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兰经明确告诉我们,万事万物,都源自真主的造化,宇宙万物的运行、生长与死亡,都是真主的安排。如果我们能够静下心来、放下偏见去认知科学、认知古兰经,那么,我们必然会意识到,万物非主,唯有安拉!
  • 从美国暴乱看伊斯兰的种族平等观念。伊斯兰信仰,是真主赐予全人类的恩典,纵观全球,近25%的人口信仰伊斯兰。伊斯兰信仰的核心,就是和平、正义、平等与爱,因此,在伊斯兰信仰中,种族主义或种族歧视根本没有一丝立足之地。真主明确告诫我们,人的多样性,语言及肤色的不同,都是源自真主的迹象。真主之所以如此教导我们,也是在教导我们尊重人性,做到平等,求同存异,一心向前。因此,纵然我们对伊斯兰信仰了解甚少,但是,我们必须承认,伊斯兰信仰坚决反对并抵制种族歧视,倡导种族平等与多元化。
  • 此文旨在从伊斯兰的角度出发,对“进化论”做出深度剖析。探讨此类话题时,我们务必要挖掘伊斯兰与科学两大话题,此中,我们要谈到古兰经对于科学话题的阐述,同时也要通过科学去佐证古兰经的神奇与伟大。在很多科学工作者以及世俗主义者眼中,“进化论”与伊斯兰信仰被普遍视为势不两立的对立面。然而事实上,进化论是我们思考人生、自然、宇宙与造化的一大跳板。我们必须明白,很多时候,古兰经并不会直接判定某个科学现象,也不会提出教条式的无端猜测,而是教导我们搜集并分析数据,从而佐证科学真理与伊斯兰真理的相辅相成。
  • 基督教徒抵达美洲大陆近一百多年前,大量穆斯林就已经生活在这片土地。可是,在历史文献中,他们几乎不存在。那么,美洲大陆穆斯林乃至后来美国穆斯林的起源与历史,到底因何被世人所遗忘?欧洲与美国的最早相遇,是通过伊斯兰的神圣语言与文字。意大利航海家克里斯多弗•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带领船队前往“印度大陆”时,就特地从西班牙地区聘请了阿拉伯语翻译。彼时,阿拉伯语是整个欧亚大陆的主要商贸语言,而印度,正是伊斯兰莫卧儿帝国统治时期。当哥伦布抵达伊斯帕尼奥拉岛(即海地岛)时,他们误以为已经到达印度大陆,于是,他的翻译便用阿拉伯语与当地泰诺人交流。
  • 人类社会发展简史只有改朝换代的时候,而绝不会提及也想不到还有改天换地的历史。在那日,这大地要换成别的大地,诸天也要换成别的诸天。(
  • 5亿年前在遥远的m742星系曾有一个意识体问过舰长,宇宙的终极到底是什么?墒!墒是什么?这个概念异常强大,却又不那么容易理解,19世纪初期,物理学家们发现世界运转的动力是能量,并成功发现了能量守恒定律,即能量的总和是不变的​。但有一个问题始终无法解决,那就是能量永远无法百分之百的转换。
  • 《古兰经》中告诉我们的是:“世界的末日开始于大天使的吹号角,那一吹就好像吹散了整个宇宙,河水倒流,日月卷起,天昏地暗,大地震动。”真主在《古兰经》中告诉我们:“众人将似飞散的飞蛾,山岳将似疏松的羊绒。”又说:“当苍穹破裂的时候,当众星飘散的时候,当海洋混合的时候,……”这都是世界末日来临的情境。”
  • 一九二五年,美国天文学家埃德文·哈勃提供了一个观测证据,证明了各星系间在彼此不断远离,这就是说宇宙在膨胀。宇宙的膨胀现在已被确认为科学事实,这在《古兰经》中被提及:“天,我以权力建筑了它,我确是它的扩展者。”(《古兰经》51:47)
  • 科学家们一致认同:在各星系形成之前,宇宙间的最初物质都是气态的。简而言之,巨大的气状或云状物质存在于各星系形成之前。事实上,为了描述最初的宇宙物质,“烟雾”这个词比气体更为形象。下面的《古兰》经文用“烟雾”一词提及了宇宙的最初状态:“然后,他志于造天,那时,天还是烟雾。他对天地说:‘你们俩顺服地,或勉强地来吧!’它俩说:‘我们俩顺服地来了。’”(《古兰经》41:11)
  • 宇宙开始于150亿年前的一次大爆炸。其理由是通过杜普勒效应——红光蓝移发现宇宙的边缘以每秒520公里的速度在扩张,科学家通过大地上的铀元素的化学反应得到了40亿年的变化过程。 这个大爆炸包括了许多极其短暂的阶段和复杂的细节,发人深思,并且这些事都无法用偶然来解释。大爆炸发生过程中的每一时刻的温度、原子微粒的数目、所牵涉到的各种力以及它们的强度都必须是极其精确的。哪怕其中一项稍有偏差,我们生活于其中的宇宙也不可能是今天的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