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穆斯林对西班牙乃至欧洲文明的贡献
分享到:
2019-05-14 10:36:18 【来源:伊光】 点击:


伊斯兰在西班牙最初出现是在公元709年,直至1614年,最后一批摩里斯科人被驱逐,在此期间,穆斯林对西班牙乃至全欧洲文化与历史产生深远影向,穆斯林王国的首都科尔多瓦成为西方最繁华的城市、欧洲最大的城市及工业、科学、文化中心。

公元10世纪,穆斯林在欧洲的统治达到鼎盛时期。13世纪初,基督教诸王国(雷翁、卡斯提、阿拉贡、纳瓦尔)联军在西欧各国十字军的支援下,在托洛萨的那瓦斯战役中重创穆瓦希德王朝的穆斯林军队,逾16万穆斯林摩尔人被残忍虐杀,大批穆斯林流亡北非,留下来的不管真假,都被迫皈依了基督教,改宗后的穆斯林被称为“摩里斯科”(Moriscos)。至此,穆斯林在西班牙长达700多年的统治终于告一段落。

距今四百零八年前,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三世签署了人类史上最早的种族清洗法令。该法令,正针对穆斯林摩里斯科人。在该法令执行鼎盛时期,菲利普三世驱逐了逾30万穆斯林,揭开了西班牙历史上最为残暴、悲惨的一页。

关于西班牙最为辉煌的文明与历史,世人众说纷纭。约定俗成的说法,就是笃信基督教文明缔造了西班牙以及周边欧洲国家的繁荣。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历史上盛极一时的西班牙繁华与文明,竟然源自古老的非洲大陆。

世人公认,欧洲首次出现文明盛世,是在公元前1700年的古希腊。而希腊文明,却可以追溯至尼罗河的黑非洲,这一文明随即传至罗马,不幸的是,罗马文明并没有得到延续,遂将欧洲引向长达500之久的黑暗时代。

有趣的是,最终将欧洲带出黑暗时代的,亦是黑非洲文明。

公元708年,伊斯兰从阿拉伯地区传入北非,大量当地人接受阿拉伯语为母语,并皈依伊斯兰教,其中从埃塞俄比亚来的摩尔人(Moors)成了最有影响的一支。

711年,摩尔人来到基督教的伊比利亚半岛(今天的西班牙和葡萄牙),终结了欧洲的黑暗时代,开启了一段新的文明。

在西方文化中,欧洲的中世纪被称为“黑暗时代”。彼时,整个欧洲处于基督教会集权统治之下,文化、艺术、科学等各个学科都停滞不前。需要指出的是,所谓的“黑暗时代”,只针对中世纪的欧洲而言,同期的非洲,却恰好相反。

著名历史学家切赫•安塔•迪奥普(Cheikh Anta Diop)在其著作中指出,纵观中世纪的世界,欧洲处于黑暗之中,而非洲则屡屡出现伟大的王朝,非洲社会甚至引领着彼时全球文化与教育的中心。虽然非洲长久以来被西方社会视为落后与野蛮的代名词,但是,彼时的欧洲,与现当代西方人眼中的非洲如出一辙,甚至更为悲惨。

随着罗马帝国的陷落,大量白人战斗民族被匈奴人赶出高加索地区进入西欧,与此同时,信奉伊斯兰的非洲摩尔人占领伊比利亚半岛,将该地区带离黑暗时代,实现了对西班牙、葡萄牙、北非、法国南部地区长达700年之久的统治。

虽然后来的历代西班牙基督教统治者竭尽全力想要清除这段历史,但是,考古学、历史学家却不愿让这段往事消逝在历史长河之中。近代考古学发现,统治西班牙期间,信奉伊斯兰的摩尔人在数学、天文学、艺术、哲学等方面的贡献,让欧洲彻底脱离黑暗时代,最终实现文艺复兴。

英国最为著名的历史学家巴斯尔•戴维森(Basil Davidson)就明确指出,公元8世纪,全球最令人垂涎、最适宜居住的文明,就是在西班牙领土生根发芽的非洲文明。

摩尔人源自非洲,文学界甚至将摩尔人视为非洲的代言词,大文豪莎士比亚提到非洲时就直接使用摩尔一词。

在穆斯林摩尔人统治下的西班牙,教育在社会生活中地位极高。同期的欧洲社会,文盲率高达99%,而在西班牙,政府已经开始推行全民教育。在人类社会实现现代化之前,穆斯林的西班牙已经实现惊人的识字率。彼时,整个欧洲只有两所大学,而摩尔人却拥有17所高等学府。举世闻名的剑桥大学,正是源自西班牙教育繁荣的启发,其创始人在造访西班牙之后,立志在英国打造一所类似的高等学府。而全球最为古老的大学,也正源自摩尔人,即摩洛哥的卡鲁因大学,其创始人,是一名黑人穆斯林女子,她的名字,就叫法蒂玛•菲赫利(Fatima al-Fihri),其历史比欧洲大学之母博洛尼亚大学还要早两百多年。

数学中的数字“0”、阿拉伯数字、十进制等也都由穆斯林传入欧洲,极大提升了欧洲社会的工作效率,更为欧洲科学革命打下夯实的基础。

摩尔人对科学的痴迷令人敬佩。西班牙著名博学家、物理学家、发明家阿拔斯•本•弗纳斯(Ibn Firnas)就发明了最早的飞行器。据史料记载,他于公元875年首次尝试借助飞行器完成飞行,其飞行过程堪称完美,但其着陆则略显狼狈。总而言之,源自非洲的摩尔穆斯林发明飞行器比达芬奇早了近六个世纪。

虽然世人不愿承认,但是,摩尔人确实给欧洲文艺复兴打下坚实基础。近代欧洲社会引以为傲的很多文明特质,其实都源自中世纪的穆斯林西班牙王朝,譬如自由贸易、政治外交、开放国界、航海、科研、化学甚至社交礼仪。

彼时的摩尔人在西班牙修建了逾600座公共浴室,供民众清洁身体,而同期的德国、法国、英格兰等国,却将洗澡视为一大罪过。

公元10世纪,安达卢西亚首府科尔多瓦不仅成为西班牙穆斯林帝国首都所在地,同时也是整个欧洲最为重要的现代化城市。鼎盛时期,科尔多瓦拥有逾50万常驻人口,街边配备路灯,全城有50余座公共医院,500多座清真寺,70个图书馆,其中最大的一座拥有藏书逾50万册。

而同期的伦敦,则只有区区2万人口,其中绝大多数为文盲,古老的罗马文明早已失去了它的影响,各个学科都处于停滞状态。好几百年后,伦敦、巴黎等欧洲著名城市才开始修建宽阔平整的街道及路灯。

中世纪的欧洲,基督教会严格管制经济的发展,整个欧洲都处于煎熬之中,欧洲社会弥漫着神秘主义,整个社会肮脏不堪,无比野蛮,遍地文盲。

欧洲大航海时代,西班牙和葡萄牙成为全球航海界的领军者。然而,帮助这两个国家引领世界航海潮流的,正是摩尔人缔造的伟大文明,譬如他们发明的导航体系星盘、六分仪等,以及他们在制图学、造船业的巨大创新。

因此,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西方社会在过去五百年间统领全球,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伊比利亚半岛非洲摩尔穆斯林在13世纪作出的的巨大贡献。

早在西班牙基督教王朝派遣哥伦布进行全球探险很久之前,非洲穆斯林就已经与西方的美洲等地区取得了积极联系,也给西方社会的发展带去深远影响。

西方学术界笃信哥伦布“发现”了美洲新大陆,可是,当他踏上美洲大陆之后,看到的却是远比同期欧洲更为文明的社会与人群。

随着考古研究的不断深入,大量史实证明,早在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之前,摩尔穆斯林就已经多次完成横跨大西洋探索美洲大陆的壮举。哈佛大学教授巴里•费尔(Barry Fell)就通过大量史料、文献、传述、碑文及硬币等证据指出,穆斯林在美洲大陆的留下印迹,要远远早于哥伦布。

读者一定会对此表示疑问,毕竟,历史从没有提到过穆斯林与美洲大陆的关系,更没有承认穆斯林比哥伦布更早到达了美洲大陆。然而,哥伦布本人却在其日记中记载了这一事实。1920年,哈佛大学著名历史学家、语言学家莱奥•魏纳(Leo Weiner)在其著作中讲述了美洲大陆原住民向哥伦布亲口提到先他而来的非洲黑人,其中就引用了哥伦布的日记原文。

穆斯林的西班牙王朝搜集并发扬光大了古埃及文明、希腊文明及罗马文明,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实现了各大文明的大融合与大发展,在天文学、数学、医药学、物理学、化学、航海学、艺术、律法等方面作出了前无古人的伟大贡献。

长久以来,西方学术界及民间社会都笃信非洲属于蛮荒之地,认为非洲社会对世界闻名的发展贡献极微,同时将非洲民众视为迷信、落后、不思进取的野蛮人,而这些,也正是西方社会种族主义的根源所在,也是西方侵略非洲、夺取非洲资源、压迫非洲人民的根源。

作者:加里凯•陈古(Garikai Chengu),哈佛大学研究学者。
叶哈雅编译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非洲穆斯林 西班牙 欧洲文明

上一篇:2019顶峰香港年度伊斯兰峰会回顾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