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眼当下,世界各国都被新冠病毒所困扰,穆斯林世界也不例外。纵观整个穆斯林世界,清真寺被迫关闭,聚礼被迫取消,人心惶惶,仿佛不可终日。然而,作为穆斯林,我们切不可过度恐慌。此时此刻,就让我们静下心来,假想穆圣(愿主福安之)会如何应对这场病毒危机。[详细]
  • 主啊!求你保佑我,勿患马福斌、神经病、传染病及各种疑难杂症。[详细]
  • 预防瘟疫等疾病最好的祈祷词译文:凭真主的尊名开始,天地万物与真主的尊名相伴,都不会伤害的。他(真主)是全听的全知的。[详细]
  • 真主的使者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说:当你们听到某个地方发生瘟疫时,你们不要到那里去,如果你们所在的地方发生了瘟疫,你们也不要逃出去。[详细]
  • 我们在安逸的时光中记起了安拉,安拉便会在艰难的日子里记着我们。生活中,我们顺风顺水的时候,忘乎所以,不知道该怎么炫耀了,不知道谁是我们的养主了,突然间,安拉的考验来临了,把给我们的恩典拿走了,我们才悔恨万分,哀怜地向他祈祷。[详细]
  • 在这个社会中,我们有这样一种极端,有些人只强调要背诵古兰经,却完全不理会理解古兰经的重要性。你只要把古兰经背下来,就可以在斋月的泰拉威拜中当领拜的伊玛目。你把古兰经诵读的非常优美,大家也会赞扬你,多么好听多么标准的诵读,但你却完全不知道你在读什么——这是一种极端。
  • 真主的使者易卜拉欣在大地上传遍了他的召唤和宣告声后,回到了他的主的身边。以后他的儿子易司马仪和易司哈格都沿着他的足迹走,后来他们也都成为先知。真主把易司马仪派到吉尔胡木族人和也门人中间,传达主的命令,努力让他们信仰真理。易司马仪生前还嘱咐他的兄弟易司哈格的后代也要这么做。后来,易司马仪留下了十二个儿子,他们后来都成了阿拉伯部族的长老,因此,阿拉伯人的祖先是易司马仪。
  • 偶像,随之,暴虐者和被压迫者也同时出现了。人们不仅崇拜偶像,同时还崇拜起星宿来。他们认为星宿也是神灵,他们宁愿崇拜偶像和星宿,也不愿意崇拜至高无上的真主。还有人崇拜国王,认为国王也是神灵。就在这种混乱、压抑的气氛中,我们的先知易卜拉欣诞生了。
  • 五段圣训在鼓励我们去做一些能博得真主喜悦,能导人进入乐园的“小事”。第一段是鼓励栽种的,第二段是鼓励馈赠的,第三段是鼓励消除路障的,第四段是鼓励给动物饮水的,第五段是鼓励给困难之人免债的。
  • 就今世生活的目的(人生观)而言,也许每一个在地球上生活的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或者是个人的理解。这些想法自然也就如同每个人的信仰和对人类的理解一样千差万别。对有些人来说,生活的中心是与真主的关系、与家庭的关系或服务于人类的关系;对另一些人来说,生活的目的是获得成就,生儿育女或获得物质的成功;还有一部分人,对他们来说生活的目的是攫取权力、成功、成名、敛财、享乐;对一些不幸的人来说,生活的目的可能是每日挣扎仅为了能够生存、免受苦难。很显然,这种归纳罗列是无穷无尽的。
  • 据伊本·欧麦尔(愿主喜悦之)传述: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谁在聚礼日诵读《山洞章》,从他脚底升起一道光,直至天际安拉想饶他两个聚礼之间的罪悉。”
  • 无论是马来西亚这个以伊斯兰为国教的国家,还是加拿大这个以基督徒为主体的国度,只要是穆斯林,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是大学教授、还是普通人,大家都在积极地学习和传授《古兰经》。不仅如此,我发现越来越多的海外穆斯林正在积极学习使用《古兰经》的智慧修身养性、完善品德、造福社会,我想这或许就是这个时代穆斯林最需要做的事情,可以视之为穆斯林对《古兰经》的觉醒运动。
  • 真主的天房是真理的象征那里曾经发生过真主考验易卜拉欣夫妇和他们儿子的故事。 朝觐是伊斯兰规定的重大功修之一各地的穆斯林每年长途跋涉去朝觐就是对真主教诲的回顾是敬畏之心的净化永保纯洁。
  • 了解古埃及文明历史的人都知道,“法老王朝”是古埃及文明高度发展的代表时期,生产发达,物质丰富,军事强大,政府体制完善,社会的有效管理和文化昌盛使得统治集团狂妄自大,骄傲自满,否定造物主的存在,甚至法老自封为神。且看《古兰经》记载法老的话:“法老说:「如果你舍我而敬事别的神灵,我誓必使你变成一个囚犯。”(26:29)“法老说:「臣仆们啊!我不知道除我外还有别的神灵…」”(28:38)那么长期的这种思想灌输,使得民众也接受并认可了法老的这种自大。当安拉派遣使者穆萨(摩西)和哈伦去教化埃及民众,号召他们归信正道的时候,“法老的民众说:「你到我们这里来,想使我们抛奔我们的祖先的宗教,而让你们俩称尊于国中吗?我们绝不会归信你们的。」”(10:78)
  • 《古兰经》是伊斯兰教的经典。《古兰经》(القرآن)共114章,6236节,其中穆罕默德在麦加口述了86章;占全书的三分之二,他迁移到麦地那以后又口述了28章,占全书的三分之一。 穆斯林认为,《古兰经》是安拉神圣的语言,是真主传达给人类的永久性法典,是伊斯兰教信仰和教义的最高准则,是伊斯兰教法的渊源和立法的首要依据,是穆斯林社会生活、宗教生活和道德行为的准绳,也是伊斯兰教各学科和各派别学说赖以建立的理论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