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昏礼时间已过
分享到:
2021-02-21 06:32:30 【来源:山经】 点击:

荒野路上,下午的暖阳照射着商队人马,影子长度比人的高度稍长一点。驾驶马车的是商人,每辆马车两旁各有一个身着轻甲的卫兵,最后一辆马车的货物之上,还坐着一个正在读书的中年人。

“我们今天就在这里扎营。”商队头领喊道。

“可是离天黑还有至少两个小时呢,为什么这么早就扎营?”一个卫兵问。

“再往前就是那个臭名昭著的劫匪扎伊德和他的同党出没的区域了,我可不希望被他们夜袭。”

于是众人开始搭帐篷、架篝火。

忽然一支冷箭射入火堆中,火星四溅。

“抄家伙!”商队头领大喊。

卫兵们手持剑盾,把商人们围在中间。

又好几支箭射在他们脚前几步的地上。

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骑着黑马从林中走出。

“朋友们!”他嗓音厚重而洪亮。

“我们只想拿钱夺物,不想伤人伤命。把值钱的东西拿出来,我们立马就走。”

商队头领粗重地呼吸着,咬着牙说:“恶匪扎伊德!我们的士兵不比你的人手少,要打也不见得会输,我劝你不要冒这个险。”

扎伊德微笑了一下,吹了一声口哨,身后慢慢走出了几十个或持弓箭或持弯刀的壮汉,一个个目光犀利,步伐稳健。

“我们人的确不多。”扎伊德说,“但我们都是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亡命之徒。你的士兵们为的是商队抵达后的那几个金币,没人愿意拼命。我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下武器,交出财物,谁也不用受伤,否则就休怪刀剑不长眼了。”

有几个商队士兵向头领看去,神情紧张。

“不仅是为了几个金币。”商队头领一字一顿地说,“也为了为民除害。”

扎伊德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拔剑出鞘,指向商队。

劫匪们如箭离弦,呼喊着冲过去。

士兵们和劫匪们兵刃相接,几个商人骑上马落荒而逃。

谈不上是一场恶战,士兵们没能抵挡多长时间,很快一个个倒在血泊中,商队头领被弯刀划开了颈部动脉,倒在地上献血汩汩地流。

“有人受伤吗?”扎伊德问

旁边一个劫匪说:“赛里木肩膀中剑,库里被盾牌砸了脑袋,昏迷了。都不是致命伤。”

扎伊德点了点头。“收获吧。”他轻轻地说。

劫匪们应声去检查各辆马车上的货物。扎伊德骑在马上绕营地缓缓前行。

在一辆马车后面,他看到一个中年人正在礼拜。他策马过去,等他出拜,问道:“你是跟商队一起的吗?”

那中年人点了点头。

扎伊德好奇地皱起了眉头,“你怎么没跑?”

“我跑了,只不过不是跑路,是逃归我的主。”

扎伊德不屑地哼了一声,说:“你这种被宗教洗脑的人真可怜。要么像个男人一样拿起剑战斗,要么像那些商人一样为了保命跑得远远的,在那跪着趴着的,有什么鸟用?”

“安拉让信士们借坚忍和拜功寻求援助,那就必然有用。至于具体如何有用,那是他决定的事情。我只是做到我该做到的。

扎伊德拿剑指着中年人的胸膛,说:“你拜也好,不拜也好,我若想你死,也只是轻轻往前一推的事。”

“而你还没有这样做。”中年人冷静地说。

扎伊德皱起眉头,握紧了剑柄,眼看就要将剑尖戳进中年人的胸膛。

“老大!”一个骑马的黑衣人从北面扬尘而来。

“北面发现总督的骑兵巡逻队,正在向我们这个方向来,大概半个小时就能到”他气喘吁吁地说。

中年人微笑了一下。扎伊德看见他在微笑,哈哈大笑起来。

“你不会蠢到认为这就是你的神派遣的援助吧?我们遇到类似的情况多了去了。”

扎伊德转身对劫匪们呼喊:“兄弟们!换上他们的衣服,我们扮商队!”

“你说你,早能走不走,现在想走我也不能让你走了,免得你跑去跟骑兵队通风报信。其实杀了你是更方便的,但你手无寸铁,杀了你有损我的威望。现在你要配合我们演一出戏,自然一点。”

扎伊德从腰带拔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在中年人眼前晃了晃。“如果你有任何轻举妄动,这上面会沾满你的血。”

中年人看了一眼西边的天空,夕阳已没入地面,晚霞将天空染成了橘黄色。他问扎伊德:“昏礼时间了,能让我礼了拜再走吗?”

扎伊德揪住他的衣领,盯着他的眼睛,说:“不能,我们没时间让你搞那些没用的垃圾事。再说,死了就再也不能礼拜了,对不对?”

中年人说:“我不是想恐吓你,但是阻人礼拜是会有很严重的报应的。”

扎伊德又使劲揪紧他的衣领,说:“你看我像怕报应的人吗?”

劫匪们换上了商队卫兵们的衣服,把可疑的物件都藏在马车上,然后他们拔营启程,看起来跟原本的商队没有什么区别。扎伊德换上了商队头领的衣服,驾驶着打头的马车,中年人就坐在他身后的货物上。此时晚霞已近乎消逝。

上路不久,天空已呈黑色,看到了打着黑底白字旗的骑兵队,那是总督的骑兵巡逻队。

队首是一个装备着镶银重甲的魁梧男人,他骑马靠近扎伊德,说:“平安在你们之上!”

扎伊德回应说:“平安在你们之上,队长大人。”

队长问:“一路上还平安吗?”

扎伊德沉稳地回应:“感赞安拉!我们没有遇到凶险。不过南边十里左右看到了一些尸体,想必是被扎伊德抢劫了的可怜旅客。”

队长瞪大了双眼,说:“是吗?!那我们得赶快去看看。”

“祝你们顺利!”

骑兵队长点了点头,正准备挥手命令骑兵与他一起疾驰向南时,看到了第一架马车货物上坐着的中年人,他勒马减速。

“谢赫乌萨玛!”他惊喜地说。

“平安在你之上,费索尔队长。”乌萨玛语气平静。

扎伊德深吸了一口气,悄悄地把匕首顶在了乌萨玛的后腰。

“谢赫,你怎么在这里?”

“我要去大马士革向谢赫艾哈迈德请教一个问题,与商队结伴同行。”

扎伊德稍稍放松了一些。

“像您这样的大学者还要如此辛苦地跋涉求知啊!真是令人叹服和汗颜。”

“多亏了您这样的战士保卫道路的安全,否则旅途会艰难地多。”

费索尔队长礼貌地微笑着点了点头。

“学者,一路还舒适吗?”

扎伊德又把匕首推了推,乌萨玛的皮衣已经被穿透,皮肤感受到了冰凉的匕首尖。

“感赞安拉。只不过今天昏礼还没有礼。”

费索尔队长看了一眼已经完全昏暗的天空,沉默了几秒钟,说:“那真是遗憾,愿主宽容。”

“谢赫乌萨玛,上一次见您已经是很多年以前了,这次偶遇,颇感幸运,因为我正好有一个教法学的问题想要请教。我听一位学者说,礼拜的中坐与末座时,根据圣行,左脚应在右腿之下,这个姿势我始终做不好,不知能否请您落车向我示范一下。”

扎伊德心跳加快,凑近乌萨玛的耳朵说:“我的匕首也可以是飞刀,别耍心眼。”

乌萨玛说:“当然可以。”

费索尔队长扶着他下了马车。

“我目前的姿势是这样的……”话音未落,他右手拽住扎伊德的脚,使劲一拉,扎伊德重重倒在地上,他以洪钟之声大喊:“包围他们!轻举妄动者格杀勿论!”

骑兵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商队”团团围住,有些弯弓搭箭,有些手持骑枪,紧紧盯住“商队”的每一个成员。

有一个劫匪伸手去拔弯刀,手刚碰到刀柄,一支箭射中他的右肩,他痛得大叫。

费索尔队长用剑指着倒地的扎伊德的鼻子,说:“结束了,‘黑影’扎伊德,你的绿林兄弟们不是训练有素的正规军的对手。”

扎伊德狠狠地盯着他,嗓音有些沙哑地说:“哪里露了破绽。”

费索尔队长命令骑兵们把“商队”里的所有人绑起来。

“扎伊德,如果你让他礼了昏礼,就又一次成功地蒙混过关了。”

“什么?什么意思?”

“谢赫乌萨玛有一个远近闻名的名声,他从10岁以来,从没有落过一次礼拜。而他今天居然错过了昏礼,那一定是受到了极大的威胁和限制。”

扎伊德瞪大了眼睛,呼吸似乎都停止了。

“谢赫乌萨玛呢?”费索尔队长忽然发现乌萨玛不见了人。

“在这!”一个骑兵说。

扎伊德循声望去,乌萨玛正在一辆马车旁礼拜,他依稀可以听到他正在悠扬地诵读:

“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当借坚忍和拜功,而求佑助。真主确是与坚忍者同在的。”(2:153)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小说 昏礼 时间

上一篇:小说:黄河
下一篇:伊萨寓言:隔离十四天的金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