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NGO向国际刑事法院控告以色列:犯下战争罪
分享到:
2019-05-25 02:11:09 【来源:伊光网】 点击:



根据卡塔尔媒体半岛电视台于当地时间2019年5月22日的报道,马来西亚非政府组织“我的阿克萨”(My Aqsa)向国际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ICC)提出诉讼,控告以色列政府在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上犯下战争罪,以及违反2016年12月联合国安理会第2334号决议,该决议谴责以色列非法扩大定居点、没收与拆毁巴勒斯坦人土地房屋,要求以色列停止继续建设定居点。


马来西亚非政府组织“我的阿克萨”,召开记者会声明向国际刑事法院提告以色列(图源:MyAqsa Facebook)

“我的阿克萨”于当地时间5月21日召开记者会,声明诉讼主要基于以下论据:联合国第2334号决议案;以色列驱逐、谋杀、以及针对巴勒斯坦人的各种暴行。该组织同时也批评自从2015年4月巴勒斯坦正式加入国际刑事法院后,国际刑事法院在调查以色列罪行一事上稽迟已久,无法确保申诉者与受害者得到公平公正的待遇。

“我的阿克萨”律师阿兹里‧穆罕默德‧阿敏(Azril Bin Mohd Amin)批评,国际刑事法院的缓慢乃囿于官僚主义和美国压力。“我的阿克萨”强调,这是东南亚和太平洋地区首家起诉以色列的机构,并会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持联系,以谴责以色列针对巴勒斯坦人的“文化灭绝”。

早在2015年1月,巴勒斯坦政府便向联合国申请加入国际刑事法院,准备提告以色列。但美国与以色列皆表态反对,以色列还随即截留巴勒斯坦2014年12月总值约1.27亿美元的税款,并扬言反告巴勒斯坦领导层犯下战争罪,直到3月底才恢复移交部分税款,但遭巴勒斯坦拒收。巴勒斯坦政府成员赛义卜‧埃雷卡特(Saeb Erekat),指责以色列的行为根本是“新的战争罪行”。而在此前,以色列也多次借由扣留税款的手段威吓巴勒斯坦,造成巴勒斯坦政府财政屡陷困窘。

国际刑事法院很快批准巴勒斯坦的申请,于2015年4月1日让巴勒斯坦正式加入,并于2015年1月16日宣布对“自2014年6月13日起,在包括东耶路撒冷在内的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所犯罪行”展开初步调查,再依据结果决定是否启动正式调查。 2017年9月,哈格(al-Haq)、梅津人权中心(Al Mezan)、阿尔达米尔人权联合会(Aldameer)、巴勒斯坦人权中心等四所巴勒斯坦民间机构也向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法图‧本苏达(Fatou Bensouda)提交厚约700页的调查报告,要求“立即领导国际刑事法院就巴勒斯坦问题展开全面调查”。在那之前,巴勒斯坦民间团体已连续三回递送报告给国际刑事法院,希冀能尽速调查以色列所犯的罪行。

2018年5月底,巴勒斯坦外交部长马里基(Riyad al-Maliki)向本苏达正式递状,要求对以色列“在巴勒斯坦所有领土上已经犯下、正在实施和未来可能发生的罪行进行调查”。此外,2019年5月,马里基另针对美国迁移驻以色列大使馆至耶路撒冷一事,抨击美国“明显违反国际法”,要求国际刑事法院采取对策。但国际刑事法院仅在2018年12月宣称,对以色列的战争罪初步调查有“重大进展”,并关注以色列定居点与拆毁巴勒斯坦人房屋的问题,除此之外迄今仍无实质进度。 由于以色列、美国等国都未签署《罗马规约》(Rome Statute of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加入国际刑事法院,因此国际刑事法院无权审理以色列政府的行径,至多只能审理以色列公民。即使以色列答应同国际刑事法院合作,可是一旦反悔,根据《罗马规约》第87条第5款规定,也只能通知缔约国大会或联合国安理会,无法做出更进一步的惩处。此外,还有美国于2002年通过的《美国服役人员保护法案》(American Servicemembers Protection Act of 2002),该法案授权总统可动用武力闯入荷兰劫走遭关押的美国或盟国人员,这不仅彻底践踏国际法、展现美国的霸权心态,无形中也成为以色列的护身符。

然而,即使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不足,以色列与美国仍旧愤怒不已。美国以巴勒斯坦控诉以色列作为借口,关闭巴勒斯坦驻华盛顿办事处。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John Bolton),更在闻知国际刑事法院还打算调查美军在阿富汗斯坦虐囚的罪行后,怒斥其“非法”, 并恫吓也要起诉协助调查的任何国家或公司,包括国际刑事法院内的工作人员。2019年4月,美国还吊销本苏达的入美签证,国际刑事法院则对此回应称将继续“以无所畏惧和不对任何人加以偏袒的方式履行规约的义务”。

以色列赖于美国的包庇,令联合国谴责以色列、要求其退出所占巴勒斯坦土地的历次决议都毫无拘束力,故纵使国际刑事法院的调查与起诉得以成事,也无力扭转巴勒斯坦遭以色列压迫的现状。但从巴勒斯坦政府和民间机构、扩展到如今马来西亚的非政府组织也开始起诉,显见以色列的非法举动已引起世人愈来愈多的关注和抵制。只是碍于强权政治的现实,即便各国政府与民间的压力日趋高涨,以色列和美国恐也不会轻易改变一意孤行的态度。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大马NGO 国际刑事法院 控告以色列 战争罪

上一篇:美国:穆斯林议员在国会举办开斋宴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