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比西尼亚人对于穆斯林的态度
分享到:
2022-05-27 11:52:42 【来源:徐显伟阿訇】 点击:

阿比西尼亚人对于穆斯林的态度

我们认为,对于帮助穆斯林这个问题上,阿比西尼亚国王南扎史所秉持的立场是神圣的(愿主慈悯他!),他始终坚持站在真理与正义的一边,愿为此牺牲同麦加的一切外交关系。然而,阿比西尼亚民众对于维护穆斯林、保障他们的权益等方面,所持的态度与国王的态度是在一个层面上吗?

事实表明,大主教们起初就不赞同穆斯林代表对尔萨的认知,于是数次发声,表示反对与否定。正如南扎史赞成哲阿法尔针对麦西哈(即尔萨)的看法时,温姆·赛莱默描述当时状况所说的那样。她说:南扎史与哲阿法尔交谈时,大主教们在一旁吹胡须瞪眼的,对于他们的对话嗤之以鼻。国王说:“指主发誓!如果说完的话你们可以离开啦!在我这片土地上你们是安全的。”......尽管大主教们被古兰经感动得泪流满面,尽管他们哭出来的眼泪打湿了胡须和经典。但,种种迹象表明,这种感动是短暂的,不一会儿便烟消云散。很显然,南扎史遭到臣民集体反对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对于穆斯林代表的这个立场。尽管如此,南扎史的立场异常坚定,并且公开宣布了他的原则,他要坚定不移的保护穆斯林。可以肯定的是,大主教们的潜意识里,与麦加断绝一切关系、下令退还多神教徒代表团的礼物后果很严重。毫无疑义,这些礼物是很有价值的,这些厚礼的价值足令大主教们垂涎,这些厚礼的价值足以促使他们竭力帮助阿穆尔·本·阿绥达成心愿。所有这些已经打通了一条从宫殿内部通往外部的秘密隧道。事实上,当时的阿比西尼亚,部分地区已经充斥着反叛意识,个别地方弥漫着浓厚的不服从味道,这足让任何野心勃勃的人欲望膨胀,对南扎史的背叛已成定局。

维护公正的代价确实非常昂贵,围绕南扎史以及他追随者与其争夺王位者之间的大战随即展开......阿比西尼亚产生的纷争,看似因伊斯兰的迁入而起,实则是由南扎史本人而起。

面对如此境况,穆斯林何去何从?

穆斯林动荡不安的状况远比描述得严重。对此,温姆·赛莱默(愿主喜悦之)给予描述说:“以真主发誓!当时我们害怕极了,心里泛起从未有过的忧虑,我们非常担心造反者战胜国王荣登大位后,不再承认南扎史赋予我们的原有权益......”

的确,问题变得错综复杂。反叛南扎史的人业已反叛了,并且在人们中间制造舆论说:“南扎史因为我们不归信的、不了解的、一小撮阿拉伯人的教门;因为保护他要保护的人而断绝了与麦加人的重要关系。”假若这位新国王登了基,第一步肯定要清算穆民代表团。同时在此基础上恢复与麦加的外交关系。

穆斯林岂能够坐以待毙?!他们迅速行动起来寻找机会。

据温姆·赛莱默传述,南扎史御驾亲征,两军在尼罗河一侧对垒。她说:“圣门弟子们商议说:‘谁自报奋勇前去亲临战场打探战况?’祖拜尔·本·阿瓦穆说:‘我!’当时,祖拜尔是人们中最年轻的。大家吹鼓一个皮囊挂在祖拜尔胸前。祖拜尔靠它横渡尼罗河,从另一侧出现在两军对垒的地方,随即加入了战斗......我们祈祷真主援助南扎史国王战胜敌人,我们祈祷真主巩固他在国家中的地位。果真,在国王的治理下,阿比西尼亚的国事有条不紊、井井有条。在他的保护下我们拥有了最好的家。后来,安拉的使者光复麦加时,我们前赴之。”

这个穆民团体不仅仅是满足于关注战事消息,他们还向天空举起双手为南扎史祈祷:愿真主慈悯他!援助他征服敌人。大多数时候,人们并不知道国王已经皈依伊斯兰。但是这是在祈祷援助真理辗轧谬误;探索有利于宣教的事情、探索伊斯兰的优越,探索一直在路上......伊斯兰教律是宽泛的,只要对于这个世界的和平有裨益,哪怕一个祈祷、一句话也罢。穆斯林为了自卫参与了基督教的内部战争。

安拉慈悯南扎史国王,援助他全胜。为此,穆民们兴奋不已。正如伊斯哈格的传述里,温姆·赛莱默描述当时的情景说的那样:祖拜尔回来了,他挥舞斗篷说:“你们高兴吧!安拉相助南扎史打胜仗啦!”指真主发誓!从来没有比这更让人兴奋的事儿了。我们为南扎史的胜利而兴奋不已......

如果我们将此次事件与我们所经历过的事件联系起来——穆斯林将此与波斯人跟罗马人的战争联系起来的话,我们能够总结一个稳定的规律和一个从未改变的原则。穆斯林确实曾经担心作为偶像崇拜者的波斯胜罗马,然后人们则以罗马人战胜波斯人而感到兴奋。这里,穆斯林为陷入困境的南扎史国王忧心忡忡,然而人们为他幸存下来、为他的凯旋而归而欢欣鼓舞。这并不是考虑双方信仰的细节,事实上,在民众基本信仰原则的问题,每一方皆与伊斯兰背道而驰,但是穆斯林追求的是整个大地的利益。即使它不完美无瑕。正是这种现实主义,才使地球上的生命成为可能。以双方均不是穆斯林为借口置身事外是胸襟狭隘的表现,是一种短见行为,是一种懦弱的表现。因为这将穆斯林与地球上的大多数事件隔离开来,这是非常严重的颓废与衰败。

这是在阿比西尼亚南扎史与穆斯林经历的唯一的危机吗?

实际上,它并不是唯一的危机。正当南扎史更改基督教信仰,奉行穆斯林信仰的消息在阿比西尼亚闹得纷纷扬扬之际,它只不过是对于接下来另一个重大事件的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一场真正暴动的发生差一点颠覆南扎史的王权。当时他也确实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以至于在镇压暴力政变失利时,他为了穆斯林能够安全逃离阿比西尼亚而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伊本·本·伊斯哈格说:扎阿法尔告诉我,他听父亲说,一部分阿比西尼亚人起来造反,他们对南扎史叫嚣说:“你已经脱离我们的宗教了。”随后他们造反了。南扎史派人给哲阿法尔以及他的伙伴送信儿,国王为他们准备一艘船,并且告诉大家:“你们在船上坚持等待。如果我失败了,你们远走高飞;如果我胜利了,你们便可安定下来了。”然后,奋笔疾书写道,他见证只有安拉是应受崇拜的主宰,他见证穆罕默德是主的使者,是他的仆人;他见证麦尔彦之子尔萨是主的使者,是主的仆人,是主的精神,是主赋予麦尔彦的一句话。他将书写好的东西揣进大衣内侧右边的怀里,随后出征反叛分子。反叛分子早已经严阵以待。国王阵前问说:“阿比西亚的民众呐!难道我岂不是最适合做你们的国君吗?!”众人回应道:“然!”国王继续问道:“你们自己说,我在你们中间的声誉如何?”众人回应道:“声誉非常好!”国王反问:“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造反呢?!”众人说:“你背叛了我们的宗教,你竟然声称‘尔萨是真主的仆人’。”国王问:“那么你们是怎么认知尔萨的呢?”众人说:“我们认为他是真主的儿子。”国王用手放在胸口,(大衣内侧存放见证书的地方)他对尔萨·本·麦尔彦的见证都已经记录在册,他不会在此基础上增减丝毫。后来他们受到了重创,被国王征服。

这就是南扎史的光辉立场!这就是他的真实态度!

这个光辉立场中亮点很多:危急时刻的南扎史没有醉心于自己的王位,也没有因王位而忽视对于穆斯林承担的义务与责任。我们看到的是,他为穆斯林准备好乘载的船只,以防他不测时人们好远走他乡,顺利脱险。他不想对人民撒谎,即使在这个严肃的问题上。所以他勇于承担起责任,起码不背负罪恶感。苏海尔在《劳顿·温菲》一书评论道:“由此演绎出来个教律是:一个信士不应该撒谎,也不应该让他的舌头难以置信,即使被迫无奈也罢;即使在某些场合可以说谎。这个光辉立场中另一个亮点是,即便是在与暴动分子对话,南扎史国王依然是以劝导、教化的方式,而非是谩骂、粗暴、中伤......这与前代国王在对待背叛军队的态度上根本上的区别,他却遭到有力而果断的反击,结果在一次重大战役中遇难。

一个立场接着一个立场让一个杰出的世纪伟人的形象在我们更加光辉灿烂。毕竟能够经得起王位、权力的考验人太少啦!

穆斯林在新环境里——暴动发生前南扎史安顿他们的地方——继续生活,我估计这个地方即是他们最初驻扎的沿海城镇。至于这个地方的定义,我下篇详述。(全凭主旨)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穆斯林的最初迁徙 迁徙 阿比西尼亚 圣门弟子 迁士

上一篇:穆斯林的最初迁徙 第二次迁徙之前
下一篇:穆斯林在阿比西尼亚居住的地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