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门弟子传述中的第二次迁徙阿比西尼亚
分享到:
2022-05-27 11:42:55 【来源:徐显伟阿訇】 点击:

其他圣门弟子传述中的第二次迁徙阿比西尼亚

前面的文章我们已经提及了,温姆·赛莱默有关第二次迁徙阿比西尼亚的传述,那是艾哈迈德收集的两段圣训;另一段为伊斯哈格所传。能够再添加上阿穆尔·本·阿绥、阿卜杜拉·本·麦斯欧德、艾布穆萨·艾诗勒耶等三位圣门弟子的传述,更有助于我们完美地还原历史真相。

至于阿穆尔·本·阿绥的传述:

欧迈尔·本·伊斯哈格说,欧迈尔·本·伊斯哈格传述,哲阿法尔请求安拉的使者:“请允许我找一个地方,我在那里崇拜安拉,无惧无忧”。得到使者的许可,他随后投奔南扎史国王。

欧迈尔说,阿穆尔·本·阿绥对我说,看到哲阿法尔这么有地位我就来气,我嫉妒他。我发誓一定要杀了他,杀了他的同伙。于是,我找到南扎史告诉他说:“你的地盘上有一个人,按辈分他是我的堂兄。他声称人类的主宰只有一个,他是独一的。如果你不杀了他和他的同伙,我和我的同伴将扼守你的出海口,(即:从阿拉伯半岛同向阿比西尼亚的出海口——阿萨布海峡——译者注),哪怕只剩下一个人也将永远守住。”南扎史说:“你把他叫来吧!”我说:“他是不会同我一块儿来的,你派个差人随我一块儿去。”

差人来了,我们一块来到一道门前,我上前喊门:“快给阿穆尔·本·阿绥开门!”就听身后有人呵斥我:“你向安拉宣战吧!”门里面的人已经听出声音来了,他允许他们进门......   

阿穆尔说,后来,国王允许我觐见,我进去一看,他正坐在那里,提醒他的座位在床上的位置。我看他一眼,直接走过去坐在他前面,背对着他。我坐在他的两个同伴与我的同伴之间。南扎史说:“你们谈谈吧!”阿穆尔说:“按家乡的辈分,他是我叔伯兄弟。他声称世界上只有一个主宰。如果你不杀他,不杀他的同伙,我们扼守你的出海口,即便是剩下一个人也将永远守住。”阿穆尔说,没想到他说:“我见证只有安拉是应受崇拜的主宰,独一无偶;我见证穆罕默德是主的使者与仆人。”说真的,那天是我第一次听到作证言。哲阿法尔说:“他说的没错,我确实是他叔伯兄弟。但是,我反对他的宗教。”阿穆尔大声喊叫,随后他说:“我哎呦!哎呦!......最后我说,阿比西尼亚人是怎么回事啊?!他对麦尔彦之子尔萨说的是什么话?!像个中伤者一样诋毁人。”哲阿法尔说:“尔萨先知是主的鲁哈,是主的一句话。”南扎史从地上拿起来一个东西(手杖)说:“他说这有什么错吗?!”他对哲阿法尔说:“假若不是王权在身,我一定会追随你们!”

南扎史对阿穆尔说:“我是不会在乎你和你的同伙来犯的,我不在乎任何人来犯,永远不在乎!”他对哲阿法尔说:“你去吧!在我这片土地上你是安全的。任何人胆敢攻击你,我会杀了他。凡是侮辱你的人,我会处罚他。”他又叮嘱自己的卫兵说:“假若这位先生来了,他要你通报我,你便通报于我;除非我在内宅家属那里。你给他解释一下。如果他非要见我,你也要通报于我。”阿穆尔说:“我们随即离开了。”


伊本·麦斯欧德的传述如下:

伊本·麦斯欧德的传述,安拉的使者派我们投奔南扎史国王。当时我们大约80人,其中有阿卜杜拉·本·麦斯欧德、哲阿法尔、欧斯曼·麦祖欧奈、艾布穆萨、阿卜杜拉·本·阿尔法度。随后我们便抵达南扎史那里。古莱氏族人派遣阿穆尔·本·阿绥、欧玛尔·本·沃力德两个人带着礼物前往阿比西尼亚。当觐见南扎史国王时,两个人便争先恐后地匍匐在国王左右行了叩礼,他们泪流满面说:“我们部落中一伙叔伯兄弟背叛了祖教,流窜到贵地。”国王说:“他们现在何处?”两个人说:“他们就在您的国土上,您可以派人寻找他们。”国王派遣人找来圣门弟子,哲阿法尔自报奋勇:“我做今天的发言人。”哲阿法尔觐见国王,并敬道赛俩目,而没有行叩礼。古莱氏人说:“为何不给国王叩头?!”哲阿法尔说:“我们只叩拜荣耀、崇伟的安拉!”国王说:“何以至此?”哲阿法尔说:“安拉已为我们派遣了使者,他命令只叩拜独一的主宰,绝不崇拜其他。他命令我们礼拜、缴纳天课。”阿穆尔进谗言说:“他们对麦尔彦之子尔萨的认知上与您相左。”国王说:“你们对麦尔彦之子尔萨有何认知?”哲阿法尔说:“正如安拉降示的那样,我们只说,他是主的一句话、是主赋予一个童贞女的鲁哈(精神、灵魂)。这个童贞女任并没有人接触她,也没有谁强加于她孩子。”国王举起自己的手杖说:“阿比西尼亚的民众啊!牧师们啊!修士们啊!指安拉发誓!他们与我们的认知何等的相似。欢迎你们!欢迎带给你们真理的人!我见证:他就是安拉的使者。他就是我们可以在《引支勒》有迹可循的那个人。他就是麦尔彦之子尔萨先知所预言的使者,你们随意住下。指主发誓!假若不是我正承担着一国之君之任,我一定寻他,我愿意为他提鞋。”随后,他勒令退还古莱氏人的礼物,打发两人回去。后来,阿卜杜拉·本·麦斯欧德匆忙回来,最终还是赶上了白德尔战役。他还说:先知会在他归真时替他向主求饶。

至于艾布穆萨·艾诗勒耶的传述如下:

艾布·布勒戴·本·艾比穆萨由他父亲传述,他说,安拉的使者吩咐我们跟随哲阿法尔·艾布塔里布迁徙到南扎史的大地上。古莱氏族人知道后,便收集礼品,派阿穆尔·本·阿绥、欧玛尔·本·沃力德前去拜访南扎史。我们到了的时候,他俩已经觐见到了南扎史。他俩先送上礼物,南扎史也接受了。他俩向国王叩头,阿穆尔·本·阿绥对南扎史说:“我们的族人背叛祖教,他们就在您的地盘上。”南扎史说:“在我的地盘上?”他俩说:“千真万确。”国王派人找我们。哲阿法尔说:“大家谁也不要说话,我做今天的发言人。”我们走到南扎实那里,他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阿穆尔·本·阿绥在左,欧玛尔·本·沃力德在右。牧师与修道士们一排排坐着。阿穆尔·本·阿绥、欧玛尔·本·沃力德拜对南扎史:“他们不向您叩头。”我们走近南扎史时,他们围过来。国王身边的牧师与修道士说:“你们向国王叩头!”哲阿法尔说:“我们只给伟大崇伟的安拉叩头!”当我们走到南扎史面前时,他问:“尔等为何跪下叩头。”哲阿法尔说:“我们只给伟大崇伟的安拉叩头!”南扎史问他:“此话怎讲?”哲阿法尔说:“伟大崇伟的安拉向我们派遣了使者,这位使者就是麦尔彦之子尔萨先知所预言的报喜讯者!——即圣经所说的‘在我之后将会出现一位使者,他的名字是艾罕默德。’使者命令我们只崇拜安拉,不举伴他丝毫。他还命令我们礼拜、缴纳天课、命人行善、止人作恶.....他的这番话让南扎史感到大为惊奇。阿穆尔·本·阿绥一看势头不对连忙说:“愿安拉赐你江山永固。”他再次向南扎史进谗言说:“他们在麦尔彦之子尔萨的认知上与您相左。”国王对哲阿法尔说:“你的同伴对麦尔彦之子先知尔萨有何认知?”哲阿法尔说:“正如安拉降示的那样,我们只说,他是主的一句话、是主赋予一个童贞女的鲁哈(精神、灵魂)。这个童贞女并没有人接触她,也没有谁强加于她孩子。”国王举起自己的手杖说:“阿比西尼亚的民众啊!牧师们啊!修士们啊!指安拉发誓!他们与我们的认知何等的相似。欢迎你们!欢迎带给你们真理的人!我见证:他就是安拉的使者。他就是我们可以在《引支勒》有迹可循的那个人。他就是麦尔彦之子尔萨先知所预言的使者,你们随意住下。指主发誓!假若不是我正承担着一国之君之任,我一定寻他,我愿意为他提鞋。”他馈赠我们了食物与衣服。随后他说:“你们退还给这两个古莱氏人的礼物吧!”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穆斯林的最初迁徙 迁徙 阿比西尼亚 圣门弟子 迁士

上一篇:穆斯林的最初迁徙 回归麦地那
下一篇:第二次迁徙阿比西尼亚时间的几个证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