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宝贵事迹述略
分享到:
2021-02-11 05:19:22 【来源:文/袁纣卫 王汉均】 点击:


左宝贵是我国近代著名的爱国将领、民族英雄,在中国近代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我们研究近现代回族史时,也不能不把他放在首位。本文拟从左宝贵的早期军事活动及思想、在奉天的策略、对回教的贡献、在洋务运动和甲午战争中的作用及左宝贵的家世、墓葬封号祠庙和婚姻子女等方面,作些考证期望对左宝贵的研究能深人下去。
 


一、左宝贵的家世

左宝贵,字冠亭。乳名“左盒儿”,因其母在其儿时把他放在木盒而得名。左宝贵的经名,经考已无人知晓。

左宝贵生于道光十七年九月十九日(1837年10月18日),卒于光绪二十年八月十六日(1894年9月15日),享年58岁。

左宝贵的祖父左凤友,生二子,长子世荣和次子世宏。左世荣娶妻杨氏,生长子宝贵、次子宝贤和三子宝清。左世宏终身未娶。

左凤友祖籍济南府齐河县左三里村。据《齐河县志》载,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齐河县境黄河决口,洪水漫溢,沿岸墙倒屋塌,千里沃野顿成水乡泽国。大水过后,飞蝗蔽日,草木枯死。在此情况下左凤友携妻杨氏及二子,随饥民流落到沂州府费县西城阳城(后改地方镇,今属平邑县)。

二、左宝贵的早期军事活动及军事思想

幼时的左宝贵家贫如洗,屡遭不幸。1851年其父病饿而死,次年其母亦染病身亡。走投无路的左宝贵挑着一对筐笼,领着两个弟弟,靠替人修补鞋靴为生,辗转来到南京,奋志从戎。


咸丰八年(1858年)三月,左宝贵随张国梁部,参加进攻安徽乌江太平军的战斗。次年“由扬州冲围出”,赴六合清将李若珠处秘达军书,“有功,叙外委”。咸丰十年七月受江苏巡抚薛焕之命,以把总身份回江北招募兵勇,后管带六起劲勇驻上海宝山。10月奉命追击自上海外围撤出的太平军李秀成部受“五品顶戴”。11月毙太平军一将领提拔为千总,归江南督标统辖。同治元年(1862年)因固守宝山“迭著劳勋”,晋都司。次年援解蒙城,升游击①。

天京陷落后,太平军余部赖文光进入河南、安徽,联合捻军张宗禹部,重整旗鼓,采取流动战术,“飘忽无常”,纵横皖豫鲁数省。清廷急诏僧格林沁专事追剿。左宝贵随僧王部将陈国瑞在山东济宁嘉祥一带追杀捻军。战斗中二弟宝贤战死,左宝贵亦受重伤。1868年7月左宝贵因“剿捻”有功,补为天津镇标中营游击。不久晋为参将,并加副将衔。

调驻奉天后,1872年热河朝阳东荒一带“马贼”蜂起,左宝贵奉命驰往剿办。宝贵生俘一敖什布、吴振英等29人,斩周振升于苏家店,因功以副将侯补,并赏加总兵衔。1875年左宝贵又率部将聚众起事的宋三好、庙儿沟等四部剿平,从此“东沟肃清”,“而凤凰城、安东、宽甸诸县,始设官署”。左宝贵因此被诏以提督记名简放,并赏勇号“铿色巴图鲁”。

1878年1月,盛京将军崇实奏报朝廷,将左宝贵报军机处记名,遇有提督、总兵空缺,即请旨简故。同年左宝贵镇压了金丹道教起义,战斗中三弟宝清于法库门阵亡。1889年12月清廷任命左宝贵为广东省高州、雷州、廉州三府镇总兵,仍留奉天。1892年左宝贵在镇压了东北人民反洋教运动后,得到了清廷赏穿黄马褂、头品顶戴等殊荣。清廷还赠其为“建威将军③。


甲午战争前的左宝贵,“飞军冲入,东荡西决”、“身先士卒,推锋直前”、“经百战勇冠诸军”,其目的是为挽救清王朝岌发可危的反动统治。他40年的军旅生涯是以站在人民对立面、镇压人民起义为主的。但是我们应该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看待历史人物。左宝贵作为清廷将领,以镇压人民起义的手段来维护清朝封建统治,自然无法超越其历史局限性。

左宝贵在“自偏裨而跻身镇将”的过程中,逐渐认识到中国的国力已远远落后于西方列强这一事实,逐步从“华夏夷狄”的传统观念中解脱出来。中国历史均以边防为主,把重点放在与北方游牧民族的骑兵作战上。左宝贵根据变化了的形势,提出了“古者防惟在陆,今则防兼在海”的观点,反映了他的远见卓识。他指出:“通商以来藩篱洞开,东北海以朝鲜为屏蔽,山东之登、青、莱三郡突出海外,与奉天之旅顺相对,海面不及二百里,宜以重点扼守为畿辅之翼丑。江苏之吴淞,浙江之舟山,福建之厦门、台湾,广东之虎门宜严兵固守,其由海入江则归重福山、狼山。”他进一步指出:“练海师者诚能广察将才,置诸麾下,认真操练”,则“海疆万里固于金汤④。


 

图片左宝贵(左)


养兵之道在于练兵,左宝贵十分重视部队的军事训练。其主要训练项目有:卧射瞄准、掘地造营、临敌散队、安设行军电线、夜战、坚守、挖壕筑墙等。左宝贵“重文士,爱材勇”,“凡有奇技异能者,辄罗致之麾下”,委以重任⑤。他身为总兵,官高位显,却熟知自己队伍的一棚、一什(清军基层编制单位)。左宝贵继承了湘淮军军纪,又受伊斯兰教影响,为所部规定了八条军纪:不准扰民,不准扰乱社会秩序,不准聚赌,不准吸食鸦片,不准榨取民财,买卖公平,严禁嫖,严禁奸淫妇女。左宝贵对违纪者的处理也深受伊斯兰教影响,先穿耳游营再按军法处治。

三、左宝贵在奉天的策略

左宝贵在奉天实行“惠政”政策。他在镇压东北人民起义时,采取“擒其渠魁,散其胁从”的办法,给余众以自新的机会。因势利导,托以威惠,再辅以一些社会改良措施,左宝贵的“惠政”,对稳定东北社会秩序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

图片左宝贵手迹


《费县志》载:光绪元年(1875年)左宝贵在奉、吉两省剿贼时,“擒其渠魁,散其胁从,民得安绪”。在镇压宫四挖金工人起义时,“首逆既擒,余众未散,乃使本地乡耆开诚布信,予以自新。群贼争出,罗拜马前。宝贵悉召至,反复开导,贼皆感泣曰:大人来何迟也!自此后,幸为太平泯矣’。迫于胁从者数千人,皆资遣还家;内有愿降者数人,许其投诚,留营效力。




图片左宝贵手迹


同时,左宝贵还采取了一些社会改良措施,主要有:

(1)义学(2)育婴堂;(3)牛痘局;(4)字纸局;(5)同善堂:(6)筑堤;(7)筑路;(8)修桥;(9)开仓赈济;(10)蠲免钱粮:(11)设粥厂;(12)疏通河道;(13)创办惜字会;(14)医院;(15)设栖流所;(16)设收容所;(17)修东岳庙。

从内容上看,这些措施,或减轻了人民的负担,或是拯救灾民的慈善事业,或改善了人民的医疗、文化生活条件。虽然它们在本质上是维护封建统治为清朝统治阶级的长治久安服务的,但这并不能抹煞它们的积极作用。尽管这些善举对当时腐朽的社会来说是杯水车薪,但作为一个特定历史时期的人物,有如许善举已属难能可贵,左宝贵也理所当然地受到了当地人民的尊敬和爱戴。这里需要指出的是,修东岳庙对一个穆斯林来说,说明左宝贵已经是政治家了。

四、左宝贵对回教的贡献

光绪二十年的《左军门捐资重修清真寺碑记》曰:“从来天下事非诚好焉不欲为,非有力焉亦决不能为。当今之世,诚于好义而力足有为者,其惟吾左冠廷军门乎?”又曰:“惟其为人也,贵不忘卒,富而好施。”

图片《左军门捐资重修清真寺碑记》


该碑长185厘米,宽74厘米,厚15厘米,记载了左宝贵三次捐资修缮地方村清真寺的情况。同治年间,左宝贵驻防涿州时,募捐百金,为地方村清真寺修建水房,并置寺田数亩。1882年又为该寺募化二百金,由寺内阿訇和杨建勋带回,修缮寺中大门。后军中差官左大峰路过此地,发现该寺“尚欠齐备”,左宝贵即捐银400两,修葺南北讲堂,又以余资“置田十数亩”。


另外,山东平邑、梁邱、江苏淮阴、天津、南京净觉寺等清真寺也都有他送的匾额。1870年左宝贵应天津清真大寺阿訇的请求,为大寺题写了“真实无妄”四字。1892年又应镇江知府焦安邦之请,为镇江清真寺题匾并赠银两。



左宝贵捐修的清真寺

左家历代笃信伊斯兰教,左宝贵更是一名虔诚的教徒。戎马倥偬,转战南北,他始终不忘自己的信仰,恪守回回民族的传统习俗。地方村一些八、九十岁的乡老回忆说:“左大人始终自带小铁锅,另灶吃饭。左宝贵任天津镇标游击时,其表弟杨建德、杨建胜、杨建春等,先后投奔他,左宝贵便在部队里设立回民灶,吸引了大批回族青年参军,“回回营”便是当时奉天人民对左宝贵老营的称呼。回民灶的设置,为回族青年投入军旅提供了有利条件,据左宝贵的马弁石玉林讲:“听说他的军队里设有回民灶,我的父亲就找保人把我送进了军营。


左宝贵捐修的清真寺

赵端恒阿訇年高身善,渊源实学,道脉真传,在奉天颇孚众望。左宝贵得知后,便推荐他到北清真寺主持教务。每逢“主麻日”,左宝贵便到该寺作礼拜。赵阿訇”济食行善不分民族异同,除恶铲霸不拘满蒙回汉”的劝诚深深地影响着左宝贵。

五、左宝贵与洋务运动

左宝贵在镇压东北人民起义的过程中,参与到洋务运动中,主要表现有开金矿,修铁路,办学校等。

 

 

在镇压采木、挖金工人起义时,左宝贵为募兵筹饷,开采金矿,光绪二年三月,左宝贵部将傅延臣在给左的信中提到有关开采金矿、提炼黄金、按股分红等情况。从信中可以看出,左宝贵对开采金矿十分重视,投资巨大,聘请了“历办湘省厘金局务”的王声骏等一批技术人员,开采用机器生产。采金地点有古山子、热水、金厂、沟梁、格力各等。以与叶志超合办的格力各金矿为例,该矿“开办起日出金二三两,刻已日出二十余两”①。
 


左宝贵参与修筑的铁路,是1890年从山海关到东北的京奉铁路奉天段。左宝贵驻兵的奉天,为关外铁路必经之地。他在铁路勘测、土地丈量、工程施工等方面都积极予以合作,并派兵保护。
 

《左宝贵书信集》中有一封达春写给左宝贵的信,信中说:“侯选教谕王金寿前经荣筱峰弟禀请,将该员留守帮同照料铁路事宜,当蒙军帅批准在案。今荣筱峰与该员代求薪水,向兄提及,自应具情转请。拟由三月初日起,每月津贴银十两,由工次支领以资办公。”从任用王金寿需报左宝贵批准,再到核发薪金方面看,左宝贵在修该段铁路时是负责一定事务的。


左宝贵出身贫苦,仅读过两年私塾。当他于1890年回故乡时,看到同自己儿时一样,很多贫苦人家的子弟很少入学,便决意捐资助学。他先向地方村学校捐银1000两,铜钱1000串。又向县城书院捐银千两,放当生息,以为诸生薪水之需,书院众生皆感其德。据《费县志》载,左宝贵“讲武之余,每欲振兴学校。于营口海神庙、沈阳练军公所、南北寺立大小义学数处,筹薪水,给膏火。公事退间,辄轻裘缓带,亲至学中考其课程,循循然有儒士风”。



六、甲午战争中的左宝贵

“中国穆斯林跟全国人民一起曾经不懈地参加反侵略、反帝国主义的斗争。1894年,中国和朝鲜人民一起反对日本的侵略。穆斯林将军左宝贵率领他的部队英勇地保卫平壤,他屡次击退敌军的进攻,坚持到最后一分钟,给朝鲜人民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⑦




1894年春,朝鲜爆发了东学党起义,清政府应朝鲜国王之请,依“保护属邦旧例”,派直隶提督叶志超等率军1500人赴朝,帮助镇压起义。对朝鲜、中国窥视已久的日本,则以护送驻朝公使大岛圭介返任和保护日侨为借口,先后出兵1万余人,并迅速控制汉城。

李鸿章在光绪和主战派压力下,决定增派卫汝贵、马玉昆、左宝贵、丰升阿四军33营约14600人赴朝鲜集结,并伺机驱日本出朝鲜。左宝贵接到电谕,在国内做完最后一次“主麻”,与教友惜别后,率军赴朝,于8月到达平壤。时弃牙山而逃的叶志超谎报战功,清廷竟于8月25日命其“总统平壤诸军”,一时诸军皆惊。叶志超无心应战,终日“置酒高会”,恣意冶游,至使1万7千清军“设无布置”,终于坐失战机。

 

左宝贵在战前进行了充分的准备。他多次致电盛京将军裕禄,请求添置炮队,发放银,并派人回奉天取棉衣,“改高丽装”出探军情。他的侦骑在成川“生擒画图生少尉诸酋”,获取了日军将分路进攻平壤的情报。时平壤三面有高城,青石垒砌高10米,基厚7米,顶宽2米。城北有高山,东、东南、西南三面临大同江。城设六门,其中玄武门跨山为城,附近有一山名牡丹台,台北三山环绕,台西有两处高地。清军倚之处于战略上的有利地位。
 

左宝贵


9月9日,“闻倭人发兵平壤,左与叶相聚面商,左主战,叶主退守,意见不合。9月14日,日军已完成了对平壤城的包围。大战在即,叶志超仍讲:“平壤兵力太单,难以抵御”,左宝贵再也按捺不住冲冠之怒,斥道:“宝贵食君禄,尽君事,敌兵一到,只有与他死斗一招”,“力即不及,义不可挠”,“若辈惜死,可自去,此城为吾冢矣!”回到营地,左宝贵给裕禄及东三省练兵大臣安定发报,称“大敌当前,连日血战,而成川之贼数千人,今日窜顺安,后路已为截断,辎重均在途中,殊深焦灼。”这是左宝贵发往国内的最后一封电报。



9月15日凌晨,日军在城东南、西南、城北分三路发动全面进攻,大岛义昌率混成第九旅团,野津道贯率第五师团,立贝尚文率朔宁、元山两支队分别在上述三方猛攻。马玉昆、卫汝贵、左宝贵等率部勇猛抵抗,死力拒守。城北外拒义州大道,日军投入的兵力最多,朔宁、元山两支队共7800余人,接近左军的五倍。凌晨4时,朔宁支队向牡丹台外重东、中垒,元山支队向内、外重西垒同时发起攻击。6时20分战斗进入白热化状态。左军主动出击,猛放排炮。这时日军连发蔽弹,“皆烈于营中”,日军趁机发起强攻,内、外重西垒终被攻破。在外重东垒的50余名左军官兵与敌展开肉搏,全部牺牲,中垒的左军坚持到8时亦被迫撤退。这样牡丹台完全暴露在日军炮火之下。左宝贵急命加强防御工事,并调来克虏伯炮等火器,“以全力持之”。8时20分,牡丹台外域连中敌三发榴筱弹,胸墙坍塌。30分牡丹台陷落,左宝贵率部撤至玄武门。日军迅速将炮队移到牡丹台上,居高临下,对玄武门进行轰击。




“子药将尽,接应全无”。左宝贵知势已瓦解,他回到营房,遵照伊斯兰教规沐浴后,换上御赐黄马褂、珊瑚顶,匆匆赶回城楼,继续指挥战斗。左军官兵见左宝贵如此穿戴,恐引起敌人注意,推杨建春上前劝阻。左宝贵坚定地说:“吾服朝服,欲士卒知我先,庶竞为之死也!敌人注目,吾何惧乎?”一流弹击中左宝贵腿部,他忍着巨痛,“躬踞炮台”,手燃炮捻,左右轰击。杨建春、徐玉升等见他腿部流血不止,又恐其目标太大,再劝其下城躲避。左宝贵大怒,以掌击之,决不后退。突然一“霰弹击左额”,随后又有颗子弹击中其左胸,宝贵倒在地上,仍言战事。当众人将其抬到城下时,左宝贵已停止了呼吸。



玄武门失守,左宝贵阵亡,使叶志超惊恐万分。午后4时,他在星门、静海门、大国门等处悬白旗乞降。当天夜里叶志超率残部逃出平壤,“一夕狂驰三百里”,渡过鸭绿江,退到九连城、风凰城一带,使战火从朝鲜迅速燃烧到中国境内。

“大同江上中秋月,常照英雄白骨寒”。左宝贵为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而他的忠骸也被永远地留在了朝鲜国土上。左宝贵牺牲的消息传到国内,朝野震悼。爱国诗人黄遵宪在悲平壤》中写道:“肉血腾飞飞血红,翠翎鹤顶城头望,一将仓皇马革裹,天跳地踔哭声悲”,集中表达了全国人民对这位爱国将领的无限崇敬和惋惜之情。

七、左宝贵的墓葬、封号和祠庙

左宝贵牺牲后,他的遗骸无法运回国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山东巡抚李秉衡奉诏在左宝贵的故乡—山东省沂州府费县地方村西二里筑起一座方形圆顶的衣冠冢,里面埋的是左宝贵生前穿过的靴子。




该墓呈长方形,土质,圆顶,墓高1.2米,长5.5米,宽4米。墓前排列有华表、石仪、墓坊、石狮及螭首跌的石碑等,现仅存华表、石狮。墓东北1米处是左宝贵父母的墓葬。左墓华表阳面铭文为兵部侍郎杨颐撰写的挽联:孤军支柱穷边,伤哉为国捐躯万里未能收战骨;几辈逍遥海上,恨不藁街悬首九原何以谢忠魂。阴面铭文为驻藏帮办大臣内阁大学士尚贤写的挽联:经百战勇冠诸军,常开平天下奇男子;守孤城心拼一死,张雎阳古之烈丈夫。华表之北为石牌坊,上书“气壮山河”。



1958年前的左宝贵墓要比现在宏伟得多,那时左墓周围有60年树龄的柏树8000余株,直径多在80公分左右。据当地乡老讲,柏树林当年达100余亩,周围以砖墙环绕,呈凸形。

左宝贵阵亡后,曾追随他转战多年的马弁石玉林没有回天津老家,而只身来到地方村。在左墓北约150米处筑草房2间,守陵达63年之久,直至1960年冬去世。左家为石玉林购祭田40亩。

左宝贵牺牲后,清廷赠其为太子少保,谥忠壮,给恤银800两。其子袭骑都尉兼云骑尉,袭次完时以恩骑尉世袭罔替。清廷另赠给左宝贵祭银25两,全葬银500两,碑价银350两。遣官读文致祭,人祀京师,本籍及阵亡地方设昭忠祠,事迹宣付国史馆立传。

 


在左宝贵驻军多年的奉天,当地民众感其德,自发地在南门外为其建祠,并在他修建的同善馆内竖起一2米多高的全身像。在左将军殉国40周年时,沈阳人民又在同善馆内为其塑一半身铜像,此时东北已处于日伪殖民统治之下,此举足见沈阳人民对他的崇敬之情。



左宝贵故里山东省平邑县地方镇举行纪念活动。



在将军的故乡山东,清廷地方官员每年要到左宝贵衣冠冢前祭祀,当地民众更为将军竖起一座花岗岩雕像。

朝鲜人民在平壤玄武门附近建起一座标石,时至今日将军已牺牲百年了,朝鲜民间仍流传着“七星门外左将军9月15日显圣”的传说,寄托了朝鲜人民对这位抗日英雄的尊敬和怀念。

八、左宝贵的婚姻及子女

左宝贵的大夫人为陶氏。左宝贵与太平军女营作战时,俘得陶氏。后陶氏将身边二侍女经明媒正娶为二夫人和三夫人,即陈氏和王氏。




1892年陶又将一个即将被卖入青楼的少女余氏赎回,为四夫人。四位夫人均出身寒微。陶氏终生未育,便抱养了大女涵章、长子文章、次子焕章。左宝贵50岁时,三夫人王氏生长子国辑,次年二夫人陈氏生次子国栋,越年王氏又生三子国樟。王氏和陈氏又生三个女儿,名国兰、国华、国芳。余氏亦未生育。
------------
注:
①⑩《清史列传》新办大臣传四左宝贵。
②《清史列传》卷六十。
③《清史稿》第1447页。
④左宝贵:《奉时政对策折)。
⑤光绪二十二年修《费县志》。
⑥见《左宝贵书信集》。
⑦(中国伊斯兰史存稿)转摘自《北京师范大学学报》,1962年第2期。
③⑧《辽南回回)。
⑨⑾(日)八田己之助:《乐浪と传说の平壤》。

作者简介:

袁纣卫,回族,上海浦东,上海列石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青岛润融丰汇咨询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执行合伙人。

王汉均,《临沂大学学报》编辑部编辑。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左宝贵

上一篇:河湟工匠 | 存寿牛杂碎市级传承人——马进英
下一篇:最后一页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