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年前,欧洲力量主宰中东。一百年后,中东仍风雨飘摇。再过百年,情况或有改观,但这一代穆斯林已无缘见证。即便历史以它最快的速度转变,就目前情况来看,依旧没有希望。他们在黎明前的黑暗里守望,是伊斯兰历史最残酷的展现。
  • 纳吾肉孜节,又名诺鲁孜节,古波斯非物质文明遗产,波斯语Norooz,起源于三千多年前,与古代拜火教信仰有关,也是古波斯人的新年。按照波斯历法的推算法,这天出现在中国农历的“春分”时节,即阳历的3月20日左右,今年是3月21日,照耀大地的太阳行至北回归线返回。因此,这一天日夜长度均等,意味着从此白日渐长夜晚渐短,人间得到更多的阳光,古波斯人确定为“送旧迎新”的新年,类似于中国的春节。各地居民尽其所能,全民欢乐,热烈庆祝,家庭团聚,探亲访友,全村聚餐,文艺汇演,各地都有不同的民族风采,例如伊朗是全国法定的节日,民间习俗欢庆两个星期。在阿富汗的许多地方,纳吾肉孜节成为伊斯兰节日,他们认定先知穆罕默德从麦加迁移到麦地那那年为元年(公元622年)。
  • 总结而言,在传媒长期的影响下,港人对伊斯兰仍有很深的误解。跟以往不同的是,部分港人明白自己缺乏正确的认知而愿意去学习,增加认识,其中以教育界在这方面的努力尤为明显。不过,香港的穆斯林群体比较小,不一定能够充分响应社会认识伊斯兰这个需求。寄望各方能够多加合作,共同努力,让伊斯兰文化的知识可以在香港普及开去。伊斯兰是那么远,又这么近;无论华人、少数族裔或印佣,穆斯林可能与你生活在同一个小区。的确,如果港人能够对伊斯兰信仰和文化有更多的认识、尊重和包容,便有助于缔造多元种族文化和谐共融的美好社会。
  • 通过梳理和分析这部抄本中反映宗教生活的插图,不但使我们更加直观的了解了当时的穆斯林进行斋戒、礼拜、朝觐等宗教活动的情形,也有助于我们进一步了解当时的社会情况和过往的文化传统。
  • 奥斯曼王朝时期的清真寺,和其它地方不同风格的清真寺中的一些宇宙景观和象征意义,并不是一件让人感到突兀和离谱的事情,因为在那样的时间和岁月里,伊斯兰稳麦和古兰经与圣训有着密切的联系,穆斯林的建筑师和艺术家们萌生出这些思想也就是情理之中,也就很自然地流露在伊斯兰建筑的设计之中,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安拉的朝房——清真寺;当然,你完全可以说那是大宇宙的一个缩影图,或者说,它原本就本该如此。对此,我们应该有所理解和认识!
  • 在大理流传着这么一个传说,说在很早以前某个清真寺里曾经“供奉”着一块万岁牌。身为大理人我也只是听说,从未见过,最近才从俩位可靠的朋友那里听说真有此事,这块牌子被保留了下来,他们都亲眼目睹过。于是乎,我才好奇进一步调查了解此事,基本弄清楚其来龙去脉。
  • 公元9世纪至19世纪,阿拉伯语几乎成为整个科学界的官方语言,语言学家称之为科学界全球通用语。这一千多年间,纵观全球,绝大多数权威科学典籍都源自阿拉伯语,来自伊斯兰世界的科学家以及精通阿拉伯语的学者们翻译了大量源自古希腊语、波斯语、梵语等文化的科学典籍,其中包括医学、数学、天文学等学科。
  • 伊斯兰历史上真正的悲剧事件之一是失去了安达卢斯或穆斯林的西班牙。几个世纪以来,伊比利亚半岛是穆斯林统治者和穆斯林人口的穆斯林土地。最多时,伊比利亚拥有超过500万穆斯林,这是那片土地人口的大多数。穆斯林统治者基于信仰和知识建立了先进文明。在900年代,穆斯林西班牙的首府科尔多瓦在整个城市铺设了道路,医院和路灯。当时,基督教欧洲最大的图书馆只有600本书,而科尔多瓦的书法家每年出版6000本书。这个社会是欧洲和非洲文化的和平混合体,穆斯林、犹太人和基督徒并肩和睦相处。 这个几乎乌托邦的社会并没有永远持续下去。 1492年,当西班牙最后一个伊比利亚穆斯林国家沦陷时,西班牙穆斯林面临着一个新的现实:种族灭绝。
  • 历史简摘:澳门虽是一个 “弹丸之地”,但却集中了相当多的文化与信仰,其中伊斯兰教在澳门看似“不显眼”,但也留下一定的痕迹,因此本文简要介绍穆斯林在澳门的历史。
  • 伊斯兰教的历史是不可与伊斯兰社群的历史、制度和文明分割的,也就是在这样的历史、制度和文明中,伊斯兰教跨越历史的现实得到显现,虽然这些现实不具纯粹的历史来源。另外,伊斯兰教历史提供了可以把宗教历史本身放置其中的临时架构,即使各种伊斯兰教思想模式和学派的兴衰始末并不总是与伊斯兰教历史上重大的改朝换代或政治变迁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