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球星卡努特筹资修建塞维利亚700年来首座清真寺,弗雷德里克•卡努特(Fred Kanoute),出生于法国班巴拉,马里职业足球运动员,场上司职中锋。卡努特整个职业生涯曾效力里昂、西汉姆联、托特纳姆热刺、塞维利亚等豪门球队,职业生涯末期曾效力于中国足球超级联赛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现已退役 。卡努特在西班牙塞维利亚队达到了职业生涯的顶峰,在塞维利亚效力期间,虽然为塞维利亚队赢得了一次欧洲联盟杯冠军、一次欧洲超级杯冠军以及一次西班牙超级杯冠军和两次西班牙国王杯冠军。然而,2006年,为塞维利亚立下赫赫战功的卡努特最终却选择放弃与塞维利亚续约,在新赛季伊始远赴中超豪门北京国安。其中最主要因素之一,就是卡努特同塞维利亚高层在拒穿印有赌博网站标识的塞维利亚队服上所遗留的恩怨,作为一个虔诚的穆斯林
  • 麦地那先知清真寺南墙的修复和维护工程已竣工,其所有古迹装饰构造都是170年前的遗产发现,拆除了覆盖墙壁的木制橱柜并以最高水平并按照严格的技术标准将其恢复正常后进行的。
  • 照片中是埃塞俄比亚的一座清真寺以树枝搭建,看似简陋,不过这样的清真寺内只有虔诚的礼拜者,没有闲话与背谈,能来礼拜者都抱有一颗敬畏的心。这座清真寺,正因为它的简陋,才不会让人们因为今世的利益而争夺,也不会因为其简陋而失去了自身礼拜的作用,现如今放眼望去,一座座看似豪华如宫殿的清真寺,看着大气,不过却少了安拉给予这座清真寺的吉庆,最后只能孤独地矗立在那里,无人问津。
  • 希腊当局上周五发表声明称在今年9月份首都雅典将会开放有史以来官方正式的第一座清真寺,这项清真寺的修建工作将共计投入资金850000欧元。尽管在希腊的其他一些地方也会有一些清真寺存在,但是在首都从1833年驱赶奥斯曼之后就一直没有一座正式的清真寺。直到今天,希腊雅典是为数不多的还没有修建清真寺的欧洲首都。目前雅典有将近250000名穆斯林。
  • 清真寺,也称礼拜寺,清真寺(Masjid)是伊斯兰教建筑群体之一 。系阿拉伯语“麦斯吉德”意译。中国唐宋时期称为“堂”、“礼堂”、“祀堂”、“礼拜堂”,元代以后称“寺”、“回回堂”、“礼拜寺”等,沿用至今。参观赫尔格达中央清真寺。
  • 越南河内梳街清真寺
  • 圣索菲亚大教堂整体建筑完工于公元537年,曾是世界上最大的教堂。1453年,奥斯曼土耳其人征服君士坦丁堡,圣索菲亚大教堂随即被转换成阿亚索菲亚清真寺。当时教堂已相当残破,奥斯曼帝国统治者穆罕默德二世下令清理并整修整体建筑,并将教堂转换为清真寺。1935年,土耳其完成世俗化革命,首任总统及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将圣索菲亚大教堂变为博物馆。2019年3月,土耳其总统在参加某活动时指出,土耳其政府正在全力完成圣索菲亚大教堂的修葺工作,力求将大教堂重新发挥清真寺功能。换言之,土耳其政府希望让大教堂回归为清真寺。
  • 剑桥是英国以至欧洲历史悠久的学术重镇,估计现时约有600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在剑桥留学和工作。英国剑桥清真寺是剑桥市首座正式的清真寺,可以容纳逾1000人,于2019年4月底落成启用。清真寺新建发起人是世界有名的剑桥伊斯兰学者Abdal Hakim Murad博士。清真寺由筹划、兴建以至建成,历时超过10年,耗资2300万英镑,号称欧洲首座环保清真寺。其最大特色便是环保设计:天然采光、采用太阳能设备、收集雨水以作冲厕之用、将洗过小净的水用来灌溉花园等多项措施,务求把清真寺的碳排放控制至近乎零。
  • 清真寺地处典型的英国城市背景当中,周围是一排排的住宅。为此,这座建筑将和周边环境同化,并以16根木梁支撑起一个几何形状的屋顶,如同英式风格的扇形拱顶,又有点像伊斯兰风格的花饰。这种设计是经过与当地社团商定后做出的,保证了可持续性、安全和对环境的尊重。地下停车场的设置缓解了车辆进出对周边道路的交通压力。
  • 2019年5月3日,土耳其最大的清真寺--伊斯坦布尔的Çamlıca恰姆勒贾清真寺正式开放,在土耳其大穆夫提带领下礼了主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恰姆勒贾清真寺位于亚洲一侧的同名山上,可容纳6 3万人做主麻,还有一个大型博物馆,一个大型会议室,一个艺术展馆。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恰姆勒贾清真寺由两位女设计师设计,耗资6650万美元,结合了奥斯曼和塞尔柱风格。建筑有许多象征,如六根柱子代表六大信仰等等,去土耳其旅游的人一定要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