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新闻
最新消息
  • 我依然还清晰的记得,那天我穿着平日里穿的衣服,外穿披风,头戴包头巾加头箍。到了与会地点,进了会议大厅之后我看见了一个阿拉伯医生,姑且我就做在他的旁边。然后他对我说:“赶紧去把你的这身打扮换掉,不要在外国人面前显露我们的身份。”我没有回应他,而选择了沉默。
  • 女性割礼、一夫多妻制、穆斯林罩袍以及代表着男女授受不亲的拒绝与异性握手的习俗-伊斯兰教看似与西方文化格格不入的诸多传统让瑞士既无所适从,又疑虑丛生。尤其是这些宗教习俗经媒体报道一再放大,让公众形成了伊斯兰教妇女饱受歧视的先入为主之见。在瑞士的提契诺州,异域宗教传统与本土刻板印象因一纸布卡及尼卡帛禁令达到冲突的顶峰。尊重妇女权益的伊斯兰教真正存在吗?三位改信伊斯兰教的瑞士女人为我们讲述她们转教的初衷。
  • 一犹太人在自家招待了一位穆斯林朋友,他首先给穆斯林端来了葡萄,穆斯林品尝了。 随后又呈上葡萄酒。 穆斯林说:“这对我们穆斯林是非法的。”
  • 我所讲的,既不是遥远传说,也不是古老的的阿拉伯的故事,而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受!
  • 感赞安拉呼太尔俩慈悯!我们作为一个传统的回族穆斯林,许多人在现实生活中感受不到安拉呼太尔俩的慈悯,我们习惯了生来就是回族,习惯了这种靠血统继承信仰的方式,好象是习惯了爹娘是穆斯林,我也是穆斯林的传统,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安拉呼太尔俩的慈悯。
  • 二零零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我加入了伊斯兰,戴上了盖头,成为了一名穆斯林。盖头的故事也就慢慢的展开。戴盖头的感觉,无与伦比,在马来这个热带国家里,美丽的盖头成了我的保护伞,避免了头发曝晒在骄阳下,遮挡了强烈的紫外线的辐射;美丽的盖头也帮我赢得了本地穆斯林的敬重,每当我上街购物出门办事时,人们看到我穿着马来服却讲中文时总是很惊讶的问我:“你不是马来人么?”我总是很骄傲的回答他们:“我从中国来,我是中国穆斯林!” 并且我会很友好的告诉他们“伊斯兰是全世界性的宗教,不是某一个民族特有的!中国有很多民族也信仰伊斯兰教”他们总是很钦佩的点点头。此时的我,好自豪,因为自己是一个穆斯林。
  • 伊芙妮 雷德利,原英国记者皈依伊斯兰的历程Yvonne Ridley, Journalist, UK Hanah Bayman韩有录译 在阿富汗塔利班时期入狱的前英
  • 优素福 罕塔布,原美国犹太人,其信奉伊斯兰的经过Yousef al Khattab,Ex-Jew,USA Yousef al Khattab韩有录译 优素福出生在美国一
  • 亚哈牙 施罗德,原德国世俗主义者皈依伊斯兰的心路历程Yahya Schroder,Ex-Secularist, GermanyYahya Schroder(fromislamonline net wi
  • 看到这则新闻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高兴还是怀疑,亦或是不屑?通过这则消息小编心里的第一反应是我们还在讨论回汉通婚的时候,人家意大利已经敞开胸怀来接纳穆斯林了,通婚没问题,虽然作者的观点有些偏颇,但是无可否认的事实是海纳百川才能有容乃大,希望这则新闻给我们一些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