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迁徙阿比西尼亚时间的几个证据
分享到:
2022-05-27 11:45:23 【来源:徐显伟阿訇】 点击:

第二次迁徙阿比西尼亚时间的几个证据

读了前面几段传述,查阅了有关先前这个时期传略的圣训。在这里,我们可以列出我预计第二次迁徙阿比西尼亚是在先知为圣的第十年年末或者第十一年年初的原因。

第一个证据:阿卜杜拉·本·麦斯欧德和哲阿法尔是一批迁徙到阿比西尼亚的。

阿卜杜拉·本·麦斯欧德的传述里提到,该批包括两者,这就意味着阿卜杜拉·本·麦斯欧德是随同哲阿法尔·本·艾布塔里布一块儿迁徙的。然而我们在先知为圣第十年传记的好些事件里,确实发现阿卜杜拉·本·麦斯欧德明显在场。他见证了安拉的使者被驼胎盘侮辱的事件,那也让我们确定了第二次迁徙发生在艾布·塔里布归真之后。即先知为圣的第十年间。正如我们前面讲过的那样,他还出现在(先知)诵读星宿章的现场,他见证了伍麦叶·胡莱夫不叩头.....这一幕确实发生在先知夜行登霄之后。根据夜行的日期推算,哲阿法尔一行的迁徙时间应该在星宿章诵读事件之后,即先知为圣的第十年年末或者第十一年年初。

第二个证据:卜扎尔的传述提到,欧迈尔·本·伊斯哈格说,欧迈尔·本·伊斯哈格传述,哲阿法尔请求安拉的使者:“请允许我找一个地方,我在那里崇拜安拉,无惧无忧”。得到使者的许可,他随后投奔南扎史国王。

我们无法设想哲阿法尔口中的“害怕”发生在艾布·塔里布的活着的时候。因为艾布·塔里布活着的时候一直在保护安拉的使者。(如果这样的话)他首先要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因此,哲阿法尔的这个诉求只能是在艾布·塔里布归真之后。哲阿法尔觉得在麦加没有安全感了,于是便提出了这个诉求。也许有人会说,这并没有发生在他兄弟阿里·本·艾布塔里布身上啊。事实上,当时,整个穆斯林团体都处于危机之下。但是,正如我们曾经提到的那样,安拉的使者不能够将所有穆斯林都送往阿比西尼亚,必须发送出去一批,留在麦加一批。哲阿法尔属于发送出去的那一批,而阿里则属于留下来的那一批,这样会更好。

第三个证据:伊本·麦斯欧德的传述,安拉的使者派我们投奔南扎史国王。当时我们大约80人,其中有阿卜杜拉·本·麦斯欧德、哲阿法尔、欧斯曼·麦祖欧奈、艾布穆萨、阿卜杜拉·本·阿尔法度。随后大家便抵达南扎史那里。

我们在这段传述中看到,欧斯曼·麦祖欧奈是随同哲阿法尔·本·艾布塔里布、阿卜杜拉·本·麦斯欧德一起迁徙的。由于这一批里面有哲阿法尔的参与,说明这是第二批迁徙阿比西尼亚的人员而非第一批。我们在安拉的使者婚姻的记述中看到,那个向他提出结婚想法的女人就是豪兰·本·哈肯。她本是欧斯曼·麦祖欧奈的妻子①。因此,在她向安拉的使者提出结婚想法的时间内,这位妻子在麦加,即先知为圣的第十年12月期间。

很难想象欧斯曼·麦祖欧奈不带妻子也不带女儿,只身一人迁徙阿比西尼亚。虽然伊斯哈格在女迁士们里并没有提及豪兰和她女儿的名字。但应该考虑到,伊斯哈格在他的传记中提及的这些名字绝对不是杜撰的,尽管所有传述均无完整连。一个男人迁徙的时候习惯上要携家带口。我们即将在迁徙麦地那的圣训中看到,当艾布·赛莱默撇下妻女独自一个迁徙时,则被视为是一件不同寻常的、应该受到谴责的事情。传述人之所以采用这个例子并加以论述,就是因为它是罕见的。所以,第二批迁徙阿比西尼亚的时间应该发生在先知为圣的第十年年末,或者第十一年年初。

①注:欧斯曼·麦祖欧奈是第一批迁徙阿比西尼亚的领队,不久,便得到麦加古莱氏族人归信伊斯兰的谎信随即返回麦加,随后又加入了以哲阿法尔为首的第二批次迁徙队伍。随后,从阿返回麦地那后病故。在丈夫归真后豪兰太太向先知提出以身相许的想法。

第四个证据:欧玛尔·本·沃力德·本·穆安义尔的故事

欧玛尔·本·沃力德是多神教徒里大人物,同时,他也是对待穆斯林最残酷的人。那天,在卡尔白里几个逆徒首领将驼胎盘压在安拉的使者身上。这也促使安拉的使者专门诅咒这一小撮麦加首领:“主啊!你诅咒阿穆尔·本·赫沙姆吧!你诅咒欧特拜·本·莱比阿吧!你诅咒筛板塔·本·莱比阿吧!你诅咒欧特拜·本·沃力德吧!你诅咒伍麦叶·本·海莱夫吧!你诅咒欧格柏·本·艾比·木阿德!你诅咒欧玛尔·本·沃力德吧!”

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这是发生在艾布塔里布归真之后。这就意味着在此期间欧玛尔·本·沃力德还在麦加,而且正坐在被诅咒的位置上。但是,我们在有关阿比西尼亚的传述中发现,为了迫使迁士们重返麦加,古莱氏人派遣欧玛尔·本·沃力德同阿穆尔·本·阿绥一道前去拜访南扎史。欧玛尔·本·沃力德同阿穆尔·本·阿绥的行动非常接近哲阿法尔及他伙伴迁徙的时间。欧玛尔·本·沃力德在传述里提及了这事儿:“看到哲阿法尔这么有地位我就来气,我嫉妒他。因此,指安拉发誓!我一定要杀了他,杀了他的同伙。于是我便去找南扎史”。这就意味着,哲阿法尔他们平安(安全)消息一传到麦加,欧玛尔·本·沃力德同阿穆尔·本·阿绥两个人随即动身前往阿比西尼亚拜访南扎史国王。

然而,我们从艾布穆萨·艾诗勒耶的传述中了解到,有人说,自从欧玛尔·本·沃力德渗入阿比西尼亚境内后再也没有回麦加。其中的秘密是,他侵害了一个阿比西尼亚女人,随后便作茧自缚,受到应有的惩罚,他在有野兽的深林里迷失了方向。不管剧情是不是这样,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欧玛尔·本·沃力德再也没有回麦加,也没有参加白德尔以及其他战役。

现在的问题是,假若这次迁徙发生在先知为圣六年,欧玛尔并不在迁徙初期的阿比西尼亚。为什么安拉的使者在四年之后、先知为圣的第十年才想起来诅咒他呢?!假若有人说,先知咒他是因为他去引渡穆民迁士。我们不禁要问了,先知为什么单单咒他而没咒阿穆尔·本·阿绥,尽管阿穆尔·本·阿绥还是这个古莱氏族人大使团的首领兼发言人。所以,先知咒欧玛尔·本·沃力德根本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是因为他参与了在卡尔白里侮辱先知恶作剧的谋划,他还是将驼胎盘扔到先知脊背的元凶之一。

假若有人说,阿卜杜拉·本·麦斯欧德说:“指掌握我生命的主宰发誓!我确实看见,安拉的使者点了名的那些人后来都葬于白德尔的枯井里了。”(参阅布哈里——小净篇237 、240节)这就意味着欧玛尔·本·沃力德一同葬于其中。(这又该如何解释呢?)
但我们可以肯定地说,欧玛尔·本·沃力德没有再回麦加。至于阿卜杜拉·本·麦斯欧德所说的这一句话是特额里布的表达方式,即用一个词来表达几个有联系的、相关的事物。因为这里的7人中没有欧玛尔·本·沃力德,他并没有被葬于白德尔的枯井里。事实上,除他之外欧格柏·本·艾比·木阿德是在返回麦地那的路上死于剑下,因此他也没有葬于白德尔的枯井里,但是,其他五人确实在白德尔战役被灭后葬于白德尔的枯井里。

欧玛尔·本·沃力德在先知为圣的第十年,即发生扔驼胎盘事件期间确实在麦加。这就是将第二次迁徙阿比西尼亚推迟到我们所预计的那个时期的证据。

第五个证据:伊斯哈格的《传记》以健全的传递线索辑录的温姆赛莱默的传述中,开始便提及了安拉的使者允许穆斯林迁徙阿比西尼亚的事情。虽然安拉的使者得到他叔父与部族的保护,但穆斯林却难免遭受到种种迫害。她所说的这次迁徙发生在被困山谷之前艾布·塔里布尚健在,即先知为圣的第五年或者第六年。

事实是温姆赛莱默在这一传述里谈的是第一次阿比西尼亚迁徙。因为她叙述到,使者说:“阿比西尼亚的大地上有一位仁慈的国王,在他那里没有人会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你们迁移他那里去吧!等待真主为你们安排出路,愿你们摆脱困境。”这只能说明是在第一次时说的话。由于是第一次,他要给大家介绍一下南扎史。之后他动员人们迁徙的已经了解的阿比西尼亚时,不再介绍南扎史国王。这就说明两个问题:首先,温姆赛莱默同时参与了第一次和第二次的迁徙运动。在伊斯哈格的传述里,她是在同时讲述两次迁徙的事情。尤其是伊斯哈格在《传记》里,对于两次迁徙的描述比较模糊,几乎让人觉得迁徙就一次。其次,她说:“我们分批前往之,然后在那儿聚齐。”这就表明她打算分批次到达阿比西尼亚,而非一批次性抵达。

从以上所有内容中我们不难发现,最有可能是,第二次的阿比西尼亚迁徙运动发生在穆斯林处于受迫害严重的时期,即先知为圣的第11——12年。因为这一年里祸事不断,尤其是第十一年。因此,这次迁徙相对解除了穆民团体的压力。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穆斯林的最初迁徙 迁徙 阿比西尼亚 圣门弟子 迁士

上一篇:圣门弟子传述中的第二次迁徙阿比西尼亚
下一篇:阿伊莎与第二次迁徙阿的时间确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