,并与回民马尕思率众数百参加作战,与马凌霄等人占领军械库后,分兵三路,攻打将军署、军械北库和阻击敌人援军。在战斗最激烈时,……曾参加迪化起义的哥老会回族首领马万荣,率领一百多由回民组成的敢死队参战,回族知识分子韩玉书也召集回族数十人协助战事”。到第二天黎明,伊犁光复,起义取得胜利,回族人民在祖国西陲,又一次为辛亥革命胜利做出了贡献。伊犁起义胜利后,成立新伊犁大都督府,马凌霄任陆军第一师骑兵团团长,后率团至精河,参加了东征迪化的战斗。

[1] 本章主要参考丁宏、张国杰编著《百年中国穆斯林》,宁夏人民出版社2002年;周瑞海、马金宝著《回族爱国主义传统教育读本》;马建春《各民族共创中华》(西北卷下册);罗开云等人著《中国少数民族革命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邱树森《中国回族史》,宁夏人民出版社1996年。

[2] 转引自周瑞海、马金宝著《回族爱国主义传统教育读本》,第18-19页。

[3] 马寿千,《辛亥革命陕西都督马玉贵》,《湖北少数民族》,1990年第1期。

[4] 马士年,《陕西回族人民参加辛亥革命的经过》,《西安文史资料》第1辑。

[5] 马寿千,《辛亥革命陕西都督之一的马玉贵》,载《回族近现代史研究》,甘肃人民出版社1992年。

[6] 《云南回族史》,第212页。

[7] 白宗正,《丹鹏晏烈士传略》,《河南省民族宗教史志资料通讯》第1期。

 

原载《回族对伟大祖国的贡献》

主编:喇敏智   执行主编:马明良

甘肃民族出版社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回族 民主 革命 贡献 诗章 民族

上一篇:大雪无情 人间有情
下一篇:青海省第十三批自然科学与工程技术学科带头人评审结果公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