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能否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已经成为当前中国社会的一个重要理论问题和实践问题。对此,理论界、学术界和社会上仍然存有很大的分歧,观点也很不一致。基于这一现实,我们认为有必要正本清源、科学分析,对这一迫在眉睫的现实问题做出正确的回答。为此,我们想从习近平主席对宗教积极引导的系列论述、积极引导宗教的政治意义和认知意义这三个层面来对之加以阐述,以使我们在宗教问题上保持正确发展之路,确保中国社会民族团结、宗教和谐、长治久安。
  • 复兴意味着从低谷中的上升,意味着衰落之后的再次兴盛。西方所言的伊斯兰复兴,更多恐怕是对自身衰落的一种恐惧。而从伊斯兰世界的现实来看,经历了20世纪中期世俗化的潮流之后,确实有更多人采取了更加符合伊斯兰价值观的生活方式。但是,这是否是真正的复兴?又是谁的复兴?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是作为传统伊斯兰教核心区域的西亚北非政治无序、经济凋敝、冲突频繁、民生艰辛。在摆脱了近代历史上几个伊斯兰帝国的束缚之后,千辛万苦建立起来的现代伊斯兰民族国家,不断地碎片化。政治上的乱局让成千上万的穆斯林失去了生命,更多的人流离失所,却给了宗教极端主义力量前所未有的表演场。对生活在那些土地上的大多数穆斯林来说,要追求今生和来世的吉庆,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复兴,似乎还很遥远。
  • 众所周知,真正的历史是建立在真凭实据基础上的史实。倘若有人捏造或杜撰所谓的证据诱导我们,我们一定要用理智与智慧去鉴别这些“证据”的真伪,一定要从古兰经及圣训的角度去辨别自己听到的消息。举例而言,倘若有人告诉你,圣门弟子们曾经为了金钱而做不遗余力地去努力,从而鼓励你不顾一切为今世而奔波,你就要问你自己,作为最优秀的信士,圣门弟子们真的会为了今世而放弃后世吗?
  • 人类在现当代的遭遇与经验表明,只有将东西方文化的精髓相融合,才能为人类创造一个更合理的未来。虽然西方文明中的许多核心价值观已显示出巨大的进步意义,但西方文明中过于强调维护个体利益的文化观念,以及片面的人类中心主义、狭隘的西方中心主义、贪婪的物质至上主义等,在某种程度上也导致了当今人类面临战争频仍、弱肉强食、物欲横流、精神空虚、道德沦丧乃至环境恶化等困境。如何在自由中引入公正,在理性中注入同情,为人权赋予责任,以道德辅助法制,即如何匡正有失偏颇的现代性,是东西方有识之士都在苦苦探索的问题。在这方面,阿拉伯伊斯兰文明中许多优秀的精神遗产和价值观念,完全有可能为之提供宝贵的资源。伊斯兰文明这一曾为人类做出巨大贡献的古老文明,能否在未来再现辉煌?让我们拭目以待。
  • 公元八世纪中叶,地跨亚、非、欧三大洲的阿拉伯帝国建立后,形成了具有自己特色的阿拉伯——伊斯兰文明。而同期的欧洲分裂成许多大大小小的封建城邦,还没有出现民族国家;在基督教神学统治之下,欧洲夸个封建城邦思想文化僵化落后。欧洲社会的近现代化进程,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是伴随着阿拉伯——伊斯兰文明的注入开始的。
  • 阿拉伯语言学和艺术理论家艾哈迈德‧穆斯塔法二十六年来专心致志于阿拉伯文字母的研究并且与西方语言学各家学说参考和对照从《古兰经》的文字结构受到启发对阿拉伯文字秘密又有新的发现。他把阿拉伯文字研究总结成伊斯兰语言学新概念写成书不久将问世。先出版阿拉伯文版本然后再翻译成英文和世界其他文字。
  • 中国伊斯兰文化,顾名思义指确定在我国回族、维吾尔族等信仰伊斯兰教10个少数民族社会里的一种伊斯兰文化,是中国民族化的伊斯兰文化。它是中国各族穆斯林在长期的信仰实践和生产、生活实践中,以《古兰经》和圣训为指导原则,以融合中国传统文化为特色,并兼取吸收各民族固有的本土文化和社会习俗逐渐积累而发展起来的一种为各族穆斯林普遍认同和效法的社会意识、行为方式、道德规范、价值观念和心理习俗等内容的综合体。千百年来,它作为一种世界观和意识形态已渗透这些民族物质文化、精神文化生活的各个领域和层面,成为中国各族穆斯林精神生活的支柱和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中国伊斯兰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不仅丰富了中国各族穆斯林的信仰生活和文化生活,而且也扩大了中国思想界认识的深度和广度。
  • 在全国统战和宗教工作会议上,习近平主席提出 "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必须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 ",他同时强调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就必须 "积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中华文化,努力把宗教教义同中华文化相融合。 " "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引领和教育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 "。习主席关于我国新时期宗教工作的重要新论述,不仅科学的把握了宗教发展的基本规律,明确了我国宗教工作的着力重点,更是为我国宗教工作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指明了方向,也为各级宗教团体组织提出了新时的任务,提出了新的要求。
  • “学术史”是,以某一学科或系统知识的发展与演变为研究对象的专门学问,即“研究的研究”。其宗旨在于总结以往研究之得失,为当前的学术研究提供借鉴。就方法而言,学术史研究尤应避免将学术史写成书目问答、学者传记或学术流派的简单罗列,而是既要关注不同时期学术思想和研究倾向的演变与兴衰,又应从宏观考察历史环境和社会心理的变迁对学术思想演变的影响。简言之,即既重内在理路,亦重外缘影响。
  • 随着世界经济日趋全球化,伊斯兰国家的金融业也开始走向世界。1969 年在马来西亚的吉隆坡召开的世界伊斯兰大会上提出建立国际伊斯兰银行的建议后,伊斯兰银行迅速发展。目前,绝大多数伊斯兰国家设立了伊斯兰金融机构,并在亚、欧、美等地的非伊斯兰国家设立了分支机构,开展跨国金融业务和投资开发,迅速应对金融全球化的潮流。伊斯兰银行在各伊斯兰国家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发展仍然滞后,个中原因令人深思。笔者试从三个方面对这一问题进行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