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的穆斯林大众的处境是信仰薄弱,教门认识浅薄,分辨能力极差,几乎到了被学者遗弃的地步,不论哪里与何处都在信仰的边缘徘徊与挣扎,难道我们只有互相切磋才能借安拉的相助引领大众吗?难道归真后安拉只会问你,你切磋的如何,而不会问你,你为穆斯林大众做了些什么吗?
  • 大约在公元780年,在巴勒斯坦的加沙城内,一位教书先生,每天给附近的儿童上课,教他们学习阿拉伯文、《古兰经》和圣训这些基础知识。有一天,老师让孩子们做智力游戏,他给每个孩子一块糖果,要他们拿回家藏在谁都看不到的地方,明天上课告诉老师。 那天放学早一些,孩子们兴高采烈雀跃着跑回家去了,每个孩子都找到了一个自己认为最保密的地方藏匿糖果。 有的孩子把糖果压在石块底下;有的孩子爬树在树洞里藏糖果;有的孩子在住家的后院地上挖洞把糖果埋起来;有人把糖果隐藏在睡觉的床铺下边。 每个人各有自己的秘密,对谁也不透露。
  • 穆斯林花费时也要保持适中,既不吝啬也不挥霍。我们看到那个人挥霍无度,花光了自己的钱财后,只能靠他人的施舍度日。
  • (香港中文大学伊斯兰文化研究者中心)根据香港年报(Hong Kong Yearbook)的数据统计,自2010-2016年,香港的穆斯林人口同比增加了8万多
  • 在饭菜准备好时,穆圣提倡让先吃饭,后礼拜。因为饭已经准备好,应忙于迎接真主的给养,也好让家人和自己一起趁热吃,免得大家等自己。穆圣说: “当晚饭摆好,拜功成立时,那么应先吃晚饭。
  • ――在首届斋月征文有奖活动颁奖典礼上的演讲(赞主赞圣)一切赞颂全归安拉――养育了众世界的主宰。优美的结局只属于那些敬畏安拉的人们。
  • 正如在该书的勒口上,这样介绍到“《不要忧伤》是忧烦的疗法,《不要生气》是剧毒的解药;《不要忧伤》针对日新月异的烦恼,《不要生气》针对纷繁复杂的难题;《不要忧伤》针对过去的往事,《不要生气》面对烦恼的现实;学会不要忧伤,才能认清定然,学会不要生气,不致失去坚韧;忧伤者的良药是知识,恼怒者的医治是宽容;不忧伤的结果是快乐,不生气的果实是喜欢;忧伤者是苦恼的病人,生气者是愤怒的伙伴。”哥尔尼图书引进的中国策划者和出版者很期待实现“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的效果,而翻译者和审校者对于两种文明与文化的、交流与融通的愿景显然才刚刚展开。
  • 力所能及地诵读古兰经吧,哪怕你只会读一句经文甚至是一个单词,若主意欲,你都会得到真主的回赐。
  • 穆达先生是南京回族作家,他的长篇小说《白河逝水》完稿后,曾两次请我审读小说中所涉民族宗教内容,于是我有机会成了这部小说最早的读者。当我读完小说时,内心有一种隐隐的震撼。这种震撼不止于小说真实典型地再现了那段风云激荡的岁月,也不止于对散居在汉族地区的回族穆斯林生活的生动描述,还在于小说的结构形式以及这种结构的审美意义。
  • 《大清河回民支队》以纪实小说的形式生动描写了冀中地区广大回族群众在抗日战争中可歌可泣的生动事迹,深入刻画和表现了以马志新同志为首的一大批回族优秀指战员形象及其勇敢善战的大无畏革命精神,热情讴歌了冀中地区几十个清真寺在抗日战争中作为八路军、游击队的安全岛和堡垒户的爱国爱教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