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的最初迁徙 回归麦地那
分享到:
2022-05-27 11:39:57 【来源:徐显伟阿訇】 点击:

回归麦地那

“我不知道应该因海拜尔大捷而高兴呢?!或者应该因哲阿法尔的归来而高兴呢?!”——先知穆罕默德

先知穆罕默德致信南扎史国王,他要聘娶艾布·苏富扬的女儿温姆·哈比比。她原本嫁给了欧柏德拉·本·哲哈史,可他已经死在阿比西尼亚。信中还嘱咐说,要国王送回其他圣门弟子。南扎实国王主持,将艾布苏富扬的女儿温姆·哈比比嫁给先知,并替先知向温姆·哈比比送了400个第纳尔的聘礼。他让其他圣门弟子乘上两艘船,伊历7年,人们在海拜尔战役结束后抵达麦地那。

参考资料 资料出处(略)
(查阅:《先知的迁徙》《伊斯兰的迁徙》《麦穆鲁克· 吴克苏牧 》 《艾素哈姆·南扎史》)

喇阿布·塞拉扎尼博士راغب السرجان对《最初的迁徙》的深度解读之温姆·赛莱默有关第二次迁徙的传述

历数有关第二次迁徙的N个论述,应该数穆民之母温姆·赛莱默的传述最为重要。她的传述也是作为我们阐释第二次迁徙的传述理论基础。按照惯例,我们会引用另外几段记载这方面的内容健全圣训,还原历史真相。

以下就是温姆·赛莱默有关第二次迁徙的传述。

先知的妻子伍麦叶·本·穆安义尔的女儿温姆·赛莱默传述,她说,当我们来到阿比西尼亚的土地上,便与最善良的人——南扎史国王为邻,我们安安生生行教门,平平安安崇拜安拉,不再受到干扰,连一句闲话也没有听到过。这个消息传到古莱氏族耳朵里后,他们为对付我们而密谋派遣两个干练的人拜见南扎史国王。他们为南扎史国王准备的礼物都是精挑细选的麦加特产,还收集了很多南扎史喜爱的、外地输入过来的高级皮革,他还不忘为国王身边的主教们准备了礼物,做到人人有份。然后古莱氏人就委派阿卜杜拉·本·艾布·莱比阿·本·穆诶勒·麦赫祖密和阿穆尔·本·阿绥·本·瓦伊利·赛赫米携带礼品一同前往。临行特别交代两人:“你们要在与南扎史与他们交谈之前,抢先贿赂好每一位主教。然后再将礼物贡献给南扎史。在他们商议之前,便要求阿比西尼亚人把他们交给你们。”两个人随后前往南扎史处进贡,当时我们在国王那里住的是上等宅院,与最好人为邻。两个人在与南扎史国王会面之前,一个不落地贿赂了每一位主教,随后向主教们吹风说:“我们部落中有一些愚昧无知的年轻人已经窜到贵国宝地。他们背叛了祖教,也没有进入贵教,他们信的是你们和我们都不懂的异端邪说。部落领袖委派我们前来觐见国王,引渡他们回去。当我们向国王起诉他们时,希望诸位给国王进言,请不要理睬他们的狡辩,直接把他们交给我们就是了。他们的族人很了解他们,最清楚他们,也最会教训他们的。”主教们应允他俩说:“好的。”随后,两个人才向南扎史国王贡献礼品。见国王接受了礼物,两个人向国王诉说:“国王啊!我们部落中有一些愚昧无知的年轻人,业已流窜到贵国宝地。他们背叛了祖教,也没有进入贵教,他们信奉的是你我都不懂的异端邪说。部落领袖包括他们的父亲和叔伯甚至家属委派我们前来觐见国王,希望您帮我们把他们引渡回去,烦劳您把他们交给我们。他们的族人很了解他们、最清楚他们,也最会教训他们,会对他们严加责罚之。”南扎史听了阿卜杜拉·本·艾布·莱比阿和阿穆尔·本·阿绥两个人的话很是愤怒。他身边的主教们也进言道:“国王啊!他们说的对啊!他们族人很了解他们,最清楚他们,也最会教训他们的。您把他们交给两位来使就是了。让他俩带他们回到家乡,回到族人那里去。”南扎史国王怒斥道:“我是不会上当受骗的,这些人没有去其他地方,直接选择了我,前来寻求我的庇护,住在我们的家乡。指安拉发誓!我绝不允许把他们交给他俩。现在我就召来他们问个究竟,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像这两个人说的那样,如果真是像他俩说的那样,我就将他们交给他俩,让他俩带回去交给他们的族人;如果不是像他俩说的那样,我将拒绝引渡他们的要求。只要他们向我寻求保护,我理应好好保护他们。”温姆·赛莱默说,随后,南扎史国王派人召见圣门弟子们。当南扎史的差人来的时候,圣门弟子们聚集起来商议:“你们到那里对那些人说些什么呢?”人们说:“指安拉发誓!我们就说先知教导我们的、命令我们的,我们知道什么就说什么,有啥说啥,实话实说。”于是他们便去觐见南扎史。国王叫来了他的主教们,让主教们当场打开自家的经典,随即向圣门弟子们提出质询。国王问他们:“你们不加入我的教门,也不加入任何一种宗教,甚至为了这个信仰不惜与族人决裂,你们信仰的这个教门到底是什么呢?”

她说,哲阿法尔·本·艾布塔里布作为发言人作以阐释,他说:“国王啊!我们原本是一个蒙昧的民族,我们膜拜偶像,食用死物,通奸嫖娼,骨肉近亲断绝来往,霸凌邻里,强食弱肉,对于这些我们习以为常。后来,安拉为我们派遣了本民族中的使者,我们清楚他的出身与门第,我们了解他的诚实与守信,我们清楚他的廉洁与清正。他号召我们走向安拉,叫我们认主独一,叫抛弃我们和我们的祖先所崇拜的石头和偶像,号召我们只崇拜安拉。先知命令我们言语诚实、守信,接续骨肉近亲,善待邻居,中止非法,中止流血。他禁止人们做丑事(淫荡、下流、龌龊之事),禁止作伪证、禁止侵吞孤儿的财帛,禁止诬蔑贞洁的妇女......他命令我们认主独一,不以物配主,不举伴他丝毫。他命令我们礼拜、天课、封斋......(她说,他历数了伊斯兰的各种事项)我们相信他,归信他,遵循他从安拉那里带来的信息;我们崇拜独一的安拉,不举伴他。我们视他所禁止的为非法,我们视他许可的为合法。然而,我们遭到族人的敌视,因为我们信仰正教,所以他们折磨我们、迫害我们,逼迫我们放弃崇拜安拉,退返回过去崇拜偶像。他们逼迫我们屈服于罪恶的、丑陋、肮脏的东西。当我们受到他们的霸凌、迫害、暴虐;当他们阻碍我们遵行教门,我们才被迫迁徙到您的国土上,我们喜欢与您为邻。国王啊!我们之所以选择到您这里,是希望得到您的庇护,是希望不再受到霸凌,不再受到迫害与暴虐。”

南扎史说:“你身边带有来自安拉的启示吗?”哲阿法尔说:“当然!”南扎史说:“那好,你诵读吧!”于是,哲阿法尔便将(经文)捧到胸口诵读:“卡弗。哈、雅、啊因、撒德。这是叙述你的主对于他的仆人宰凯里雅的恩惠。当时,他低声地呼吁他的主说:‘我的主啊!我的骨骼已软弱了,我已白发苍苍了,我的主啊!我没有为祈祷你而失望......’”一直诵念到“你应当在这部经典里提及麦尔彦,当时她离开了家属而到东边一个地方。她用一个帷幕,不让人看见她。我使我的精神到她面前,他就对她显现成一个身材均匀的人。她说:‘我的确求庇护于至仁主,免遭你的侵犯,如果你是敬畏的。’他说:‘我只是你的主的使者。我来给你一个纯洁的儿子。’”

温姆·赛莱默说:“指真主发誓!当人们听到哲阿法尔读这里,南扎史哭了,哭得泪水打湿了胡须;主教们也哭了,哭得泪水打湿了他们展开的经典。后来南扎史说:‘这与尔萨接受到的启示出自同一束光源。指安拉发誓,我绝不会把他们交给你们,我是不会上当受骗的。’”

当古莱氏的两个使者离开南扎史时,阿穆尔·本·阿绥说:“指安拉发誓!明天我要当场揭开他们的老底儿,然后彻底消灭他们,斩草除根。”阿卜杜拉·本·艾布·莱比阿反对。相比之下,阿卜杜拉是较同情我们的,也愿意放过我们的。他对阿穆尔说:“我们不能这样做。他们还有骨肉近亲,到时候,他们的骨肉近亲将与我们势不两立。”阿穆尔·本·阿绥说:“我告诉南扎史,这些人声称麦尔彦之子尔萨是个仆人。”温姆·赛莱默说,等到第二天,他对南扎史说:“国王啊!这些人对麦尔彦之子尔萨说些大不敬的话,他们说他是个仆人,你可以派人叫来他们当面对质。”

温姆赛莱默说,前所未有的难题降临我们了。南扎史派人质询圣门弟子。圣门弟子聚集一块儿商议:“如果国王问起对于麦尔彦之子的看法时,咱们应该怎样回答呢?”人们说:“安拉怎么说,我们就怎么说,先知怎样教的我们就怎样说,有啥说啥。”当圣门弟子觐见南扎史国王时,国王问他们:“诸位对麦尔彦之子尔萨是怎样认知的呢?”哲阿法尔·本·艾布塔里布说:“我们对他的认知以先知(穆罕默德)的教诲为准:(尔萨)他是安拉的仆人、是主的使者,是主的鲁哈,是主赋予童贞女麦尔彦的一句话。”南扎史以手掌击地,拿起手杖说:“指安拉发誓!你对麦尔彦之子尔萨的描述恰如其分。”在他们交流时,一旁的大主教们在国王周围吹胡须瞪眼,以此表示对于他们的话嗤之以鼻。国王说:“指主发誓!如果你们说完了就可以离开啦!在我的地盘上你们是安全的。凡是侮辱你们的人要缴纳罚金。”随后他又重复说:“凡是侮辱你们的人要缴纳罚金。”随后,他再次强调:“凡是侮辱你们的人,他要缴纳罚金。即便是给一座金山我也不愿意害你们中任何一个人。退还那两个人的礼物!我不需要。指主发誓!(假若)我收受贿赂,当安拉收回我王权时,他是不会收受我贿赂的。(假若)我服从了他们,人们便不再服从我了。”温姆·赛莱默说:“随后,两个古莱氏族人带着被退还的东西耻辱地离开了。我们则与最好的人为邻,安居下来。以真主发誓!当有人与南扎史争夺王位时,我们见证了反叛。以真主发誓!当时我们害怕极了,心里泛起从未有过的忧虑,我们非常担心造反者战胜国王荣登大位后,不再承认南扎史赋予我们的原有权益......”

温姆·赛莱默说,南扎史御驾亲征,两军在尼罗河一侧对垒。她说:“圣门弟子们商议说:谁自报奋勇前去亲临战场打探战况?’祖拜尔·本·阿瓦穆说:‘我!’当时,祖拜尔是人们中最年轻的。大家吹鼓一个皮囊挂在祖拜尔胸前。祖拜尔靠它横渡尼罗河,从另一侧出现在两军对垒的地方,随即加入了战斗......我们祈祷真主援助南扎史国王战胜敌人,我们祈祷真主巩固他在国家中的地位。果真,在国王的治理下,阿比西尼亚的国事有条不紊、井井有条。在他的保护下我们拥有了最好的家。后来,安拉的使者光复麦加时,我们前赴之。”

这里,还有一个传述是由伊斯哈格记载的温姆赛莱默的传述,两者仅是在语句方面有稍微的差异。这些差异却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这段传述是:穆罕默德·本·伊斯哈格传述,祖赫勒叶由艾布伯克尔·本·阿布都勒哈曼·哈勒斯·本·赫沙姆,由温姆赛莱默传来,温姆赛莱默说,当麦加越来越紧张的时候,圣门弟子不断地受到伤害,他们受到侮辱与迫害,受到折磨。眼睁睁的看他们因为教门而遭受到考验与磨难,安拉的使者却无力保护他们免遭痛苦。使者本人处于叔父以及自己的部落家族保护之中,遭受不了圣门弟子的遭遇,相对平安些。后来,主的使者对圣门弟子们说:“阿比西尼亚的大地上有一位仁慈的国王,在他那里没有人会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你们迁移他那里去吧!等待真主为你们安排出路,愿你们摆脱困境。”于是我们便成群结队逃了出去,最后集结到阿比西尼亚。我们与最好的人为邻,住上了尚好的宅院,平平安安行教门,不再担心受人欺负。古莱氏贵族看到我们安居乐业,心生嫉妒,便密谋商议派遣人到南扎史那里对付我们,让其驱逐我们离开他的国土,将我们遣返回去。

麦加人派遣阿穆尔·本·阿绥和阿卜杜拉·艾比·莱比阿为代表,为南扎史国王和主教们凑足了礼物,并且分别为每个人物均准备了一份礼物。临行前不忘嘱咐两人:“你们在谈论他们(指迁士)之前,先把所有主教们的礼物送去,然后再带着礼品觐见国王。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是在国王与迁士们交流之前,先让他将之遣返回来。”

两个人前往阿比西尼亚斡旋,(按事先计划好的)他们向每一位主教奉上礼品,一个也没落下,然后四处放风,挨个煽动说:“我们部落中一些愚昧无知的人来到贵国,他们叛逆祖教,也未加入你们的宗教。他们的部族委托我们前来讨要,让国王遣返他们。当我们跟国王谈论及此事时,希望大家给国王进言,忠告他、规劝他这样昭告天下。”主教们纷纷响应说:“我们就这样做。”然后,两个人带着礼品觐见国王,麦加人准备的礼品中有国王最喜爱的皮革。

穆萨·本·欧格柏说:“麦加人贡献国王礼品有马匹、珍珠玛瑙。”
两个人呈上礼品后向国王说:“国王啊!我们部落中有一些愚昧无知的青年,他们叛逆祖教,也未加入您的宗教。他们信奉的宗教纯属异端邪说,我们都无从知晓。他们已经隐匿贵国。现在他们的家属、父亲、叔伯,包括他们的部族,委托我们两个人前来讨要,希望您遣返他们回到亲人身边。他们的族人很了解他们,最清楚他们,也最会教训他们的。他们不会加入您的教门,您又何必庇护他们呢?!”南扎史国王非常生气,随后说:“确实有一群人逃到我们国家避难,他们没有选择他人庇护,而是专门来寻求我的庇护(我理应护之)。以安拉起誓!不!在没有问清楚之前,我是不会遣返他们的。我先与他们交流一下,先了解这些人的情况。如果他们像你们所说的那样,我便遣返他们;如果他们并不像你们说的那样,我将保护他们,我不介入他们与部族之间的事情。但是,我不相信任何带有偏见的眼光,也不会屈从任何人。”南扎史随即派人将迁士们找来。对于阿卜杜拉·本·艾比莱比阿与阿穆尔·本·阿绥两个人来说,没有比国王听取迁士们的意见更令人愤怒的事情了。

当南扎史的差人抵达迁士们那里时,人们集聚起来商议:“我们说什么呢?!”有人说:“我们还能说什么?!指安拉发誓!我们说自己所知道的东西;我们说自己坚持的教门事务;我们说先知带来的消息,我们实话实说。”大家觐见国王,哲阿法尔作为代表与国王对话,南扎史问他:“你们坚守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教门呢?!你们不加入犹太教,也本加入基督教,你们甘愿为之与族人的祖教决裂。”

哲阿法尔说:“国王啊!我们原本是一个以物配主的民族,我们膜拜偶像,食用死物,霸凌邻里,是非不辨,拦路抢劫、相互仇杀,无恶不作,从不合法与非法的观念。后来,安拉为我们派遣了本民族中的使者,我们清楚他的出身与门第,我们了解他的诚实与守信,我们清楚他的廉洁与清正。他号召我们认主独一,只崇拜安拉。先知命令我们接续骨肉近亲,善待邻居,他命令我们认主拜主、为主封斋,不崇拜安拉之外的......然而,我们遭到族人的敌视,因为我们信仰正教,所以他们折磨我们、迫害我们,逼迫我们放弃崇拜安拉,退返回过去崇拜偶像。他们逼迫我们回到过去,屈服于罪恶的、丑陋、肮脏的东西。当我们受到他们的霸凌,迫害、暴虐;当他们阻碍我们遵行教门,我们才被迫迁徙到您的国土上,我们喜欢与您为邻。国王啊!我们之所以选择到您这里,是希望得到您的庇护,是希望不再受到霸凌,不再受到迫害与暴虐。”

温姆·赛莱默说,南扎史问哲阿法尔:
“你身边带有先知从安拉获得的降示吗?”
哲阿法尔说:“当然!”
南扎史说:“好吧!请你为我诵念吧!”
哲阿法尔将经文捧到胸口诵读了麦尔彦章开头的几节:“卡弗。哈、雅、啊因、撒德......

温姆·赛莱默说,指真主发誓!当人们听到哲阿法尔读这里,南扎史哭了,哭得泪水打湿了胡须;主教们也哭了,哭得泪水打湿了他们展开的经典。后来南扎史说:“这与尔萨接受到的启示出自同一束光源。你们走的是光明大道!指安拉发誓,我绝不会把他们交给你们,我不相信任何带有偏见的眼光,也不会服从任何人。”随后我们便从国王那里出来了。其实,阿卜杜拉·艾比莱比阿是很同情我们的,愿意放过我们。阿穆尔·本·阿绥则说:“指安拉发誓!明天我还要来,一定彻底消灭他们,斩草除根。”阿卜杜拉·本·艾比·莱比阿说:“我们不能这样做。他们还有骨肉近亲,他们之间感情很深。到时候他们将与我们势不两立。”阿穆尔·本·阿绥说:“我告诉南扎史,这些人声称麦尔彦之子尔萨是个仆人。”等到第二天,他对南扎史说:“国王啊!这些人对麦尔彦之子尔萨说些大不敬的话,他们说他是个仆人,你可以派人叫来他们当面对质。”南扎史派人质询圣门弟子。圣门弟子聚集一块儿商议:“如果国王问起对于麦尔彦之子的看法时,咱们应该怎样回答呢?”人们说:“安拉怎么说我们就怎么说,先知怎样教的我们就怎样说,有啥说啥。”当圣门弟子觐见南扎史国王时,国王问他们:“诸位对麦尔彦之子尔萨有什么看法?”哲阿法尔·本·艾布塔里布说:“我们对他的看法以先知的教诲为准:他是安拉的仆人、是主的使者,是主的鲁哈,是主赋予童贞女麦尔彦的一句话。”南扎史以手掌击地,拿起手杖夹在两根手指之间,说:“指安拉发誓!你对麦尔彦之子尔萨的描述恰如其分。”

大主教们在他们交流时吹胡须瞪眼的,对于他们的话嗤之以鼻,而又无言以对。国王说:“指主发誓!如果你们说完了就可以离开啦!在我的地盘上你们是安全的。凡是侮辱你们的人要缴纳罚金。”随后他又重复说:“凡是侮辱你们的人要缴纳罚金。”随后,他再次强调:“凡是侮辱你们的人,他要缴纳罚金。即便是给一座金山我也不愿意害你们中任何一个人。退还那两个人的礼物!我不需要。指主发誓!(假若)我收受贿赂,当安拉收回我王权时,他是不会收受我贿赂的。我舍他屈服于人,人们便不再服从我了。你们将礼品退还给他们!我不需要。请他俩离开我的国家。”

温姆·赛莱默说,随后,两个古莱氏族人带着被退还的东西耻辱地离开了。我们则与最好的人为邻,安居下来。

后来,南扎史准备跟欲与其争夺王位阿比西尼亚人开战。以真主发誓!你不知道我们有多忧虑,害怕极了,非常担心造反者战胜国王荣登大位后不再承认我们原有的权益。于是,我们开始祈祷安拉,祈求主佑助南扎史国王。国王领兵亲征,圣门弟子协商说:“谁上前线打探一下战况?”祖拜尔说:“我!”祖拜尔是迁士中最年轻的人。大家吹鼓一个皮囊挂在祖拜尔胸前。祖拜尔靠它横渡尼罗河,从另一侧出现在两军对垒的地方,随即加入了战斗,真主击败了造反者,祖拜尔杀了他。南扎史国王胜利了。祖拜尔回来了,他挥舞斗篷说:“你们高兴吧!安拉确实相助南扎史打胜仗了。”赛莱默说:“指真主发誓!你不知道我们有多高兴啊!从来没有比这更让人兴奋的事儿了。我们为南扎史的胜利而兴奋不已。后来,我们一直驻在南扎史的国土上,直到返回麦加,来去自由。”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穆斯林的最初迁徙 迁徙 麦地那 圣门弟子 迁士

上一篇:穆斯林的最初迁徙 迁徙麦地那
下一篇:圣门弟子传述中的第二次迁徙阿比西尼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