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争建伊斯兰金融中心防危机 香港宁夏参与
分享到:
2010-05-28 08:53:1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点击:

伊斯兰基金在这轮危机中被认为是一个传奇。

    “在金融危机爆发的第一轮中,伊斯兰金融体系受到的冲击是最小的。”巴林央行金融监管执行总监Khalid Hamad近日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仅在危机迷漫的2009年,巴林又有32家新金融机构开张。

    巴林央行提供给本报记者的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11月,伊斯兰银行业的资产规模达到8220亿美元,同比升幅达29%。

    Khalid Hamad将这一近乎奇迹的现象归因于伊斯兰基金中不像其他基金那样含有大量有毒资产。Khalid同时是国际伊斯兰金融市场(IIFM)的主席。他说,大部分的资金都投资在远离金融危机发源地的中东和远东地区。

    符合伊斯兰教教义的伊斯兰基金投资产品,也使其免受巨大冲击。根据伊斯兰教教义,伊斯兰金融只允许投资某一类型的资产,银行不能做带利息的业务。

    在金融危机爆发前,世界伊斯兰金融服务业的年平均增长率达到15%,其整体规模在2009年已达1万亿美元,是2003年的5倍。

    Khalid Hamad认为,伊斯兰基金之所以能在金融危机不受冲击,正是因为其良好的防御体系。

    巴林央行亦对本报记者表示,他们将在中国香港、宁夏等地在内的世界各城市建设伊斯兰金融中心,以复制这一良好的防御体系。

    此前,中国香港和宁夏回族自治区均先后表示,有意将本地建设成为国际伊斯兰金融中心。
    “不收息”成抗危机防火墙

    全球伊斯兰金融的规模目前已达7000亿至1万亿美元,截至2009年11月,全球伊斯兰债券销量已达173亿美元。

    伊斯兰金融的利润分享及风险承担机制也与传统金融业有分别,传统金融模式,如项目失败或出现亏损是银行承担相关的交易风险。但在伊斯兰金融中,则是投资者来承担投资风险。银行只承担管理中的操作失误等方面的风险。

    因此,与国际上其他监管机构相比,巴林央行对资本充足率的要求相当“保守”。Khalid Hamad说,早在1998年,其前身巴林货币署就规定了12%的最低资本准备金比率,高于《巴塞尔公约》所要求的最低8%标准。

    在给金融机构颁发执照方面,巴林央行同样谨慎:其“综合经营许可框架”涵盖包括常规银行、伊斯兰银行、保险、投资业务和特殊执照在内的5种基本执照类型,并制订了六套针对不同领域的规则手册。通过这种统一的经营许可颁发制度,申请人可以明确自己在开展经营活动中必须遵守的规则,央行也据此对其实行监管,流程非常明晰。

    伊斯兰金融资产5年内扩三倍

    尽管具有良好的抗危机力,但Khalid预期,受国际金融大环境影响,今明两年,伊斯兰金融服务业的增长会有所放缓。由2010年初至今,伊斯兰债券的发行金额累计为46亿美元,远逊于上年的202亿美元。

    不过,根据评级机构标准普尔的报告预估,2010年全球伊斯兰债券的发行额,仍可达到300亿美元的纪录高位。渣打集团管理层本月早些时候也表示,计划今年在全球性安排逾40亿美元伊斯兰债券,因为信贷市场的流动性已回复信心。

    伊斯兰金融服务委员会(Islamic Financial Services Board) 则在世界伊斯兰经济论坛上发布报告表示,随着亚洲出口导向型经济与海湾国家石油收入的增长,穆斯林富裕阶层的需求正逐步扩大。伊斯兰金融资产可望从2005年的7000亿美元飙升至2015年的2.8万亿美元,获得三倍扩张。

    “大家对伊斯兰基金的关注仍然会越来越多,未来的发展会有巨大的潜力。”Khalid认为。由于受世界金融危机影响,富有石油、美元和闲置资金的伊斯兰国家投资欧美国家意愿低迷,而愿意更多与亚洲国家寻求合作,目前已有新加坡、吉隆坡、东京等城市在角逐成为“国际伊斯兰金融中心”。

    在中国,宁夏回族自治区今年也曾表示,有意将银川打造为中国内地的伊斯兰金融中心。香港特区财政司司长曾俊华3月18日也在吉隆坡表示,香港特区政府已检视香港的法制,使伊斯兰债券和传统债券可以在均等的环境下运作。

    对各城市之间的竞争,Khalid Hamad评价说,“我从中没有看到竞争,我看到的是更多的互补关系。”他表示,不同的经济体并不因为其他地区发展伊斯兰金融而丧失了自己独特的地位。

    “伊斯兰金融中心的发展,要看一个城市的发展潜力和服务区域。很多金融中心都是服务于更远一点的区域。”Khalid说,“真正竞争激烈的存在于邻国之间,比如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而香港因有中国大陆作为依托,情况会好一些。”

责任编辑 依布蒂哈吉
分享到:
热门关键词: 伊斯兰 宁夏 香港

上一篇:宁夏文化产业引进资金超过84亿元
下一篇:反对单身的回族“定茶日”风俗

相关新闻