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疆自古以来就有“歌舞之乡”的盛誉。相信生活在新疆的各族百姓,不仅会为家乡的歌舞文化感到自豪,更会热衷于欣赏并参与其中。 在这个春天里,“百姓周末大舞台”会将多台独具魅力的新疆民族歌舞演出奉献给首府市民,让大家尽情观赏。绚丽多姿、风格迥异的新疆民族舞蹈缘何而来,又有哪些特点呢?为此,3月10日,在“百姓周末大舞台”春季演出季即将启幕之际,记者专访了自治区舞蹈协会副主席李季莲,请她做详细介绍。
  • 很多时候,人们在面对三个时段―过去、当下和未来―时,总感觉不知所措。有些人希望未来与过去一样,若不能如愿,他就会感到悲哀;有些人沉浸在现时的享乐、忧患和各种难题中,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思考过去和将来;有些人则处在忽视当下寻求不可预知的未来中。 或许大家会问:我们该如何去重视未来,为什么要去重视,又该如何均衡当下与未来呢?
  • 穆斯林在走向安拉的途中,患上的最危险的疾病之一就是对自己满意、自视良好而忽略了自身的不足。安拉喜欢且欲赐福利的仆人,最大特征是会让他去关注自己,搜寻自身的缺点和不足,然后去改善之,净化之。“凡培养自己的性灵者,必定成功;凡戕害自己的性灵者,必定失败。”(91 : 9――10)最丑恶的行为莫过于无视自己的缺陷和不足,或是明明知道却又将其遗忘,或是假装遗忘,又或是将其忽略不计。缺陷很大,却视其为微不足道,之后一丝不苟地去搜寻兄弟身上的不足,将很小的缺陷放大之。这是先知(愿主福安之)所警告的行为。布哈里收录:艾布.胡莱勒传述:先知说:“你们中有人会看到兄弟的眼屎,却看不到自己的眼屎。”这确是一件丑行。 忘记自己的缺陷、搜寻兄弟隐秘的不足实为丑行。
  • 土耳其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尔罕•帕慕克(Orhan Pamuk)在其畅销书《纯真博物馆》中极具表现力地提到了博物馆对我们社会的重要意义,他说:“我创办的这个博物馆不只是为了教化我的土耳其同胞,也想要让全世界所有人都明白一个道理:我们要为自己所处的生活而感到自豪。我曾环游世界,我曾亲眼目睹一个事实:西方世界总是很自豪,而其他地区却总是会感到很自卑。但是,如果我们把那些让我们感觉‘自卑’的东西搬进博物馆进行展示,我们马上也会自豪无比。”
  • 1.黎明將至时向真主祈求恕饶。【他们是坚忍的,是诚实的,是順从的,是好施的,是在黎明时求饶的。】2.抽出一点空閑,远离人群,独自沉思。【(他们说:)我们的主啊!你沒有徒然地创造这个世界。】3.与清廉者为伍。【在早晨和晚夕祈祷自己的主而求其喜悅者,你應应当耐心地和他们在一起······】
  • 一切赞颂全归于安拉,他赐予我们无数明暗的恩典,造就我们的今生为后世的播种场。我衷心赞美和感激主,并向主忏悔求饶;我见证万物非主,惟有安拉,独一无二的主;我见证先知穆罕默德是主的仆人和带着辉煌奇迹被派往全人类的使者,愿主赐福安于他和纯洁善良的圣裔、圣伴及其后继者们,直到报应日!
  • 耶路撒冷在希伯莱文中意为 "和平之城 ",阿拉伯语叫 "古茨 "意为 "圣城 "。其最著名的是1公里见方的老城,其城墙高12米,有8座城门,分为基督、阿拉伯、犹太、亚美尼亚4个区,老城东南0 14平方公里的圣殿山,是圣城中的圣城。
  • 走进清真寺履行宗教功修只是教门的一部分,并不代表教门的全部,还说不上是行教门,只能说是在学教门。教门好不好,不是看你会背多少经、礼多少拜,也不是看你封了多少斋、捐了多少钱……教门好不好,是看你走出清真寺后的言行举止以及在社会生活中对待人、事、物的态度是否还能体现出一名信仰者的精神实质。
  • [1]回族古籍回族文化民族特色鲜明、表现形式多种多样。回族古籍作为回族历史与文化的重要载体,是历史上形成的以汉文、阿拉伯文、波斯文、
  • 作为书法爱好者,马学良一直崇敬林老的做人和多方面的杰出才华,这使他身不由己地接触林老,并成为他的粉丝。这一来二去,虽有年龄之差,但以笔墨为媒,他们很快就成为相互欣赏的朋友。成人之美和提携后生是林老惯有的做人风范。三十年前,在工人文化宫一次笔会上,在人们熙来攘往的忙乱中,林老毅然答应为学良写一幅四条屏。学良想,林老那么多朋友,对此区区小事不怎么会挂心上。君子之交,不以为意。谁想,在事后的一次见面中,林老含着歉疚请求学良原谅:字,早已写好;只是因为搬家,忘了放哪儿;但一定要给!学良说,请您释怀,有您这样这样一份关怀,我自终身感动。 就这样,这事让林老很纠结,见一次表示一次歉疚,弄得马学良都不好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