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友们古尔邦节快乐!在此敬上我最优美的色兰,向你们致以最真挚的祝福!吉庆的节日,划一叶忠孝之舟,寻觅我们信仰的忠贞与孝敬,体验忠孝节赋予我们每一个人的海阔云天,用顺从与执行、忠贞与奉献把心灵栖息在精神深处的桃花源里。古尔邦节,一个吉庆有余、忠孝两全的节日,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都驻扎着一个铺满信仰花香的忠孝节,住着一个善良忠孝的自己。虽然我们献牲的肉与实体不到于真主阙前,但我们的举意、敬畏,行善、虔诚、忠贞、顺从会被真主全知准承。
  • 斋月即将和我们告别,当如一位金贵的客人,与我们暖暖地拥抱,敬和地与我们相处,又随着顺其自然的推移,静静地和我们握手惜别。哪怕多有不舍,仍然无法挽留真主赋予时光的定然。此刻,不由热泪盈眶……
  • 当贫穷挤压生存空间,温饱成为问题时,人本能的反应,就会想方设法拓展生活的路子。为了家人,为了责任,就会义无反顾的走出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到更广阔的世界,寻觅生活,实现目标。祖国西北边陲小镇——化隆就有这么一群人,在县政府和扶贫培训办的鼎力助攻下,背井离乡,逆天改命,成功脱贫,成为传奇。他们左手挽着家乡的嘱托,右手捧着政府的祝福,拖儿带女,带着自己的梦想,栉风沐雨,砥砺奋进,落脚在祖国的大江南北,甚至世界的各个角落。他们就是抗疫冲在最前线、慈善高举在头顶、勤劳美味征服全国人民的化隆拉面人。
  • 文明的模样文 谢立夫图片来源于:百度别人的一个举动一个眼神都会感动我们同样,我们也应一个举动一个眼神来加深他人美好的记忆别人的一句
  • 相 逢——致友谊文 谢立夫在光阴的小路上一怀清风如起落的琴音在指间流走唯有彼此认领的符号里相逢慰这岁月唯有在被唤醒的记忆里相望依然
  • 我们今世的生命其实如同金石的隔离期一样,有始有终,终将离开。与其大费周折地装饰那个仅仅短暂停留几天的隔离酒店房间,不如像金石的朋友那样,为出去之后的生活多做准备。
  • 荒野路上,下午的暖阳照射着商队人马,影子长度比人的高度稍长一点。驾驶马车的是商人,每辆马车两旁各有一个身着轻甲的卫兵,最后一辆马车的货物之上,还坐着一个正在读书的中年人。“我们今天就在这里扎营。”商队头领喊道。“可是离天黑还有至少两个小时呢,为什么这么早就扎营?”一个卫兵问。“再往前就是那个臭名昭著的劫匪扎伊德和他的同党出没的区域了,我可不希望被他们夜袭。”于是众人开始搭帐篷、架篝火。
  • 兰州的老人们说,黄河水看着缓,其实涡流遍布,即便是水性好的人,下去也凶多吉少,往往几个扑腾,就没影了。所以兰州人寻短见方便,不用扯白绫系梁,不用拿利刃割腕,从中山桥上朝母亲河一跳,几个扑腾,就没影了。他这天就站在中山桥正中,定定地望着看似轻缓的黄水。他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穿着文雅,戴黑框眼镜,呼吸很平稳。他自诩是个文人,一个真正的文人。他饱读诗书,文采俊逸,文风清冽,性格迥异。然而他生在一个风骨和性格成为了弃物的时代。这是一个属于消费者的时代,买书的想看什么,写书的就写什么,评书的好评什么,出书的就出什么。
  • 左边是石山,右边是溪谷,两面会车的老路,向北行驶的红色东风货车上坐着白师傅。这条路白师傅跑了很多年了,从陇南往兰州拉建材,利润平平,但供需稳定,路途也不算特别辛苦。“注意落石”的黄色标志到了,白师傅坐直伸展了一下脊背,这个标志往下五公里的地方有个他经常歇脚进食的小餐厅。条件反射,他的口腔湿润了,“下雨天吃个热乎乎的面片舒服的很。”
  • 1107房里,竟挤了不下十个人,刚进门这人感觉已无处落脚。马爷在靠窗的床位,靠门这边还有另外一张床,床上有一个五十多岁年纪的男人,他看了一眼刚进门的手足无措的人,笑了笑说:“是啊,今天一直都是这么挤,这老汉真是了不得。护士本来不让这么多人在房间里,但限制数量的话,看他的人都快把外面走廊堵住了,护士也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