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南回民来到渭南后,最初是在今临渭区文化馆东的一个回民食堂后边做礼拜,由几位年长的老回民带领露天进行。民国21年,在现今渭南市西安路小学旁边,集资修建起清真寺。大家都在清真寺周边围寺而居。民国31年,另有百余回民从河南逃难到渭南城区,集居在一青里一带。上世纪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西安回族实业家白楚珍自上海回陕,在现今的临渭区刑警大队家属院位置,开办南棉花打包厂,由其儿子白毅青经营,将籽棉加工为絮棉,销往江、浙、沪纺织厂。南打包厂建成后,西安坊上有一部分回民闻讯前来,大多以经营餐饮业及民族小吃为主,也有一小部分进厂打工。其中打工的回民有三四十户,六七十人。
  • ​今天,我们翻开回族历史上的红色记忆,不能忘记曾为中华自强和人民解放事业做出伟大贡献的回族优秀而忠诚的战士,他们中有像董主任、宋联络员、李科长、周指导员等等数不清没有留下名子的革命战士;不能忘记马吉荣、丁宪良、丁宪友等回族民众献出的鲜血,以及像马承志、马兆美、丁宪文、董玉顺、董玉生、马兆球、马承杰等等这样一些数不清的回族百姓曾经为一个新中国的诞生而兴奋和做出的无私奉献。在为中华民族强盛而奋斗的回族人民中,还有那些胸怀正义的爱国人士,他们也是回族的骄傲。
  • 智慧宫集图书馆、翻译馆、学术研究中心等多种机构于一体。它最初只是翻译保存波斯帝国所留下来的波斯语文献(由宫廷图书馆翻译和保存外文文献也是波斯萨珊王朝的传统),但很快就将翻译的范围扩展到希腊语、古叙利亚语、希伯来语、甚至梵文和中文的文献书籍。为了搜集珍本和校勘写本,马蒙派翻译家萨拉姆到君士坦丁堡,向东罗马帝国重金求购希腊语古籍,又派侯奈因遍访伊拉克、叙利亚和埃及等地征集古籍。与此同时,阿拉伯帝国通过与唐朝的交流,获得了造纸术,从而获取了廉价(羊皮纸很贵)、牢固(纸莎草纸易开裂)的书写材料。阿巴斯王朝在巴格达设立大型造纸厂,生产优质的亚麻纸,供智慧宫学者抄写翻译所用。
  • 2018,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的第一百个年头,全球各地都开展了各式纪念活动,但是,很少有人在官方纪念活动中提及穆斯林在一战期间作出的巨大牺牲与贡献。对此,历史学家倍感不满,他们呼吁,我们应当主动承认穆斯林在历史上作出的各类贡献,他们认为,这会从某种程度缓解全球范围内不知所以的伊斯兰恐惧症。据“穆斯林体验”介绍,一战期间,来自南亚、北非等西方列强殖民地的穆斯林军士们与英法等国并肩浴血奋战,作出了巨大牺牲。
  • 亲爱的回族的兄弟们!现在是弱小民族被宰割的时代,同时也是弱小民族奋起图存,争取澈底解放的时期。你们处在已经解放的苏联外蒙古土耳其及正在谋解放的中华苏维埃红军之间,只要你们觉悟起来,努力奋斗,胜利必是你们的。谨此宣言。
  • 流动穆斯林人口状况,相关现象及社会管理,不仅存在于社会经济发展速度较快的长三角地区都市中,从世界上一些经济发达的国家来看,也
  • 马坚(1906---1978)中国现代伊斯兰学者,北京大学东方语言文学系教授。著有《伊斯兰哲学史》《阿拉伯半岛》《阿拉伯通史》《阿拉伯简史》《中国伊斯兰教概观》《回历纲要》《回教先贤的学术运动》《阿拉伯文在国际政治上的地位》《穆罕默德的宝剑》《至圣穆罕默德略传》《阿拉伯语汉语词典》等。其独立翻译出版的汉语版伊斯兰典籍《古兰经》在海内外享有极高声誉。
  • 穆罕默德在麦加公开宣教十年后,反对者对他的迫害也达到了极为猖狂的地步。为了保护贫弱信士们的生命安全,他派遣一些穆斯林到埃塞俄比亚寻求庇护。在那里,当时的基督教统治者保护了他们。此事件对于当今的穆斯林都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但是在麦加,来自多神教徒的迫害越来越残酷。穆罕默德的追随者们受到折磨、虐待,甚至拷打。最后,穆罕默德命令70位早期的追随者到北部城镇叶斯里布,并希望在那里建立新阶段的伊斯兰运动。该城镇从此也更名为“麦地那·奈比”(al-Madinah al-Nabi,意为“先知之城”),简称“麦地那”。之后,即622年,他和他的密友艾布·伯克尔一同迁徙,从而使麦加贵族杀害他的阴谋没有得逞。
  • 现代大学生取得学士、博士学位,在颁发证书典礼上都会穿长袍(学士服)带博士帽。 说到博士帽,自然联系到大学, 谈起大学,我们想到的首先是哈佛、牛津、剑桥,作为穆斯林,首先想到的是艾资哈尔大学(必须指出的是,艾资哈尔大学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大学之一),但世界上第一所授予学位的大学,却是现在很少被人提及的一所摩洛哥大学——卡鲁因大学,这一头衔也得到了吉尼斯世界记录认可。
  • 根据信教自由的原则,中国解放区容许各派宗教存在。信教的和不信教的各有他们的自由,不许加以强迫或歧视。——毛泽东∶《论联合政府》(1945年4月24日),《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09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