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论的十大谬误
分享到:
2020-07-12 03:47:19 【来源:伊光】 点击:



1. 适者生存,优胜劣汰

进化论的核心观点,就是随机发生、自然选择、适者生存、优胜劣汰。

适者生存,即各种生物互相进行生存斗争,适应自然变化就存活,不适应的就灭亡;优胜劣汰,即每种生物在繁殖下一代时,都会出现基因的变异,若这种变异是有利于这种生物更好的生活或生存,那么这种有利变异就会通过环境的筛选,以“适者生存”的方式保留下来。

假设该观点成立,那么,我们必然会在大自然中找到有关优胜劣汰的证据,毕竟,在适者生存的原则之下,我们肯定能找到大量进化失败的生物化石。可是,我们却找不到任何能够证明遭到淘汰、进化失败的化石证据,我们能找到的,只是“进化成功”的生物化石。

有趣的是,进化论认为一切生物都为了自我生存而处于不断竞争之中,可事实证明,大自然中所有的生物并非只存在竞争关系,更多的,是相互协作、互相依靠、相辅相成。种族遗传学研究已经明确指出,不同生物之间都存在相互依存与依赖关系,如若不然,整个生态系统就绝对不会存在如此美妙的生物多样性,生态的平衡也注定不会存在。

纵观整个生态系统,动物的存活需要植物,而植物的生存也需要动物,有些动物的存活,同样也需要其他动物,而一切生物的存活,都离不开各类细菌与真菌。

然而,进化论学家却辩称,生态系统的相互依赖与依存,是由“进化收缩”所导致的。可是,他们却无法解释这种收缩为何会发生,也无法解释导致这种限制性收缩的根源,更无法解释“物竞天择”“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进化论为何无法克服这种收缩的限制。倘若我们对生态系统有足够深入的了解,我们就会明白,所谓生态系统,即指整个生物界所有的生物体。可是,我们不禁要问,不同的生物体到底如何做到在同一个系统中和谐共处、相互依存呢?到底是什么因素导致生态系统的平衡与稳定呢?

对于这些疑问,进化论学者及支持者通常会如此狡辩:生态系统中所发的一切,都在生态系统的掌控与限制中完成。

可是,生态系统的掌控与限制,又是如何发生并且做到如此和谐、完美的程度呢?不同的生物体又是如何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与使命何在?它们怎能知道自己应当如何与周边环境做到和谐呢?

进化论主义者所谓的“生态系统论”认为,任何生物体都会随机发生基因突变,而有些生物体则会对生态系统产生更好的适应性,因此得到存活与发展的机会,进而导致生物的多样性。

可是,如果我们将这一观点套入进化论体系中,我们发现,进化论其实不承认生物的固有存在。进化论主义者总是会说,地球上的生物经过了数百万年的发展,在优胜劣汰的原则下,无数劣等生物遭到淘汰。然而,对于“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前寒武纪大爆炸”等话题,进化论一直未能作出合理解释,这些也被称为古生物学和地质学上的一大悬案,自达尔文以来就一直困扰着进化论等学术界。

倘若进化论无法让我们感到信服,那么,我们必须转变观念,我们必须另辟蹊径。既然我们承认生物及生命的精密与复杂,我们也意识到进化论并不能有效解答有关生物或生命的疑问,那么,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一切的背后,都暗藏着一个全知、全能的造物主,他主宰着宇宙万物的造化,也掌控着万物的生长与演变。

须知,我们选择相信造化与造物主的存在,并不会妨碍我们探索自然与生命的意义,这种信仰只会不断激励我们加深对生物与生态系统的理解,所谓的“生物进化”,完全是在造物主的掌控之下发生,对造物主而言,不同生物或同类物种间的协作与争斗,都是源自造物主的规划。

正因如此,一切生物之间的共通性才会如此明显,每一种生物都拥有基因、细胞,我们都需要氧气和水分,因为,我们都有着同一个造物主。

2. 心脏的跳动

进化论认为,复杂生物在进化过程中需要某些高级机体或器官的帮助,从而使自身得以存活并繁衍生长。可是,以心脏为例,心脏细胞的运行却完全是独立完成,并不需要外部辅助或干涉,心脏也可以不经外部因素影响而自主停止跳动。

既然进化论认为器官与机体早已经过完美地进化,那么,我们理应取得对心脏器官的自主掌控,我们甚至应当可以随意掌控心脏跳动的速率,可是很遗憾,我们并无法掌控这些。

对于这一疑问,进化论主义者告诉我们,心脏不会进化到独立自主控制心率的程度,他们还说,生物在进化过程中需要权衡利弊,需要做到进化的平衡。可是,这种回答是否真的具有可信性呢?它是否具有任何科学依据?他们所说的“权衡利弊”到底意味着什么?

如果我们仔细审视进化论学者对进化论的描述,我们就会发现,进化论简直就是全能、全知的存在,可是,“全能”“全知”等特性,正是进化论坚决反对的理念。问题在于,此类自相矛盾的观点,在进化论体系中简直数不胜数。

3. 食物的吸收与消化——自我牺牲与相互依赖

饮食是生物生存的基本,以人类为例,饮食是人类生存与发展的第一需要, 也是社会生活的最基本形式之一。作为人类,我们对于进食的唯一掌控,就在于选择食物,然后放入口中咀嚼吞咽,至于之后的吸收与消化,我们毫无掌控。人体消化系统总是独立完成食物吸收过程,该系统分泌出酸性物质,通过“牺牲”依附在消化道的大量细胞,促成食物的消化以及营养的吸收。

可是,消化道细胞的自我牺牲,到底为何发生?倘若不同器官与机体之间只存在竞争的关系,这些细胞为何要以自我牺牲的方式帮助我们的身体吸收足够营养?

对于这些疑问,我们能得到的唯一解释,就是人体的完美协调与统一。就消化系统而言,它和人体其他系统一样,其运行与工作,都是遵循造物主规划与指示,在造物主无限智慧的指引下协同合作。

进化论的核心,就在于机体间的竞相生存,如果我们坚信生物的存活与发展的确是通过进化而完成,那么,我们又该如何解释细胞通过自我牺牲的方式促成消化系统对营养的吸收呢?我们又该如何理解,既然机体间的关系是生死存亡地竞争,又怎会有细胞心甘情愿地牺牲自己去维护整个机体的利益?

简言之,进化论根本无法解释,本应独立竞争的细胞,竟然会为了更为崇高的利益完成自我牺牲。

任何拥有消化系统的动物,肠道内都依附着各类细菌,若没有这些细菌,动物本身就绝对无法存活,生物学将该细菌称为“肠道细菌”或“微生物群”。如果你因某种疾病而失去这些细菌,你就会腹泻不止直至死亡。肠道菌群或肠道微生物区系的存在,甚至是人体发育的必要条件,可是,从进化论的角度而言,这简直就是不可理喻——毕竟,在进化论看来,人体是极为高级的进化产物,可到头来,人体的发育却依旧需要微生物群等低等机体的支撑……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维生素B12,又称钴胺素,它会对大脑及神经系统带来特定影响,它是唯一一种需要肠道分泌微生物(内源因子)帮助才能被吸收的维生素。然而,对于维生素B12与内源因子的协作关系,进化论却不愿作深入阐述,只是声称二者之间是简单的“共生关系”。

然而,从进化论的角度而言,人体等多细胞机体的发育、生长于存活,绝对不可能依赖某个特定的单一细胞、细菌或微生物。

4. 病毒

病毒,是进化论的另外一个重大软肋。

从进化论的角度出发,我们假设病毒也是自远古时代以来优胜劣汰自然进化法则中存活下来的产物,可问题是,如若如此,病毒又怎会需要寄宿于动物或人体才得以存活呢?动物或人类又为何没有进化出抗病毒的机体呢?

对此,进化论学者辩称:“进化论并非十全十美,生物进化过程中有得必有失。”

然而,这种回答依旧与进化论观点自相矛盾。试问,生物进化的过程中,怎会知道自己需要何物?怎会因为这种未卜先知而提前做好一切有利于自身进化的准备?

5. 母亲的天性

母性,是母亲爱护子女的本能,对于母性,进化论从未能够给出合理可信的解释。进化论学者指出,母亲之所以会守护自己的子女,是出于物种延续、繁衍生息的本能。可是,这种解释很牵强而又十分诡异,不论是人类还是动物,一个母亲为何要通过自我奉献甚至自我牺牲的方式,去守护羸弱的新生一代?这种天性与本嫩个,到底源自何处?

倘若进化论成立,那么,母性就不可能存在,任何母亲都不可能为自己的子女而奉献或牺牲自我,因为,她完全可以去生养更多的子女——在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原则下,最强的子女,自然会得以存活。

简言之,进化论强调物竞天择,但是,它却无法解释母亲与生俱来的关爱与怜悯。

6. 生物的多样性与美丽属性

春季来临时,万物复苏,树木冒出新芽。进化论告诉我们,树叶存在的意义,就在于促成光合作用。可是,既然如此,又为何具有各种不同的形状、大小、颜色和质感呢?

进化论学者根本无法解释,树叶的功能如此单一,其种类却是如此多样化。换言之,进化论无法解释,生物的“美”,为何会存在。

既然进化论无法解释生物的多样性或者“美丽”的属性,这一切,只能以造化与造物主的角度来解释。

7. 苹果:生物相互依赖与协作的实例

倘若我们相信科学,相信科学研究与数据,我们肯定也会相信,世间万物,皆是相互关联、相互依存的关系,万物的生长与发展,都有着特定的目标与意义,我们肯定不会盲从大流,认为生物起源与发展都是随机发生、自然演化的结果。

以苹果为例:苹果结于苹果树,而苹果内又有种籽的存在。按照进化论的推理,苹果树必须首先确定何时开花、何时结果,换言之,苹果树必须对四季变化了如指掌;此外,苹果树也应当明白,果树开花时,蜜蜂等昆虫会在特定时间前来采蜜,进而促成花粉的传播;苹果树也应当清楚,授粉完成之后,它就需要进一步完成传播种子的任务,此时,它就需要用鲜美的果实包住种子,吸引鸟类前来觅食。当然,要想完成这一切步骤,苹果树还要知道如何从土壤中汲取特定营养,然后传递给树干和枝丫,最终促成开花与结果。这一切过程,极其复杂且绝非偶然,它的完成,需要无尽的智慧与安排。

如上所述,一颗苹果从开花到结果,需要果树、土壤、水分、太阳、昆虫、鸟类等自然环境的密切协同合作,倘若没有精密的规划与安排,这一切,又怎能发生?试问,倘若这一切都是各自物种内部优胜劣汰的产物,它们又怎能如此巧妙地完成相互依赖与支持?

我们只能相信,这一切,都源自同一个全能的主宰,只有在造物主的规划之下,不同物种才能完成此类合作。

8. DNA

DNA(脱氧核糖核酸)是生物细胞内含有的四种生物大分子之一核酸的一种,它携带有合成RNA(核糖核酸)和蛋白质所必需的遗传信息,是生物体发育和正常运作必不可少的生物大分子。与此同时,RNA和蛋白质又反过来对DNA产生制衡作用,它们之间存在层层掌控与规章法则。对于这些问题的探索,又衍生出新的研究领域,譬如实验胚胎学、microRNAs(一种高等真核生物基因组编码,通过和靶基因mRNA碱基配对引导沉默复合体RISC降解mRNA或阻碍其翻译)、基因组中的绝缘体等。

进化论学者指出,人类DNA中含有大量源自远古发育的无用甚至“垃圾”成分,然而,科学研究表明,这些所谓的“无用”基因群,其实是掌控基因表达、促成染色体建筑的区域。不仅如此,科学研究还明确指出,各个物种内部所有个体的DNA序列,都是非常一致的,人类DNA也不例外。

不仅如此,基因表达的精密与严格,从根本上完全否定了“随机发生”“自然选择形成进化”等进化论的基本观念。这是达尔文不可能想到的,也是现代进化论者最不愿意看到和最不想承认的科学事实。

总而言之,我们对生物学的研究愈发深入,我们就愈发无法接受进化论对于物种起源与宇宙万物的解释,我们也愈发倾向于找寻一个全知、全能的超自然力量,即造化宇宙万物的主宰。

9. 死亡是宿命,在所难免。

DNA的存在已经足以推翻进化论,接下来,让我们一起探索由DNA链组成的染色体终端。

科学指出,染色体终端的长度,决定了我们寿命的长短。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刻起,随着我们不断成长,我们体内的染色体终端就不断缩短。举例而言,假设我们出生时的染色体终端数目为100,随着年龄增长,这一数字不断下降,最终,当染色体终端达到0时,我们的生命就走到了终点。换言之,自我们出生的那一刻起,我们注定就要死亡,死亡就是宿命,任何人、任何生物都无法避免。

然而,倘若我们假设进化论成立,那么,不论是基因、DNA、RAN还是染色体终端,都应当在优胜劣汰的规则下不断变的更强大,幸存下来的生物甚至可以获得永生,可是,这一切为何依旧会消耗殆尽呢?生命为何依旧注定要消亡呢?

这些,是对进化论“随机发生,自然演化”观点的进一步打击,同时也是对古兰经中对生物、生命起源与发展相关描述的最好例证。

10. Y染色体

Y染色体(Y chromosome)是决定生物个体性别的性染色体。男性的一对性染色体是一条x染色体和一条较小的y染色体。在雄性是异质型的性决定的生物中,雄性所具有的而雌性所没有的那条性染色体叫Y染色体。由于Y染色体传男不传女的特性,因此在Y染色体上留下了基因的族谱,Y-DNA分析现在已应用于家族历史的研究,家族世系的遗传与进化和认祖归宗的基因鉴定。

染色体是遗传物质的载体,存在于分裂间期细胞的细胞核内。人的染色体有23对、46条,其中22对叫常染色体,男性与女性的常染色体都是一样的;余下的一对叫性染色体,男女不一样,男性的性染色体由一个X染色体和一个Y染色体组成,即XY,女性则由两条相同的X染色体组成,即XX。

科学告诉我们,Y染色体能够精确说明地球上所有人类的来源。然而,要找到人类共同的祖先,就是要找到在众多人身上留下他们基因印记的人,即“超级祖先”,他们就像个分支点,无数的枝杈最终将归结到同一个人身上。

虽然进化论认为人类起源于类人猿,从灵长类经过漫长的进化过程一步一步发展而来,但是,进化论却根本无法证明猿猴到人的演变与进化到底如何完成。

从古人类学的角度来看,一个多世纪以来,人类起源一直是古人类学家争论不休的话题。自1924年在非洲找到首个幼年南猿头骨以来的70余年,在非洲发现了一系列的人类化石,这一系列的化石构成了一个相当完整的体系。相比之下,亚洲出土的化石很难与之相提并论,因此,大部分古人类学家都认为,我们人类的祖先,就是一名非洲男子。

对于穆斯林而言,古人类学家耗尽精力所得出的结论,却是古兰经早在一千四百多年前就揭示的真理。古兰经早已告诉我们,人类的起源,就是人祖阿丹。倘若我能能够认可科学家对于人类祖先的研究,倘若我们承认我们人类源自同一个先祖,那么,我们为何不愿承认,人类的起源,并非源自“猴子变人”,也不是随机的自然选择,而是源自一个造化宇宙万物的主宰呢?

结语

进化论的核心,就在于“随机发生”,它强调,生命的起源,是“自然选择之下随机发生的演变与进化”。

2018年五月,美国科学杂志刊登了一篇基因学的文章,这个研究组织由一百多位跨国科研人员组成,他们对于地球上十万种生物以及美国国家基因银行里边500万个DNA断片研究后发现,地球上90%的生物都是在十到二十万年前的某一个时间突然出现的。然而,这个研究结果,让科研人员产生了疑问,因为现在生物学的基础就是达尔文的进化论,而这个结果,直接把进化论给推翻了。

虽然我们可以依据科学事实明确指出进化论的自相矛盾,但是,在主流科学界与政治界的双重支持与维护下,进化论依旧所向披靡,造物主存在的事实遭到极端打压,承认造物主存在宗教信仰及信教群众则被贴上迷信、愚蠢、落后的标签。可是,进化论根本无法解释宇宙万物以及物种的起源,更无法解释生命出现与存在的意义。

有人会说,进化论虽然矛盾重重,但它却是物种起源唯一科学的解释,因此,他依旧选择相信进化论。

不论我们是否具有生物学知识,不论我们对科学是否拥有正确的认知,我们都应当轻而易举地认识到进化论的荒诞与谬误,我们也应当明白,对于万物起源、生命意义的唯一合理解释,只能是一个全知、全能、具有完美安排、规划与造化的主宰。

古兰经明确告诉我们,万事万物,都源自真主的造化,宇宙万物的运行、生长与死亡,都是真主的安排。如果我们能够静下心来、放下偏见去认知科学、认知古兰经,那么,我们必然会意识到,万物非主,唯有安拉!
---------------
叶哈雅编译
出处:Yaqeen Institute
原文:Facts vs. Interpretations: Understanding Islam & Evolution
链接:https://yaqeeninstitute.org/yamina-bouguenaya/facts-vs-interpretations-understanding-islam-evolution/

实习编辑:麦乐言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进化论 十大谬误 谬误

上一篇:从美国暴乱看伊斯兰的种族平等观念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